百度搜索 今生今世 天涯 今生今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瀛海三淺 ●

    【櫻花<bdo>..</bdo>人意】

    日本東海道三島有禪宗龍澤寺,方丈玄鋒為一方豪士所仰,嘗結交朝鮮逐臣

    ,年九十退隱。其徒宗圓嗣為方丈,又為一方美人所仰。每年花時與霜楓紅葉時

    ,就樹下為善男信女作茶道,風光明迷,也是個有高行的。一次我偕池田篤紀鈴

    木廣司往遊。賦詩:

    我與遊俠兒來參宗圓師

    到門息塵念草木皆清規

    古佛去久晻見師忽無疑

    弟子好容顏一一正禮儀

    灑掃事耕作道高故似卑

    蓬萊水三淺扶桑仍鳴雞

    聞有唐土客古紀成新契

    餉我茶酒釅麵蔬午炊遲

    侍者導周矚焉敢忘敬持

    肅肅趨殿陛迤邐觀晏私

    維摩一室空天女九秋眉

    循廊得石泓因竹上山陂

    春事方簡靜林徑似有思

    陟嶺望箱根昔人從萬騎

    天際隱兩京群動生滅隨

    惟我所立處歲月無改移

    此豈資問答聖凡各自嬉

    平坡有梅花遙見已在茲

    樹下賓主意班荊復稍時

    師現菩薩身諸眾咸淑宜

    蕩子心事重龍性亦馴夷

    但念平國亂未許從文殊

    去又為風雷仍乞師慈悲

    詩中「蓬萊水三淺」是說日本敗戰後的改變,而我遊龍澤寺則已在日本恢復獨立

    之年了。

    卻說池田於敗戰後歸來,腳穿草履,頭戴遮陽笠,推手車販賣蔬果為活,一

    家人缺衣少食。今為清水市商工會議所理事,五年工夫,纔新製得一襲和服。他

    接我到他家裏住,吃飯桌上他幾次歡喜道、「胡先生來了,可真是好了!」隨即

    他又慶幸又驚駭的說、「若是來早兩年,可拿甚麼吃的東西請請胡先生,那時怎

    麼辦呀?」詩經裏「彼君子兮,曷飲食之?」還有「中心好之,易飲食之?」真

    是比說「高情薄雲></a>漢」還貴重。

    池田領我去登山。那天到了日本坪,日本坪有點像胡村的郁嶺墩。又彎到鐵

    舟寺。我第一次聽池田說日本歷史上的武士,心裏只覺不習慣。然後在林徑中,

    我說還將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他乍聽一呆,敗戰後的日本人簡直沒有想到這個。

    可是世上已幾經滄桑,兩人的如兄如弟到底也無恙,而目前的生活安排也真可喜

    慰。他已與每日新聞的東亞部長橘善守說好,請我每月寫稿三篇,還有各地要請

    我去演講。我初來只有隨身一套西裝。棉被是清水市有個叫做篠原的送我的。五

    年之別,先時我想也許要找不到了,但這世上有個池田,我叫他一聲必定天地皆

    應。

    我住在池田家,仍如昔年住在杭州斯家一樣,輕易不到別的房裏,遂覺這樣

    的院宇亦有深邃閒靜。池田家原是清水市的名家,被戰火盡燬,現在的住屋剛剛

    蔽得風雨,院子裏還種有蕃薯與豆。但如今秋天,盛開科斯摩斯花,單瓣淡紅,

    翠莖如煙。我坐在廊檻上,人比花低。

    我寫了一信謝梁漱溟先生。信裏說、「比者已行至滬矣,感於孔子聞趙殺竇

    鳴犢,臨河不濟之事,遂不得到北京相見。仍請轉告時人,今番原可以如漢唐之

    開創新朝,而彼自比於暴秦,謂以力可以服人。然袁紹語董卓,天下健者,不獨

    明公,遂拔刀上馬,出朝門投冀州而去。今天下健者,亦豈獨毛公。」梁先生有

    回信,但是信裏惟寒暄而已。

    我又寫了一信與徐步奎,想想還是不要說明,惟云、「我是長江之蛟,當年

    化為白衣秀士,獲接清塵,謝謝。」步奎回信道、「風雨時至,蛟又乘水而去,

    世人始驚,但單是那白衣秀士,妙解文義,即已可喜。」還有是與秀美通信。而

    我閒常在清水市,只去屋前屋後走走,像個無事人。

    池田家在清水市端,前後田疇,出入見富士山。此地沒有詩人畫家,此山惟

    如日月的與清水市人相親。我走過人家門前,到阡陌上有溝水處,那溝水且是漣

    漪,沙淨流細,日色藻影,叫人想要下去伸手弄水。我不是個對景傷離之人,惟

    常恐人世奄忽若飄塵。此地的一切,與我沒有一點物權的關係,卻像李白詩裏的

    「永結無情契」,單是物物皆在,即已天地有信了。

    我有時亦到街上看看店舖攤販。一次我買了一把剪刀回來,三十元,等於一

    包紙煙的價錢。我向池田說,三十元竟這樣值錢,真覺每天吸煙花費不應該。池

    田笑而不答。自從國民政府幣值暴落以來,世人無復對於一文錢的愛惜。我出來

    到香港,把零碎票子亦不當錢,雖這是港幣呀,但在香港是只見商品堆積,連沒

    有對於物的珍重。現在這裏是日本人的勤儉,纔有海田市郊清健。我在阡陌上見

    晚稻離離,植竿飄動布條,與縛草人防鳥雀,這種田夫村婦的綿密意,只覺都是

    情義。

    在池田家,夜裏睡靜了,聽見廚房裏自來水涓滴在流,我起來去關,原來是

    栓塞已壞。涓滴之水能值幾何,我卻幾個晚上聽著於心不安。物是在其比較值之

    外,尚有其絕對值,如此纔曉得了古人說的惜物。

    我住在池田家的那半年裏,最是心思簡靜。對於那房子與傢俱等連沒有意見

    ,只是萬物與我同在。對於池田家人的穿著與我自己的穿著,亦沒有名貴不名貴

    的分別,總之衣裳就是一種意思的存在。對於每天的飯菜魚肴,亦不起烹調精粗

    的分別。乃至對於池田家人及鄰人路人,我亦不觀察他們的品格脾氣與才能,而

    人之相與,本來亦只是一種禮義的存在。釋迦的平等,老莊的絕聖棄知,便有這

    樣的好。

    轉瞬過了年。舊曆正月初五,我走過田畈到山邊,卻見有個觀音堂,柵門關

    著,香火冷落無人,我投了一枚銅幣,禮佛已,稍稍佇立了一回。今生裏我與訓

    德,是金玉姻緣也罷,是木石姻緣也罷,單這小小一枚銅幣落到奉納櫃裏的一聲

    響,已夠驚動了三世十方。

    當是時,中共軍大舉投入朝鮮戰爭,聯合國軍從鴨綠江敗退下來,報上只見

    美國杜魯門總統與艾契遜國務卿在發表談話,又發表演說,渾身暴躁難禁。我卻

    想起了諸葛亮。出師表開頭就是「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然而蘇軾望五丈

    原詩、「有懷諸葛公,萬騎出漢巴,吏士寂如水,蕭蕭聞馬撾。」竟是這樣的心

    意有餘。

    我住在池田家寂然如水。宋亡有志士來日本乞師,終知難為,削髮入寺,我

    記不得是國光法師還是槐安法師。明末則有朱舜水。而孫文先生當年,亦曾來

    日本。但我從不拿來比附。今天的自是今天的人事。我在清水市時,每去教日文

    的先生那裏,路上倒是想起于家三小姐。昔年她離婚後,來日本留學,大約亦像

    我今天這樣初學日文。想起她的人,她的志氣,只見路邊人家籬落,皆在雨後新

    陽,春天的陰潤裏,而我遂亦對自己有歡喜了。

    可是池田一次說我、「清水市在你看來都成為好,我們實在感激,但你是立

    在極高的處所看下來,你不是與我們平等。」我因想起紅樓夢裏寶玉出家後,他

    父親賈政道、「今纔曉得他是哄了老太太十八年。」蘇軾南貶,在惠州儋州,只

    見他是隨處都喜愛,但他北歸時卻說、「遊山玩水有何好?」他原來是騙騙惠州

    人儋州人。我今亦是騙騙清水市人,可是人生亦不能還有比這更真的了。

    是年三月,我遷居東京都。新交有西尾末廣、宮崎輝。我在日本的生活,頭

    兩年是橘善守幫忙,此後一直到今天都都是宮崎輝幫忙。我一到日本,池田為我

    安排初定,我作有一詩、

    蓬萊自古稱仙鄉西望漢家日月長

    惟恐誓盟驚海嶽且分憂喜為衣糧

    朝鮮志士的詩有「盟山草木動,誓水魚龍知」。性命託於一劍,而我卻是性命託

    於衣糧。日本人常有因失業一年半載,全家自殺,親友不能救。又常有為盜竊八

    百一千日元,只夠買一件襯衫的錢,打死人命,現代社會,就有這樣的冷酷,我

    每從報上看到,只覺自己並不比他們高超,而是遠比他們更沒有生活的根基,有

    時想起來,會心思只往下沉。那次見自由黨總裁緒方竹虎,是在他逝世前兩個月

    ,談了東南亞的情形之後,他問我的近況,我簡約的答了。他道、「今時像胡先

    生這樣吃的東西有,可以寫自己要<s></s>寫的文章,我實在羨慕。」而我當下聽了,亦

    真的高興了。

    朱舜水有名藩禮遇,孫中山先生當年來日本,亦有豪士以百萬元贈借,但

    我與日本諸眾共現代人的為衣糧而憂喜,倒亦不願以此易彼。我還有一首詩也是

    來日本後所作,今只記得兩句、「星辰戀塵俗,鳳凰思凡禽。」

    但我總是有著叛逆之心。如今見電車裏的日本男女皆已衣著像樣,個個有毛

    線衫,有外套與皮鞋,國民生活的水準提高了,但我總要想起愛玲前回在溫州時

    說的、「畫報上的美國小孩皆有蘋果吃,面前一盃牛奶,你要就只能是這樣的,

    好不委屈。」文明是生活稍為寬裕了就要有禮,但西洋的做法是到何時亦不能寬

    裕,只說要提高生產力,不知還要能從生產力解放,而且也從消費的問題解放。

    便在這種地方我對現代國家心有不服。雖如中國方今不得不追趕現代產業,亦開

    始就該確立這樣的性格,即是人要對於產業心意有餘。

    我廿一歲時作登杭州六和塔詩有「憑欄一長嘯,誰為識此意」。現代社會亦

    仍應可以有人像孫登,孫登棲居蘇門山,而與市井之人甚隨和,阮籍去見他,歷

    陳興廢之事為問,孫登不答,阮籍遂長嘯而退,行至半嶺,卻聽見孫登在上長嘯

    ,如鸞吟鳳鳴之聲。

    我與宮崎輝西尾末廣他們,一年中只見得幾次面。西尾是社會黨的事情忙,

    宮崎是旭化成的常務取締役,比西尾還怕。我惟與中山優無事常見面。他見了我

    不勝之喜,每說、「胡先生在日本,不要緊,不要緊。」他好灑然,卻比人一倍

    真心。

    中山優住在多摩川畔。我去看他,他家廳上掛有汪先生的照相,我站著靜靜

    的看了會,只覺(犬+白)江村槿籬柴門,汪先生的照相掛在這裏很相宜。那天中山

    優陪我去看大川周明,三人一處坐著說話。中山優看看我,又看看大川,滿心裏

    歡喜,聽我說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他也點頭稱是,聽大川說不會有,他也點頭

    稱是,因為兩個都是他的好人。方纔我在他家立在汪先生的照相前,他在一旁也

    是這樣的看看我,又看看汪先生,很高興。王維詠西施、

    君<tt></tt>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

    恰如此時人意,而亦是說的汪先生當年。

    此外是我與國民政府的官吏偶亦聞名相知。我在香港時見了國防部次長鄭介

    民,雖然他希望我做的工作於我不宜,單為世移時異,早先敵對過,到此素面相

    見,也是好的。但我來日本<dfn></dfn>後,代表團還是恨不得逮捕我,警告每日新聞的橘善

    守不應登我的文章,又怒斥外務省的清水董三不應介紹我在改進黨會場演說。代

    表團又到麥克阿瑟總司令部誑告我,命令清水市的警察調查我。如此總有一年多

    ,到底不能為害,我亦就不理。而後來是何應欽來日本,我去見了他。

    何應欽我與他是初見面,真心對他謙卑。北伐及抗戰,當年的山川草木皆可

    念,何況見了當年的人。至於國民政府的人與我合不來,那是另一回事。我與何

    應欽說,北伐時有句流行話是「到黃埔去!」抗戰期說「到大後方去!」後來卻

    說「到延安去!」台灣今亦應如此以來天下之人。何應欽要我把這意見連同對美

    國的現行朝鮮作戰與擴軍政策的看法寫成書面,由他交由國民政府秘書長王世杰

    轉呈蔣總統。後來王世杰回信說總統看了頗嘉許,何應欽亦高興,代表團的人亦

    說我好了。但以後彼此還是少有往來。我是像蘇軾天際烏雲帖裏的、

    解珮暫酬交甫意泛棹仍作武陵人

    清水市我仍一年中去一二回。池田改在靜岡縣政府做事,他家新居落成,我

    為榜其園曰餘園,題詩曰、

    大道常有餘志士或掩關

    三載成小園娛我下衙班

    分卉友朋宅移松自南山

    戰後仙苑燬梅石落人寰

    復得老園工為鑿池一灣

    遂覺天下物皆來朝廊欄

    慈母日灌溉稚子惟戲頑

    雞犬識人意相隨花竹間

    客有去國者數宿情末闌

    雖懷興亡感且以戒貪慳

    這首詩我用雪浪障子紙楷書,池田把來裱成橫幅,掛在開向園子的客廳裏,看看

    倒是還好,有點像隋朝人寫的字,不過總是生,有些叛逆人意。

百度搜索 今生今世 天涯 今生今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今生今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胡兰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兰成并收藏今生今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