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偷天改宋 天涯 偷天改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里面刘整不是小气的拿出一万两银子,或者是几万两银子,而是要打就要打一记重拳,十万两就算是拿到京师送到贾似道面前也不是什么不睁眼的钱数。

    所以说刘整武人心性,在有些事上,做事还是非常大气的,并且就是这种光明正大的毒计才最是让人没法拆招。刘整这是赤果果的给吕文德行贿,而且还告诉你了,这是你家狗的大腿肉,但是吕文德会怎么样,是还给田家,还是自己中饱私囊。

    很明显,如果吕文德有大贤大德,他也就不会对刘整百般刁难,想要赶走刘整,把泸州的位置按插上自己的亲信了。而且去年一年吕文德因京师朝内洗牌,贾似道官运恒通,官家恩宠不断,所以很多的钱财全部都拿去讨好贾似道去了,搞得吕文德进来手头也是很紧,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泸州的这个宝钞这么眼红。

    而刘整的又一招神来之笔就是,送金银,不送宝钞。送宝钞绝对是划算的,送金银肯定是赔钱的.....

    但是既然都是送,送少了,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还不如不送,既然要送十万的宝钞,那也是几万两银子,但是吕文德不知道,自己印宝钞也是要花钱的,而且还不少还钱,吕文德当然以为泸州宝钞是凭空随便印出来。

    所以送宝钞就显得刘整太没有诚意了,所以刘整这是为了出去打仗,过瘾,再加上搞定后方,起码让吕文德一段时间里都不会过来找自己的麻烦,干脆就出手大气一点。

    并且做低自己的姿态,告诉吕文德,自己躲开了,我不在泸州这事是下面人办的我刘整,只是之情,但是不知详情.......

    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刘整穿着一身轻甲,意气风发的就上了大船,准备一路向建昌府进发。这次去打建昌府,是韩振汉的意思,刘整总计带了四万多人,调动的民夫帮助运输辎重的也只是到到了泸州新军而已。

    泸州军以步兵居多,骑兵很少,养骑兵实际上就是养马,在刘整眼里,养骑兵实在是不划算,所以刘整从来都大力的饲养马匹,只有自己的传令兵,还有各个营一级的部队配有十几匹马用来通令传信,其他剩下的大多是步卒。

    而武器装备上,泸州军的装备要比云南兵的装备强上很多,从这里就能看出泸州的主管是一名武将来。刀都是锻打的钢刀,长枪也都是红缨挂顶,枪杆笔直,弓箭也都是精工制作,有瑕疵的一律不要。

    再说到护甲和号衣,泸州军因为数量巨大,所以并没有全员配发护甲,但是临战之前,还是会从库房中调拨出来一些给出站部队。

    所以出了弓箭营意外的队伍,四万人其中有三万人都有一些还算说的过去的皮甲棉甲。不要小看泸州军的皮夹和棉甲,这些护甲可是要比那些威楚府当初穿的竹甲或者木甲要好用的多。

    刘整乘坐在巨大的平地船上,看着无帆逆水而上的大船,速度要比那些在岸边用纤夫拉纤的小船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心中就是痒痒,自己也下过底仓去查看,看着那巨大的齿轮传动四个人腰粗细的大轴承,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些奇淫巧技,比之木牛流马还要神奇,这已经不能算在什么奇淫巧技了,而应该说是鬼斧神工。回去一定要想办法跟韩振汉要来这套东西的秘籍。花费再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因为是逆水而上,一路上又没有顺风的时候,所以刘整到达金沙江时几乎是和他给吕文德送去的黄金是同一时间到达。

    收到刘整回递的书信时,吕文德的脸变的跟走马灯一般,他是真的看不懂,刘整到到底想干吗?服软吗?

    这么多年,自己掌管重庆路,他刘整就卡在自己的咽喉上,过什么都要被他大肆盘剥,而且还听调不听宣。但是刘整战功卓著,朝中有多有靠山。自己还真拿他没辙。

    从去年开始,朝中格局有变,自己有心想要给刘整找麻烦,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吕文德才发现,整个泸州都被刘整经营的如铁桶一般。除非有什么圣旨下达能调换刘整在泸州的官位,不然自己都没有什么办法去整治他。

    但是今天刘整却因为自己刁难他弄出的三个问题,就给自己送来了一万两金子,而且还是官报的形式,也就是说,这是个重庆路的钱,从疑犯那里收缴来的财产,这钱就相当于是地方上给,给赃款一样。并且还没有原告,这钱当然就变成了随便用的了。

    而且刘整还明确的在官方书信里说明了,自己就是去打蒙古人的云南了,但是不是用大宋的名号,用的帮助故人的孩子,帮大理人去打蒙古人,这也没有贾平章跟蒙古签订的和平协议。

    这么一来,吕文德还真的蒙了,这小子是转了性,终于看清事实了,那田家人......的钱,这是离间计?田家?田家能怎样,田家会跟自己要这些钱财吗。

    “田文杰来了,正在书房外候着......”

    就在吕文德单手握着书信冥思苦想的时候,田文杰才姗姗的赶来,说来田文杰一路上可是吃了不少的苦才跑出来,那兄弟会确实是凶狠的紧,倒出都是他们的眼线,自己生怕被抓,又是乔装改貌,又是挑担被货的,一路装作小货郎才走出了泸州城。

    回到重庆府后在家休息了一夜,天一亮就跑到了吕文德的府上,来回报一下本次去泸州的结果,重要的是,田家损失太大了,刘整得到的那些东西,或者是那些浮在表面上的只不过是这一段时间的货物还有流水。

    但是田家失去的那可是赚钱的生意,还有那些摇钱树。这事不管能不能要回来,还得跟吕文德说一说。

    “吕大人!这次田某办事不利,愧对了吕大人的信任,连那十几名好手都折在了泸州......”

    吕文德,看着弯腰低头作揖的田文杰,心中想到了一个办法,怎么试探一下,田家对这笔钱的看法。

百度搜索 偷天改宋 天涯 偷天改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偷天改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薪火炯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火炯炯并收藏偷天改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