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偷天改宋 天涯 偷天改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近万名骑兵,拉开了距离冲出来的声势有如山洪海啸一般,万马奔腾的其实,让人感觉势不可挡。在这些骑兵面前有一种及其强烈的恐惧。当硕大的铁蹄靠近到了军阵的侧翼时,护在王参谋侧翼的军队能清晰的感觉到,地面上的小石子竟然跳动了起来。

    所有战车中的畜力,从蒙古运来的牛,也开始有些躁动不安了起来。好在的是,战车中的战士想尽办法把这些牛安抚了下去。

    这些畜生知道了害怕,难道比牛体型更小的人类就不害怕吗?那万马崩腾的声势震慑人心,守在战车边上时刻准备迎接冲击的战士当然也是害怕的。

    “防御!稳住.....”

    “不要动,不要怕,我们能赢的!”

    各个百夫长开始在自己负责的人群里开始安抚自己的战士。整个大理复国军的所有百夫长几乎都是新一团的战士,当然也有少量的人是兄弟会的成员。

    这些人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不会比冲过来的蒙古骑兵多太多。但是对于纪律的管理蒙古骑兵却没法跟这些在新一团手中训练出来的战士去比。

    有好的纪律不一定能提升每一个战士的战斗力,但是却能提升整个队伍的战斗力。这是毋庸置疑的。蒙古骑兵恰恰相反,他们的单兵能力,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军队中,平均单兵战斗能力最强的军队没有之一。

    但是他们的军纪?可以说蒙古军队的军纪如果和新一团去比的话,可以说蒙古骑兵就相当于没有军纪。

    而军纪往往就体现在,战斗时最危险的时刻,比如现在的准备迎接蒙古骑兵冲击的大理复国军。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军纪。相信还能蹲在原地等着敌人冲上来的人,也就只剩下吓软了腿的人才会留下了。

    当然现在守在战车侧面的战士可不是吓的腿软走不动路的人,新一团的军纪没得说,尤其是经理的多次的生死以后,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运城兄弟会里的战士们同样也是跟着新一团的兄弟们打过那次大战的,这次来的三千人里面,也都是经历过想当多的战斗才被择优拉到了泸州。

    虽然战士们心中同样会有恐惧,但是当人面对恐惧的时候,可以把这种恐惧化作成更强的刺激,这样能激发出他们更强的战斗力。

    来势汹汹的骑兵举着臂盾一直冲到了战车的跟前都没有箭矢射向他们,那些收割了大量步兵的弩箭也没有在他们冲锋的路上出现,虽然有疑惑但是这并没有减慢他们冲锋的速度。

    可到了那些绿色的小盒子跟前他们才发现了问题,在他们准备跃马踏上那些绿色的小房子的一瞬间,那房子中忽然长出了数十根手臂粗细的竹枪。向上的部位是混元的斜角切口,上面可不是什么枪头,而是一个个闪着寒光的铁口管子。

    一声声战马的嘶鸣,在一幢幢战车的上面传来,战马上的骑兵失去了坐骑,整个人一头栽在了大理复国军的军阵当中,这一摔可是要了亲命,但是也不至于马上就死掉。

    但是还没等待缓过神来,身上就被五七八条钢枪插成了筛子一般,滚烫的热血在一个个伤口上咕咕的往外涌着,没有马上死掉的骑兵因为内脏被刺破,最里也在不断地涌着鲜血,无力的眼睛只能直愣愣的望着头顶蓝蓝的天空。

    被战车刺中的战马直接被拉下了战车,那些刺杀了战马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能够伸缩的一整排竹枪,并且为了能让这些管子自如的拔插,它的侧面竟然还有很多的凹陷,很明显能看出那就是为了方便放血的血槽。

    数万的骑兵队,先头部队就有数千人,冲击防御阵地的一个照面就有数百人马一下中招。原本就不低的战车上面又多了马匹,想要骑马越过成了不可完成的任务。

    而战车边缘的空隙,是可以通过的,但是从哪些空隙中被直接刺死的人,更是多的数不清,因为战车后面士卒手中握的不是钩镰,就是长枪,不是被砍掉胳膊脑袋,就是被扎的身上都是血窟窿,一个不幸的骑兵在越过战车时,从马上坠落,被战车顶上的竹筒刺枪,一下扎穿了肚皮。

    从战车上滚落到了战车外面,躲在战车的角落里,才发现自己肚皮上竟然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自己的内脏正不住的往下流淌,脸色白像是涂了腊一般,一边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塞那些肠子肚子什么的。

    眼泪在他的脸上活着泥灰流成了两条蜿蜒的小河。嘴里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捂着肚皮,一些没有打过仗的泸州新军的兵丁,已经在战阵的里面吐的浑天暗地的,但是吐归吐,他们的手上却仍然死死的抱着自己的武器,在自己队长的命令下,冲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反复的完成这,

    “刺!”

    “收!”

    每刺一枪,他还偷偷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偷瞄自己看的刺中的目标,一具具尸体,不管是人的还是马匹的已经堆到了战车的下面一半的高度。这才杀了多少人,也就只有一两千的样子。

    “向前两步走!”

    向前走?没听错吧,前面是尸体堆成的山啊,并且有的人明显还没有死,但是对于命令习惯性的还是让所有的战士都听从了自己百夫长的命令。

    站在尸体上,继续战斗,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或者是死去的战马,那都是软的肉啊,尤其是还是鲜血模糊的状态,让每个人的脚下都是立足不稳的。

    “半蹲攻击!来了!全体都有!刺!”

    每一辆战车变上都化成了一个个小的血液聚集成的“湖泊”诡异的红色映衬着蓝天,反射出紫色的光芒,整个战场上,远没有,王参谋正面战场上的哀嚎声那么多,出了前方传来的马蹄声,就只能听到战车后面简单的命令在一个个沙哑的嗓子里面嘶吼。

    冲在后面的骑兵在那些绿色战车后面已经堆满了尸体以后开始有人掉头逃跑了。

百度搜索 偷天改宋 天涯 偷天改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偷天改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薪火炯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火炯炯并收藏偷天改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