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葬道行 天涯 葬道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龙!”秦锋骇然一惊,居然有一条金龙盘在通天古树的一枝树枝旁。看那粗壮的身躯竟有数百米长,整个龙躯缠在树枝上屹然不动好似睡着了般。

    “嘎!嘎!”恶魇忽地起身在低空盘旋,口中不安的鸣叫着。竟是怕极了这只金龙。

    秦锋连忙安抚着。许久,恶魇这才再次飞下。

    “别看了,这条龙千年以前便死了。五脏六腑俱损,如今全靠吸噬通天古树的生命精华苟延残喘,除非是人族再来进犯,恐怕他永远也不会醒来。”河童向秦锋解释道:“听说这一千年来,蛟族一直在寻找天材地宝妄图治愈这金龙的重伤,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倒是有好几次寻找那种宝物,但无一不是有大量元婴期甚至化神期的修士去争夺,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份,恐怕他们是救不了他们的老祖了。”

    河童说着,忽地看见一个妖艳的女子从身旁走过,急忙拉过赵成上前拦住。指指点点交谈一番,妖艳女子嘻嘻一笑便带上一副死人脸的赵成离去。

    “赵成的事这就办好了?”秦锋有些惊异道,本以为要花上不少灵石去购买那圣果呢。

    “当然。”河童一笑:“对于有人自愿前来服用圣果,这些人可是高兴的很呢。甚至会主动提供与之配套的功法、丹药等,而唯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需要留在此地十年,以供他们研究。要知道那些老妖怪,可是一直都在想破译这圣果的秘密,真若被他们成功了妖族的实力少说也要提高一个层次。”

    “原来是这样。”秦锋忽地一笑,又是想起了那个黑心医生——艾辞,也不知如今他过的怎样,如果此刻他在这里定然能和那些老妖怪打成一片。

    一连数日,秦锋都与河童一道都在这神迹一般的城市中游览,这异域的一切都让秦锋咋咋称奇。

    秦锋在一店铺中观摩着一副法器,突然问道:“河童,你突然想起回到此地,究竟是何为?”

    “啊?能有什么,只是觉得无聊,带你们来游览一番而已。”河童愕然,笑说道。忽地脸色有些沉寂:“我的家乡就在这不远处,一个倚靠一条河流为生的小村落。只是突然间想回来看看,二百年了,也不知道我的后辈究竟还活着,还是怎么样。”

    秦锋放下手中的法器,即刻说道:“怎么不早说,那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对于修真者来说,一次闭关一次历练便是数年数十年甚至百年,然而对于凡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久远。

    谁又说修真者没有感情呢?只是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不想再承受这般痛苦,便将内心封锁,装作与天地一般视万物为刍狗。念及此秦锋也是颇有感触,自己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三年没有归家,便觉得甚是思念。像河童那般,闭关二百年,转眼之间物是人非,实在是难以承受。

    “不必了。”河童摆手:“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我一个人看看便可。”

    秦锋:“那好。”

    或许是触动了河童的心弦,河童神情复杂数次张了张嘴说道:“我的父亲是一个妖族,我的母亲是一个人类。”

    “嗯。”秦锋点头,自信倾听。心想这一定是一个类似说书先生嘴里的禁忌之恋。确实没想到和自己心中所想略有出入。

    河童平淡的说着,好似在说别人的故事:“在这方圆千里的土地中,妖族一直外面的凡人视作猪狗饲养,以供食用。同时也下令禁止,任何妖族无端杀害人族。而我的父亲则是一个筑基期的河妖,掌管着一条河域下十余多个村庄。并规定每年每个村落都要向他献祭一个青年女子,以供他食用。有一年一个样貌十分美貌的女子,却是不幸抽签被抽中,然这河妖见这女子如此美貌,婀娜多姿,便改变了注意收她做了小妾。”

    “小妾?”秦锋疑惑道。

    “是的。”河童咬牙,带着一丝恨意:“他还有个同为河妖的双修道侣。那女子自然是我的母亲,后来她生下了我。在我数岁的时候莫名“病死”。我父亲的正宫以为我不知道,是她用法术杀害的。”

    河童露出一脸嘲笑:“呵呵,可惜她完全没有料到。不同于其它半妖,我有极强的修真天赋,特别是水系道术,可谓是和传闻中的那些天才无异,觉醒了天赋神通。我的父亲十分欣喜,那时他常对他的道友笑说,加以时日我定将踏入结丹期甚至元婴期。于是我沉寂于修真一途,加上父亲不时给我的丹药,不过三十年我便踏入筑基期并稳固了境界。然后!”河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我杀了父亲的道侣,然因此我的父亲也与我彻底决裂。”

    “……”倒是没有想到这河童的童年如此不幸,秦锋一时竟觉得有些同命相怜,一个自由丧母缺乏亲情关爱,一个家境贫寒受人欺凌。“你后悔吗?”秦锋一阵沉默,突然问道。

    “后悔?”河童竟露出一副端重的神色:“男儿生于天地间,若是连弑母之仇都不报。有何脸面存于天地间!”说罢河童又做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好了,好了。这几天我回我的家乡去看看,你自己好好玩玩可别想我哦。哎呀,离家二百多年了也不知道我那些小崽子活的怎么样,我教他们的法术有好好修炼吗?”河童说着拿着一个盛水的葫芦喝着,一摇一晃好似喝醉了一般,然秦锋却知道河童从不喝酒。

    秦锋望去渐渐走远的河童,一时间心中竟五味杂陈:“……”

    ……

    第二日一早。

    秦锋感叹道:“难得的清静了。”却居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一人,一鸦行走在闹市,恶魇缩小了着体型站在秦锋的肩膀,不时好奇的观望。

    一路上秦锋倒是见到了不少颇为喜欢的物件,可惜的是囊中羞涩。然而最要紧的是平日修炼时所需用到的丹药已经所剩无已。

    “或许该去想法找点灵石了。”秦锋暗自想到,“对了,我还有件东西。”突然想起了当初在冥界从六臂邪僧手中得来的另一颗丹药。虽称不得什么夺天造化,但也是颗上品良丹,正好在这里将之出手了。

    秦锋走进一个辉煌的大厅,一个婀娜多姿的凡人女子即刻迎来,毕恭毕敬的说道:“仙长,请问你有何事?”

    “我来寄售一样东西。”秦锋淡然说道。

    “仙长请跟我来。”女子并无意外,这个时间进来的人无一不是来寄售物件的,扭动的妖娆的身材便将秦锋带到一个老者的柜台处。

    “这位道友可是来寄售物品?”杵着手打着瞌睡的中年修士,抬头瞟了一眼见不过是一个炼气七层的小家伙,还是个人族。这满脸常满长毛的中年修士心中便有些怠慢,一挥手示意那侍女离去。碍于拍卖行的规矩倒也不敢造次,还是开口平淡的说道。

    “嗯。”秦锋点头,也不多说什么。摸出一粒丹药放于柜子上,正是秦锋在冥界借姜宙之力,斩下六臂邪僧托瓶手臂所得。

    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却是一粒黢黑的丹药,好似一粒废丹:“只是什么?”这妖修懒洋洋的问道。

    秦锋摇头道:“我不知其名,但有位大能亲自为我鉴定过,这粒丹药可以洗清魔修身上的魔气,数十年内不会走火入魔。”

    “果真!”这妖修忽地瞪大眼睛,贪婪的看着,一手拿过这丹药在手中仔细的鉴定了一番,以他的见识自然不能看出什么,然而当他无意凑近鼻梁轻轻一息,却感到浑身舒爽,体内的垢气好似都去了几分。

    “竟然是真的。”妖修喃喃道,手中贪婪的抚摸着,竟不舍放下,作为拍卖行的一位普通鉴定师他可是知道这一粒丹药意味着什么,一瞬间竟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但又是想到这是何处,断然放下了念头。

    妖修万般不舍的将丹药还给秦锋,念念不舍的说道:“道友,你这丹药太过珍贵,请容将掌柜叫来。”转身去叫掌柜过来,还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

    “仙长请喝茶。”见这衣着普通,境界地下的修士竟有如此珍稀的丹药,侍女也是立刻端上茶点,在一旁伺候着秦锋。

    “道友久等了!”这秦锋才刚饮上数口,一个宽厚深邃的胖子穿着产自人族的袍子,便从阁楼上走下。随着他的步伐,整个楼梯都在震动,让人担心好似随时都要垮塌。浑圆的脸上长满了金色的容貌,更是有着数道狰狞的刀疤,爪印,让人一看就知绝非易与之辈。

    秦锋打量了一番竟发现看不出深浅,定然是位结丹修士,也是起身作揖:“有礼了。”

百度搜索 葬道行 天涯 葬道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葬道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质子可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质子可乐并收藏葬道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