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色将整个天地笼罩,莱州城象一个巨兽横亘在远处,灯火闪烁,清军大营同样如此,除了篝火传来的啪啪声,一片寂静,因为整修各种攻城器械劳累了一天的清军都已经陷入了沉睡中。

    帅帐内,灯火亮如白昼,洪承畴身披裘衣,正在灯光下看着各类军务,诸葛一生唯谨慎,洪承畴在多尔衮面前夸下一年将山东各地的义军全部扫平的海口,其实在他看来,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就足够,对于所谓的义军,洪承畴从没有看得起过,只是在战前,他依然会作好各种准备。

    将最后一份军务处理完,洪承畴伸了一个懒腰,向旁边打着哈欠的家仆洪安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老爷,已经到子时了,老爷是不是该休息了?”

    被洪安这么一问,洪承畴当真感到一阵倦意袭来,他不禁感叹一声,自己老了,当初在陕西追剿流寇时,即使几天不休息也不会感到劳累,握笔的手也几乎冻僵,他将手**身上披着的裘衣,一股温暧的感觉顿时从手上传来。

    洪承畴心中一怔,这件裘衣都是上好的貂皮做成,在他出征前,由多尔亲自披在他身上。凭心而论,崇祯皇帝在用人方面与满人两代当权者皇太极,多尔衮比起来远远不如,内阁变换之快如走马观灯,前方重臣一失利就打入大牢,威有了,恩却没有起来,到后来,凡是忠心任事的大臣都死的死,散的散;反倒是那些只知保存实力的滑头留了下来,以致国事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没有崇祯的提拨重用,他不可能做到兵部尚书,五省总督之高位,或许祟祯对待其他大臣有刻满寡恩之嫌,对他洪承畴却从来都是恩宠有加,甚至在松山之战以为他死去后,崇祯下令辍朝三日,以王侯规格对其祭典。

    “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这是洪承畴在自己出任三边总督后悬挂在大厅中的一幅对联,当时表达的正是他的心情,他任三边总督时正好四十岁,从一个贫寒的读书人一路走过来,四十岁已经成为封疆大吏,由不得他不得意。

    只是物是人非,十年后他却成为大明的叛臣,听到崇祯皇帝身死时,洪承畴忍不住唏唏,不过,他心中的波澜很快平静下来,既然已经走了这条路。他就不能再回头,唯有帮助大清一统天下,他才能借予洗脱臣的污名,

    洪承畴心中叹了一声,紧了紧身上的裘衣,起身从位置上站起来,他正要如洪安所说移到床上休息,耳朵突然之间竖了起来:“洪安,你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没有?”

    “老爷。可能是风声吧。”洪安回道。

    洪承畴一声。刚才听外面风声呼啸声。他耳中好象听到两声“砰绣一样地声音。可是现在仔细一听又没有了。他摇了摇头。一阵倦意袭来。终于移步到床边。将外衣脱下躺进棉被中。正要让洪安将灯火熄灭。外面一声大响。恍若巨雷一般。洪承畴惊得掀被从床上跳下:“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在洪承畴问出此话时。外面靠近寨墙营帐内地清军已经乱成一团。他们睡得正香时。突然间“砰!砰!”地声音响起。一些人在睡梦中被子弹击中。当场身亡。更多地人只是受伤。他们只是突然感到巨痛之后从睡梦中起来。伸手往身上一模。全是粘糊糊地血迹。恐惧之下大声喊叫起来:“敌人。有敌人!”

    这一大叫。那些没有受到过攻击地清军也惊醒过来。听到有敌人。许多人来不及穿衣服就慌乱地提着刀剑从营帐里走出来。互相询问道:“敌人在哪里?敌人在哪里?”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更大地攻击到来了。靠近寨墙边上地几座营帐突然间发生激烈地爆炸。不但营帐被炸出一个破洞。里面地清兵更是被炸得断手残足。偏偏又一时不会死去。只能发出大声地呻吟。

    爆炸声将营帐彻底搞乱。许多人就象是无头蚂蚁一样乱跑起来。他们不知道哪里安全。哪里不安全。只能认准一个方向随意奔跑。黑暗中互相踩踏。伤者无数。好在大多数清军还存在理智。知道攻击自己地是远处而不是身边地人。才没有造成营啸。

    黄鸣峰、刘国轩等四十多名特战队员散在黑暗中,每人手中都持着一把来复枪,机械的扣中板机,然后上弹,再发射,中间还时不时的甩动一两枚手雷向清军营房内丢去,这种事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他们已经熟练之极。

    经过

    的努力,军器局现在大约可以一天出五支来复枪,特]l3护编成二百人,他们已没有以前只有十之二三配备了来复枪的窘迫,达到了人手一枪还有剩余。

    尽管黄鸣峰等人并不要求准头,只是清军太过密聚,每数发子弹还是能击死或击伤一名清军,这种可以打到别人,别人却打不到自己的感觉无疑非常好,每个人几乎把对清军的攻击当成训练。

    虽然黄鸣峰,刘国轩等人不停的射击,投弹,以期引起清军更大的混乱,只是他们毕竟人数有限,经过最初的惊慌后,时间一长,清军还是回过味来。

    “那里,那里也有。”很快就有人发现每响一声,外面一处地方就有火星闪烁一下,那是子弹出膛时残留的火药燃起的火花,顿时大部分人都向远离火星闪烁的中间挤去,也有不少人头脑气糊涂,反而向火星闪烁方向冲了过去,只是还有一段距离时才发现自己被寨墙挡住,只得重新拼命跑开。

    枪声渐渐静了下来,特种队的枪管都已经灼热了,又是在黑暗中,装子弹时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手灼伤,手雷的距离又有限,特种队员都知道无法再造成清军更大的伤亡,不用黄鸣峰下令,一个个都悄悄退了下来,在离清军营寨一段距离后会合。

    “报数。”

    “一、二、三、四……四十六,四十七。”当最后一人报完数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次对清军的袭击非常完美,己方毫无损伤。

    “走,咱们回去。”黄鸣峰命令道。

    尽管黄鸣峰等人已经退走,集中在营房中间的清军却不敢乱动,刚才袭击时,敌人子弹乱飞,所有清军都心生寒意,谁也不知道敌人会不会再次袭击,没人敢返回营中休息,清军大部分人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内衣,逃跑时不觉得冷,这一停下来,许多人牙齿都冷的格格发抖,只能用身体互相取暧。

    这次受到袭击的全是洪承畴从京城带过来的兵马,孔、耿两人的部下却象是稳坐钓鱼台,即使是外面最热闹的时候也没有人出帐,他们早已知道,自己所住都是安全之地,一些人听到外面的枪声和爆竹声反而露出笑意,终于轮到京城过来之人享受他们以前受到的痛苦了,翻了一个身又沉沉睡去。

    帅帐内,数支巨大的蜡烛被点燃,将帅帐照得纤毫毕现,洪承畴脸色铁青的坐在帅位上,左右下方分别站着正白旗梅勒章京赖恼、州总兵养量、临清总兵宜永贵、保定总兵鲁国男、河南总兵高第、河北总兵孔希贵……

    帐中每人都低下头,脸上火辣辣一片,数万大军竟然在营帐内受袭,虽然眼下还无法统计伤亡,可是肯定不轻,对方却从容退走,连毛都没有抓到,实在是让他们都感到颜面尽失。

    一名小校闯了进来:“报,总督大人,恭顺王说那只是小队贼寇袭击,不足为奇,只要不靠近寨墙扎营就可以了,他提醒过大人,只是大人没有听从,他请大人放心,只要远离寨墙,即使贼寇再来也拿我军没有办法,他最近身体虚弱,受不得夜风,就不来了。”

    “好,好,那怀顺王又怎么说?”洪承畴脸上青色又加重一分。

    “禀总督大人,怀顺王也说只要各军远离寨墙,贼寇来了也无用,总督大人和各位将军尽管放心,他太困,不过来了。”

    听完小校的话,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一股怒气,敢情死的不是他们两人的部下,这两人连过来都懒得过来。谁也不知道这些贼寇会不会再来,眼下寨墙四周肯定不能住人,他们本来想和孔、耿两人商量是否让那些士兵和他们的士兵挤一挤,看来是不可能了。

    洪承畴面沉如水,向禀报的小校挥了挥手:“本官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大人。”

    小校下去后,洪承畴脸上**了数下,孔有德确实说过不可离寨墙太近扎营的话,这口气他只能暂且忍下,转向众人:“诸位,离天亮还有二个时辰,士兵们不可在外久冻,先将所有人安排在中间安全扎营地点,一切等到天亮后再处理。”

    “遵令!”各人连忙抱拳下去。

    ………………………………

    抱歉,今天少了一章,明天三更补,大家月票不能松懈呀,老茅刚在分类第六半天就被拉了下来,后面第八也唆唆往上涨,求月票!(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