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尽管张文焕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弹压,可若是营啸能强压下来,历代将领就不会对营啸如同谈虎色变,黑暗中根本不辨东西,将士们一直积累的不满一旦发泄出来就如犹如洪水猛兽般不可竭止,尽管张文焕的亲兵拼命喊叫,传达着所有人不许动的命令,可是根本无人理睬,一些乱兵反而找到了目标一样向张文焕的亲兵攻击过来,好在张文焕的亲兵发现不妙后马上抽身而退,否则就也很有可能陷在其中出不来。

    猎猎的火把将张文焕大帐四周照得亮如白昼,他的亲兵紧握着兵器,凡是冲击主将大帐的乱兵都被斩杀,四周已倒下了上百乱兵,只是营地中间的撕杀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火光照着张文焕脸上,他的脸象纸一样雪白,他知道这支军队已经完了,纵使天亮之后还有人能留下来也不会有多少。

    经过大半夜的撕杀,天色终于亮了,整个大营一片死静,到处是尸体,一些还活着的清军也是目光呆滞,形如行尸走肉,张文焕的亲兵此时才敢出动,开始收拾残局,在张文焕的亲兵指挥下,整个大营重新恢复了一点生气,士兵们开始清理尸体,人数太多,只能就地掩护,营中到处是挖坑的身影。

    “将军,大营中只剩下一千五百余人,昨晚营啸死亡超过三千人。”忙碌了一个多时辰。亲兵队长才黯然地向张文焕报告道。

    张文焕只觉得咽喉中涌出一丝腥甜味,他忍不住张口嘴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往后便倒。

    “将军!将军!”几名亲兵连忙将张文焕地身体扶住,大叫起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清军将尸体掩埋完毕,这支队伍连营寨也不顾。就这么弃营而走,方向却是与栖霞县的方向相反,这支队伍来时气势汹汹,声势浩大,去时却有点凄凄惨惨,连主将也只得由数人抬着。

    直到清军的队伍去得远了。郑森等人才策马来到清军遗弃的营寨,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隆起的新坟,看得众人暗自心惊。

    刘国轩一脚踢了一下清军没有拆走地寨门,门柱传来咚的一声大响,刘国轩抱着腿呼呼喊疼,其他人都大笑不已。

    “大人。这支清狗就这么走了?”一人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他们二十人就阻挡了一支五千人的大军,而且敌人至少死伤了一大半,这个战果也太惊人了吧。

    “不走还能怎样。凭着剩下地这点清狗若是去栖霞县。现在那里地义军都可以收拾了他们。何况他们可是以为我们地主力还都在栖霞。”

    “大人说地有理。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要跟上去狗肯定恨死我们了。若是发现了我们。肯定会不顾一切地追击。现在我们就不要惹这个马蜂窝了。”

    以前敌人虽然有五千。可是他们急于向栖霞县进军。遇到阻止只能派出小队驱赶。不会花费太大地精力。可是现在他们向栖霞县进军地意图彻底破产。好呆清军还有一千多人。若是这一千多人不顾一切追击过来。众人都被郑森描绘地情景打了一个冷颤。

    “那我们怎么办?”

    “走。我们找一个安全地地方好好休息。等清狗下一支队伍来时再行动。”

    “是。大人。”众人回答地异常响亮。这个地方阴风阵阵。即使是大白天他们也不想待了。众人跨上马背。很快消失在前方。

    前锋部队发生营啸,所部伤亡七成,听到这个消息时,孔有德双目呆滞,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清醒之后,孔有德暴怒异常,这五千人已是孔有德现在的一半兵力,他的位置本来就岌岌可危,这一下子更是要被耿仲明压在底下了,他不顾张文焕跟随了他二十多年,马上喝令亲兵持自己的佩剑将张文焕处斩,在众人苦苦相劝之后才改为罚五十军棍。

    又过了三天,孔有德地大军才出现在栖霞县外围,孔有德这次吸取了教训,派出了数百名最精锐的骑兵在前面开路,一遇到郑森等人地部队就不顾下切的咬上来,逢山进山,逢林进林,这一下果然凑效,郑森等人虽然对追击地清军造成了大量伤亡,可是也不得不远离大路,无法威胁到孔有德的大军。

    孔有德地大军顺利到达栖霞县,可是他的一万大军减少到六千多人,又耽搁了三四天的时间,义军早已严整以待,孔有德以为将义军的主力围住,舍不得再消耗兵力,采取了围困的战术。

    莱州,经过义军数天的狂攻已经岌岌可危了,莱州好呆也是府城,城高墙厚,又引来海水作护城河,谢迁等人已经作好了艰苦的准备,没想到城头清军却好似绵花一样软蛋,义军在城下四天,其中前三天时间多数花在填平护城河上,真正的进攻今天才开始,清军已经有抵敌不住的迹象。

    莱州知府为张四知,张四知曾经是明朝的大学士,号称不党,得到了崇祯的赏识,还当过太子之师,可惜读书读傻了脑袋,为人迂腐不堪,只做了五个月的内阁大学士崇祯就受不了,崇祯十五年时让他解职回家。

    张四知虽然迂腐,可是官瘾却异常的大,清军一入京,他马上投靠,可惜对于他满肚子的陈旧言论,满清亲贵同样看不上,只是看在他曾做过明朝大学士的份上,给了他一个莱州知府的衔,张四知竟然不嫌小,乐颠颠的上任了。

    到了莱州,张四知发挥出做官的特长,恍如泥雕木塑,万事不管,每天只是寻几个和他同样的酸腐文士饮酒作乐,写诗填词,听到义军将莱州包围时才惊慌失措起来,他再迂腐也知道以前落到义军手头的清廷官员没有好下场,总算停止了饮酒和与几名酸文人唱和,发下赏格,激励各级官兵守城。

    只是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动只是短暂的激起守军的抵抗意志,一旦发现义军的进攻猛烈,许多清军的意志马上就清退,城中士气低落,开始出现逃亡,任由张四知如何打气也没有用,陷落就在旦夕之间。

    “攻上去了,攻上去了。”城下的义军大喊起来,只见屠户郑爬上城头,手中的木棍一扫就是一大片,清军胆战心惊之下,连连后退,屠户郑很快在城头开出了一片空城,他身后义军正源源不断的爬上来。

    “城破了,城破了。”上了城墙的义军大喊起来。

    清军本来就无心抵抗,看见喊声处果然全是义军,许多人马上丢掉兵器往城下跑去,整个城墙上清军顿时大溃,义军越机抢夺城门,城门的清军一看不对,不等义军到来就飞快的逃跑,反正他们大多是本地人,只要脱下号衣就成了百姓,犯不着为了鞑子和一个糊涂官卖命。

    大门吱吱呀呀的被打开来轰隆一声吊桥落下,下面一队义军向城中窝涌而入,后面的谢迁看得真切,大笑起来:“哈哈,痛快!”

    也难怪谢迁得意,这样一座府城,义军只不过花了四天时间,大部分时间用来填平护城河,死伤不过百人就攻了下来,这与原先的料想大为不

    “饶命,饶命,我是大明的大学士,身在曹营心在汉,身在曹营心在汉。”知府大堂内,张四知被两名义军押到谢迁跟前,他抖动着花白的胡子,大声叫了起来。

    “呸,无耻。”屠户郑一口浓啖吐到了张四知的脸上,此时屠户郑刚从城头下来,身上还残留着血迹,脸上一幅凶相,张四知望了屠户郑一眼,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

    谢迁看了看张四知一眼:“你就是莱州府知府,有趣,有趣,若是鞑子都找你这样的人来做官,倒是省了我们的力气,放了他吧。”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张四知也陪着干笑起来,谢迁等众人笑完才道:“也罢,今日本将就大发善心,放你回去,你去告诉孔有德等人,我谢迁就在莱州等他,他若敢来,我一定摘下他的脑袋。”

    “多谢各位头领,多谢各位头领。”张四知大喜,知道自己的小命总算保住了。

    给了张四知一匹驴子,义军头一次将擒获的清廷官吏放回,数天之后,孔有德得知莱州被义军攻下才知道中计,急忙撤了栖霞县下面的兵马向莱州杀来,同时也顾不得向耿仲明低头,写信请求耿仲明和他一同向莱州围剿。

    郑森等人圆满的完成了任务,栖霞县的义军毫发无损,正当郑森想去莱州助谢迁等人守城时,郑森却接到了皇帝亲自下的诏令,让郑森马上回南京。

    郑森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皇帝为什么会下令只让他一人回去,他只得将这支特种兵的指挥权交给副手,登上了廷又一次给谢迁部运送军械的海船。

    南京,经过十天的急行,郑芝龙已经到达了,望着南京巍峨的城门,郑芝龙硬着头皮跨进了大门,接受不可叵测的命运。

    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