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只听见背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此时的查文斌压根不能分神,这幅星象图能够出现凭借的是万分之一的运气,只要他稍微走神相差一个星象图就有可能消失。

    那脚步并不是让他都感觉恐惧的“咚咚”声,而是急促的跑步,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文斌哥,我来了”

    是大山,原来他背上的伤瞬间愈合后就呆不住了,他巴不得早一分钟能够和他们汇合。大山虽然体型蛮横,但自小就在山涧溪流中游泳,水性很是了得,见他们俩人进了对面那座大殿早就按耐不住,若不是查文斌一再嘱咐他背上有伤,早就动手了,现在自觉伤势已无大碍,哪里还管得住,跳下湖去一路畅游很快就到了对岸上了大殿,片刻钟都没耽搁。

    风风火火进了大殿一瞧,查文斌正举着球,而卓雄那小子不知道像是中了邪一般正一脸醉醺醺的模样摇摇晃晃,便先跑到查文斌身边问个究竟。

    见来人是他,查文斌赶紧让大山描绘那石碑上的图案,大山见那图案好生漂亮,光线雪白隐约轮番出现,觉得好生稀奇,便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取了他怀中的笔墨,就着衣服上拧下来的湖水准备提提笔作画。

    这作画是个细致活,但大山是个粗人,自小花白胡子并未教他读书写字,竟然连个毛笔都不会拿,凌空比划了一二后只得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查文斌说道:“哥,这力气活我行,这种绣花的东西哪有那本事,这是女人家才会的。”他倒还不忘为自己辩解一番,认为那些事儿都是娘们干的。

    “那你去叫他来”

    大山拿着笔跑到卓雄跟前说道:“文斌哥喊你呢,咋回事啊”

    卓雄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大山连喊了几次都没反应也急了,抬起大手“啪”得一个巴掌扇过去,卓雄立刻就被他给扇倒了地,不想,那家伙倒地知道依旧还是那副模样,两眼空洞无神的对着漫天亮石“嘿嘿”傻笑,这让大山一下子也不知所措了。

    查文斌心里那叫一个急,卓雄此刻是完全喊不动,这幅图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他不知道,但是这是目前唯一可以串联整件事情的线索,他寻思着真不行就只能让大山回来。

    “别管他了,你上。”

    “我”大山对着查文斌一边咧嘴一边直摇头道:“我真不行。”

    查文斌急了,大声喝道:“不行也得行”他这一喝,那星象图果然混乱了,那图案瞬间变成了一片雪白,原来出现的扶桑树模糊不清,他立刻调整了呼吸努力使得自己平静,过了一会儿那图案好不容易又慢慢出现了。

    大山见自己差点闯祸,这下也不敢再顶嘴,只能捏着毛笔准备强行试试,就在他刚提笔的时候,突然“吱嘎”一声,背后的大门关上了,查文斌只觉得四周的空气快速的凝结,上一秒大山还拿着毛笔在石碑前准备做尝试,而这一秒他的手已经停滞在了半空。

    “咚、咚、咚”,是那个声音

    查文斌的耳朵听的分明,那是曾经出现过几次的声音,富有节奏的敲打放佛是耳边丧钟在敲响,每一下都能扣进人的心弦,犹如他在出殡时站在棺材跟前挥动着手中的辟邪铃。

    他想转身,想亲眼看一看这个声音的主人,只可惜全身都已经僵硬了,除了思维,查文斌觉得此刻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就连心脏的跳动都察觉不到,眼球的方向依旧保持着向上倾斜,上一秒他正着急得去观看头顶那片星象图。很想把自己的眼球移动一下,他能感觉到那声音此刻就停留在自己的身边,那距离相差不过寸厘之间,只要再稍微动一下,他便可以与那声音的主人相接。

    查文斌的视线最低处可以看到石碑的上面小半部分,他很努力的将自己的精神注意到那个区域,一只纤细雪白的手出现了在他的视野中。

    那只手拿起了毛笔,轻盈而优雅的姿态举手之间红色的朱砂画作了简单的线条,这只手的主人拿的正是大山手中的笔。

    毛笔顺着石碑上投射出的扶桑神树轮毂游走,不差分毫,笔锋所到之处皆是一笔连过,不见半分停顿,若不是那石碑上有图在先,旁人看了一准是位作画高人在现场泼墨。

    起笔、行笔、转笔、走画一气呵成,转瞬间,一副完整的扶桑神树图跃然出现在了石碑之上,待那声音再一次循着“咚、咚、咚”的脚步声越走越远之时,查文斌手中的星象球“啪”得落地。

    大山摸着脑袋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道:“哎,这怎么画好了,是我画的嘛”

    卓雄见大山正拿着笔在石碑前比画,吃惊的问道:“大山,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我在你们后面,对了,你还说了,你刚才怎么了,我怎么叫你都没反应,是吧,文斌哥”大山回头一看,查文斌此时正朝着大殿门外走去,他脚下的步子是越来越快。

    “哎,文斌哥,你去哪儿”大山扔下手中的毛笔跟着就追了出去,卓雄只觉得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提着八一杠个跟着追了出去。

    那查文斌听到了脚步声,眼睛也看到了一只手在作画,那只手明显是女人的,手腕处纤细而柔和,手指修长而灵活。他看到那只手做完了画,又听到那声音再一次经过自己的身边,待他的眼球终于可以转动的时候再回头发现大殿的门又被打开了。

    大殿外,平静的湖水依旧,空荡荡的走廊一眼望到了尽头,这里除了他们仨再也没有别人,而他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的确是看到了一个人,那个女人和他第一次在一线天看见的那个背影是如此相似

    石碑上的扶桑神树精美绝伦,若不是他亲眼所见,单就这幅图照着临摹没有一整天的功夫也决不能完成,而且作图之人必定还要精通书画。那条盘旋而下的龙神鳞片栩栩如生,就连那枝头金乌鸟的爪子都被细细描绘,哪里是他们几个粗人能干出的细活儿。

    除了查文斌,大山和卓雄对刚才的事一无所知,大山的记忆里前一秒准备作画,而一秒画已经完成,那俩人都断片了,卓雄断的比大山更长。

    查文斌摸着那副图道:“只要这对她有用,总是还会再来的,不管是人还是鬼,我拿她没有办法。”

    “这图和那颗树挺像,是扶桑吗”卓雄问道。

    查文斌点头道:“是,但是多了样东西,多了这条龙。”

    那条龙和平常见到的龙模样相似,长长的身子盘旋在树身之上,脑袋微微抬起。大山嘀咕道: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乍一看以为是条蛇呢。”

    龙这个传说中的神物无论是在文字还是书画作品里都只出现在两种地方:天空或者水里,龙能腾云驾雾翱翔九州天下,也能入海潜水畅游江河海湖,还从未见过有龙会出现在树上。

    卓雄托着下巴在石碑前转悠了一圈道:“这条龙好像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查文斌问道。

    “我觉得这条龙很熟悉,跟我身上这条有点相似,但是又不一样,它没翅膀。”

    查文斌顿时心里想起了什么,一把揪住卓雄的衣服说道:“脱下来,赶紧”

    当卓雄的胸膛完全裸露出来的时候,一条红色的纹龙若隐若现,随着他呼吸节奏的加快,那条龙也越发的明显,当最后那对翅膀完全张开的时候,那纹身有一种立刻就要离开他身体飞向天空的感觉,霸气无比。

    查文斌的眼睛不停的在卓雄的胸口和那块石碑之间来回切换,两条除了翅膀有无的区别,无论是形状、朝向、弯曲的身体还是昂起的龙头和卷起的胡须,甚至连身上的鳞片都相差无几,这两者根本就是出自同一模板

    应龙无翅还怎么龙啸九天一块绝佳的墓穴必定有龙,而金阙穴能跳出阴阳不在五行又借的谁的力答案已经出来了:应龙

    古人记载: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角龙再过千年为应龙

    应龙可以说是龙中之精,才能生翼。在古老的东方,关于龙的传说多不甚数,而关于有翅膀的龙,唯有独一:应龙

    卓雄穿好衣服指着那石碑道:“那这龙上的翅膀呢”

    从那副画看,作画的人故意没有添上翅膀,光溜溜的龙身因为失去了翅膀不能飞翔只能盘踞在扶桑神树上。而扶桑树而通三界阴阳的大门,是蜀山神话能够崛起的根本,是架着马车从人间飞向仙界的唯一通道,这条失去翅膀的龙是在等待吗等待它重新长出翅膀还是等待它这条残躯也能飞升

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最后一个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