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古伏羲时代,在洛阳东北的黄河段里有一头龙马浮出了黄河,其身上的斑点成一幅图,这幅图被伏羲所得。伏羲依照这幅图参悟出了八卦,后来整理后就成了易经的来源。

    再相传大禹治水之时,洛阳西边的洛河里头浮出了一只大乌龟,这乌龟的龟壳上也有一副图案,被称为洛书,大禹拿了这幅图治水成功,将天下划分为了九个州,并依此制定了九章管理天下。如果说“河图”是阴阳易经的理论来源,那洛书就是风水的开天辟地之作。

    这只是传说,但在典籍中记载中,河图洛书第一次有人整理成文献是宋代的道士陈抟,此人天赋异禀,洞晓阴阳五行,他悟出了一套龙图三变:一变为天地未合之数,二变为天地已合之数,三变为龙马负图之形。这套东西只有两幅图,这也是河图洛书第一次真正以图画的方式展现在了世人面前,后就被道家封为八卦起源的由来,但能精通之人却是少之又少。这就好比现代电脑操作系统:dos和indos,有了简单而好操作的indos自然就不会有人再去研究复杂的dos系统。

    翻过那枚玉环,这点还是原来的点,线还是原来的线,可方位确实正儿八经的调了个头。原来的左成了右,右成了左,人抬头看天习惯了,谁又曾会去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把这老天爷踩在脚下。

    或许现在的航天技术可以做到把人送入太空,但在远古的时候,对于天的那份敬畏是不会有人这样想的。逆天就是大不为,是要遭天谴的,无论是远古时代的奴隶社会还是古代的封建社会,作为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王朝,上至天子,下至百姓,谁还不想祈求个风调雨顺。几千年来,国人都是靠天吃饭,这作为宗教的道家自然是提倡人应当顺应自然,谁会没事挑唆老百姓跟老天爷对着干。

    洛书河图便是这样一幅描绘了天道的原始密码,后人用它治理天下,成了大禹王;有人用它创立了易数玄学,从而拉开了中国几千年和自然的认知,这一切都是在人顺应着这两幅图的前提下做成的。搁在过去,你要倒着去看,那就是大不敬,学道的一准会被当做孽徒逐出师门。

    查文斌这人最擅长的就是绝处逢生,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全仗老天爷所赐,把一个人逼到这份上,还管他教义道派,能活着才是王道。

    跟大家伙儿互相瞅了瞅,那意思就是我要走了,你们愿意跟着不

    这地方若是柳爷一伙第一次进来指不定还就真不跟查文斌,但他们这是第二次,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才豁出去进来的。自个儿的兄弟死的那股样子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那黑墨镜柳爷对他可是敬佩的很,这般人物都差点折了,真要自己这群人走,有几成把握

    柳爷可是老油条,横竖一想,好歹跟着两个懂行的总不至于落个死不瞑目,那眼珠子一转立刻表态道:“查先生,现在我们就跟着您了,您说咋办就咋办,我这一票弟兄从现在开始任凭你使唤。”

    余下的那些个大汉见老大开了口,一个个也都跟着附和,生怕查文斌就把他们给抛弃了,争先恐后的喊着口号,那架势一下子就把查文斌给架到了救命恩人的境地。

    查文斌不是什么软耳根子的主,他做这决定心中自然是知道危险的,他不能强迫别人同意自己的决定,谁的命不只有一条他也不稀罕充那个好汉做老大,事已至此,那是没法了,再说那黑墨镜跟自己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再就是冲着冷老的面子,他也不会撇下这群人不管。

    检查了一下超子的伤势,已经大有好转,脸色基本恢复正常,那伤口在三足蟾的唾液涂抹之后也已经开始结痂,这个变化让那军医都意料不到,谁能知道那蛤蟆治疗外伤的本事会比仙丹还管用

    这会儿唯一变化的就是他们的手表已经开始可以正常运转了,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起码那该死的停滞空间地带已经被他们走到了边缘。

    查文斌估摸着他们进来时间也不短了,这种地方少呆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安全,便说道:“大家伙儿提起精神,互相靠拢点,前后左右的兄弟们都照顾点对方,谁也别落单,每隔五分钟大家报一次数。”

    卓雄和一个大汉分守在查文斌的两侧,黑墨镜跟在他后头,大山走在队伍中间,他跟前是柳爷,后头就是躺在担架上的卓雄,他这个位置是重兵防守的位置,柳爷可是核心。柳爷的前头又是黑墨镜,从心底里头,比起查文斌,他更愿意信任这个和自己接触时间更长的神秘人。

    查文斌是顺着那反过来的地图走的,他要做的,是反过来顺着这条路往进来的入口处走,但是方向又是孑然不同的。一手拿着罗盘,一手看着玉环,走走停停,停停想想再走走,整个队伍除了“稀稀拉拉”得脚步声便是固定时刻的报数。

    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神经紧绷着,生怕下一刻自己的脚就踩到了不该踩的地方,或许是觉得无聊,那黑墨镜竟然自顾自的哼起小曲儿来了。一开始只是跟蚊子一样零星的哼,到后来索性就“咿呀咿呀”得叫,吼的那调子挺像是秦腔,但是却又听不懂他唱的是什么。

    这种凝重的气氛下,古老的调子从他嘴里哼起来着实有点诡异,走在他后头的柳爷听着觉得慎得慌,又不好意思明说,就故意问道:“沈老哥,您这调子唱的是啥”

    黑墨镜嘴里的“咿呀咿呀”哼哼声依旧没停,含糊着回答道:“祭灵。”

    “啥”

    “祭灵嘛,关羽败走麦城被东吴潘璋给咔了”说到这“咔”得时候,黑墨镜还抬起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配合自己的发音,“这不是张飞带孝要报仇又被自家小卒杀害,刘备恼火了要御驾亲征为关、张报仇,却不想在宜都又折了黄忠,五虎将一下子去了仨”

    这黑墨镜平时难得讲话,或许是憋得久了还是他对这戏太入迷,竟然破天荒的讲起这段故事。

    柳爷听得他讲得精彩可心头却想:我们在这鬼地方转悠,你却尽唱些丧门的调子,这不是在给自己找霉头嘛

    虽然打心里他不打算招惹这个穿着寿衣的家伙,但为了心里好受些,却也不得不开口道:“沈老哥,这会儿唱这曲子怕是不妥吧,要不您换个曲子”

    也不知是那黑墨镜心情好还是别的,他还真就换了个曲子,不过这调子听起来依旧不那么悦耳,总带着一股子阴沉沉的味儿。这柳爷听了依旧觉得不舒服,便又问道:“老哥,这又是啥调”

    黑墨镜这回说得可清楚了,连查文斌都听到了个真切:“诸葛亮祭灯”

    这一下子,别说柳爷心里不乐意了,那查文斌自然也觉得不舒服了,本来这种地方你哼点欢快气氛的曲子就算了,却接二连三的挑个死人的调子唱,而且唱这调子的人本身穿着的还是一身寿衣这搁在谁心里都会有疙瘩。

    不等柳爷叹气抱怨,查文斌先开口了:“前辈,唱这曲子容易招鬼吧”

    “我这都好几天没哼了,心里有点痒痒,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听这口子秦腔。招鬼不招鬼的,这不有你嘛,天正教掌教在,放它几个胆子也不敢来啊。”黑墨镜说这话那是带着一点戏谑的口吻,听他这么一说,查文斌心想你这老小子八成是故意的吧。

    过去农村里头没有什么娱乐节目,赶上哪个人家办点红白喜事,若是那要讲究场面的人家就会请个戏班子。喜事就唱那些个天仙配之类的,遇上白事呢,就唱些哭戏,那些个演员一个个披麻戴孝哭得比孝子贤孙还要带劲。

    这戏班子呢,一是给来吃酒的人瞧的,二呢就是增添那种气氛。你整一大桌子祭品弄一帮子人在那哭哭啼啼的披麻戴孝,这玩意最容易的就是招来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活人是凑在一起看热闹,它们却是真真切切被这种感觉给拽来的。

    早些年,查文斌刚出道的时候,这种场子已经很少了,但是他师傅马真人见得多了。听马真人说,这种哭丧的戏台子十场里头有八场都能引来一大帮子脏东西坐在台下看,所以过去的戏班子里头但凡是要准备哭戏的,那都会在结束之后找个道士来替他们“打扫、打扫”。

    查文斌停下身子转过来看着黑墨镜,脸色很是不好看,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查文斌突然一笑道:“前辈,您这两出戏唱总共死了四个人,我这儿一共可就四个弟兄,我还打算活着带他们出去的。前辈莫要吓唬晚辈,我要是出点啥事,我那个张飞兄弟能生生把鬼都给撕了,您信不”

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最后一个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