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柳爷见自己带来的“高手”就这样不辞而别了,自然是准备要带人追上去,但查文斌却抢先一步拦在了前面说道:“能告诉我,他是什么来历嘛”

    柳爷苦笑道:“说了查先生或许不信,对于这个人的底牌我一无所知。”顿了顿他又说道:“在中国,如果我想调查一个人的背景不会超过十分钟,但是这个人就像一张白纸。”

    查文斌不甘心,他不愿意放弃去了解这样一个对自己的过去了如指掌还颇有渊源的人,他追问道:“那他”

    “上头派的,只说是个高人,和你一样的高人。”柳爷这话说的漂亮,查文斌听了却不怎么感冒,因为他似乎看出那个人的一些端倪,身上的鬼气远比阳气要重,再看他的手,鬼道者无疑。

    对于鬼道,查文斌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但是此人像是并无疑隐瞒自己的身份,一身寿衣招摇过市,而且他刚才对超子的施救手法似乎更像是蛊术,这种源自古老巫术的一脉在他们道家早就消失了千年,现在也不过在西南边陲和南洋一带略有所闻。

    蛊术在正统道家的眼里是会被视为邪术的,登不了名门正派,又怎会跟自己的师傅马真人扯上关系,而且玄还称自己为师兄。这一连串的疑问在查文斌的脑海里闪过,无论如何,他都要跟那个黑墨镜问个明白。

    都这会儿了,查文斌是不得不加入柳爷这个队了,他也不含糊,丢下一句话就开路道:“我在前面,我那个兄台拜托你派两个人看着。”

    “你放心。”柳爷这边的人马也立刻跟上,他们的装备好,足够的照明和物资,武装到牙齿的队伍,就真遇上三五个毛僵,凭这火力那也是顷刻之间打成一滩泥的节奏。僵尸是挺可怕的,但那是对于只有大刀长矛的古时候,僵尸的速度和它的怪异的身体才会对人产生巨大的威胁;但是现代社会,对于拥有强大火力的战队,僵尸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变异的尸体罢了,一颗子弹过去照样穿孔,一梭子过去连钢板都能打穿何况是尸体。

    查文斌担心的倒不是那些僵尸,他更担心的是那个声音,那个“嗒、嗒、嗒”得脚步声,那股子对他的压制的煞气一直到现在已经残留在脑海里,如果刚才不是他们及时的出现,或许这会儿他已经在和马真人在地府下棋了。

    要说之前穿过这片一线天,那是闭着眼睛硬着头皮跑的,他的注意力当时全部放在了背上重伤的超子,没有闲暇去关注那些四周有的没的,全凭憋着一口气一路到底,那是在和阎王争分夺秒。现在要查文斌重新倒回去走一趟,那就等于是去到了一个陌生地方。

    风景从来都是需要慢慢欣赏的,地狱也不例外,若是闭上了眼睛,黄泉路和自家门口的乡间小道比或许就是宽上了那么几寸而已。

    这些黑色的巨石如同石板一般平滑却又有着大理石般的反光,黝黑而闪亮的巨石给人的是无比的压抑,行走在中间的人渺小的如同地上的蝼蚁,那些或有或无的白色纹路在石壁上如同一条条蜿蜒的巨龙,互相盘根错节,让人叹为观止。

    这些巨大的纹路如同一个个古老的符号,那么这些光滑的石壁就是一张张空白的黑色符纸,只可惜这些纹路太大了,查文斌看不清全貌,他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他觉得这些纹路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有生命的。

    符这种文字的来源谁都说不清个具体,最同行的说法是根据五行受力后留下的形状演变的,但是就和中国汉字甲骨文的起源一样,任何类似文字都是有自己的起源的,而道教的文字至今仍然是个迷。如同那些难懂的经文,道士们只会念,但是翻译成白话文,谁也说不清其中的意思,同样的是那些符文,会画的不在少数,能读懂其中真正意思的确是聊聊无几。

    这行人往里走了约莫有半个小时,依旧看不到出头的意思,柳爷便赶到前面去问道:“查先生,方才过来的时候花了多久时间,走了多少路程”

    查文斌停下来一想,刚才好像自己一口气冲出来真的没花多久,总得加起来也不过就是四五里路的样子,按照他们眼下这速度行走,也该到了那个平台处了。

    “应该快了,再往前走走,我刚才跑得急,想想不会差太远。”

    柳爷怕查文斌有误会,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像先生这样的高人自然不会搞错的。”

    查文斌不作答,他的脑海里满是那种脚步声,低着头只顾自己赶路,他的身边是大山陪着,卓雄则在那抬着超子的担架附近,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耍花招,这一点他必须得备着。

    待查文斌再次走到那个石台前方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下了,所有人的脚步都停下了。但凡手上有灯的人全部都把光线聚集到了那块巨大的石头下方,那儿有一个人,一个身穿寿衣的人,他在那儿悬空着,他的双腿还在不停得踹动,他的手舞动得频率已经不高了。

    查文斌眯着眼睛盯着那人,从后背看,他是那个黑墨镜无疑。一丝难以察觉的黑线出现在了查文斌的眼中,他大声喝道:“救人,他被吊着了”

    黑墨镜被吊着离地足足有三四米高,几个人冲了过去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就在此时,卓雄一把夺过身边那人背上的跨枪,“呯”得一声,枪声在这个狭小细长的一线天久久回荡,震得人耳朵发麻。

    那黑墨镜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落下来,又恰好被地上的几个人伸手接住,他很轻,轻到接住他的人以为接住的只是衣服,他的重量在人的手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好身手”柳爷给卓雄丢下这样一句话后便急匆匆的赶到前方,黑墨镜这会儿正躺在地上大口穿着粗气,他那口黑漆漆的牙齿上面已经渗出了点点血丝,在这些强光的照射下,他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显得格外狰狞。

    “他不喜欢光,都让让。”柳爷吩咐那些人退下,又准备叫医生过来给瞧瞧,但黑墨镜却挣扎着爬起来挥手示意不用,只是自己背过身去干咳了好一阵子,又从怀里不知道摸了一个什么东西吞了下去。

    查文斌在现场捡到了一截黑色东西,那是一束头发,长度大约有两臂,被卓雄一枪打断,看样子,吊着黑墨镜脖子的就是这团头发。

    作为晚辈,他先走了过去试着扶着黑墨镜,当他的手接触到黑墨镜的手臂时,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很细,这宽大的衣袖下面几乎没有捏到黑墨镜的手臂,他的胳膊真可以用骨肉如柴来形容。

    黑墨镜坐在地上咧着嘴干咳了几声,用那种难听的声音干笑道:“老了,着了这点道,刚才救你小兄弟一命,还想着那老鬼欠我一个人情,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你给还上了。”

    “前辈,可有看到是什么东西作祟”查文斌这话问得相当客气。

    “雅森”这两个字,黑墨镜的发声相当准确,但是查文斌没听懂,他又跟着问了一句:“什么”

    黑墨镜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道:“是雅森,就是禁婆,这地方还能见到这东西,真教人意外。”

    柳爷这一路已经见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听到又冒出一个新的,便紧张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见过跳大神的婆娘没”黑墨镜干笑道:“那些个把脸蛋涂的花里胡哨跟猴子屁股似的乡下老女人,嘴里一天到晚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念些什么鬼玩意就敢出来招摇撞骗的都说自己是禁婆。不过她们都是假的,天下哪有那么多禁婆,真要是让那些个婆娘见到禁婆还不吓尿了裤子,嘿嘿。”

    “跳大神的把你吊上去了”查文斌有些不解。

    “我年轻的时候去过南洋,和那边的巫师斗法,去的时候曾经在广西一座老寨子里头见到过那种东西,当地人叫它是雅森。雅森就是禁婆,能使幻术,最厉害的就是它的头发,凡是被禁婆盯上的人死相都很难看,要是你们再晚来一会儿,我这把老骨头就要没了,刚才它的头发都已经伸进我这儿了。”说完,黑墨镜在自己的胸腔附近比划了一下。

    “大意了大意了。”他又干笑了几声道:“那东西怕火,跟你一样有个火折子在手就什么都不担心了,我且问你小娃娃,这附近是不是有水”

    “有,前面有一条地下河。”查文斌如是说道。

    “那就对了,在水里是禁婆的天下,我们要过河,有禁婆把守的地方才是有意思的地方。”说完,黑墨镜又干笑了几声,那笑声这一次在查文斌听来是死亡

百度搜索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 最后一个道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最后一个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