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糖渍青梅 天涯 糖渍青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您的正文内容已出走,如需找回,请在晋江文学城订阅本文更多章节                黎簌在外面整整折腾了一天,下午赵兴旺和人打篮球去了,只剩下楚一涵和她一起,两个姑娘蹲在地上,扯着条幅,在冷风里瑟瑟发抖。

    后来黎簌说,算了,反正他就住隔壁,真要是回来了,我去他家里欢迎吧。

    到底是9月底,天色暗得也早。

    回家时,太阳已经落到机械厂家属楼后面去了,余晖把老旧的楼体映成城市剪影。几只狗正在楼下吠叫着互相追赶,楼里传来洗菜准备晚饭的声音。

    黎簌一口气跑上6楼,轻喘着打开家门时,姥爷黎建国正站在电视机前,和电视里的主持人同步扭腰,做着“中老年健身操”。

    黎簌是和姥爷一起生活的。

    她没有爸爸,上小学时妈妈去帝都工作了,家里只剩下他们祖孙两人。

    这么多年,黎簌和妈妈都是聚少离多,每次妈妈回来也只是匆匆一面。

    姥爷说大城市生活压力大,妈妈又是自己一个人,忙一些也是没有办法的,黎簌也就不闹,只等着妈妈一星期打来一次电话。

    “回来啦?”姥爷敲着胳膊问。

    屋子里暖和,黎簌进门把鞋蹬掉,拖鞋都没穿,跑到黎建国身后,往沙发上一瘫:“姥爷,外面可冷了,冻死我啦!”

    “靳家小子接到没?”

    “别提了,我们在小广场门口守了一天,也没见到靳睿的影子。连中午饭都没吃,一人一杯热奶茶对付的。”

    黎簌皱了皱鼻子,满眼愁,“姥爷,您说靳睿该不会是反悔了,又不回来了吧?”

    “可能是时间没对上,隔壁空调和宽带都装好了,那可是不少钱呢,应该会回来的。”

    黎建国说着,扭头看了眼黎簌,顿时有些无奈。

    黎簌长得随妈妈,皮肤又白又细腻,五官也精致。

    在外面被冷风吹上半天,眼睑和鼻尖都红红的,看着像个小兔子精,可爱又乖巧

    但这只是表象,性子一显露就不行了。

    就她现在的德行,像个被人打残了的老头,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

    拎回来的黑色塑料袋被她压住半边,袋口没系紧,红布从里面流露出来,被她压吐了似的。

    楼下瘫痪了5年的老赵头都没她形象糟糕。

    小姑娘没察觉老人的嫌弃,晃动着脚丫,袜子是和楚一涵赵兴旺同款的五指袜——

    五个脚指头上分别印着五个卡通人物,呲牙咧嘴地笑。

    黎建国:“去把拖鞋穿上,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回头人家靳睿回来,看你这样也不和你玩。”

    “他敢!他忘了小时候的情谊了?我还借给他”

    半张床睡。

    正是对异性敏感的年纪,说起这事儿黎簌有点不好意思,话到嘴边,绕了个弯:“我借、不对,我送他的,送过他半块橡皮泥呢!”

    黎建国一脸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嫌弃到挤出双下巴:“你也好意思说,一整块都不舍得给人家,就抠门兮兮给了半块,记十年?”

    老人家对黎簌的疼爱和宠溺都在骨子里,嘴上嫌弃,还是怕她饿着,把电视遥控器丢给黎簌,自己去厨房给她煮面去了。

    黎簌关掉电视,去洗了个热水澡。

    热气蒸腾,镜子上一片模糊,小姑娘站在镜子前抹掉水汽,有点发愁。

    安装空调的师傅明明说靳睿今天肯定回来的啊,怎么连点动静都没有?

    洗过澡,黎姥爷的面也出锅了。

    黎簌头发吹到半干,坐在茶几边捧着大碗吃面。

    呼噜呼噜吃下去几口,小姑娘眼睛弯弯地竖起大拇指,嘴甜道:“我姥爷手艺真棒,不去聚宝居当厨子,可真是聚宝居的一大损失!”

    聚宝居是泠城市中心最大的一家饭店,老店了,很有名。

    住城东这边的人,很少有人去吃过。但楼下打牌的女人们、小广场下棋的老爷子们,逗贫总要说上一句,“今儿我可赢了,回头聚宝居吃去”。

    连表示抱歉都要说,“要么,聚宝居请您搓一顿?”

    那店死贵,都只是说说而已。

    听得久了,黎簌也就跟着学会了吹牛。

    不过黎建国煮面,确实是下了心思的。

    泠城的学生们迷恋麻辣烫、米线和关东煮,黎建国学着往汤面里放一些各样的丸子和青菜,煮好还要滴两滴麻油,确实香。

    黎簌吃得正欢,黎建国重新打开电视,跟着养生节目做起“中老年人健身操”。

    他前后扭着胯和黎簌说:“靳家小子要是回来,姥爷也做给他吃,小时候他就爱吃我做饭。到时候姥爷给你们炒孜然肉片。”

    面碗蒸汽氤氲,黎簌撩开披散着头发,吃着面,唇红齿白却叹了一声:“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你这个袋子里装的什么?”

    “给靳睿买的棒棒糖,您别吃啊,这可是欢迎的棒棒糖。”

    黎建国拎着粉色的小兜子,乐了:“人靳睿是男生,能乐意吃这玩意儿么?”

    “你不懂,这是我俩小时候的暗号,他那时候就总”

    话没说完,隔壁忽然传来“嘭”的一声。

    像是有人用力把门踢开,然后是门板摔在墙上的巨响。

    这小破楼不隔音,声音清清楚楚传过来,黎簌先是一愣,不足一秒的功夫,马上扔了筷子跳起来。

    她嘴里的面都没咽下去,急着含糊:“隔壁有人!是不是靳睿回来了。”

    黎建国对于靳睿回来这件事,一直没发表什么意见。

    黎簌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靳睿一家搬走时,丑事闹得挺大,肯回来也许也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不选择回泠城。

    老人家欲言又止,想提醒些什么,但黎簌早已经跑出去。

    楼房格局老旧,家家都没有阳台,一层住8户,过廊是通着的,各家的花盆、不用的桌椅、囤积的白菜,都堆在过廊里。

    只有靳睿家,因为常年没人住,门前空旷。

    靳睿家的门没换,以前这扇门上,常年都会贴着靳睿妈妈手写的对联。

    现在,漆体斑驳的旧门敞着一道缝隙,没关。

    太多年没见过,激动之余,黎簌也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她手里抓着的欢迎条幅没亮出来,攥着背在身后,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黎簌走到窗边,手遮在眉骨处,往里看。

    这些年楼里很多家都换了双层玻璃窗,隔音保暖,靳睿家还是以前那种单层的薄玻璃,常年遮着的窗帘不知道被谁拉开,里面陈设一览无余。

    也包括,站在客厅中央,以拳掩在唇前,轻轻咳嗽着的靳睿。

    老房子天花板矮,室内格局本来就显小,宽肩长腿的靳睿站在里面,客厅看上去更加拥挤似的。

    他身后的洗手间灯亮着,光线下隐约有水汽散开来。

    黎簌没能在第一时间打招呼。

    因为眼前的靳睿,大概是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穿戴得并不是那么整齐。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红色缎面飞行员夹克款的外套,敞着怀,衣服都堆在手肘处,要脱不脱的样子。

    红色面料在一众暗色陈设中,格外抢眼,也显得他肤色更白。

    黎簌不好往人家胸膛上看,目光只好下移——

    但靳睿的牛仔裤,也只拉了拉链。

    方形金属纽扣的重量坠着牛仔料子垂下去,露出一截窄腰和紧致肌肉的淡廓。

    正午的阳光从窗口散落在老旧的实木地板上,他止步于阳光前,整个人笼在室内阴影里。

    可能是太久不回来,不适应泠城市的低气温,靳睿以拳掩唇,咳了几声,喉结微动。

    小时候靳睿脖颈处有一颗棕色的痣,现在落在少年轮廓明显的喉结左侧。

    靳睿皱着眉,仰头揪了两下喉结处的皮肤,那颗痣便隐在一片泛红的肌肤里。

    他的眉眼里没有一丝一毫小时候熟悉的乖,看上去有那么些戾气和不耐烦。

    但他这个动作,黎簌是熟悉的。

    小时候她咳嗽,姥爷也是教她揪脖颈上的皮肤,说揪红了就好了。

    大概因为这个动作的熟稔,黎簌总算抬起手,打算敲一敲窗户,和靳睿打招呼。

    在她动作的同时,靳睿也动了。

    他垂了眼睑,把牛仔裤的边缘向下拉。

    黎簌这才看见,他腰侧用医用胶布贴着一块纱布,纱布里隐约间露出一些暗红。不知道是血迹还是药水的颜色,渗透出来。

    黎簌准备敲窗子的手猛然停下来,悬在空气里。

    她投在靳睿家客厅地板上的影子晃动,靳睿慢悠悠抬眼,看过来,隔着玻璃窗,和黎簌对视。

    怎么形容他那一眼?

    没有久别重逢的欣喜,也没有对她身份的探究好奇,什么情绪都没有。

    黎簌有些尴尬,走到门边,探头进去,小幅度对着靳睿挥了挥手。

    她把欢迎的条幅背在身后,干巴巴开口:“那个嗨,靳睿?”

    靳睿依然没什么情绪,只盯着她,扯着耳机线,把左侧耳机拽下来。

    他不说话,黎簌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还是勉强开口:“我住你隔壁,是你小时候的邻居,还记得我么?小时候咱们总在一起玩,你还送过我一支特别漂亮的公主棒棒糖,你记得么?”

    靳睿又咳了两声,开口时有那么一点哑:“不记得。”

    黎簌平时就是个欢快的话痨,特外向,她本来肚子里一堆话等着说——

    你回来适不适应,怎么老咳嗽呢?

    你回来念哪所中学,我在泠城三中,你来么?

    我们等了你一上午,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那么多话,都在靳睿一句“不记得”里,烟消云散。

    黎簌没说话,靳睿也没说话。

    他依然站在那片阴影里,地板上阳光边缘就像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分界线。

    他这个不咸不淡的态度,让黎簌非常非常闹心。

    她想马上转身就走,但出于小时候的情谊,她觉得走自己走之前怎么也要和他说一声欢迎回来。

    沉默片刻,靳睿倒是主动开口了。

    只是依然没说人话,态度也不咸不淡。

    他问:“有事儿?”

    走到家楼下,黎簌把喝空的奶茶杯丢进垃圾桶,接到楚一涵的电话,聊着往6楼走。

    楚一涵和赵兴旺住同一个小区,离三中更远一点。

    电话里,黎簌还听见赵兴旺那张嘴,嘚吧嘚吧地吐槽她们俩——

    说是不能理解女生之间的腻乎,平时天天腻在一块儿,上个厕所都要手拉手。这才刚分开没有5分钟,又打上电话了。

    末了一句:“到底有什么可说的啊?”

    黎簌和楚一涵异口同声:“要你管?”

    两个姑娘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商量商量明天中午吃什么、吃完要不要去文教用品商店逛逛、上次买的哪只笔绝美、新本子抄笔记有点舍不得

    这么聊着,黎簌上了6楼,这楼梯她爬了十几年,一点不带喘的。

    末了,楚一涵问她:“簌啊,要不你和老高说说,让赵墩儿坐回来?”

    “老高才不同意,他鬼着呢,肯定是我和赵墩儿总闹,他这次借机会故意把我俩分开的。当初把咱俩分开,不也是这样么”

    黎簌走到家门口,边摸出钥匙,边和楚一涵说,“算了,我就当靳睿不存在。”

    钥匙戳进锁孔里,她还感慨一句:“回家真好,没有靳睿在,空气都是清新”

    话没说完,推开家门,看见靳睿就站在她家客厅里,神色极淡,和她对视。

    “一涵,我先挂了。”

    “啊?”

    “有狗入侵。”

    “什么狗?你等等!”

    电话里的楚一涵显然没听懂她的意思,急急开口,“明天别忘记把条幅拿回来,生活委员催了,记得拿哦。”

    黎簌举着手机走到沙发边,那个装着欢迎条幅的黑色塑料袋就在靳睿的书包旁。

    她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你,为什么,在我家?”

    质问的声音大了些,厨房里的黎建国探头出来:“我叫他过来的啊,今儿姥爷买了一块挺不错的肉,琢磨着给你俩炒个孜然肉片吃,正好欢迎靳睿回来。上次,赵兴旺不是说我做的好吃么,吃了两碗米饭呢。”

    黎建国把拌好的凉菜递给靳睿:“小睿啊,一会儿你尝尝啊。”

    靳睿听到“赵兴旺”这个名字,稍稍抬眼看了黎簌一眼。

    然后接过凉菜,礼貌又恭敬地和黎建国说:“谢谢姥爷,给您添麻烦了。”

    “客套什么,你回来姥爷高兴。”

    黎簌听见黎建国乐呵呵地在感慨:

    十来年没见,小睿这个个头长得是真高了,好好好,男人如山,高一些是好的,顶天立地

    “哎呦,比我高这么多,感觉比赵兴旺都高。”

    “1米87。”

    “不错不错,哎小睿啊,这个菜也端上去吧。”

    “好。”

    俩人聊得还挺好!

    姥爷请来的人,黎簌也不能赶出去。

    她赌气地把书包丢在沙发上,扯过黑色塑料袋。

    这个黑塑料袋,质量不怎么行,昨儿他们拎着折腾了好几趟,已经快要散架了,被她这么一扯,袋子坏了口子,条幅滑落出来,掉在地上。

    黎簌家面积很小,住的年头多,老家具舍不得扔,新物件又年年增加,现在都放在一起,显得客厅挤巴巴的。

    餐桌就在沙发一侧,靳睿也就很容易能看到,落在地上的条幅上,大概是什么样的内容。

    他弯腰,拎一角。

    确实是“欢迎回归”的字样。

    “不是欢迎你,别自作多情!”黎簌连忙蹲下,从靳睿手里抢过布料。

    被说了一顿的人直起腰,没说什么。

    随着他的动作,宽大的校服外套兜里滑出一盒什么东西,掉下来,落在条幅上。

    黑色盒子。

    上面印着一串英文:marlboro。

    黎簌不认识,但凭借形状也猜得到,是一盒烟。

    靳睿抽烟?

    她和靳睿是同时动作的,一个捡起条幅,一个拿起烟盒。

    黎簌更快,拉住靳睿刚捡起烟盒的手腕,压低声音:“你,跟我过来。”

    说完,直接拽着他往自己房间走。

    刚看过那个“欢迎回归”,靳睿没反驳,任凭黎簌拉着,走进一间屋子。

    记忆里,这间过去是黎簌爸妈和黎簌共同住的。

    以前黎簌的小床被搬走了,只剩下一张普通尺寸的双人床,原来放小床的地方放了张学习桌,紧凑地挤在空间里。

    屋子里没开灯,窗口映进来的一些光线,说不清是月色还是其他家的灯火,他记忆里有很多类似的画面。

    靳睿靠在墙上,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腕。

    他大半张脸隐在黑暗里,轮廓模糊,目光漠然。

    他问她:“干什么?”

    黎簌松开手,后退,和他拉开距离。

    其实她是有点被他吓到了,这次靳睿回来变化太大,除了冷漠,除了爱答不理,她甚至感觉到他目光里冰冷的敌意。

    感觉距离足够安全,黎簌才开口:“你腰上有伤口,你还抽烟。”

    “所以呢?”

    “昨天,包括今天在学校,你对所有人都冷淡。我问你记不记得我,你说不记得,但你记得我姥爷,他叫你吃饭,你还会过来”

    其实她有点想问,如果他记得他们小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对她是这样的态度?

    但黎簌也是要面子的,这句话到底没问出口。

    靳睿也没说话。

    他对泠城最后的记忆,是出事的腊八节那天,北方特有的寒冷里,更冷的是人心。

    在那场针对他母亲陈羽的“陷害”“栽赃”“pua”里,他的父亲靳华洋拉了整个机械厂家属楼做帮凶,也拉了泠城市做帮凶。

    他妈妈很美,黎簌小时候和他玩过家家时候说过:“我长大了,希望长得像小羽阿姨,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但这个“最漂亮的女人”,在她28岁到38岁,最好的十年里,却像一朵过了花期的玫瑰,迅速枯萎。

    她变得敏感脆弱,不得不坚持吃药来抑制自己身体里巨大的悲伤。

    听到“泠城”这个字眼会崩溃流泪;

    天气冷一些时,联想到北方的泠城市,她会想要吞食安眠药片;

    梦里总也逃不出那个腊八,所以终日在哭泣。

    靳睿记得,她35岁那年,已经开始长了白发。

    最后,她各个器官迅速衰竭,病死在医院满是消毒水味的病床上。

    十年前的流言蜚语是一场谋杀,所有的人,都不能说无辜。

    他们都做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黎簌,她也许也是稻草之一,

    但这个“所有人”里,不包括黎簌的姥爷黎建国。

    靳睿记得那个荒谬的早晨,不知道为何在他家客厅坐了一夜,说是“老板怕夫人不安全,让我守着”的司机,突然在早晨脱光了衣服。

    然后是靳华洋的“突然”推开家门,揪着无辜的陈羽,说她出轨。并把他“被出轨”的愤怒,嚷得人尽皆知。

    无从辩解,因为那位司机,在那两年里,确实常常跑来家里,按照“老板的吩咐”,帮陈羽做家务或者帮陈羽买东西晾衣服,帮陈羽接送靳睿。

    早有闲言碎语,说一个司机在家里的时候比男主人更多。

    但陈羽都以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更以为司机的“老板吩咐他不在时让我多照顾夫人”,是她丈夫对她的爱。

    7岁的靳睿能做什么,他只能哭着帮妈妈解释,但没有人要听。

    那天有多少户人家探出头来看热闹?他们脸上挂着的,是同款的冷漠和幸灾乐祸。

    只有黎簌的姥爷,那时候老人家的头发远没有现在花白。

    老人推开人群,走进去抱起小靳睿,一脸严肃地呵斥他的父母:“当着孩子的面,非要这么不体面吗?像什么样子!出了天大的事情,你们是为人父、为人母的人,不要在孩子面前吵,他才7岁!”

    黎建国用他那只长着茧子的大手,紧紧捂住靳睿的耳廓。

    在那个嘈杂的、充满污言碎语的清晨,是黎簌的姥爷,为面对腥风血雨无处可躲的靳睿,争取到一丝安宁和安慰。

    泠城这个地方,寒冷的空气、吵闹的街道、破烂的建筑群和表面朴实的百姓。

    一切都让他生厌。

    但靳睿唯独,敬重黎簌的姥爷。

    往事重回脑海,那些喧嚣里,黎簌就站在她家门前,在人群之后,指着陈羽大声问,妈妈,她就是那个狐狸精吗?

    靳睿那时哭得累了,视线模糊。

    他当时看不清黎簌的样子,但她那件过年的新衣服,他是认识的。

    也许她只是最轻微、最轻微的一根稻草。

    但失去陈羽的靳睿,仍然不能说服自己,假装没事地同面前的童年伙伴和平相处。

    黎簌不明白靳睿为什么沉默,只清楚看见他的目光越来越凉。

    两个人本来气氛紧张,却听见客厅里,黎建国声音愉快地在唤他们:“孩子们,开饭喽!”

    语调和他们小时候那会儿一样,慈祥亲切。

    “来了。”

    靳睿说完,迈着步子往外走,黎簌急急拉住他胳膊:“你干什么去?”

    “帮忙拿碗筷。”

    “”

    黎簌是不能理解靳睿言行里对她和对她姥爷的差别待遇的,也想不明白,只能警惕地蹙眉,“你学坏没人要管,不许打我姥爷什么主意!”

    他还成了坏了?

    靳睿讽刺一笑,推开门出去。

    客厅里有孜然肉片的香气,黎建国做了几样小菜,还煮了一份汤。

    黎簌家餐桌很小,椅子也有些吱嘎响,但食物的温热,让这里不显杂乱,倒觉温馨。

    外面寒风呼啸,厨房窗上铺开一层蒸汽。

    黎簌坐在靳睿对面,看他低眉顺眼似的,展露出一点小时候的乖和黎建国在说话,她把嘴里的脆骨丸子咬得咯嘣响,给楚一涵发信息,真诚发问:

    【为什么狗也会有两幅面孔呢?】

    这顿饭吃得她气不顺,吃过饭靳睿去厨房帮黎建国刷了碗,黎簌在客厅听着,黎建国问他怎么是自己一个人回来。

    不知道是水声太大,还是没人回答,黎簌什么都没听到。

    隔了片刻,她听见姥爷沉重地叹了一声,然后问:“当年的事情,最后解决得怎么样?你妈妈她,还好么?”

    这次靳睿说话了:“不是很清楚,她在另一个世界。”

    黎簌最开始不是很明白这个“另一个世界”的意思,一直到靳睿洗完碗,水流声停下,拎了书包要走时,她才反应过来。

    另一个世界会不会是

    去世了的意思?

    靳睿离开黎簌家,单肩背上书包,从兜里摸出烟盒,熟练地敲出一支,叼在嘴里。

    整栋机械厂家属楼笼在黑夜里,他看着挨家挨户亮着的窗,去摸兜里的打火机。

    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在生活。

    只有陈羽离开了这个世界。

    身后有推开门的动静,有女声带着哭腔喊他:“靳睿!”

    他没摸到打火机,叼着烟,回身,却看见黎簌眼睛通红地追出来。

    小姑娘眉心紧紧蹙着,几步路程,跑得急,绊在过廊里一截老旧凹塌的边缘上,踉跄着差点摔倒,直直冲着靳睿冲过来。

    有那么一个瞬间,“旧仇宿怨”都不在脑海里。

    他只是下意识扶住扑过来的人,嘴上浅咬着的烟都被她撞掉了,听她揪着他的衣服领子,急切征问,“小羽阿姨,你刚才说小羽阿姨出了什么事?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

    靳睿很想讽刺出口:

    当年你们所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地讨伐,要的不就是她崩溃么?

    但他垂眼看着黎簌,她那双眼睛里淤满泪水,强忍着没哭而已。

    有些犀利的言语偃旗息鼓,那只揪着衣领的手没松开,靳睿顺着她的力度弓了背。

    声控灯灭掉,光线更暗,靳睿怕吓着她,皱眉跺了一下,等光线重新亮起,才开口:“她去世了。”

    晚上回家,黎建国问起她的眼睛,黎簌说是没睡好。

    妈妈说过会打电话过来,黎簌做过作业,守着手机等到夜里12点多。

    只有赵兴旺发来一个链接,“笑话100则”。

    她没看,但楚一涵也很快发来消息,和黎簌吐槽:

    【赵兴旺这个傻叉,大半夜发什么笑话,我笑得睡不着!】

    楚一涵和赵兴旺也是发小,从幼儿园就认识,小学初中都是同班。

    住得也近,就住对楼,平时吵闹的时候很多,但也算是感情好的另一种表现。

    不像她和靳睿

    坐同桌都不说话。

    这叫什么?

    黎簌用她困到模糊的意识,和不怎么高的语文水平想了想,只想到“同床异梦”这么个不恰当的词儿,然后睡着了。

    第二天听到厨房动静,黎簌睁开眼,第一时间去看手机。

    妈妈果然没有发来任何信息,也没有未接来电。

    说不清多少次了,答应打来的电话,似乎永远也等不到。

    家里的老油烟机不怎么灵敏,厨房的油香顺着门缝溜进卧室,黎簌一下子坐起来,边穿衣服边对着门外喊:“姥爷,您是不是炸麻团啦?”

    黎簌喜欢黎建国的麻团,起床都比平时早了半小时,洗脸刷牙套上校服,欢欢乐乐地往客厅跑。

    一盘子刚出锅的芝麻团从厨房递出来,金黄金黄。

    “楼下你赵姥爷那家送来的豆馅,挺不错,我就炸点麻团吃。”

    小姑娘披头散发,皮筋还咬在嘴里,手已经放开马尾辫,伸了手就要往盘子里拿,被黎建国躲开。

    “姥爷,我洗了手的!”

    “这盘不给你,去给靳睿送过去,让他吃一点。”

    大清早听见靳睿的名字。

    晦气!

    黎簌撇撇嘴,挺不乐意:“我才是您亲亲的外孙女啊,怎么做了好吃的您只想着那只——”

    在老人面前,狗来狗去的不好,免不了一顿教育,黎簌话到嘴边紧急刹车,改了个口,“——呃,只想着外人啊?”

    “我看他每天早晨走得挺早,家里又没大人在,饿着肚子上课可不行。学习是费脑力的事儿,肚子里没东西,大脑没营养。你也是,以后早晨早点起,像今天似的,上学也不用跑,吃饭也能吃好,上课才能专心听,不饿肚子不走神儿”

    黎簌怕听唠叨,赶紧接过盘子:“我送我送,我这就送过去。姥爷,您给我的可不许比给他的少!”

    “行嘞,快去吧,凉了塌了不好吃。”

    和靳睿家就几步路,黎簌也没穿外套,就一件帽衫,换了鞋往出走。

    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为难的,她和靳睿的关系,现在属于两清。

    买牛奶的事儿,他应该是觉得她是因为他妈妈去世哭的,过意不去,才不得已为之。

    她也把钱塞他书桌堂里了,这是谁也不欠谁。

    但她现在要端着一盘麻团过去

    虽然是替姥爷送过去的,也还是觉得自己在气势上立刻矮了人家一等。

    违背了她“两清”的初衷。

    外面冷风袭袭,黎簌缩了缩脖子,不情不愿端着餐盘,绕过门口黎建国囤积的几十颗大白菜,走到靳睿家门前。

    门边的牛皮纸袋子里,放着垃圾。黎簌扫了一眼,最上面是一个被捏扁了的啤酒易拉罐。

    不想敲门。

    想转身就走。

    正心烦着,里面突然传出一阵电话铃声,吓得黎簌一激灵,手里的麻团差点从盘子里滚出去。

    她这边才稳住动作,听见里面有人很不耐烦地“喂”了一声,然后有女人大声质问,“靳华洋在哪儿?”

    靳睿语气里带着嘲讽:“你问我?”

    他边说边拉开窗帘,黎簌连忙转身,风声从耳边呼啸,电话里的一些言语掩盖在拉窗帘的声音里。

    她只听见电话里的女人接近癫狂地叫“凶手,你就是凶手”。

    黎簌大步往家里走,出门时她没关门,直接闪身进去。

    心脏怦怦跳。

    凶手?

    她脑海里抑制不住地想起靳睿腰上的伤,觉得自己听到了不该她知道的、危险的事情。

    靳睿在学校里表现得很孤僻,不合群,但成绩应该是不错的。

    有那么几次看过去,黎簌都发现他并没听课,但老师叫他起身时,他沉默地看两眼黑板上的题目,仍能对答如流。

    这和黎簌他们这种,被叫起来,慌乱翻教材也找不对答案的学渣,明显不是一个水平。

    可是“凶手”这个词,太严重了。

    黎簌长大之后,生活里最近的一次打架,还是高一时候赵兴旺和人在篮球场的冲突,学校给了两方人员处分。

    也就是鼻青脸肿的程度,远不会见血。

    她端着那盘麻团,在门口愣了半天。

    “哎呦?怎么还没送过去?”

    黎建国拿了新炸出锅的麻团从厨房出来,看见黎簌脸色不太好,还以为她是和靳睿还在闹别扭,不肯去。

    老人拉着她到餐桌边坐下,笑着:“靳睿走的时候,不是哭了半个多月么,现在回来了,怎么不搭理人家了?来,先吃麻团,热的好吃。”

    黎簌拿纸垫着捏起一个麻团,闷闷咬了一口:“姥爷,我总觉得,靳睿变了很多”

    黎建国坐下来,苍老的手拍了拍黎簌的肩,语气叹息:“变是肯定会变的,毕竟这么些年啊,他家里肯定是不太平的”

百度搜索 糖渍青梅 天涯 糖渍青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糖渍青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殊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殊娓并收藏糖渍青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