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 天涯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等等。”

    张兰试着阻止,可是澹台并没有停下,只不断亲吻着她的下颌,脖子。

    两个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

    尤其是身体那过分的反应让张兰怕了,她猛的推开澹台。

    她看向他,他眼底yu望让人想要沉沦。

    澹台问:“怎么了?”

    “我不想。”

    他抓着她腰身的手,仅有大拇指在动,隔着薄薄的衣衫,一点点的摩挲着,“你想的,不是吗?”

    张兰:“我来大姨妈了。”

    澹台:“……”

    澹台眼含笑意的说道:“我说了不卖身,不画h1漫。”

    “哦。”

    “你喜欢我吗?”澹台问。

    张兰看着他,没说话。

    澹台说道:“我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不是吗?”澹台说着,去亲张兰,张兰躲开,“就是喜欢才可怕。”

    “为什么?”

    张兰不想解释,想逃,开始显然,她不说,澹台不会放她走。

    “路垚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被一个人引诱,和她上床,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张兰嘲讽的笑了,“可是,今天,一天的时间之内我就喜欢上了你,这很可怕,让我觉得我也是那种可以轻易被勾引廉价的人。”

    “我单身。”

    “嗯?”

    澹台凝视着张兰的眼睛,眼神一如既往诚恳,“你也单身,谁都没有出轨。”

    一语切中核心。

    张兰推开他,“我想你应该已经有思路了,工作吧。”

    说完,张兰从书桌上跳下来,逃了。

    澹台默默的将打乱的东西捡起来,重新摆放好。

    当他将书放回时,刚好站在窗户旁,然后就看到张兰坐车跑了。

    跑了。

    了。

    “毫无责任心。”澹台咬牙切齿的说,“胆小鬼。”

    张兰一路坐车回公寓,然后把密码改了。

    她躺在床上,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柳雪梅很规矩,不会在她的床上上床。

    柳雪梅也很嫌弃那些能被她勾引的男人。

    第二天晚上,门铃响了。

    张兰打开门,澹台拎着行李箱就站门口,“我又卡了。”

    张兰:“……”我信你个鬼。

    要是还被骗,她就是脑子有坑。

    澹台:“我们的关系还没解除,在稿子完成之前,我们还是相互喜欢的男女朋友关系,设定为编辑和拖稿作者,而且你答应过让我感受到恋爱的甜蜜。”

    张兰:“……”

    “现在才一天时间,我们的关系才刚刚有一点进步,可能马上就会有甜甜的感觉了,你就跑了,这样很没有责任心。”澹台十分严肃的指责张兰的不专业行为。

    张兰非常自责的接受了他的全盘指责,然后认错道:“滚。”

    澹台拿出猫耳朵戴上,“喵~”

    路过的邻居惊恐的看过来。

    “你你你……”张兰捂住他的嘴。

    澹台拉开,“喵喵。”

    邻居将钥匙插入对门,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兰这边一眼,打开门,走了进去。

    “喵喵喵。”

    澹台一副你不让我进门我就在你门口叫一晚上的姿态。

    张兰握紧了拳头,“我可以一刀捅死你吗?”

    “喵~”

    张兰无奈让开,“进来吧。”

    这个澹台简直有毒。

    澹台微微抬了抬下巴,一脸傲娇的走了进来。

    澹台将行李放下,问道:“我住哪里?”

    “酒店。”张兰说着,要打电话订房间。

    澹台委屈的说道:“我又卡了,女主角逃出去,又被抓回来了,帝国要杀了她,男主角救了她,两个人乔装打扮一起生活。”

    “这是你现编的剧情吧?”

    澹台打开行李箱,拿出稿子递给张兰。

    张兰一张一张的看过去,鼻子都气冒烟了,还真的讲到了这里。

    你一个热血冒险为什么要有这么恶俗的剧情?

    仿佛看穿了张兰的想法,澹台认认真真的说道:“我想突破,画神仙爱情,你答应过,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神仙爱情。”

    “那你想怎么样?”

    “我们按约定来。”澹台笑,“现在相互喜欢了,进入下一步,难分难解。”

    张兰白了他一眼,“我去给你把客房的床单被套换了。”

    晚上,张兰敷着面膜,准备等一会儿就睡了,澹台抱着枕头过来敲门。

    “你又干嘛?”

    “我发病了。”

    张兰深呼吸,“变猫了?”

    澹台点头,“猫咪要在主人身边睡才有安全感,你放心,我只是一只猫,猫除了睡觉什么也不会做。”

    张兰嘴角抽了抽。

    “喵~”

    张兰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

    澹台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推开张兰,自顾自的上床,身体卷缩起来,还真的很像一只猫。

    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编辑。”

    张兰拎着拳头走过去,对准澹台的脸,一拳头过去,澹台接住,顺势将张兰带到床上,头靠着她安静的闭上眼,“编辑。”

    “嗯?”

    “我等你觉得时间足够了,够长了,没有那么短了的那一天。”

    张兰垂眸,“哦。”

    本来对澹台住进来非常不爽的张兰,很快发现了澹台住进来的好处。

    那就是,现场催更。

    不更,没饭吃。

    不更,没水喝。

    不更,不准进她房间。

    哈哈哈,叉腰笑。

    他又社恐又不愿意出门,只能被虐,可怜巴巴,任劳任怨的给出版社工作。

    一个季度下去,张兰数奖金数到手软,脸笑成了一朵花。

    “财迷?”

    澹台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晚上爬上床的时候,把银行卡双手递给张兰。

    张兰狐疑的看着他,“你干嘛?”

    澹台一脸无辜的说:“想卖身。”

    “啊?”

    澹台点开手机银行,查询余额,给张兰看,“倒贴卖身。”

    “哦。”张兰笑看着他,“我记得某人说过,不卖身,不画h,漫。”

    澹台问:“你想看h,漫?”

    “我说的是不卖身!”

    “你想看什么样的h,漫?”

    澹台把张兰从床上拖起来,面对面,“我演给你看。”

    张兰看了看澹台单薄的身子,确实,这样的脸这样的身材,确实很适合。

    最好衣衫半露,跪在床上,嘴唇水润,眼神迷离……

    天啊。

    她在脑补些什么?

    “你无耻。”张兰推开澹台,拉着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我不想看。”

    “我想看,要不,你演给我看?”

    “滚开啦!”

    另一边,柳雪梅查看着张兰的朋友圈,不管怎么刷新都没有新的内容。

    是张兰把她屏蔽了吗?

    她以前不会屏蔽她的。

    而且最近太安静了。

    张兰一般不会空窗这么久。

    柳雪梅放下手机,其实兰兰很受欢迎的,只是她不知道。

    柳雪梅想了想给张兰发消息,“兰兰,你家密码是多少?我周末去你家啊。”

    等了一会儿,张兰没回复。

    柳雪梅录制节目都没心思了。

    等了一天,也没回复。

    张兰看着手机上柳雪梅发的消息,也沉默着。

    这算得上她和柳雪梅之间的默契了。

    她给密码,柳雪梅去试验男人。

    基本每次她都输。

    到后来,她就已经彻底放弃了,自暴自弃。

    只要是个男人提出当她男朋友,她都不会拒绝。

    就像路垚。

    早就预知的结局,也不会伤心。

    因为不喜欢。

    而澹台……不一样。

    她一直以他们两个人只是假装情侣来逃避。

    反正澹台也几乎不出门。

    她就想将他藏起来。

    不让柳雪梅发现。

    可是,还是被发现了。

    她,要把密码发给柳雪梅吗?

    柳雪梅等着等着,终于在第二天忍不住了,继续追问密码,消息一发出去。

    红色的感叹号。

    柳雪梅挑眉,果然啊,是有新男朋友了。

    “兰兰,逃避现实不对。”

    柳雪梅换了个手机号,给张兰发短信:我现在过去。

    张兰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这条消息,脸色苍白。

    左严皱眉,坐在椅子上滑过来,“你怎么了?”

    算算时间,今天也不是那几天啊。

    “没什么。”张兰努力勾了勾唇,却笑不起来,“我趴一下就好,一会儿主编要是路过,你帮我和她解释一下。”

    “好,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柳雪梅穿着黑色的皮衣,超短裤,露出一双大美腿。

    她按响了门铃。

    澹台走到门口,通过猫眼看到一个戴帽子墨镜的女人,“有事?”

    “我是兰兰的朋友,我从外地过来,她还没下班,让我先到家等她。”

    澹台不疑有他,打开门,放柳雪梅进来,倒了一杯水给她,然后隔的老远的坐着。

    那距离,绝对是能多远有多元。

    柳雪梅皱眉,这人有病?

    她自信的摘下帽子和墨镜,等着澹台的惊叹。

    毕竟,她也算是顶流大明星,是个人都会认识她。

    澹台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柳雪梅眉头拧的更深了,她故意咳嗽两声。

    澹台看过来,见她好像没事,又把头低下,脚板心都在发痒,想跑。

    好尴尬,完全不认识,也不知道说什么。

    感觉空气里的尴尬因子都在不断膨胀。

    想逃,逃回卧室,把门关的死死的。

    但是这样好像又不礼貌。

    唉……

    柳雪梅:“……”

    这人莫不是真有病?

    柳雪梅站起来,走到澹台身边坐下。

    刚坐下,澹台站了起来,走的远远的,站着。

    柳雪梅快暴躁了,面上嫣然一笑,“你是兰兰的?”

    澹台诚实的说:“猫。”

    柳雪梅:“……”

    啥玩意儿?

    气氛依旧很尴尬。

    柳雪梅用手煽了煽,“好热啊。”

    澹台:“有空调。”

    “不用了,都秋天了,还开空调不好。”

    柳雪梅将外套脱下来,圆领低胸吊带很短。

    澹台没看她,拿着手机给张兰发消息:救命,快回来。

    柳雪梅问:“你是兰兰男朋友吧?”

    澹台:“我是黑猫。”

    说完,澹台躲进了卧室。

    他是猫,猫照顾什么客人。

    刚才纯属是他想多了。

    柳雪梅:“……”

    这他妈还是个神经病。

    过了许久,澹台打开门,见外面没人了,拿着巨大的水杯出来接水。

    饮水机在开放式厨房的旁边。

    柳雪梅坐在台面上,精巧的小脚缓慢的晃动着。

    手拿着冰块,在胸前滑动玩耍。

    澹台皱眉,有病?

    澹台接完水,正要走。

    柳雪梅跳下来,挡住他的去路,“喂,想睡吗?”

    澹台眉头皱得更深了,还是个神经病。

    “我不会告诉兰兰的。”

    柳雪梅舔了舔嘴唇,伸手将吊带往下拉。

    这会儿澹台明白了,问道:“你就是和路垚睡的那个人?”

    “我和兰兰,选谁,难道你不清楚?”

    柳雪梅逼上前一步,澹台后退两步,“我选兰兰。”

    “我不美?”

    澹台诚实的说:“你很漂亮。”

    “所以,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澹台更诚实了,“不喜欢。”

    柳雪梅一愣,“为什么?”

    澹台:“猫只能喜欢自己的主人,我要紧记设定,不然老婆就没了。”

    完全不知道澹台在鬼扯些什么。

    “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

    澹台笑了笑,走到柳雪梅面前,将刚才接的水全倒她脑袋上。

    柳雪梅倒是不生气,“你喜欢湿·身·诱·惑?”

    “不,我是想洗一洗你身上的污秽,太难闻了。”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澹台神色一凛,“滚。”

    说完,他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柳雪梅笑了,“你以为拒绝了我,你就能和兰兰在一起吗?”

    澹台止步。

    柳雪梅说道:“兰兰只能是我的。这些年,她的男朋友我想睡就能睡,甚至她都配合我把男朋友送到我的床上。你以为今天的事情她不知道吗?她知道,她也知道你一定抵挡不了诱·惑。不管你有没有上钩,只要我说我和你睡了,甚至照片都不用发一张,她就会信。”

    柳雪梅捂着唇笑了几声,说道:“你呀,太嫩了。”

    说着,柳雪梅表情阴狠的看向澹台,“兰兰,她,只能是我的。”

    ……

    宅男没见过女人是不是很容易对性感大明星动心?

    张兰趴在桌子上想。

    话说,澹台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是因为没谈过恋爱,所以演着演着就当真了?

    呵呵。

    不可能。

    他那么会。

    她信他个鬼。

    说不定早谈过十场八场恋爱了,是个善于伪装的恋爱高手。

    哼!

    张兰越想越觉得非常有可能。

    下班,张兰收到了柳雪梅的消息,不想回家打扰澹台和柳雪梅,刚好左严请她吃饭,她就去了。

    两个人,一份烤鱼。

    左严叹了一口气,“心思都不在这。”

    “胡说。”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左严白了张兰一眼,“一看,心思就在家里那个宝贝身上。”

    “你怎么知道我家里……”张兰住嘴。

    “让我猜猜,澹台?”

    “神了啊你,哈哈哈。”

    “笑得真难看,笑不出来,就别笑。”左严说道:“也别哭,我可不会安慰你,也不会借肩膀给你。”

    张兰擦了擦眼泪,“装什么神算?”

    “从上次去澹台那里出差回来你就不对劲,刚开始很低落,后来每天都是笑着的,而且自从你开始笑,澹台就再也不拖稿了,出版社效率高了很多。”

    左严喝了一口书,“主编一高兴,我的奖金都多了。”

    “哦。”

    张兰夹了一筷子鱼,左严说道:“我想拆台。”

    “什么?”

    “小心澹台。”

    “知道了。”

    “要重视。”

    左严抢走张兰筷子上的鱼,“小心人财两失。”

    “你够了啊,不要这么说他。”

    “哦豁,人财两失了。”

    “没有。”张兰深呼吸,“我现在心情很差,很想哭,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安慰安慰我吗?”

    “行,那我换个说法。”

    左严突然说道:“张兰,我喜欢你很久了。”

    pia!

    热油溅到了张兰手上,张兰捂着手,“左严,你有病啊。”

    “但是三年前不喜欢了。”

    左严递给张兰一张湿巾,“唯一能喜欢你这么久的是澹台。”

    张兰赫然抬头,“你说什么?”

    左严淡淡一笑,“你知道,我和你是一个大学的校友,我长你一届。”

    张兰看着左严。

    左严说道:“澹台和我一届,我和他是室友。”

    “那他干嘛不跟你?”

    左严拿起纸巾盒砸张兰身上,“现在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吗?澹台是我们出版社的顶梁柱,老编辑离职后,是澹台自己要求分到你名下的,为了这个还签了好几部约。”

    左严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大二时的cos社,我和他一起见到你,你和室友在台上表演,大热天的穿着厚厚的胖达君服,表演完,头套拔不下来了。”

    一想到这,左严捂着嘴笑个不停。

    头套拔不下来。

    三个人都没拔下来。

    在那里哎哟哎哟拔萝卜。

    那场面别提多尴尬了,哈哈哈。

    “你再笑,信不信我把热油泼你脸上?”张兰咬牙切齿的威胁。

    “ok。”

    左严把笑憋回去,“头套摘下来,你满头大汗。”

    “我知道了,不用帮我回忆我的社死现场。”

    “你的社死现场,我们很喜欢。”

    “跳过。”

    左严比了个ok,继续说:“不过当时你有男朋友,我们只能默默关注你。”

    “不要把你自己带上,显得你很情圣似的。”张兰听不下去了,“据我所知,你大学交过两个女朋友,毕业后交过三个。”

    “好吧,他只能默默关注你,但是你总有男朋友,分手也不说,搞得别人总想靠近你的时候你就有男朋友,来者不拒,又飞速分手。”

    张兰:“我……”

    左严等着张兰解释。

    张兰无话可说。

    她当时确实是被柳雪梅逼疯了。

    左严无奈的说道:“你的行为太让人迷惑了,不过现在知道原因了。澹台有病,正常人谁会去对一个一见钟情的对象,毫无理由毫不犹豫的等你十年,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分手,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他,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一直觉得他有病,偏执症。张兰,他不是一天之内爱上了,他早就爱上了你,也不是只爱了你这短短的几个月,而是爱了你八年。”

    “那他干嘛不说?”

    “不想让你是因为感动和他在一起,而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

    左严说道:“但是今天不行了,必须说了。一个折磨了你十年的人,每一次都会抢走你男朋友的人,她说她成功了,你一定会信。他没那个自信去和这样的心魔去较劲,也没那么无理取闹要求你一定要毫无理由的相信他。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信任一定是有理由的。”

    左严拿出手机,调出里面的照片,“这是他的博客账号密码,你可以登陆查看,里面有很多你的照片。”

    张兰登陆,果然有很多私密照片。

    摘下头套的那一刻。

    打羽毛球的时候。

    上台表演的时候。

    毕业那天的集体大合照。

    还有……

    张兰把手机举起来,“这个黑猫女编辑和男拖稿大神的博客也是他写的?”

    左严点头,“有什么问题吗?你干嘛一脸杀人的表情?”

    呵呵,问题大了去了。

    张兰放下筷子就往家赶,她要找那个把她耍得团团转的混蛋算账。

    一开门,澹台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一脸受伤脆弱的看向她,“你和她合伙设计我。”

    “我……”

    张兰一下心虚了内疚了后悔了,瞬间忘了算账的事。

    澹台确认张兰没相信那个神经病女人的话,把头扭回来,低着头,摆出一副委屈伤心难过快要死去了的表情。

    张兰默默来到澹台身边,“我错了,好了别生气了。”

    澹台继续不说话,用倔强的姿态深刻表达了自己的伤心痛苦以及被最爱的人伤害的无助。

    张兰心疼极了,她抱住澹台,“对不起,我那个时候也很难受,偷偷趴在桌子上掉眼泪。”

    张兰:“要怎么样才能弥补我的这个巨大的错误?”

    澹台抬起头,凝视着张兰,张兰心念一动,“喵~”

    “喵喵~”

    “喵喵喵~”

    澹台说道:“你又不是黑猫。”

    张兰:“我想看h,漫。”

    “我演给你看?”

    张兰:“喵~”

    …以下内容少儿不宜,跳过一万字分界线…

    和澹台重归于好,至少是张兰单方面以为吵过架又重归于好,但是事实上澹台压根儿没生气纯靠装之后,张兰去见了柳雪梅。

    张兰说道:“我知道澹台没和你做。”

    “他说你就信?”柳雪梅高傲的挑眉。

    “那你说我就要信吗?”

    张兰问道:“你以前不是会给我发照片吗?这次的照片呢?”

    柳雪梅不说话了。

    张兰说道:“我以后不想和你有联系了。如果你换号码我会持续拉黑,如果你来找我,我就搬家换工作。这一次我真的下定了决心。以前我有一个邻居姐姐,她遭遇家暴,所以性格好强,要强,不服输,不肯吃亏,被周围所有的邻居背后说闲话辱骂,当时我不明白,在那样绝望每天都如履薄冰,没有任何人护着她的环境里,她要怎么样才能温柔阳光善良对一切包容,我觉得太过分了。我以为你和她一样,我不能要求你在一个贫瘠的土壤里开出向日葵。”

    “我以为我可以帮你的,我们可以做朋友,有了足够多的爱,你会逐渐改变,我也以为我改变了你。但是我错了,如果一个人不爱自己,再多的爱也填不满。雪梅,你要学会爱你自己,你要很爱很爱你自己。

    只有你爱自己,你才会幸福。这些年,你折磨我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折磨自己,那些男人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不是也看不上他们吗?”

    “所以有了男人,你就不要我了?”柳雪梅哭了,她抓住张兰,“兰兰,不要抛弃我,我爱你,我真的需要你。”

    “你更需要学会怎么爱自己,我求你,好好爱自己吧。”

    张兰说道:“不要把爱寄托在任何人身上,否则你会错过很多,很多,非常多爱你的人。”

    “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柳雪梅跪下求张兰,“兰兰,别离开我,别不要我……”

    张兰摇头,一步步后退,然后离开。

    柳雪梅瘫坐在地上,这一次,她好像真的失去了。

    一个月后,澹台抱着张兰,“兰兰,我们的h,漫才更新了二十多集,我觉得需要一个大高·潮,跌宕起伏,非常大的高·潮。”

    张兰一个手肘往后击打在他肚子上。

    一个月了,她清醒过来了,想起来了。

    张兰怒气冲冲的看着澹台,“你跟我解释解释博客的事情。”

    澹台:“……”

    他把这茬忘了。

    澹台笑,“我用一生慢慢跟你解释。”

    “学什么林徽因!”

    “冷静冷静……”

百度搜索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 天涯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诸葛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扇并收藏真千金有学神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