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被恋爱守则 天涯 被恋爱守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碎碎念的小余同学将感动都驱散了大半。

    温别宴忍不住开始想他们婚礼的时候会是什么样,余惟怕他哭怕他难受,肯定不会让司仪又这个煽情的步骤,就算有,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用他那些歪理来打断,手忙脚乱的一边进行仪式,一边还要忙着逗他开心

    怎么办,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台上宣誓时,负责人过来让他们叫个人去门口收一下未到场亲客寄过来的红包。

    马上扔捧花了,除了温别宴和余惟,其余伴郎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温别宴便主动提出自己去,余惟留下来参与接捧花。

    红包都是远在市外赶不过来的亲朋好友送的,温别宴一边清点一边记录名字,很快翻到了一个特别厚实的红包,表层用小楷工工整整写着魏嘉和他男朋友陈梓淇的名字。

    这可不像是嘉宝应该有的字迹,看来是陈先生的手笔了,难得陈先生一个医学专业高材生,写出来的字他竟然认得。

    将剩下的清点完,温别宴刚把所有红包放进一个袋子,身后响起一阵欢呼,下意识转头看过去,恰好看见捧花在空中转出一个圆润的弧度,紧接着,被高高跃起的某个人当仁不让一把接住。

    没错,某个人正是他男朋友。

    看不出来他男朋友对捧花还情有独钟,不会是从接新娘开始就盯上了吧?

    无奈笑着摇摇头,正要收回目光,台上那人忽然握拳做了个手势,随后在新郎新郎领头开始的起哄喝彩中一个飞跃跳下舞台,众目睽睽下绕过桌席一鼓作气冲到自己面前站定。

    欢呼声更加热烈,方暧双眼发亮,激动地拉了一下张望的衣角,又推着摄像机让摄像师别拍自己了,赶紧拍那边去。

    温别宴愣了一瞬。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开始紧张,余惟已经弯起眼角笑容满面将洁白的捧花递过来:“宴宴,这个好看吧?送你。”

    “”

    “”

    “”

    没错,他没有求婚,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只是单纯为了送个捧花。

    情绪都被吊到最高点结果看了个寂寞,观众都失望地喝起倒彩。

    方暧直接看傻了。

    嘴角一抽:“就这?余哥行不行啊?”

    “不急。”张望似乎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笑眯眯帮老婆整理好好头纱:“行应该还是行的,不过不是现在。”

    温别宴睫毛几颤,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接过男朋友辛苦抢来的捧花:“确实很漂亮,我很喜欢。”

    辛苦一天,到了晚上送完客人,婚礼总算圆满结束。

    因为第二天特别安排了要一起回一中拍个纪念视频,张望早早便安排了酒店房间让喝完酒的大家上楼就能休息。

    第二天又是起了个大早,温别宴洗漱完毕正准备换衣服,刚脱下上衣,就被身后不知何时从被窝摸起来的人一把抱起,往后一仰又倒在了床上。

    “老婆你好香啊。”

    余惟脑袋拱在他肩膀上嗅了嗅,笑嘻嘻闹他。

    温别宴痒得缩起脖子,拍拍他的背:“别闹了哥,我们快要来不及了。”

    “好嘞!”余惟在他锁骨上熟练种了颗草莓,笑眯眯把人拉起来:“不过今天不穿正装了,准备了别的衣服。”

    “什么衣服?”

    “回学校嘛,当然要穿应景的。”

    余惟拿出两个袋子,温别宴打开一看,熟悉的蓝白配色,原来是一中的校服。

    “是不是很亲切?”余惟问。

    温别宴点点头:“嗯,亲切到忽然就想起了高二开学升旗那会儿你穿错校服害得我浅性发情的事了。”

    “我那会儿真是不小心。”

    嗐,算了。

    往事不堪回首,余惟解释自己觉得苍白,讪讪挠挠头,乖乖滚去卫生间洗漱去了。

    再出来时,温别宴已经换好衣服,抬眼看过来时间,余惟盯着湿漉漉一张脸,有点怔愣了。

    几年过去,他一点都没变,清秀白净的少年模样,套上校服还是像个高中生。

    时间仿佛一下子被拉回了五年前,他们要赶着去学校上课,要忙着写堆积成山的试卷,听着头顶的吊扇转得嘎吱响,背古诗背到头大,课间可可怜怜挤出一点时间睡觉也要在桌子底下紧紧拉着对方

    温别宴看着站在原地傻傻不动的男朋友,弯唇笑起来:“哥,怎么了?”

    余惟抿了抿嘴角,忽然快步走过来用力将人揽入怀中:“宴宴,我要是说我有点想哭,你会不会笑话我?”

    温别宴摸摸他的脑袋,温声道:“不会,不过为什么要哭啊?”

    余惟默了半晌答不出来,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

    “宴宴,我好爱你啊。”

    真的好爱好爱,爱到满腔的情绪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抒发,它们不断地想要找到一个宣泄口,却因为主人嘴太笨,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你一定要一辈子都做我的宝贝,我一个人的宝贝,吃我的用我的,把我什么东西全部拿去,一点情面也别留,反正我的都是你的,好不好?”

    “好啊。”

    温别宴笑着亲亲他的额角:“那要把这个也拿走,你也是我的了。”

    我一个人的。

    余惟想哭,不过作为成熟的大老爷们儿,他忍下了,但是不成熟的小姑娘忍不下。

    出了酒店一上车,杜思思几个就稀里哗啦开哭了,行车路程三十分钟,他们就安慰了几个女生十五分钟,差点儿都没哄住。

    钱讳第不知道多少次抽出纸巾递过去,仰天感叹:“幸好嘉宝有事赶不来,不然就真哄不住了。”

    张望也很无奈:“姑奶奶们快别哭了,妆都要花了。”

    杜思思又哭又笑,努力仰头不让眼泪弄花眼线:“谁让你们搞这个幺蛾子,硬要穿什么校服,我一看见就忍不住了。”

    卫娆:“就是!”

    方暧:“嗯!”

    张望拍拍脑袋:“好好都是我的错,现在情绪都哭完了吗?别一会儿到了学校又忍不住了啊。”

    杜思思:“说不准。”

    卫娆:“就是!”

    方暧:“嗯!”

    张望:“”

    有了对比,余惟开心地扭头抱住他的宝贝:“宴宴,原来这事真的挺好哭的,我也不算太丢脸,对吧?”

    这人,得点阳光就灿烂。

    半小时后,他们回到了淮清一中。

    教学楼安静得出奇,操场上倒是沸反盈天热闹一片,温别宴跟着大家走进去一看,才发现原来今天正好碰上了运动会。

    “诶,正好正好,教室空下来了,我们赶紧去拍。”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一路进来都很顺利,钱讳活泼得跟只猴子似的,领着一位摄影师率先上了三楼冲进曾经的三班教室,张望叫都叫不住,叉腰一声哀叹:“兄弟,新郎官是一班的啊!”

    时隔五年再回母校,虽然开始得兵荒马乱,但万幸拍摄过程非常顺利。

    结束之后,众人一致决定去看看老王,给他一个惊喜。

    “要不让摄影师傅们先回去吧。”方暧说:“反正都拍完了,扛着个大机器跟着我们也怪累的。”

    张望往前面两位看了眼,摆了摆手,神秘道:“还没拍完呢,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篮球场被各班椅子占据了,大多数人都在足球场看比赛,坐在座位的是少数。

    他们一群人还带了两位摄影师,走在人群里过分引人注目,不少人都顶着好奇的目光看过来,在他之中轮番打量。

    成翰是第一个看见老王的,挥舞着双手蹦蹦跳跳就跑过去了:“老王老王!好久不见!”

    一看就是奔着挨打去的。

    余惟笑骂了句好憨,也牵上温别宴跟着过去了。

    老同学见恩师原本得好好煽情一番,谁知道还没说几句,就有同学急匆匆跑过来,说他们班长跑准备上场的同学腿伤了来不了,两个能替补的同学也伤了,得找找替补。

    “”

    温别宴还在惊讶发生了什么会导致几个同学同时腿伤,余惟已经被老王催促着脱掉外套推上了赛道。

    “宴宴!”余惟边往起点跑边回头冲他招手:“去终点等我,哥给你拿第一!”

    “走走走!”张望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根,催着温别宴:“我们去终点等你老公去。”

    老王笑眯眯看着他们走远,不由摇头感叹,这群屁孩子啊,都长大了。

    一中论坛“余温”的传说时隔了五年依旧没有降温,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这群中二少年神话得越来越厉害,以至于余惟刚站上起点就有不少人认出来,呐喊声里都夹杂着他和温别宴的名字。

    “学长,这里头有几个都是体育特长生啊。”余惟旁边跑道的男生笑道:“能行吗?他们可不会脚下留情。”

    “我也不赖吧,试试呗。”

    余惟活动活动手腕脚腕,在裁判手势下俯身起势——

    随着一声枪响,比赛正式开始。

    或许因为余惟现在不属于任何一个班,围观的野生啦啦队整齐划一喊出口的全是“余惟加油!”,张望他们站在终点都听笑了:“这是不是就叫哥虽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哥的传说啊。”

    温别宴也笑了,目光遥遥落在跑道迎着烈日全速奔跑的身影上。

    他想,他忽然明白余惟早上的感受了。

    有的人就是可以凭一己之力将时光倒流,不远处朝着终点奋力冲过来的人与曾经为他跑了两千米的身影完全重叠起来,熟悉至极的场景让他霎时红了眼眶。

    一声哨响,余惟在欢呼中高高举起双臂第一个冲过终点,笑容灿烂,飞扬的蓝色衣摆撩起的弧度依旧卷满了青春,时间真是难得仁慈,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温别宴一如五年前那般笑着张开双臂准备迎接他的大英雄。

    只是还未来得及抱住,面前的人忽然膝盖一弯,在他面前矮身半跪下来。

    温别宴以为他摔倒了,吓了一跳,连忙去扶,却又在看清他的动作后整个人愣住,顿在原地。

    气氛安静了一秒。

    下一秒,整个操场犹如一锅沸腾的热水,尖叫并着欢呼响几乎响彻整个一中校园。

    余惟震天的喧嚣下,掏出一只早已经准备好的盒子,打开,虔诚递上,一枚戒指熠熠伫立在中央,映着最耀眼的烈日,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宴宴,我已经做好全部准备了。”

    周围似乎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温别宴已经听不见别的声音了,只能听见自己一下接着一下擂鼓般的心跳,以及眼前人一字一顿,无比郑重吐出的每一个音节:

    “爱你,照顾你,陪伴你,今后所走的每一条路,我都会带上你,你想要去的那个地方,我都要陪着你。”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未来有多远,要走多久,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抬手,就可以牵住我。”

    “宴宴,我们结婚吧。”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又多了一个可食用甜饼,好开心!二狗小花在平行世界也要一直幸福呀~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你们的支持都是我更新的力量,我写得很开心,也希望你们看得开心!新的一年也要多吃糖_<

    全订的小朋友给个五星好评好不好呀?

    那,我们就下本见啦!

    最后放个接档文案《摁住他的易感期》喜欢就收藏一下叭——

    自封未来天选alpha的一中小霸王江妄最喜欢逗他班上那位成绩好,模样更好的闷葫芦班长。

    看人脾气冷淡不爱说话,就拿脚踢人凳子,拿笔戳人脊背,揉了小纸团扔人满桌,甚至得寸进尺占了课代表同桌的位置,小流氓一样嬉皮笑脸凑过去在人脖子上嗅啊嗅,问他用的什么牌子阻隔剂,怎么半点闻不到味道……

    小霸王的得瑟样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在分化那天送了他一个大礼——原地变o

    江妄闻着满屋子的甜茶味直接懵了,六神无主,跌跌撞撞冲进隔壁宿舍求助时一头栽进班长怀里。

    “竟然是omega?”

    沈修然愣了一瞬,忽地半眯起眼,狭长的双眸透露着明灭的光芒,与平时冷冷清清懒得理他的模样判若两人。

    alpha的气息席卷而来,江妄浑身一抖,没来由地怂了,红着眼睛挣扎着想要后退,却受到更大力的禁锢。

    平时掩藏极好的烈酒味轰然炸开,沈修然凑近他的腺体,犬牙似有似无擦过,贪婪地嗅着他的解药:“本来不想这么快,是你先来招惹我的,现在想跑?晚了。”

百度搜索 被恋爱守则 天涯 被恋爱守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被恋爱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咿芽并收藏被恋爱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