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赠药疗伤(1/2)_天竞仙途_天涯在线书库

百度搜索 天竞仙途 天涯 天竞仙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骆云只有庆幸景流年果断的摧毁了剑阵!

    十八星的辰水一脉,当真不可轻视,多停伫一会儿,他不晓得会不会被活活冻死——这并非一般的寒意,他能体察到,那寒意对内宇境早有侵入之势。

    哪怕到了现在,饶是骆云努力在运转自身灵力,手脚也仍然有些僵硬!

    这一场对战,终究是骆云输了。

    他输的是心服口服。

    但是景流年心中却感慨不已,若是骆云未被他冻住,他能否毁阵而出?

    若是骆云也到了引珠境,他会不会就被这诡谲不已、变幻莫测的剑阵绞杀?

    景流年道:“你,很不错。”

    作为引珠境的巅峰弟子,给出这样的评语,台下没有人会质疑。

    因为这场对战他们也看在眼里,他们没有人再说骆云不知好歹,不自量力,更没有人再提起昔日骆云“零星弟子”的名号。

    能和景流年打到这个份上的人……那可是十八颗星全都点亮了的对手啊!

    而擂台周围观战的二十六个弟子则各有所思。

    有实力坐在此处的,无一不是引珠境和聚元境的佼佼者,方才的对战自然看的更为明白。

    景流年并非破阵而出,而是毁阵。

    这两者差别很大!

    熟悉景流年的人还能看出来,最后毁阵而出,景流年用了他瓶中六滴水!

    要知道,他的瓶中仅有八滴。

    这八滴是水,更是他修炼多年的法器,源自天水峰地下的无尽寒泉,被他先是一掬水缩为一滴,然后是一钵水缩为一滴,而今这一滴水,已经有了一湖之量!

    事实上天下辰水脉的修者,控水的少,多为控制冰雪之力,这因为如此,景流年才更加突出,因为水并不容易操控,反而常常失控,一个不好,会弄得到处都是。

    那可不是如同端洒了一盆水那么简单,那是一湖之水!

    若是摧毁这个小小的剑阵能用五滴水,他怎么会用六滴?

    这些新上了登云榜、或挑战失败、或被换下榜来的弟子,心中俱是在暗暗的想:若是骆云挑战的是自己,能不能胜出?

    他们神色凝重,而季流海则是脸色凝重之上又加了几分阴晦。

    作为昆仑元宗内聚元境双脉天阶的弟子,自然也有实力来此挑战登云榜上的弟子,事实上他的确上榜了,而且是本届登云榜上唯一的聚元境弟子!

    这还不算,季流海位列第六,名次也并不算太低,所以在这场对战结束之前,他一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可最后一场战过后,谁还会把目光再放在他的身上?

    骆云虽然败了,虽然没有上榜,可他挑战的是景流年!而且迫得景流年使出了起码八成以上的实力,最后还得到了景流年的赞语!

    这种虽败犹荣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心中不爽!

    季流海握了握拳,脸色却由阴转晴,旁人看去,仿佛是他在为骆云真心高兴一般。

    ……

    ……

    最后一战并没有改变登云榜的排位,景流年仍然是第一,十个名字熠熠生辉的在星天野的子母梅花录上闪烁,同时,也会被记录于星辉堂内。

    而骆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这场对战,给他带来的收获,远远比一个名次更加重要。

    这场对战固然需要及时领悟,可眼下骆云又得疗伤了。

    就连爬上藏剑峰,他都觉得比原先艰难许多,寒气仍然残留在他的身躯之中,并没有那么容易消除。

    他进入内宇境,发现就连星环的恢复速度和流转速度,都慢了半分,眼下他只能缓缓的将星环之力散入全部阵脉,以灵力浸润全身。

    只是这样做收效甚微。

    一来并不对症,二来散入全部阵脉后,除非他再度使用锁灵符,否则仍是很快就会从他身体里溢出。

    “你将灵力转为荧火一脉,再散入内宇境试试。”剑灵突然发声道。

    它经常这样冒出声音来,骆云已经不会再被惊吓到灵力失控了,而是立时按照它的说法尝试起来,不多时浑身泛起了暖意,已是感觉好了一些。

    不过也仅是能驱散身体上的寒意,内宇境中仍然是有些迟滞僵硬之感。

    正为难间,剑灵道:“有人在峰下。”

    骆云略一感受,果然如此,便收了内视之术,跃下崖去,见一个年纪不大的仆役一手牵着一只仙鹤,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玉盒,正在那向上看,想是不知道该如何上得峰去。

    那仆役见到骆云从天而降,自然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才道:“我是天水峰景仙师手下的仆役,景仙师吩咐小的来藏剑峰送药,敢问您可是骆仙师?”

    骆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以“仙师”称呼他,听在耳里倒真的有些陶陶然,便道:“不敢当,我就是骆云。”

    “骆仙师,我家仙师道您可能在登云榜一战中受了寒气之伤,身躯上容易拔出,但对星脉或许还有些影响,虽然以骆仙师的本领十天半月也可修复,但眼看便到西沙秘境开启之日,不免有些不便,特奉上炎荣丸两粒,一日一粒,两日便可恢复如初。”

    原本在对战之时骆云对景流年印象就很好,如今更是佩服他襟怀坦荡,双手接过那玉盒收入空间袋中,又道:“替我多谢你家仙师赠药。不知本次西沙秘境开启,你家仙师可去吗?”

    登云梯后榜战后他急着回藏剑峰养伤,后来修行忙碌,反倒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不曾去打听过有哪些弟子去西沙秘境。

    那仆役摇头道:“那秘境中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而景仙师即将突破,只待时机,万一在秘境中突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说不定会被弹出秘境,这样反倒会白白让昆仑元宗浪费一个名额,所以景仙师会留在天水峰闭关。”

    骆云便道:“那我就预祝你家仙师突破顺利,修为大涨了!”

    仆役又谢了一番,这才骑乘那仙鹤而去。

    回到峰上,骆云便打开了景流年所赠的玉盒,见里面两粒丹药色红似火,也不知道是什么仙草炼制而成,心中颇为好奇,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才服了下去。

    不过片刻,一阵略烫的暖意从他的胸口散发出来,他知道再过会儿这股神奇的药力将会浸润至他的内宇境之中,渐渐拔除景流年的寒气残留的影响。

    两日之后,果然如同那仆役所言,骆云完全感受不到体内和内宇境再有僵硬迟滞之感,当真是神清气爽!

    他心中除了对景流年颇为感谢,对仙门炼药、制药之法的神奇也赞叹不已。

    只是仙途可以说十分漫长,也可以说太过苦短,常常十几年甚至数十年功夫一个闭关就过去了,不太经用,就像他不过查看了一下那个剑阵的玉简,就倏的过去了十数日有余!

    因此骆云虽然对丹药仙草感兴趣,却暂时无法再分出精力来学习药门仙法。

    要知道贪多嚼不烂,当务之急他还是要多为西沙之行做准备才对。

    骆云沉下心来,再度阖目静思起来。

    这场和景流年的战斗,实在是让他收获颇丰!让他更加磨砺了自身的临战机变能力和灵力的操控,而其中大部分的领悟,竟是来自于那套剑阵。

    在剑阵将景流年诱入地门那一刻,他驱使剑阵内其他属性的灵力全力转换之时,骆云也猛地意识到,原先他内宇境中星环的流动不正和剑阵同类吗?

    一直以来,他在对战之时用尽金白一脉两个星窍积蓄的灵力,因为他的星窍远远超过天阶,所以即使是两个星窍之力,在先前的对战中也是一直占优的。

    可遇到景流年这样的对手,其拥有星脉之上全满的实力,就很难有一拼之力,更不要说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可他忘了,他的星环也是往复流动的!他完全可以主动的转换,这样,他虽然金白一脉只打磨了两个星窍,可实际上却相当于拥有了十星之力!

    不……骆云想,他相当于在任何一条星脉上,都拥有了十星之力。

    如果在以后他可连成第三条星环、第四条星环……也就意味着,虽然每条星脉上最多只有十八个星窍,可实际上,他可以拥有成倍增长的星元之力!

    这一点,在进入紫宙境之前,无人可比!

    这种可能,让骆云心神激荡不已,更是满怀豪情。

    而今,他在这种自信下,开始了再一次对两层星环间关联的尝试。

    不,或者不能说是尝试,虽然仍是在对战中的灵光一现,但骆云已经有了十分的把握。

    归其本源,仍是四个字:生生不息。

    虽有把握,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以神识将还未开发的阵脉保护了起来,这才将第一层星环的金白星窍中的星元之力向第二层星环的辰水星窍导去。

    结果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

    他的星窍中目前储备丰富,将近九成的浓厚灵力在星环之上自发的流动,而由于体内的转靈阵脉而导致的些许耗损最多只有一成!

    这一成从来不是白白浪费的。

    正因为如此,十余年中,流散的些许力量除了浸润了他的身体,也拓宽、强化了他原本细入牛毛的阵脉。

百度搜索 天竞仙途 天涯 天竞仙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竞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虫不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虫不老并收藏天竞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