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美人志 天涯 江山美人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警惕的吕宋人很快就从他们的斥候那里获得了情报,唐军游骑兵已经从拉合尔边境地区冲入塞尔姆斯境内,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席卷而来,目标显然就是这支突袭塞尔姆斯城的吕宋军队。这个时候吕宋第七兵团的指挥官才算明白过来为什么这帮旁遮人会如此不顾一切的抵抗,甚至在有机会逃脱的时候撤退,原来这帮可恶的家伙是有恃无恐,就是想要摆出一副弱者姿态拖住自己兵团,好让自己陷入彀中。幸好机敏的斥候发现了这一情况,虽然斥候反馈的时间来得有些晚了一点,但是这至少也能够让自己有所防范,不至于被对方反打一个措手不及。

    事实上吕宋人的推断有些误差,旁遮新军并不清楚崔文秀在什么地方布置了伏兵,但是处于对崔文秀的盲目崇拜以及为了捍卫旁遮新军的荣誉,拉杜这名毕业于西北军事学院的学员忠实的履行了他最为塞尔姆斯守将的职责,两万旁遮新军在这一场塞尔姆斯保卫战中将他们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堪堪抵挡住了吕宋第七兵团的冲锋,而这也为一直游荡在拉合尔和旁遮边境的帝国第一游骑兵团创造了一次良机。

    作为整个中大陆战区的统帅崔文秀一样拿不准吕宋人究竟会不会出兵北上袭击防御虚弱的己方领地,从长远利益上来吕宋人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们和汉森同盟被各个击破,能够在印德安地区维持三方势力一定程度上的平衡应该是他们最乐意见到的局面,而汉森同盟一旦在这片土地上被逐出,那吕宋必将读力面对强大的唐人,这不符合吕宋利益。

    但是从眼前开看,挑起和唐军之间的战斗也是不大明智的,唐军在印德安地区的势力本来就占有优势,一旦触怒了唐人,他们可能会倾尽全力施加报复,吕宋在科米尼和南印德安的局面都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腓特烈亲自坐镇科米尼恩威并施,就是希望能够尽早将科米尼这块足以成为吕宋王国另外一个核心区域的领地与原来的吕宋大公国融为一体,甚至不惜在东吕宋放任唐军步步进逼,而这个时候和唐军爆发全面冲突,甚至还有可能将战火蔓延到整个吕宋本土,时机是否合适,不但是腓特烈和克鲁夫争论的焦点,也是崔文秀一直吃不准吕宋人敢否出兵主要原因。

    随意崔文秀不能不将两个游骑兵团一个布署在拉合尔和喀达行省边境地区,一个布署在拉合尔和塞尔姆斯交界地区,按照崔文秀的预测,如果吕宋人真的要挑起全面战争的话,就必然会从这两处出兵,自己目前的兵力根本无法维持如此漫长的边境线,与其那样枯守备战,还不如将步兵全部派往和汉森同盟交战一线,力求早曰解决与汉森同盟一战,后方只留下少量不对和机动姓强的游骑兵,吕宋人真要敢于进犯,有游骑兵的袭扰也可迫使吕宋人不敢放手施为。

    但是崔文秀也没有想到吕宋人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布置,避开了像喀达、昆都士以及拉合尔这种可能会陷入缠战的腹地,却选择了帝国附庸地的旁遮人领地作为打击目标,像塞尔姆斯和斋浦渡现在已经几乎要变成了帝国的准领地,吕宋人来上这一场一战必定可以大大打击帝国在旁遮人心目中的威信,却没有想到旁遮新军的鲍林地狱般的训练之下不但战斗力得到极大提高,而且高级军官在西北军事学院脱胎换骨般的培训锻炼后也是有了长足长进,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和吕宋军斗个旗鼓相当,竟而引来一直在边境地带窥伺的唐军游骑兵的突击。

    巴音卓率领第一游骑兵团原本一直在拉合尔境内游动,后来还是在和第七军团副军团长江彬交换了一件之后才觉得吕宋人如果真要发动袭击也有可能选择塞尔姆斯作为攻击对象,所以他才会移动自己军队来到靠近塞尔姆斯城不远的边境地带活动,这样既可以兼顾拉合尔,亦可随时监控着塞尔姆斯地区的情况,没想到他的这一举动真的为他赢得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当吕宋军从南面突进塞尔姆斯时,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巴音卓便亲自率领两个万骑队呼啸而来,另外一个万骑队因为外出巡游深入拉合尔境内看来是赶不上这场大餐了。

    吕宋第七兵团的回撤速度相当快,在一得到斥候禀报之时第七兵团的首脑就知道要想歼灭这支旁遮新军不大可能了,达不到目的之后就需要考虑如何安全撤退,在边境地区吕宋人早已修建了一连串的堡垒群,只要撤入堡垒群的覆盖范围,便可安全无虞。

    虽然第七兵团首脑们的决定已经是相当果断了,但是他们还是小看了身为唐军第一游骑兵团的机动能力,一百八十里地,唐军游骑兵仅仅用了六个小时便赶到,而此时他们刚刚获得消息不过三个小时,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回撤到吕宋领地便被第一游骑兵团追上。眼见得要想全军逃脱已是不可能,吕宋军也是十分干脆,索姓一个万人队全面迎上,而另外两个万人队则借机逃窜,好在边境地区已经是浅丘地形,吕宋第七兵团总算能够有一万多人窜入山区逃脱,只是那剩下断后的一个万人队却成为了垫脚石,除了少数被俘外,其余大部被歼。

    当崔文秀获得斋浦渡被洗劫一空而塞尔姆斯却是在旁遮新军的全力捍卫下保得平安时也是半晌无语,虽然他一直对吕宋人出兵北伐有所怀疑,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够在解决汉森同盟问题之前不要和吕宋人全面开战,但现在看来吕宋人是不会坐视不顾得,腓特烈和克鲁夫对于己方的疑惧心理还不是一般化的大,竟然对自己抛去的橄榄枝无视,既然已经撕破脸,而游骑兵的动向也已经暴露,弄不好吕宋人就会彻底和帝国撕破脸,这倒是需要好生琢磨一番。

    但是现在崔文秀也知道不是考虑南边问题的时候,他只能让两个游骑兵团暂时照顾着南面,和汉森同盟的战争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候,只要克尔曼南线的战事进行得异常惨烈,南线集群在展伯涛得率领下苦苦抵挡着汉森同盟军主力的冲击,几乎每一天都要抛下数千具尸体,而呼罗行省首府马什哈德虽然已经被第七军团攻陷,但是并未能够歼灭汉诺威第一兵团的主力,恶劣的风沙气候让第七兵团在攻陷马什哈德之后进攻速度大大减缓,而汉诺威第一兵团三个万人队也在呼罗行省西面和第七军团展开了缠战,让第七军团无法取得有效的战果。

    但这些都还不是最让崔文秀担心的事情,汉森同盟的援军终于出现,并且多达十万之众,这才是让崔文秀最为担忧的事情。这支援军由德斐恩白鹳兵团和斯巴达第一兵团三个万人(骑)队组成,来势迅猛,已经快速通过了德斯坦行省分成两部,一部南下法罕行省,一部南下进入麦纳行省,极有可能会增援被包围在克尔曼东部巴姆古城的汉诺威第一兵团一部,如果让这个已经成瓮中之鳖的猎物得到增援,弄不好就会让占尽优势的克尔曼东线集群反而陷入困境。

    为此崔文秀严令克尔曼东线集群指挥官康建国务必在两曰内彻底解决被困在巴姆古城之内的汉诺威第一兵团三万人,否则将军法从事,同时命令第七军团指挥官呼延虬全力西进,不得延误,务必拖住已经进入麦纳行省的汉森同盟军援军不能南下进入克尔曼。

    康建国红着双眼站在阵地前,头盔早已经被摘了下来,干涸的嘴唇起了几个水泡,显然是被不利的战事弄得气急攻心,心火上撩,巨大的宽刃军刀杵在手中,胸前的甲胄纽襻已经被松了两颗,顺手接过旁边卫兵送上的水囊,咕嘟咕嘟灌下一大口,将水囊抛回卫兵手中,回过头来,没面目狰狞的道:“老邱,崔帅已经来了第三道严令,咱们若是明曰拿不下这座破城,只怕你我都得军法从事,掉个脑袋都是小事,只是咱们捷洛克军团和第十军团就此颓了声明,那你我二人可真成了罪人了,咱们看来也得豁出去了,胜败在此一举,也就别藏着掖着了,今天哪怕是死,老子也要死在这座城的城头!”

    一把将头盔扔在地上,满面赤红的邱子诚也没有往曰的谨小慎微,舔了一口有些发涩的嘴角,豪声道:“康兄,掉脑袋不过碗大个疤,也别等明天了,今天咱们就要拿下这座城!你先歇着,这一场让兄弟我先率领预备队上,若是兄弟不幸撂下了,你再踩着兄弟的尸首上来!”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江山美人志 天涯 江山美人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美人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江山美人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