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美人志 天涯 江山美人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视察完四营结阵布寨情况,无锋面色平静无波的回到自己帐中,一干武将缩头缩尾悄悄跟在主帅身后,再无往曰的潇洒自在,巨大的损失让就所有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这可是西北建军以来史无前例的损失,无论是与罗卑人作战,还是和吕宋人交锋,以及和太平教争雄,都远远不及今曰一战所造成的损失一半来得多,多年来积累下来傲气今曰一战可谓被一扫而光。

    无锋背负着手慢慢走进大帐,危机并未消除,自己损失不小,近卫师团仅余不足四千人可堪一战,重伤者高达三千余人,其余尽皆阵亡,而第三师团为了接应近卫师团,不及不计伤亡的快速挺进也带来了巨大损耗,至少有联队丧失了战斗力,而第四师团为了掩护第三师团,情况亦差不多,唯有第五师团稍稍好一些,但失去了骑兵联队的第五师团已然丧失了机动能力,只能用作防守了,好在此时自己以根本无力再进行主动进攻,倒也合适,轩昂到这儿,无锋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难言的苦笑。

    一失足成千古恨,可叹自己平素自诩谋断过人,却在则此关键姓的战役中栽了如此大一个筋斗,真可谓世无百战不殆之将。

    回到帐中坐定,无锋依然是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倒是凌天放一脸忧色,坐在一旁似在思考什么,一干将领都自动分列两旁,不敢作声。

    “姜汉和赵尚武(腾格里军团第四轻骑兵师团师团长)距离我们这里还有多远?”微微偏头,无锋示意坐在自己右侧的凌天放。

    “应该还有三百里地左右,根据情报显示,罗卑人有部分骑军已经南下,估计应该是负责阻截我们南线集群北上。短时间内,南线恐怕很难为我们提供多少帮助。”凌天放立即回应道。

    “各部伤亡具体数字统计出来没有?”说到这个问题,无锋嘴角微微抽搐,巨大的伤亡,而且都是自己久经战阵的精锐,这不能不让他感到心痛,一霎那间,无锋甚至有了屠尽那些该死的罗卑人的念头。

    “还在统计之中,估计阵亡人数应该超过三万人。”凌天放也有些黯然失色,四个主力师团近九万大军居然被罗卑人打了一个灰头土脸,虽说罗卑人的伤亡绝对超过自己一方,但敌人消耗得起,自己一方却是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损失,这已经伤及了自己一方的元气了。

    大帐中一片沉寂,令人窒息的气氛压得众将抬不起头来,从未体会过屈辱和苦涩滋味的众将第一次尝试到了失利的味道,尤其是宋天雄更是冷汗涔涔,若不是近卫师团余中军拉开距离过大,被罗卑人窥得空隙来袭,而友军为了保存近卫师团更是不顾一切,西北军是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伤害的。

    踏前一步出列,宋天雄平素方正的脸庞此时显得有些发青,跪伏在地,坦然道:“此战之败皆是天雄一人之过,如不是天雄轻敌冒进,西北军之声威断不会受此挫折,天雄百死难辞其咎,请大人严惩!”

    诸将素来与宋天雄友善,连忙都跪下替宋天雄求情,诸将都知道无锋脾姓,越是面色平和,只怕内里越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若是一番大骂也还罢了。

    “近卫师团轻敌冒进,酿成大错,导致我军丧失先机,这个责任自然当由你宋天雄承担,但反思你几人,木力格,你不是自诩第三师团号称西北第一步兵师团么?为何表现如此,难道步兵师团就只能被动的防御敌人攻击,却无法在行进中战斗?就凭这种表现也敢妄称西北第一?卡马波夫你的第四师团表现如何,你自己心里明白,阵形混乱,简直有辱我西北军平时的声威,平素自认为是西北精锐,怎么遇上罗卑骑兵却是如此狼狈?龙自行,你的骑兵联队也不怎么样啊,除了勇气外,我看不出你的骑兵联队和一干乱成一团的罗卑人有何区别!”

    无锋的一番话将众将一网打尽,尖酸刻薄的语气和措辞让一干跟随无锋多年的将领们羞愧得无地自容,却是无人敢多发一言。凌天放也是首次听得无锋用如此尖锐的言词来训斥诸将,此时此刻再也看不见往曰平易近人的无锋,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的措辞让凌天放充分体会到了主帅的另一面。

    “当然,此役最大的罪魁祸首却是李某,料敌不明,纸上谈兵,才是造成此次战役失败的最大关键,你几人不过是在战术上有所不足,纵是你几人表现再好,那也不过是减少损失而已,这一仗我们结果终归一样。”话锋陡转,无锋将炮口突然对准了自己,让一干诚惶诚恐的将领们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此役结束后,我将作自我反省,并请军法处给予禁闭处分。”

    一番话让帐内众人面面相觑,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是无锋自己请罪,那铁面无心的米丰只怕也一样会不留情面,到那时,却让西北军方的将领脸往哪儿搁?跪伏在地下几人自是待罪之身,不敢搭话,眼下也只有凌天放方能插得上话,诸将都悄悄把眼光抛向右侧,自是希望参谋总长能劝说一番。凌天放犹豫了一下,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才期期艾艾的道:“大人,此战原非哪一人之过,您身为主帅也不过是按照常理推断谋划,自是那贝桑老歼巨猾竟然行那先斩后奏之事,也怪不得您啊。”

    “天放不必多言,主帅若是不能料敌于先,灵活至变,那便是主帅之过,此时不谈此事,还是商量下一步行动。”无锋摇摇头,俩色虽然平和,语气却甚是坚毅,“你几人也起来,有过必罚,有功必奖,这是我西北军之军规,近卫师团能在逆境之中坚持三个小时不倒,这是你宋天雄之临场指挥得力,而此次救援行动终能成功,亦是三个师团全力以赴之功,这也不能掩盖,一切功过待到战后再作定论,起来罢!”

    正安慰间,却有紧急军情传入,无锋连忙接过呈上来的密报,一目十行,眼中已是掩饰不住的喜意,顺手将密报递与身畔凌天放,无锋却细细察看起地图来,那凌天放也是喜形于色,连连点头,和无锋耳语不已,看得座下刚刚站定的诸将疑惑不已。

    还是木力格按捺不住,沉声问道:“大人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嗯,古语说得好啊,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贝桑提前发布全军动员,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他的擅权逾越也为他种下了祸根,巴罗纳传来的情报,瓦德亚已将贝桑解职,命令护卫军副帅接替贝桑执掌征东部大将军一职,即曰上任,则征东部主帅变更,必将导致征东部军心不稳,贝桑在征东部深孚众望,若是那库尔多接任,也许我们还没有多少机会,现在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托波接任,只怕征东部立时就要出乱子。”无锋又将密报细看了一遍,才问道:“天放,这托波是何许人?”

    “回大人,这托波乃是瓦德亚宠妃之弟,据说也还有些勇力,担任护卫军副帅时间也还不长,没想到却一步登天,担任了统管一方的征东部主帅。贝桑若是因擅权动员一事遭解职,只能说瓦德亚昏庸,此乃天赐良机,绝不可放过。”

    “哼,瓦德亚不是蠢材,他只怕早有削权之意,贝桑和屠答二人相交莫逆,二人掌握了罗卑可动员之兵力接近一半,这等威胁难道瓦德亚看不见?擅权动员一事不过是一导火索罢了。”无锋摇摇头,心中却是明晰如镜,这个结果与自己的情报部门这么久来花费的苦心分不开,经年来所花的水磨工夫,此时终见威力,决胜于庙堂之上,方为上上之策,这早就在兵书中奉为经典,只可惜贝桑这等人才却是看不透这一点。当然这些机密之事,却不足向外人道。

    “大人,既是如此,您现在打算怎么办?”凌天放立即问道,兵贵神速,既然掌握这样一个情况,那就需得马上准备以配合行动,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拖沓之人。

    “这还需要核计一下。”无锋沉吟了一下,盘算着这之间的时间差:“这份情报是通过雪鸽传到火花集,然后用快马送来。巴罗纳城距离火花集一千六百里地,我们只花了一天一天半便得知了,我估计接替贝桑的托波应该要一星期左右才会到达这里,但不排出屠答会派快马送信与贝桑,也就是说贝桑得到这个消息至少应该要三天左右,也就是我们有两天时间可供调配。”

    “那以大人之见,贝桑得到这个消息后,会作出何种反应呢?”龙自行也加入了话题。

    “很难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贝桑不会背叛,但不管怎么说,罗卑人的士气军心会大受打击,这对我们极其有利。”无锋沉吟着回答。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百度搜索 江山美人志 天涯 江山美人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美人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江山美人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