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trong>舞台监督</strong> 米丁门徒兴冲冲<span class="" data-note="“米丁门徒兴冲冲”:米丁是魏玛剧场的舞台装置家。由于上演戏文对舞台的要求不多,米丁和伙计们今天休息。"></span>,

    今天咱们且歇工,

    峡谷潮湿山古老,

    全部移作布景用。

    <strong>报幕人<span class="" data-note="“报幕人”:德国狂欢节演滑稽剧,也往往由司仪人员报告节目的内容。这里是说仙王奥白朗夫妇消除隔阂,和好如初。有人认为,奥白朗和蒂坦尼亚象征德国文学史中的古典派和浪漫派,或者理智和想象之间的冲突与和解。"></span></strong> 共同生活五十龄,

    方可称作金婚姻;

    争吵从此不再有,

    这才更加贵似金。

    <strong>奥白朗</strong> 精灵如在我身边,

    就此快把原形现!

    且看他们王与后

    今日重新结良缘。

    <strong>扑克<span class="" data-note="“扑克”:莎剧《仲夏夜之梦》中的小促狭鬼,似乎代表经常控制大众趣味的荒诞而乖张的因素。"></span></strong> 扑克来了斜着转,

    拖着脚步往前赶;

    后面跟着一百个,

    和他一起来联欢。

    <strong>阿莉儿<span class="" data-note="“阿莉儿”:莎剧 href='9617/im'>《暴风雨》中的小精灵,代表诗歌或者超乎时尚而未受其沾染的纯洁因素。参阅第二部前面注释。"></span></strong> 阿莉儿带头把唱领,

    歌喉美妙又纯净;

    招来许多丑八怪,

    却也引来大美人<span class="" data-note="“丑八怪……大美人”:前者指卑下的品质,后者指无关乎性别的优美心灵。"></span>。

    <strong>奥白朗</strong> 夫妇和美如人意,

    请向我们来学习!

    恩恩爱爱要长久,

    就得时时小分离。

    <strong>蒂坦尼亚</strong> 男人噘嘴女作怪,

    快把两个抓起来,

    一个送往南极去,

    一个送他到北海!

    <strong>管弦乐队<span class="" data-note="“管弦乐队”:管弦乐队的演员在演奏过程中自拉自唱,很容易转向文学讽刺,这可能是从阿里斯多芬的 href='3356/im'>《蛙》受到启发。“乐队”暗讽文学上希望成名成家者,他们像昆虫一样哼哼唧唧,聒噪不休;或者暗讽文坛名人周围的啦啦队,他们不断重复几句吹捧的高调。"></span></strong> <small>(全奏·最强音)</small><cite>..</cite>

    苍蝇嘴巴蚊子鼻,

    加上七姑八大姨,

    草中蟋蟀叶下蛙,

    个个都会玩乐器!

    <strong>独奏<span class="" data-note="“独奏”:“呜呜叫”的原文系作者自造词,指风笛的拖音,暗讽华丽辞藻的追求者。"></span></strong> 那边风笛过来了!

    原来是个肥皂泡。

    <samp></samp>且听塌鼻把它吹,

    一吹吹得呜呜叫!

    <strong>刚成形的精灵<span class="" data-note="“刚成形的精灵”:讽刺一些蹩脚诗人,他们根本不懂一首活诗必须像一个有机的整体自发地从内心流出,而是把一些韵脚搜集拢来,拙劣地缝在一起,构成奇形怪状,冒充美的创造。"></span></strong> 蜘蛛腿加蟾蜍肚,

    长翅膀的小鬼头!

    这样动物何曾有;

    小诗倒还有一首。

    <strong>一对小配偶<span class="" data-note="“一对小配偶”:有人认为,是指坏音乐和拙劣诗歌的联姻。"></span></strong> 小小步子跳得高,

    跳过甘露和香草!

    任你婆娑跳个够;

    天空你总跳不到。

    <strong>好奇的旅行家<span class="" data-note="“好奇的旅行家”:指《德国瑞士游记》的作者尼古拉,参阅前面注释。有人认为,他提到“奥白朗”,是因为后者代表古典派。"></span></strong> 假面舞剧可在演?<cite></cite>

    难道是我看花眼,

    还有美神奥白朗,

    岂料今天也得见?

    <strong>正教徒<span class="" data-note="“正教徒”:一七八八年弗里德里希?施托尔贝格伯爵在《德意志博物馆》上发表《评席勒先生的诗〈希腊的诸神〉》一文,说这首诗是“最荒谬的偶像崇拜和最阴郁的无神论的结合”。此人是一小撮自大狂的代表,他们不仅贬斥席勒,对莱辛、克洛普施托克和歌德也一概加以攻击。“正教徒”这一节就是针对他的。他这里把奥白朗和希腊群神都称作“大魔鬼”。"></span></strong> 没有爪子没有尾!

    毫无疑问不隐讳:

    恰像《希腊的诸神》,

    他也是个大魔鬼。

    <strong>北方的艺术家<span class="" data-note="“北方的艺术家”:有人认为是指一七九八年死于罗马的丹麦艺术家卡斯腾斯;有人说是指和卡斯腾斯一起在罗马几年的艺术评论家费尔诺;更有人坚持说是歌德本人,他认为自己在布罗肯山上只能描写女巫,而且写得很草率,只有到意大利去才能找得到高雅的形式。"></span></strong> 不管我画啥东西,

    看来不过是漫笔;

    收拾笔墨准备好,

    及时留学意大利。

    <strong>语言洁癖者<span class="" data-note="“语言洁癖者”:据说指语言学家J.H.卡姆佩(1746—1818),他在歌德的“讽刺诗”中被称为“可怕的洗衣妇”,用碱水和沙子搓洗德国语言。"></span></strong> 我来这里真不幸:

    这里风气真荒淫!

    试看女巫一大堆,

    只有两个扑发粉。

    <strong>年轻的女巫</strong> 发粉有点像裙子,

    只配白发老婆子;

    我才精光骑羊子,

    露出结实小身子。

    <strong>端庄老妇</strong> 我们懂得讲礼貌,

    不跟你们来争吵;

    愿你年轻柔嫩人,

    个个早日腐烂掉。

    <strong>乐队指挥<span class="" data-note="“乐队指挥”:业余乐队被年轻漂亮的女巫迷住了,指挥才斥责他们“拍子总该打得对!”"></span></strong> 蚊虫鼻子苍蝇嘴,

    别把裸女来包围!

    草中蟋蟀叶下蛙,

    拍子总该打得对!

    <strong>风信旗<span class="" data-note="“风信旗”:一说暗讽皇家乐师和作家J.K.莱夏特(1752—1814),他对法国革命采取两面派立场。又一说指施托尔贝格伯爵兄弟,他们原为狂飙突进运动的狂热追随者,崇尚自然,蔑视传统;二十年后变成狭隘、反动的正统派。在这两节中,风信旗先为裸体的女巫所迷惑,把她们视作可爱的“新娘”;后则唯愿地面裂开,把她们吞没。"></span></strong> <small>(向一方)</small>欢聚如人愿:

    地道好新娘!

    英俊青少年,

    个个大有望!

    <strong>风信旗</strong> <small>(向另一方)</small>地如不裂开

    把他们吞没,

    我就要赶快

    跳进地狱去。

    <strong>《酬宾集》<span class="" data-note="“《酬宾集》”:即歌德、席勒合著的讽刺诗集。它们在席勒主编的《缪斯年鉴》上陆续发表,引起一场反对作者的风暴,他们在某些刊物上被痛斥为受魔鬼的挑唆。故有“撒旦爸”的说法。"></span></strong> 我们犹如小虫蚁,

    小小螯钳真锐利,

    且向老爷撒旦爸,

    致以显赫的敬礼。

    <strong>亨宁格斯<span class="" data-note="“亨宁格斯”:奥古斯特?封?亨宁格斯(1746—1826),丹麦大臣,《时代精神》、《十九世纪精神》等刊物主编,曾恶毒攻击席勒主编的《时序女神》和《缪斯年鉴》。因此在本节中,他受到点名讽刺,接着“《艺术保护人》”、“前《时代精神》”两节也是针对他的;本节讽刺他对歌德、席勒的咒骂(其中的“它们”指二人的讽刺诗);“《艺术保护人》”讽刺他在布罗肯山的女巫中间比在缪斯之间更加自在;“前《时代精神》”讽刺他把“德国帕纳苏”的一席之地分给那些对他拍马屁的作家们。"></span></strong> 且看它们结成帮,

    尖酸刻薄把人伤!

    到头还会这样说,

    它们出于好心肠。

    <strong>《艺术保护人》</strong> 忘乎所以真高兴,

    我跟女巫来厮混;

    正因此道我精通,

    胜似指导缪斯群。

    <strong>前《时代精神》</strong> 攀龙附凤本有术。

    快来抓住我衣裾!

    布罗肯山好宽顶<span class="" data-note="“布罗肯山好宽顶”:讽刺许多缺乏才能而不配称作诗人的人,都因此在“德国的帕纳苏”占有一席之地。帕纳苏为古希腊山名,相传为阿波罗和缪斯女神所居之地,故可解作诗坛、文坛。"></span>,

    恰似德国帕纳苏。

    <strong>好奇的旅行家<span class="" data-note="“好奇的旅行家”:这里不是尼古拉在说话,而是在说他。作为启蒙作家,他是一切宗教的敌人,因此处处搜寻潜藏的天主教分子。"></span></strong> 那个愣汉又是谁?

    大模大样迈大腿;

    见到什么嗅什么。——

    “他在侦查耶稣会。”

    <strong>鹳鸟<span class="" data-note="“鹳鸟”:指J.C.拉瓦特尔(1741—1801),苏黎世牧师,歌德的朋友。歌德一八二九年二月十七日对艾克曼说:“拉瓦特尔是个大好人,只是屈从于强大的错觉,整个严格的真理不是他所关心的;他欺骗自己也欺骗别人。……他走路就像一只鹳鸟,因此他作为鹳鸟出现在布罗肯山。”"></span></strong> 清水捕鱼我高兴,

    浊水捕鱼我也行;

    请看善男和信女

    也将混进魔鬼群。

    <strong>凡夫俗子<span class="" data-note="“凡夫俗子”:作者自称。歌德在他的讽刺诗《科布伦茨的午宴》上写道:“先知在右边,先知在左边/凡夫俗子坐中间。”在那次午宴上,歌德坐在拉瓦特尔和巴泽道(1723—1790,教育改革家)之间。"></span></strong> 那些善人不一般,

    事事不过是手段;

    他们就在布罗肯

    建立秘密小社团。

    <strong>舞蹈者<span class="" data-note="“舞蹈者”:指哲学家。当时哲学界所有争论,都集中在“有没有精灵?”这个问题上,在局外人听来十分单调。本节讽刺他们按照一个调子跳舞,有如苍鹭在芦苇中齐声啼叫。此外,歌德对于文学界的朋党风气的憎恶也是众所周知的。"></span></strong> 又来一个歌咏队?

    远远听见把鼓擂。——

    “且勿扰我听仔细,

    苍鹭芦中齐声啼。”

    <strong>舞蹈教练</strong> 人人轻盈把腿抬!

    尽量显出功夫来!

    驼子蹦兮胖子跳,

    休问风度好与歹。

    <strong>提琴手<span class="" data-note="“舞蹈教练、提琴手”:这两节原来没有,后来(1828)由作者补入他生前最后亲订的一部全集中,为了预告和评论后文五个相互仇恨的哲学流派。"></span></strong> 地痞相互仇恨深,

    一心想要对手命;

    风笛及时来解冤,

    有如莪菲驯兽琴。

    <strong>独断论者<span class="" data-note="“独断论者”:指康德以前的哲学家,他们凭借概念推断事物的存在,并由此证明神的存在。此后几个哲学流派都在争论同一问题:魔鬼是否实际存在物?独断论者认为既有“魔鬼”这个词儿,便应肯定魔鬼的存在,因此他不相信康德的“批判”和休谟的“怀疑”。"></span></strong> 不论批判抑怀疑,

    决难令我误入歧。

    魔鬼总归是魔鬼,

    否则何以有该词。

    <strong>唯心论者<span class="" data-note="“唯心论者”:指费希特及其同派哲学家,他们认为整个外在世界不过是内在意识过程的显现,或者说,“非我”是“自我”的一种产物,而不是存在于自我之外的某物;如果这个外在世界对于他们显得混乱,那么理所当然地应当认为,是自己本人混乱的反映。因此,瓦尔普吉斯之夜所以如此癫狂,正因为“今天我就是疯子。”"></span></strong> 我的感官幻觉多,

    颐指气使太过火。

    今天我就是疯子,

    要把一切当作我!

    <strong>实在论者<span class="" data-note="“实在论者”:即经验论者,他们只认为可捉摸的事物才是实际存在的,而承认不可捉摸的魔鬼的存在,则无异于丧失了立足点,故云“觉得自己站不稳”。"></span></strong> 本体实在太恼人,

    使我不得不烦闷;

    这里我是头一回,

    觉得自己站不稳。

    <strong>超自然论者<span class="" data-note="“超自然论者”:这一派承认在感觉世界之外或之上存在着一个第二性的、不同种的、绝对的现实。例如弗里德里希?雅可比(1743—1819),歌德的朋友,他从魔鬼及其世界的存在推断出神及其世界的存在,因此他能取乐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鬼怪。"></span></strong> 我在这里真开心,>99lib?</a>

    欣逢这些好事情;

    纵打恶魔身上看,

    亦可推断有善灵。

    <strong>怀疑论者<span class="" data-note="“怀疑论者”:怀疑论者否认真正认识的一切可能性,因此把超自然论者比作“掘宝者”加以取笑,嘲笑后者愚蠢到相信自己“跟着爝火滚”,便能够获得认识的“宝藏”。一说,“怀疑”(Zweifel)和“魔鬼”(Teufel)二词在德语中押韵,故怀疑论者在布罗肯山十分自在。又一说,怀疑论者视魔鬼为本来的怀疑者,即永恒的否定者,故同时又是他的盟友。"></span></strong> 他们跟着爝火滚,

    相信宝藏已接近;

    “魔鬼”“怀疑”韵相叶,

    看来我倒有点门儿。

    <strong>乐队指挥<span class="" data-note="“乐队指挥”:业余乐队也由于哲学上的混乱而不合拍,故遭到指挥的申斥。"></span></strong> 草中蟋蟀叶下蛙,

    浅薄涉猎真该杀!

    苍蝇嘴巴蚊子鼻,

    你们倒是音乐家!

    <strong>左右逢源者<span class="" data-note="“左右逢源者”:此后又是五种政治类型。在十九世纪初叶,欧洲旧秩序已全面崩溃。“左右逢源者”即政治上的见风转舵者,他们走路用脚或者用头,全看形势需要与否。“无忧”原文为法语,此处指法国大革命期间轻易变换观点以求适应现实的人们。"></span></strong> 哥儿们快活玩个够,

    起个诨名叫“无忧”;

    既然用脚走不成,

    咱们且用头走路。

    <strong>不知所措者<span class="" data-note="“不知所措者”:许多法国逃亡者都是旧制度的寄生虫,习惯于靠宫廷为生,而今在德国必须自食其力,便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span></strong> 当年捞摸靠拍马,

    而今空喊老天爷!

    跳舞已把鞋跳穿,

    跑路只好光脚丫。

    <strong>磷火<span class="" data-note="“磷火”:由于革命而从底层爬到了上层的所谓“暴发户”,即前场的“新贵”。"></span></strong> 我们来自沼泽地,

    朽木腐草是亲戚;

    一旦列入品与位,

    风流倜傥何足奇。

    <strong>流星<span class="" data-note="“流星”:由于革命而从上层被摔到底层的旧政客,他们处处寻求帮助,以图站稳脚跟。"></span></strong> 我从上天落下界,

    闪闪烁烁放光彩;

    而今斜卧草丛里,

    有谁把我扶起来?

    <strong>庞然大物<span class="" data-note="“庞然大物”:指革命群众,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要把上面出场的五种政治类型清除掉。"></span></strong> 滚开滚开快滚开!

    四周小草倒下来;

    精灵现形休小看,

    它们肢体一大块。

    <strong>扑克</strong> 踩地脚步要放轻,

    别学象崽那么愣!

    今日最重数哪个,

    结实扑克不让人<span class="" data-note="“结实扑克不让人”:扑克自称“结实”,近乎《仲夏夜之梦》中小仙向扑克告别时称他为“大块头精灵”。"></span>!

    <strong>阿莉儿</strong> 慈爱自然与心灵,

    助汝翅翼两肋生,

    我的轻踪引着走:

    一起去登玫瑰岭<span class="" data-note="“玫瑰岭”:据维兰的诗体小说《奥白朗》,仙宫位于一座玫瑰岭上。按照阿莉儿的信号,众精灵纷纷腾空飞向玫瑰岭。"></span>!

    <strong>管弦乐队</strong> <small>(最弱音)</small>

    乱云飞渡雾迷蒙,

    转眼霁色亮天中。

    叶间芦中微风起,

    一切散作一场空<span class="" data-note="“一切散作一场空”:管弦乐随着曙色开展而渐弱,瓦 5c14." >尔普吉斯之夜的鬼怪消失踪影。舞台转空。由这场“插曲”转向下一场,似乎显得太突兀。作者曾经计划补充一场,而且动手写了一部分,让梅菲斯特引着浮士德到布罗肯山顶去朝见撒旦;但是他后来放弃了,故现有版本仍然保留着这个令人感到突兀的缺陷。"></span>。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