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独白)</small>高尚的精灵<span class="" data-note="“高尚的精灵”:指地灵。参阅第一场 href='1648/im'>《夜》。"></span>,你给了我,给了我一切,我所祈求的一切。你并没有枉然在火焰<span class="" data-note="“火焰”:参见《旧约?出埃及记》第三章第二节:“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span>里向我显示你的尊容。你将壮丽的大自然给我作为王国<span class="" data-note="“王国”:浮士德从前曾枉然试图把握自然(参见第一场 href='1648/im'>《夜》:“我到哪儿去把握你,无穷的自然?”),而今则由于为格蕾琴的爱所引起的自得情绪而将自然据为己有;不过,这种自得情绪反而表现为通过哲学思考(“高尚的直觉”)对那种爱进行道德上的抵制。"></span>,给我力量去感受它,去把它享用。你不是只要我做一次冷淡的惊讶的游历,你允许我深刻透视它的肺腑,有如洞察一位友人的胸臆。你领着一排排活物从我面前走过,教导我在寂静的丛林里,在空中和水中认识我的兄弟<span class="" data-note="“兄弟”:据赫尔德,古文献有云,“人与动物是兄弟。”"></span>。森林里暴风雨轰然咆哮而起,巨大的松树倒了下来,把邻近的树枝和树干统统压坏,并由于它们的倾倒,山丘发出了空洞而沉郁的隆隆声,于是你又把我引进了安全的洞窟,教导我进行反省,让秘密而深刻的奇迹向我的内心豁然而开。我眼前抚慰地照过来皎洁的明月<span class="" data-note="“皎洁的明月”:第一场 href='1648/im'>《夜》中的渴望(“但愿我能借你可爱的光辉走上山岭……”)已经实现。"></span>,从岩壁上,从潮湿的丛林里向我浮现出往古的银白色的形象<span class="" data-note="“银白色的形象”:月光照耀的云雾袅绕有如自然界的精灵。"></span>,冲淡了沉思的强烈喜悦<span class="" data-note="“冲淡了沉思的强烈喜悦”:哲学的沉思,即前句“让秘密而深刻的奇迹向我的内心豁然而开”,诚然是令人喜悦的,但只是一种苦涩的喜悦;目睹欢乐的自然,它便被冲淡了。"></span>。.99lib.

    哦,我现在才意识到,天下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十全十美。在这种使我日益接近诸神的狂喜中,你给了我一个伙伴,我已经再也少不了他,虽然他冷淡而无耻,使我在自己面前自轻自贱,只言片语就把你的恩赐付诸流水。他风风火火在我胸中煽起了一股狂烈的欲焰,使我又为那一幅优美的画像<span class="" data-note="“那一幅优美的画像”:指浮士德在“女巫的丹房”中所见到的那一幅女性镜像,但也掺和了格蕾琴的影子。"></span>燃烧一回。于是我从情欲摇摇晃晃转到享受,又在享受中为新的情欲而憔悴。

    <small>梅菲斯特上。</small>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您难道转眼就把生活过腻了?怎样才能让您快快活活日久天长?偶然尝试一下倒也不错,可接着还得另找花样!

    <strong>浮士德</strong> 唯愿你另有贵干,不要在吉日良辰把我纠缠。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好吧,好吧!我乐意让你安静,可你也不必跟我讲话板着脸。失掉你这个无礼的、粗鲁的、撒野的伙伴,实在算不了什么难堪。镇日价我忙得不可开交!可什么让他中意,什么不应当办,从主人的脸上看不出个一二三。<dfn></dfn>

    <strong>浮士德</strong> 这倒说到点子上了!他让我厌烦,还要我说盛情可感。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可怜的凡夫俗子,你没有我,怎么过你的日子?这么些时,是我把你的胡思乱想医治;要不是我,怕你早已从地球上消失<span class="" data-note="“从地球上消失”:梅菲斯特这里说是他劝阻了浮士德自杀。其实,按照第一场 href='1648/im'>《夜》中浮士德独白的末段(“记忆起儿时的情感,才阻止我走上最后的严峻的一步”),把浮士德从自杀念头救出的,不是魔鬼的力量。"></span>。你为什么像一只猫头鹰那样枯坐在洞窟、岩缝里?为什么像一只蟾蜍从潮湿的苔藓和滴水的石块汲取养分?多么美好、舒适的消遣方式!看来你身上还依附着博士的幽灵<span class="" data-note="“博士的幽灵”:在梅菲斯特看来,浮士德身上原有的那种迂腐的博士气味早应在女巫的丹房中被清除掉。"></span>。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可懂得,像这样孤处荒郊,为我带来怎样新<bdo>藏书网</bdo>的生命力?是的,你要是料到这一点,肯定会魔性大发,不让我享受我的福气!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好一种超凡脱俗的欢娱!躺在夜露覆盖的丛山中,怡然拥抱天和地,让自己飘飘欲仙,以预感的冲动挖掘大地的精髓,在心胸里感觉那六天的神功<span class="" data-note="“六天的神功”:参阅《旧约?创世记》第一章,上帝六天里创造天地。"></span>,以傲岸的力量去享用我也不知道的东西,随即又以爱的欢悦融入万物,俗骨凡胎全然消亡,于是把高尚的直觉——(做一个姿势<span class="" data-note="“姿势”:一个猥亵的姿势。暗示浮士德将以那种以格蕾琴为牺牲的肉欲享乐来“结束”他的哲学思考,即所谓“高尚的直觉”。"></span>)我不好说,怎样去——加以结束!

    <strong>浮士德</strong> 呸!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些话您当然听不进;您有权道貌岸然地向我“呸”一声。在贞洁的耳朵面前提不得的,对贞洁的心却不可少。总而言之:我不会对您吝惜那种不时骗骗自己的乐趣;可是搞久了阁下怕也受不了。你已经再度被赶得精疲力尽<span class="" data-note="“被赶得筋疲力尽”:比喻浮士德被情欲所驱赶,就像牲口被牲口贩子所驱赶一样。"></span>,再搞下去,就会给耗成疯狂,恐惧或震惊。够了!——你的情人正在城里枯坐着<span class="" data-note="“够了!——你的情人正在城里枯坐着”:狡猾的梅菲斯特发现浮士德至此对他的嘲弄无动于衷,便突然改变策略,向他描绘被遗弃的格蕾琴的惨状。果然,浮士德接着叫喊:“蛇!你这条蛇!”说明他已经被打动了,于是梅菲斯特才心满意足地旁白道:“这一下我可抓住了你!”"></span>,对一切感到局促而暗淡。她怎么也忘不掉你,爱你爱得发了癫。当初你的情欲泛滥开来,有如溶化的积雪漫过了小溪;你已经把它注入了她的芳心——可现在你的小溪枯得露出了底。我以为,您这位大人先生与其在林中南面称王,还不如为了她的深情厚爱,酬答一下那可怜的傻姑娘。时间对她漫长得实在够呛;她坐在窗前,望着白云飘过了古老的城墙。“假如我是一只鸟<span class="" data-note="“假如我是一只鸟”:德国著名古老民歌,见赫尔德编《各民族的歌声》。潜词为:“我就会飞到你身边来。”"></span>!”她整天一个劲儿唱,一唱唱到半夜三更。有时她高高兴兴,多半又悲不自胜,有时哭得死去活来,接着又显得安安静静——她一直在害相思病。<bdi>.99lib?</bdi>

    <strong>浮士德</strong> 蛇!你这条蛇!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旁白)</small>这一下我可抓住了你!

    <strong>浮士德</strong> 恶棍!从这儿快滚<span class="" data-note="“从这儿快滚”:参见《新约?马太福音》第四章第十节:“耶稣说,撒旦退去吧。”"></span>,不准提到那个美人!别让我这半疯的神志对那美妙的肉体生了邪心!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是什么意思?她还以为你逃之夭夭,我看你就是这样,差不了多少。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跟她挨得很近,即使我离得很远,我决不会忘记她,决不会失去她;是的,我甚至会嫉妒天主的身体,如果她的嘴唇挨着了它<span class="" data-note="“如果她的嘴唇挨着了它”:如果她吻十字架上的耶稣,或者领圣餐。"></span>!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说得太好了,我的朋友!为了在玫瑰下面吃草的孪生小鹿<span class="" data-note="“孪生小鹿”:参见《旧约?雅歌》第四章第五节:“你的双乳,好像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在路德德译本《旧约》中,“百合花”改作“玫瑰”。歌德一七七五年自己译为:“你的双乳宛如在玫瑰丛中吃草的一对双生小鹿。”"></span>,我常常把你嫉妒。

    <strong>浮士德</strong> 滚吧,你这老鸨!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好!您倒骂起人来,我不由得好笑!上帝创造出少男少女,立刻就认识到这最崇高的天职,要为他们撮合亲自当月老<span class="" data-note="“为他们撮合亲自当月老”:浮士德骂他是“拉皮条的”,渎神的梅菲斯特便戏称创造亚当、夏娃的上帝为“月老”,实际上说上帝也是“拉皮条的”。"></span>。去吧,真是可惜之至!须知你是到情人的闺房里去,可不是去找死。bbr>.</abbr>

    <strong>浮士德</strong> 在她的怀抱里是何等幸福?让我偎着她的酥胸取取暖吧!即便这样,可不我也常常感到她的困苦?可不我就是那个逃亡者,那个无家可归者?可不就是那个无目的、无宁息的怪物,像一道瀑布从巉崖奔向巉崖,狂热地咆哮着,一直向深渊奔去?而她却在一旁,怀着幼稚的痴情,在阿尔卑斯山区的小茅屋里给那个小世界圈住,一心忙着她的整个家务。而我这个被上帝厌弃的人,手抓住岩石,把它们拧得粉碎,还觉得意犹未尽!我非得把她、把她的安宁葬送不可!而你,地狱啊,也非得要这个牺牲不可!魔鬼,请帮我缩短这痛苦的时间!一定得发生的,就让它马上发生!让她的命运在我的身上崩溃,让她和我一起毁灭吧!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又开锅了,又冒火了不是!进城去安慰她吧,你这傻瓜!这个脑袋瓜一旦看不见出路,马上就想到了吹。谁勇敢坚持,谁就永生!否则你就会走火入魔了。可我觉得,世上没有什么比一个灰心丧气的魔鬼更乏味。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