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浮士德,梅菲斯特上。</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怎么样了?在进行吗?快得手了吧?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妙极了!我看您真是欲火中烧?要不了多久,格蕾琴就是您的人!今儿晚上您就可以在邻妇玛尔特家里见到她:那妇人可是个拉皮条的老手,一个吉卜赛的女光棍。

    <strong>浮士德</strong> 那好,那好!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可她也有求于我们。

    <strong>浮士德</strong> 礼尚往来嘛。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我们只要开一张有效的证明,声称她的先夫的遗<dfn></dfn>体安葬在帕多瓦就行。

    <strong>浮士德</strong> 真聪明!看来我们还得先往那儿跑一趟!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才叫“神圣的单纯”<span class="" data-note="“神圣的单纯”:原文为Sancta simplicitas!捷克宗教改革家约翰?胡斯(1372/1373—1415)临刑时目睹一老妇置一木片于其火刑架上而作此语。后为“善意的愚蠢”的婉辞。"></span>!用不着煞费周章。随便打听一下,就可以开出证明书一张。藏书网

    <strong>浮士德</strong> 要是你别无良策,这计划就只好告吹。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把您那一套收起来吧,好个圣人!您作伪证难道生平第一回?您难道不是厚着脸皮,挺着胸膛,使劲为上帝,为世界,为里面熙熙攘攘的一切,为人及其脑中心中活动的一切下过界说?如果您愿意扪心自问,您得老实承认,您对于这一切的了解,未必像了解施韦特莱因先生之死一样多。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是个骗子,是个诡辩派,本性难移。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可不,要不是懂得深一点<span class="" data-note="“可不,要不是懂得深一点”:意即:你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有理由称我为“诡辩派”;如果我没有深刻认识到,你明天将以同样的想象力向你的格蕾琴允诺一些靠不住的事物,以便使她委身于你。但是,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所以你不能这样称呼我。"></span>!明天你不就要体体面面,勾引那可怜的格蕾琴,向她发出海誓山盟?<cite>99lib?</cite>

    <strong>浮士德</strong> 那可是发自内心。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说得好极了!那么,所谓永恒的忠诚和爱情,所谓唯一的极其强烈的冲动也是发自内心啰。

    <strong>浮士德</strong> 够了!当然是的!——当我心有所感,想为这种感觉、为这种骚乱寻找一个名称而又找不到,于是动用全部感官,逍遥于天地之间,捕捉所有最高级的字眼,把这种使我燃烧起来的热情称之为无限,永远,永远<span class="" data-note="“永远,永远”:浮士德是想借此表达他的爱情的强度。但是,格蕾琴却不得不按照语言惯例从时间上来理解这个词儿,因此终于使自己误入歧途。这样,即便不是浮士德的本意,她事实上也是被骗了,所以梅菲斯特说的话是“对的”。参阅下一场(“花园”)浮士德对格蕾琴的誓言:“永远,永远!”"></span>,这难道是一种魔鬼般的撒谎游戏?<cite>99lib?</cite>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可我还是对的!

    <strong>浮士德</strong> 听着!记住这一点——我求你——爱惜一下我的肺:谁要强词夺理,而且坚持到底,那么他肯定就是对的。好了,好了,我实在不想再饶舌了,因为你是对的,特别因为我不得不承认你对<span class="" data-note="“特别因为我不得不承认你对”:强烈的冲动使浮士德失去意志自由。这位求真者为了满足眼前的欲望,不得不瞒心昧己地说假话,承认梅菲斯特是“对的”,从而听从他的摆布。"></span>!<u></u>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