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一座矮灶生着火,火上放着一只大汤锅。蒸气从锅中上升,现出各种形体。一只长尾母猿坐在锅旁,撇去锅中泡沫,防止沸溢。长尾公猿和小猿坐在一旁取暖。四壁和天花板装饰着女巫的各种家用器具,其状至为奇特。</small>

    <small>浮士德、梅菲斯特上。</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厌恶荒谬的魔力!你难道答应我,在这一片疯狂似的混乱里恢复元气?我难道需要听从一个老太婆的主意?这污秽的羹汤又岂能使我年轻三十岁<span class="" data-note="“……使我年轻三十岁”:这句话和浮士德的实际年龄显然有矛盾。减去三十年,浮士德至少得有二十岁,才能开始人生的新经验;但是,按照前文,浮士德只教了十年书,刚获得博士学位,很难想象他会超过三十五岁。研究者们认为,这是作者由于两场写作时间相距太久而产生的一点疏忽。"></span>?如果你别无良方,那我就算倒了霉!我的希望就此云散烟消。不论是自然还是高贵的精灵,难道就不曾发明任何一种灵丹妙药?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我的朋友,你又一次说话在理!要使你变得年轻,还有一副天然的药剂;不过,是写在另一本书<span class="" data-note="“另一本书”:指《旧约?创世记》,参阅第三章第十七节:“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到吃的。”……"></span>上,而且是奇特的一章。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想知道!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好!这副药剂不要金钱,不要医生,不要魔力:马上出门到田野里去,动手刨,动手挖,把你和你的感官局限在十分狭窄的范围里,吃些粗茶淡饭,像牲口一样同牲口住在一起,亲自为你所收割的田亩施肥,而且毫不介意!这就是最佳的方案,使你青春常在,活到八十岁!

    <strong>浮士德</strong> 扛锄头,我可不习惯,怕也吃不消;狭隘的生活同我根本对不上号。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那就只有来向女巫求教。

    <strong>浮士德</strong> 为什么偏找这个老太婆,你难道不能亲自熬汤药?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本是一场消遣实在美妙!不过,我宁愿去造一千座桥。熬药这项工程不仅需要技术和学问,还需要耐心。一个人平心静气干上多少年,只有时间才能促进微妙的发酵。有关的一切都非常稀奇古怪!魔鬼诚然教会了她,可他自己却干不来。<small>(瞥见诸猿)</small>瞧,多优美的家族!这是女婢,这是男仆!<small>(对诸猿)</small>看来主妇不在家?<samp>99lib.</samp>

    <strong>诸猿</strong> 出门去了,

    赴宴去了,

    从烟囱里走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她通常要逛荡好久才回来?

    <strong>诸猿</strong> 逛到我们把爪子烤暖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浮士德)</small>你以为这些驯良的动物如何?

    <strong>浮士德</strong> 大煞风景,见所未见。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不,我最欢喜同它们进行这样的交谈!<small>(对诸猿)</small>告诉我,该死的木偶,你们在糨糊里穷搅拌些什么?

    <strong>诸猿</strong> 我们在给乞丐煮稀粥<span class="" data-note="“给乞丐煮稀粥”:指天主教僧尼武士救护团为贫民布施的稀粥;转义为向广大读者发行的无内容的消遣性文学作品。"></span>。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你们会有一大批主顾吧。

    <strong>公猿</strong> <small>(走过来,向梅菲斯特献媚)</small>

    骰子有一副,

    帮我来致富,

    让我这次赢!

    日子真 96be." >难挨,

    一心想发财,

    我才变聪明。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要是猿猴也能抽签中彩,它会觉得多幸福!

    <small>这时小猿们在玩一只大球,把它滚了过来。</small>

    <strong>公猿</strong> 它就是世界<span class="" data-note="“它就是世界”:貌似意味深长,其实并无意义。"></span>:

    上去又下来,

    一滚滚个不歇;

    响得像玻璃——

    马上就粉碎!

    中间空空如也。

    这边它很亮,

    那边它更亮:

    我可兴高采烈!

    我的好乖乖

    快点儿滚开!

    当心小命糟蹋!

    它本是土块,

    马上稀里哗啦。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干吗拿筛子<span class="" data-note="“筛子”:古时人们相信,借助筛子,往里面一瞧,就可分辨出小偷和正人君子。"></span>?

    <strong>公猿</strong> <small>(取下筛子)</small>如果你是个贼子,我会马上认出你的脸来。<small>(奔向母猿,让她透视)</small>

    瞧瞧这个筛子!

    你可认得这贼子<span class="" data-note="“你可认得这贼子”:梅菲斯特要夺取浮士德的灵魂,故亦可称作“贼子”。"></span>,

    咋不叫他的名字?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走近火)</small>这个钵呢?

    <strong>公猿和母猿</strong> 笨蛋笨得了不得!

    钵也认不得,

    锅也认不得!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粗野的畜生!

    <strong>公猿</strong> 拂尘拿在手里,

    请你坐上安乐椅!<small>(固请梅菲斯特坐下)</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这段时间一直面向一面镜子站着,时而近前,时而退后)</small>我看见了什么?怎样一个天仙似的形象<span class="" data-note="“天仙似的形象”:这个形象既非玛加蕾特,亦非海伦,而是佛罗伦萨的提香名画或德累斯顿的佐佐内名画浮现在作者眼前。换言之,镜中形象并非一个女性肉体,而是一个纯审美的象征,其意义在本书第一部尚未生发。"></span>映现在这魔镜里!哦,爱神,请将你最快的翅膀借给我,把我引到她的乐土去!如果我不停留在这个地方,如果我敢于走近前去,咳,我就会像在雾中那样看见她了!——一个女人最美的形象!难道真有这样的美女?我从这横陈的玉体看到的,敢情是天姿国色的凝聚?人间哪能找到这样的尤物?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当然,一个上帝辛苦了六天<span class="" data-note="“一个上帝辛苦了六天”:参阅《旧约?创世记》第一章第三十一节。"></span>,最后自己也叫起好来,那一定是件聪明的杰作。这一次你的眼福倒不错!我会给你物色这样一位情人,谁有幸当上新郎把她娶回家,谁就真叫有造化。<small>(浮士德频频注视镜中。梅菲斯特在安乐椅上舒展肢体,玩弄着拂尘,继续说下去)</small>我坐在这里,就像国王坐上了金銮,王笏拿在手里,就是缺少王冠。

    <strong>诸猿</strong> <small>(一直手舞足蹈,做出各种怪异动作,大喊大叫地捧出一顶王冠给梅菲斯特)</small>

    请你行行善,

    流点血和汗

    胶好这王冠<span class="" data-note="“王冠”:暗讽法国大革命。诸猿捧来的可能是指法国的王冠,它原是用人民的血和汗胶住的,现在被革命打碎了。"></span>!

    <small>(拿着王冠乱转,把它撕成两半,继续拿着四下蹦跳)</small>

    这下可完蛋!

    我们说,我们看,

    我们倾听,我们咏叹!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对镜)</small>天啦,我快发疯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指诸猿)</small>连我的脑袋都发晕了。

    <strong>诸猿</strong> 只要运气好,

    事情又凑巧,

    思想就会呱呱叫!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如前状)</small>我的胸口开始发烧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保持原先姿势)</small>至少必须承认,这是些坦率的诗人<span class="" data-note="“坦率的诗人”:只要他们坦白承认,就如诸猿所说,他们的“思想”都是靠“运气”而“凑巧”得到的。作者对同代诗人们的讽刺。"></span>。

    <small>由于母猿至此未加留意,煎锅开始沸溢;发出一大股火焰,从烟囱腾空而出。女巫发出可怖的尖叫,从火焰中降落。</small>

    <strong>女巫</strong> 噢!噢!噢!噢!该死的畜生!瘟猪!不照料锅子,烫坏了老娘!杀千刀的孽畜!<small>(看见浮士德和梅菲斯特)</small>这是何人?你们是谁?想干什么?谁溜进来?让火烧痛你的骨头!

    <small>她把撇沫汤勺伸进锅中,将火焰泼向浮士德、梅菲斯特和诸猿。诸猿啜泣。</small>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用手中拂尘挡回去,击打坛坛罐罐)</small>

    两半两半!

    浆汤打翻!

    玻璃碎掉!

    开开玩笑,

    唱呀混蛋,

    给你拍板。

    <small>女巫惊退,狂怒而恐怖。</small>

    你可认识我?你这怪物,你这皮包骨!你可认识你的主子和师傅?什么也拦不住我把你痛打,把你和你的猴精们打个稀里哗啦!看你还敢不尊重这件红马甲?你难道不认得这公鸡毛?我的脸难道给遮住了?还要我向你把姓名自报?

    <strong>女巫</strong> 哦老爷,请原谅我没有礼貌!我没有看见马脚<span class="" data-note="“马脚”:魔鬼有一只马蹄。梅菲斯特着骑士装束,把马蹄遮住了。"></span>。你的两只乌鸦<span class="" data-note="“乌鸦”:原为北欧大神倭丁的两个随从,后转义为魔鸟,为梅菲斯特所有。"></span>到哪儿去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次可以恕你无罪;因为我们没见面,已经有了好一会儿。连影响全世界的文化都涉及到魔鬼:北方的幽灵现在再也见不着;你哪儿看得见犄角、尾巴和利爪?至于马脚嘛,我虽然少不了它,可它往往让我在大庭广众中丢丑;所以多年来我像许多青年人一样用起了假腿肚<span class="" data-note="“假腿肚”:在裤管里装假腿肚,是当时的风尚。“北方的幽灵”,即指梅菲斯特装扮西班牙贵公子,因受文化熏陶,没有原来的魔鬼面貌。"></span>。

    <strong>女巫</strong> <small>(手舞足蹈)</small>我简直昏头昏脑,在这里又见到撒旦公子真想不到!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婆子,不准叫我这个名字!

    <strong>女巫</strong> 为什么?它怎么了你?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它早已进了稗官野史<span class="" data-note="“它早已进了稗官野史”:“它”即“撒旦公子”这个称号。撒旦在本剧的身份前后不一,此处系指梅菲斯特本人;但有时按原义指比梅菲斯特的品级更高的魔王,例如在《瓦尔普吉斯之夜》,梅菲斯特曾计划引浮士德到布洛肯山顶去朝见撒旦,参阅前面注释;在其他情况下,撒旦和魔鬼通用。——梅菲斯特此处和女巫的对话充满讽刺意味:它嘲笑了关于魔鬼长角、长蹄并带两只乌鸦的通俗概念;暗讽康德在哲学中、施莱尔马赫在神学中对于恶的人格化的否定;它断言个人可能“摆脱一个恶”,但世间的恶并不因此减少一些;同时还通过梅菲斯特要求称他为“男爵”,讽刺了贵族政治。"></span>;可人们并没有好过起来:他们摆脱了一个恶,更多的恶依然存在。你管我称男爵老爷吧,这样就很得当;我是一个贵人,像别的贵人一样。你可别怀疑我高贵的血液;看哪,这就是我佩戴的纹章!<small>(做了一个猥亵的姿势<span class="" data-note="“姿势”:歌德后来规定,演员演到这里,必须拍打一下自己的臀部。"></span>)</small><q>?99lib?</q>

    <strong>女巫</strong> <small>(纵声大笑)</small>哈!哈!这就是你的本相,你这流氓,跟从前没有两样!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浮士德)</small>我的朋友,要好好领会,这就是对付女巫的成规!

    <strong>女巫</strong> 老爷们要点什么,请吩咐小的。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一大杯闻名遐迩的琼浆玉液!还得请您搬出陈年老窖:年份越久才越见效。

    <strong>女巫</strong> 欣然从命!这里就有一瓶,我有时也亲自品它一品,它再没有一点臭味;我来给二位斟上一小杯。<small>(低声)</small>不过,这位先生没有准备好<span class="" data-note="“没有准备好”:饮女巫的药酒,有死亡的危险,须经魔术的花招儿才能防御。下文中,梅菲斯特正是这样向浮士德解释的。"></span>,临时喝了,您知道,怕他连一个时辰也活不到。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这是一位好朋友,他的药效不用愁;我想拿你丹房的精品招待他。画你的魔圈,念你的魔咒,给他一碗斟个够!

    <small>女巫做出怪异的姿势,画了一个圆圈,放进一些不可思议的物件;同时,玻璃杯叮当作响,锅子也发出声音,共同奏出音乐来。最后,她拿出一本大书,使诸猿进入圈内,手执火炬,充当她的诵经台。她示意浮士德向她走去。</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small>(对梅菲斯特)</small>不,告诉我,这成什么名堂?荒唐的胡说,疯狂的姿势,最无聊的骗局,我都知道,讨厌透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咄!这不过是开开玩笑,别那么斤斤计较!她既当郎中,自必要耍点花招儿,才能让药剂对你生效。<small>(强使浮士德进入圈内)</small>

    <strong>女巫</strong> <small>(装腔作势,开始从书中朗读)</small>

    汝须熟谙!

    十由一变,

    二可不管,

    三若成偶,

    汝即富有。

    四要摆脱!

    且听女巫说——

    五六一凑,

    七八成数,

    于是告成:

    九与一等,

    十等于零。

    这就是女巫的九九相乘<span class="" data-note="“女巫的九九相乘”:歌德或许是从一本小书《炼金七星》(1756年法兰克福版)受到启发,才写出这篇女巫的九九相乘歌诀。很古时候,人们迷信数字的平方具有魔力。特别是3,4,5,6,7,8,9这七个数字的平方非常重要,它们代表七颗星,即土、木、火、日、金、水、月等七星。按照女巫的歌诀,把1,2,3变成10,2,3,就可得出横和15;同样,4,5,6和0,7,8也可得出横和15。由此构成一个九格图形,不论横数还是竖数,都可得出15的总数,从而收到“汝即富有”的效果。图一:"></span>!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觉得这老婆子尽是胡说八道。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还得好久才念得完,我知道,整本书都是这个调调儿;我为它耗费时间可不少,因为一个彻底的矛盾谁都会莫测高深,不论智愚贤不肖。我的朋友,技艺又陈旧又新颖。历代都是用三而一,一而三来传播迷妄<span class="" data-note="“历代都是用三而一,一而三来传播迷妄”:这是歌德利用梅菲斯特的假面讽刺基督教的“三位一体”说。他在一八二四年向艾克曼谈到他早年的信仰时说,“我相信神,相信自然,相信善对于恶的最后胜利;但对于一个虔敬的灵魂,这些是不够的。人们还要求我相信三而一,一而三,而我灵魂中求真的本能却深恶这一点;此外,我不知道它对我会有哪怕一点点什么帮助。”"></span>,而不是求真。他们就是这样喋喋不休地教人,从没受到干扰;试问谁愿意同傻瓜打交道?世人听见一句什么话,往往就相信,里面总该有点值得玩味的诀窍。

    <strong>女巫</strong> <small>(继续朗读)</small>

    学问威力

    无所不至,

    惜不为世人所知!

    谁人不思,

    始可赠之,

    其将不意而获致<span class="" data-note="“其将不意而获致”:女巫是说,知识不需思考,仅凭信心即可获得。"></span>。

    <strong>浮士德</strong> 她在给我们胡诌些啥?我的脑袋快炸开了花。我想,我在听十万个傻子凑在一起叽里呱啦。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够了够了,哦,杰出的神巫!快把你的饮料拿来,把这只碗斟满,斟到边边上!我这位朋友可不在乎这种饮料:他是个多次得学位<span class="" data-note="“学位”:既指硕士、博士等学位,也可用于大学生闹酒的酒量等级。"></span>的人,可喝过不少佳酿。<tt></tt>

    <small>女巫以许多仪式将饮料斟入碗内;她将它刚送到浮士德嘴边,就出现一股轻微的火焰。</small>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快喝下去!快喝!马上叫你心旷神怡。难道还怕火焰不成,你既同魔鬼称兄道弟?

    <small>女巫祛除魔圈。浮士德从中走出来。</small>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快出去!你可歇不得。

    <strong>女巫</strong> 愿这口酒使您身心快乐!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女巫)</small>你要是高兴我为你做点什么,到瓦尔普吉斯之夜<span class="" data-note="“瓦尔普吉斯之夜”:预示后文,见后注。"></span>务必告诉我。

    <strong>女巫</strong> 这里有一支歌<span class="" data-note="“这里有一支歌”:女巫的这句话是对浮士德说的。那支歌是一支淫曲,可能增强药酒的效力。"></span>!您不时唱它一唱,会发现它效力非常。></a>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small>(对浮士德)</small>快来,快来,让我把你指点:为了药力好内外渗透,你必须发汗。然后我教你品味高尚的闲散<span class="" data-note="“高尚的闲散”:梅菲斯特深知闲散的生活习惯能刺激情欲的增长,故云。"></span>,很快你就会从心眼儿高兴地感到,丘比特<span class="" data-note="“丘比特”:罗马神话中的小爱神,此处指情欲。"></span>跳来跳去跳得欢。

    <strong>浮士德</strong> 让我再把镜子瞧一瞧!那幅女照实在太美了!

    <strong>梅菲斯特</strong> 不必,不必!你马上就会实实在在看见一切妇女的典型。<small>(低声)</small>他肚子里喝进了这药酒,会把任何女人都看成海伦<span class="" data-note="“海伦”:希腊神话中的美女,即女性美的典范。此处系泛指。"></span>。

    <img class="inner" src="//..plate.pic/plate_345147_1.jpg" />

    图二:

    <img class="inner" src="//..plate.pic/plate_345147_2.jpg" />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