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各种游人从内走出。</small>

    <strong>第一拨手艺学徒</strong> 往那边走干吗?

    <strong>第二拨</strong> 我们想去猎人之家。

    <strong>第一拨</strong> 可我们想到磨坊去歇歇。

    <strong>学徒一</strong> 我劝你们还是去水榭。

    <strong>学徒二</strong> 那条道没有什么好看。

    <strong>第二拨</strong> 那你怎么办?

    <strong>学徒三</strong> 我跟大伙儿一起走。

    <strong>学徒四</strong> 还是到堡村去吧:那里你们一定找得到最漂亮的妞儿和最好的啤酒,连吵架都是第一流。

    <strong>学徒五</strong> 你这吹牛的家伙,你的皮又第三次发痒?可我不想去,到那儿我就发慌。

    <strong>使女甲</strong> 不,不!我要回城去。

    <strong>使女乙</strong> 我们肯定会看见他站在那儿,靠着那棵白杨树。

    <strong>使女甲</strong> 这对我什么好事也不算;可他老摽在你身边,他到广场只跟你跳舞。你的快乐跟我有什么相干!

    <strong>使女乙</strong> 他今天肯定不是一个人,他说那个鬈发小伙子会跟他同行。

    <strong>学生一</strong> 瞧,那些娘们走得多带劲!老兄,来吧!我们跟上去。一杯浓啤酒,一卷烈烟草<span class="" data-note="“烟草”:烟草出现在歌德时代,并不在浮士德时代。"></span>,和一个盛装的妞儿,现在最合我的胃口。

    <strong>城市姑娘一</strong> 瞧那些漂亮小伙子!真叫不知羞:本来可以结交名门闺秀,偏去追那些下贱丫头!

    <strong>学生二</strong> <small>(对第一个)</small>别走那么快!后面又来了俩,她们打扮得真可爱。里面就有我的芳邻;我对这姑娘十分倾心。她们踏着安详的脚步,可终归会同我们走到一处。

    <strong>学生一</strong> 不,老兄,我可不喜欢打打闹闹。快点!可别让那份野味给丢掉。星期六拿扫把的手,星期天给你抚爱最温柔。

    <strong>市民一</strong> 不,我一点也不欢喜他,那位新市长!他上任以来,一直趾高气扬,可为城市干了些什么?日子可

    <strong>城市姑娘二</strong> 她让我在水晶球里去看他,说是个士兵模样,还有几个雄赳赳的小伙伴;我四下张望,八方寻找,可他就是不露面。

    <strong>士兵</strong> 雉堞高又高

    拱卫着城堡,

    泼辣又倨傲

    还有女阿娇,

    我都想得到!

    攻打逞英豪,

    犒赏真美妙!

    喇叭一吹响

    我们就应召,

    既是在寻欢

    也是把命抛。

    冲锋这一次!

    人生这一遭!

    娇娃和城堡

    一齐来告饶。

    攻打逞英豪,

    犒赏真美妙!

    勇敢士兵们

    拼命往前跑。

    <small>浮士德和瓦格纳上。</small>

    <strong>浮士德</strong> 由于明媚春光的眷顾,河流和小溪都解冻了,山谷里绿遍了希望的幸福;古老的冬天衰弱不堪,躲回到荒凉的深山去了。它一面逃遁,一面还从那里送来一阵无力的冰屑,呈条状铺洒在发绿的郊野上。可太阳容不得一点苍白,到处活跃着生机和热望,它要用彩色使万物复苏;这地区却见不到一朵花卉,它于是拿盛装的人群来代替。请转过身来,从这高处向城市回顾一下。一群五颜六色的游人从那空洞而黑暗的城门涌出来了。每个人今天都高兴晒晒太阳。他们庆祝着主的复活,因为他们自己也复活了:从低矮屋舍的陋室里,从手艺和行业的束缚中,从山墙和屋顶的压迫下,从摩肩接踵的窄狭街巷里,从教堂森严的黑夜,他们一齐被带到光明里来了。看哪,看哪,人们是多么轻快地消失在花园和田野里,河面上又是怎样纵横交错地漂浮着那么多快乐的小艇,那最后一只满载得快要下沉,也还是开走了。甚至从遥远的山路上,也有花衣服在向我们眨眼。我已经听见村落里的骚动,这里是人民真正的天堂,老老少少都在心满意足地欢呼:“我在这里是个人,我在这里才敢是个人!”

    <strong>瓦格纳</strong> 博士先生,和您一起散步,实在不胜荣幸,而且收益不浅;可我不会一个人溜到这里来,因为我是一切粗鄙行为的敌人。乱弹,乱叫,玩九柱戏,都是我最憎恶的噪音;他们任性打闹,像中了魔一样,却称之为乐事,称之为歌唱。

    <small>农民们在菩提树下。</small>

    <strong>舞蹈和歌唱</strong> 牧羊人为跳舞细心打扮<span class="" data-note="“牧羊人为跳舞细心打扮”:这首民歌在《维廉?麦斯特的学习时代》第二部第十一章由菲利娜提到过(见中译本第115页)。"></span>有花衫有彩带还有花环,

    他穿戴得真个俊俏。

    菩提树周围人已站满,

    大家跳舞跳得发狂一般。

    唷海!唷海!

    唷海沙!海沙!海!

    提琴拉得呱呱叫。

    他匆匆忙忙赶了来,

    想不到双肘一拐

    碰上了一个小姣姣;

    二八佳人回头看:

    “原来是个大笨蛋!”

    唷海!唷海!

    唷海沙!海沙!海!

    “请别这样不礼貌!”

    圆舞一圈一圈飞快转,

    或左或右转成团,

    衣衫四下飘。

    脸儿发红身儿暖

    手挽手歇着把气喘——

    唷海!唷海!

    唷海沙!海沙!海!

    肘子托住了腰。

    “别尽给我灌米汤!

    多少男人骗新娘

    叫人难哭笑!”

    可他还是把她骗到手,

    菩提树下响个够:

    唷海!唷海!

    唷海沙!海沙!海!

    原来是提琴弓子和喧闹。

    <strong>老农民</strong> 博士先生,承蒙您这位大学者今天赏光,不嫌弃我们,到这拥挤的人群中间来。那么,请接住最美好的酒杯,里面灌满了新酿的酒!我把它向您敬献,高声祝愿,它不仅能为您解渴,还能帮助您益寿延年,让它所包含的滴数统统加在您的岁数上。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领了这爽心的一杯,祝福你们大家,并向大家道谢。

    <small>人们围成圆圈聚拢来。</small>

    <strong>老农民</strong> 从前在受难的日子,您曾经照顾过我们;今天您又在这个快乐的日子光临,实在是太好了。当年令尊大人<span class="" data-note="“令尊大人”:据民间传说,浮士德的父亲是一位农民;但在本文中却是一个医生,并且是浮士德的这门技艺的老师。此处所述实为诺斯特拉达穆斯的事迹,参阅前面注释。"></span>在这里扑灭瘟疫,许多人是他老人家最终从热症的虎口救出来的,他们都还活着,就站在这里。那时您虽然是个青年人<span class="" data-note="“那时您虽然是个青年人”:一五二五年,诺斯特拉达穆斯二十二岁,普罗旺斯流行瘟疫,他大胆地沿门进入农家治病,救活许多病人,而本人始终无恙。"></span>,却经常走东串西去探望病人,许多尸体给抬走了,可您本人走出来却总是安然无恙;你度过了重重难关:救人者自有天相。

    <strong>众人</strong> 愿经过考验的人永远健康,继续搭救世人!

    <strong>浮士德</strong> 让我们向天上的救主躬身致敬<span class="" data-note="“让我们向天上的救主躬身致敬”:浮士德的宗教信仰诚然与众不同(见后文《玛尔特的花园》一场中他和玛加蕾特的谈话);但为了不伤害乡民的虔敬感情,他却用他们所习惯的宗教语言说话。"></span>,是他教导我们救人又把我们搭救。<small>(和瓦格纳向前走去)</small>

    <strong>瓦格纳</strong> 受到这一大群人的崇敬,哦大人先生,你一定感慨横生!谁能凭自己的才力挣到这样一份利益,实在是运气!父亲把你指给他们的孩子看,人人争先恐后地问长问短,提琴中断了,舞蹈停止了。你走过去,他们就站成排,帽子抛到了半空,有些人几乎快双膝跪倒,就仿佛圣体<span class="" data-note="“圣体”:即圣饼,天主教弥撒祭品中由基督肉体化成面包,人人在它面前都要顶礼膜拜。此处指宗教仪式行列中高举的圣体。"></span>来了。

    <strong>浮士德</strong> 再走几步就到了那块石头;我们不妨在这里稍事休息。我常常心事重重地独自坐在这里,用祈祷和斋戒来折磨自己。我满怀希望,坚定信仰,想以泪水、叹息和扭手的绝望姿势强求天主结束这场瘟疫。现在,众人的欢呼在我听来不过是讥讽。但愿你能看透我的内心,父子俩哪配享有这样的美名!先父是一位玄虚不可捉摸的正人君子<span class="" data-note="“玄虚不可捉摸的正人君子”:指他用心良好,但由于误用炼金术士的单方,偶然造成灾祸,以致成为后文所谓“厚颜无耻的凶手”。"></span>,他异想天开地沉思自然及其神圣的循环,态度诚实,方法上却颇不一般;他在黑色丹房里与炼金术士为伍,按照数不尽的单方把相克的药物倾注在一起。一头红狮<span class="" data-note="“一头红狮”:这一段是用诗意语言描述炼金术士制造点金石、追求长生的过程。他们在实验室(“黑色的丹房”)里把红色的氧化汞(“狮”)和白色的盐酸(“百合”)放在一只温水锅里,用文火使之化合(有如男人和女人、国王和王后的“交配”)。然后把二者一同从一个曲颈瓶(“洞房”)取到另一个瓶中,再用更大的明火煎熬。把固体汽化后,在烧瓶内壁便现出彩色的沉淀(“五彩缤纷”)。整个过程不过是一次蒸馏,由此产生的所谓“点金石”被称为“年轻的女王”,即狮王和百合后的女儿,据云不仅能制造黄金致富,并有治病、增寿的效力。但是,浮士德充满厌古情绪,不相信这一套,并把自己和他父亲的医道称之为用毒药杀人,虽然用心是好的。"></span>,大胆的求婚者,将在温水里跟百合交配,然后两者从一间洞房转到另一间,再受明火的熬煎。于是,年轻的女王五彩缤纷地出现在玻璃杯中,药剂调成了,病人死去了,没人过问有谁给救活过。我们就这样拿甜丝丝的虎狼药在这些高山低谷之间涂炭生灵,比瘟疫还凶。我曾经亲自给几千人送过毒药,他们一个个憔悴而死,我却不得不活下来作为见证,人们在赞扬厚颜无耻的凶手。..

    <strong>瓦格纳</strong> 您怎么可以这样糟蹋自己!施行别人传授的技术,问心无愧,精确无讹,难道还不足以称为正人君子?你年轻时崇敬令尊,乐于从他领教受益;而今你年事已高,学问倍增,令郎当会达到更高的造诣。

    <strong>浮士德</strong> 有希望摆脱迷津的人真是幸运!人们正在使用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而知道的东西却不会去使用。——可别让我们的这些愁绪破坏了眼前的良辰美景!看哪,绿围翠绕的农舍正在夕照中闪耀。太阳西沉,退隐,白昼就此完结,它匆匆离去,去催促新的生命。哦,竟没有翅膀把我从地面升起,永远永远去把她追随!这样我才会在永恒的晚霞里看见我脚下的宁静世界,所有顶峰燃烧起来,每个低谷都安息了,银色的溪水流进金色的河川。那时,丘壑无限的荒山妨碍不了这神仙般的游历;大海连带温暖的海湾展现在惊讶的眼睛面前。但女神<span class="" data-note="“女神”:指太阳。德语的“太阳”为阴性。"></span>似乎终于要沉坠;而新的冲动苏醒了,我匆匆向前,赶着去啜饮她永恒的光辉,我前面是白昼,后面是黑夜,上面是天空,下面是海浪。正值她将逝未逝之际,我做了一个美梦。唉,怎奈任何肉体的翅膀都不容易同精神的翅膀结伴而飞。然而,当云雀<span class="" data-note="“云雀,苍鹰,白鹤”:这些形象多次出现在歌德笔下。飞翔的梦想伴随歌德终生。"></span>在我们头上,在蔚蓝天空的深处,发出嘹亮的歌声,当苍鹰在险峻的松林高处展翅翱翔,当白鹤飞过平原飞过湖泊努力飞回故乡时,人的感情不禁随着高飞远飏,这可是人类的天性啊。<tt>藏书网</tt>

    <strong>瓦格纳</strong> 我自己也常有异想天开的时辰,但像这样的冲动我却从来没有体验。树林和田野很容易看厌,飞鸟的翅翼我也从不艳羡。我们从一本本、一页页书卷中,将获得怎样不同的精神愉悦啊!那时冬夜将变得温馨宜人,一股极乐的生气会把所有肢体暖遍,咳!你展开一卷珍贵的羊皮纸古籍,整个天国就会降临到你面前。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只意识到一种冲动,哦另一种最好不要知道!在我的胸中,唉,住着两个灵魂<span class="" data-note="“两个灵魂”:关于两个灵魂的观念自古有之,到十七八世纪重新流行。歌德首先从维兰、继而从他那时读到的希腊哲学家色诺芬的政治小说《居鲁士的教育》一书中获得这个观念。后来他从荷兰神学家巴?贝克尔的《着魔的世界》中读到摩尼教教义,从中获悉,“每人有两个灵魂,一个永远同另一个斗争。”"></span>,一个想从另一个挣脱掉;一个在粗鄙的爱欲中以固执的器官附着于世界;另一个则努力超尘脱俗,一心攀登列祖列宗的崇高灵境。哦如果冥冥中确有精灵,在天地之间活动着从事统治,那么请从金色的氛围中降临,把我引向新的、彩色的生活!是的,要是我有一件魔袍<span class="" data-note="“魔袍”:预示后文中浮士德利用梅菲斯特的袍服在空中飞行。"></span>,把我带到异域番邦,那该多好!就是拿最贵重的衣裳,例如拿一袭皇袍来,我也不会把它换掉。

    <strong>瓦格纳</strong> 请别把人所共知的妖兵魔将召唤,它们在缭绕烟雾中铺天盖地地涌现,从四面八方为人类准备了百般千种危险!从北方<span class="" data-note="“从北方”:指东南西北风及其对人类的危害。在德国,东风干燥而锐利,西风则常伴雨而成灾。"></span>有锐利的魔齿,连同尖如箭矢的舌头向你扑来;它们又从东方渐次推进,使万物干枯,并从你的肺部吸取养分;如果南方把它们从沙漠加以派遣,把一团团烈火堆在你的头上,那么西方就带来了成群结队的妖魔,它们正为了淹没你和田亩牧场,才使人感到凉爽。它们欣然倾听,乐于损伤,欢喜服从,因为它们欢喜欺骗我们;它们装作从天而降,撒起谎来轻言细语像天使一样。——咱们走吧!四野已经苍茫,空气凉了下来,雾霭在沉坠!到晚间人才觉得家宅可贵。——你为什么还站着,诧异地望着那边?昏暗里还有什么让你如此动心?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可看见一条黑狗<span class="" data-note="“黑狗”:据传说,浮士德养过一条大黑鬈毛狗,有一对火红眼睛,名叫“普雷斯蒂吉尔”,它被抚摩时能够改变颜色,实际上为一精灵所化。"></span>在秧苗和禾茬中间漫步。

    <strong>瓦格纳</strong> 我早就看见了它,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strong>浮士德</strong> 再瞧瞧,你当它是什么动物?

    <strong>瓦格纳</strong> 一条鬈毛狗,在苦苦追寻主人的踪迹。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可注意到,它在转着螺旋形大圈向我们靠近?如果我没有弄错,它一路走来,身后正拖着火焰的漩涡。

    <strong>瓦格纳</strong> 我只看见一条黑色的鬈毛狗,您也许眼花了吧。

    <strong>浮士德</strong> 我觉得它似乎在施魔法,安排不易觉察的圈套,准备将来把我们的双脚套住。

    <strong>瓦格纳</strong> 我看见它犹疑不定,畏葸不前,围着我们跳跃,因为它看见了两个陌生人,而不是它的主人。

    <strong>浮士德</strong> 圈又变小了,它已经很近了。

    <strong>瓦格纳</strong> 你瞧,一条狗,可没有什么鬼怪!它狺狺不已,满腹狐疑,趴在地上,摇尾乞怜,完全是狗的习惯。

    <strong>浮士德</strong> 跟我们一道吧!来吧!

    <strong>瓦格纳</strong> 它是个像鬈毛狗一样滑稽可笑的动物。你站着,它就等着;你跟它说话,它就蹿到你身上;丢了什么,它会去找回来,它会跳到水里去找你的手杖。

    <strong>浮士德</strong> 你说得对:我看不出一点精灵的痕迹,一切都是由人驯出来的。

    <strong>瓦格纳</strong> 一条狗调教好了,甚至可以博得哲人的眷顾。不错,它完全值得你宠爱,它就是大学生们的高足。<small>(他们走进城门)</small>

百度搜索 浮士德 天涯 浮士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浮士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德并收藏浮士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