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将军,这剧情不对 天涯 将军,这剧情不对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陆庭的伤,在于脊背,外伤不要紧,楚衡怕的是留下隐疾。

    一连数日,他寸步不离陆庭,就是太守府派人过来请,说是太子召见,他也照旧稳如泰山。

    不知不觉又过两日,陆庭背上的伤口都已结痂,内腑也调养了大半。

    “你再躺躺,操练的事,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你这伤不彻底调理好了,上了年纪是要遭罪的。”楚衡诊过脉后,啪一声打掉了在他后腰摩挲的手掌,“还有,伤好之前,不准撩我。”

    “快十天了。”

    “嗯。快二十天也不行。”楚衡按住再度爬到腰上的手掌,眯眼笑,“骨头没好,别想做。”

    陆庭叹了口气:“那么楚大夫,这药还要吃多久?”

    他倒不是怕苦,只是每夜看到挤在窗边小榻上的楚衡,多少觉得心疼。想喊他上.床一道睡,他就说怕夜里碰着伤处。

    可这才几天,楚衡眼底都青黑了一片。

    “伤筋动骨一百天。多则三个月,少则半月。”楚衡收好药箱,“你是武将出身,筋骨好,再养几天就差不多了。”

    陆庭知道楚衡说一不二,只好点头应和,目光在他身后打了个拐弯,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楚衡挑眉,丹凤眼藏着笑:“其实你想做也没事。”

    他故意顿了顿,俯下身子,在陆庭的耳边吹了口气:“回头不行了,就换我上你。”

    陆庭抬手,捏住他的下巴便是一吻,末了哑声道:“乖,我还忍得住。”

    楚衡玩笑归玩笑,却还真没想过从0号变成1号。尤其他自认为自己的技术有限,与其那么费心费力地在上头想着怎么伺候好底下的人,还不如躺倒享受。

    城外营地里的将士们早已能生龙活虎地继续操练。刘臣不是撇下人,进城来找陆庭。回回来都得关上门说上好一会儿的话,这才心满意足地回营里。

    楚衡问了才知,庆王府直至近日都只派了些人过来照顾太子,不见庆王和赵笃清的原因。

    归雁城外最近不太平,大钺氏的呼伦王似乎又率兵侵扰了附近的外族部落。不少人拖家带口,赶着仅剩下的牛羊,流落到归雁城外的草原上。那里本是归雁城百姓的草场,人一多,就不时发生冲突。

    庆王和赵笃清一时半会儿都走不开,也就只好派了人过来专门侍奉太子,顺便准备太子的腿伤一好,就送人回宫。

    这日刘臣又来找陆庭说事,说完了营里的事情忍不住多嘴又提了句自家的闺女。

    偏生楚衡进了屋,眼角一抽,手里的托盘直接“砰”一声,放到了桌子上。

    “刘将军,最近楚某新做了些药,正想找人试试。楚某觉得将军体格不错,不如抽空帮忙试个药。若是成了,日后也好给西山营的弟兄们用。”

    刘臣被托盘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从墩子上跳起来,又听见楚衡似笑非笑地说起试药,忙起身告辞。

    楚衡装模作样惋惜地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外头有人探进头来。

    “是什么药?”太子赵贞探头进来,身后跟着一串女婢下人,有太守府的,也有庆王府的,“楚大夫,孤可能帮你试这个药?”

    楚衡心里一惊,陆庭当即出声呵斥门外侍立的手下:“太子登门,为何无人通报?”

    太子摸了摸鼻尖,笑道:“陆将军莫要怪他们,是孤不要他们通报的。”他说着看向楚衡,双眼精亮,“我瞧陆将军身体好了大半,楚大夫可是能得空了?”

    楚衡敛手一笑:“太子的腿还未大好,若是有什么事,遣人来刺史府刺史府找楚某便是。”

    他和陆庭目前仍住在刺史府中,一方面是陆庭仍有些事未能交接给桂二十一郎,而桂二十一郎又显然不愿意和他有太多接触,另一方面便是陆庭的伤。

    军营不适合陆庭养伤,现在回归雁城,也显然经不起颠簸。住在刺史府碍桂二十一郎的眼,正和夫夫俩的心意。

    “孤先前日子闲来无事,在许太守那儿瞧见了楚大夫的墨宝。”太子笑笑走进屋子,“孤喜爱字画,不知能否得到楚大夫亲手所书的墨宝一副?”

    说是墨宝,其实不过是一副药案。太子见着那上头的字,喜爱的不行,加上腿伤,索性亲自誊抄了一份给许太守,将那副药案收归己用。

    可得了药案,又觉得不够,免不了派人一催再催,想着赶紧再讨要一份。

    “自然可以。”楚衡一口答应,随手把药盏端给如今已经能在床上坐起的陆庭,“还烫,慢点喝。”

    陆庭接过药盏,仰头就是一口喝完。

    太子就坐在边上看着他俩说话,不由道:“楚大夫和陆将军的关系真令孤羡慕。”

    楚衡顿了顿,扭头:“殿下身边不也有好友吗,譬如桂大人,与殿下也算是至交了。”

    太子摇头:“二十一郎是孤伴读,只可惜只是伴读。孤受伤至今,只见过二十一郎几面。别说孤,便是父皇,身边也只有母后和各宫的娘娘们才会这么对待他。”

    楚衡不好说人家本来九十夫夫,只看着太子保持微笑。

    太子满脸仰慕:“孤若是想同楚大夫结交,不知楚大夫是否愿……”

    “殿下。”陆庭突然出声打断,“殿下的腿不如让燕堂趁现在看一看,若是好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宫了。”

    太子“啊”了一声,挪开腿:“孤觉得,孤的腿还需要留在曲玉养养……”

    楚衡笑着上前,毫不犹豫地按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太子的腿:“殿下。”他笑,“别动,楚某看看。”

    靠近身边的青年,身上带着淡淡的药香,闻着叫人心里莫名沉静下来,再加上那副并不输给太子妃的面容……

    年轻的太子忍不住红了脸,收了收腿:“孤没事,真的没事……”

    不管有事没事,这腿楚衡是一定要看的。

    只是捏了几下膝盖,再顺手摸骨,楚衡收手:“殿下这腿好在伤的不重,不然,就凭太子今日这般举动,恐要在床上再多躺些日子才能养好。”

    他就没见过骨折的人这么瞎走的!

    楚衡默默翻了个白眼。

    此言一出太子显然愣住,有些着急:“孤的腿可会有问题?孤只是……只是想来同楚大夫求一副墨宝,孤……”

    太子年少,心性又极为单纯,不过几句话,就已经红了眼眶。

    楚衡抿了抿唇,有些头疼。

    陆庭沉声道:“殿下离宫这么久,可曾想过陛下和娘娘?”

    太子扭头:“孤微服私访,是……是为国事……”

    不是早就说了是因为边关风光,想学古人看看塞外风情,现在说什么国事……

    楚衡叹气。

    太子这性情,要是元王不篡位,真叫他当一辈子的皇帝,大概也就是个南唐李煜的下场了。

    “殿下,既为国事,殿下可在曲玉看出了什么?”陆庭一笑,“边关乃苦寒之地,民风多淳朴。曲玉此地,鲜少与胡人往来,因而还算太平。殿下若是想要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不妨去归雁城看一看。归雁城外,近日纷争不断,殿下看了便知,这关外大漠孤烟究竟是怎样一个境况。”

    “归雁城外漂……不太平吗?”太子犹豫了下,“哪怕有皇伯父在,也不太平?”

    此言一出,楚衡愣住,陆庭的神情划过无奈。

    庆王所率的西山营,的确是大延边关最重要的一支队伍,的确保证了大延的太平,百姓安康。可这份太平和安康的背后,是西山营的将士们一次一次在边陲抵御各种冲击。

    但,西山营不是神,庆王更不是神。

    谁能保证哪天西山营不会失利,到那时候,能将敌人抵挡在中原外的,又会是谁?

    “殿下,没有人是万能的。”楚衡顿了下,正色道,“殿下是未来的大延的主人,日后要坐在最高的位置看整个大延。殿下若是腿真的好了,楚某愿陪同殿下去归雁城看一看,晚些再劳烦庆王派人护送殿下回宫。”

    “孤不想回宫!”太子忽然大叫,见楚衡和陆庭面面相觑又要说话,忙抢先一步,“孤……孤不想回宫。东宫有太子妃,总是不许孤抱抱皇子,说是不合规矩,还一直要孤去亲近东宫里的其他妃子宫女。”

    少年太子似乎不好意思自己的事,脸颊发红,咬咬牙:“孤去向母后请安,母后没说几句话,便跟孤抱怨父皇近日宠爱上了宫外的一个胡女。还总是说父皇像极了皇爷爷,就爱找那些胡女下嘴。”

    皇家秘辛什么的,其实他俩并不打算知道。

    楚衡咳嗽两声,有些尴尬:“殿下……”

    先帝睡胡女什么的,明德帝睡胡女什么的,这些真的……没必要叫外人知道……虽然他跟陆庭对这事还真的都挺了解的……

    “孤……孤知道说这些不好。”太子有些慌,“可孤心里难受,孤只想和其他皇叔那样,拥有一块封地,当个悠闲的王爷,孤听不懂朝政,孤……”

    “太子殿下!”陆庭不由得出声,制止了太子的话,“殿下,你是陛下唯一的皇子。”

    陆庭其实不明白楚衡之前笃定地说,元王一定会篡位的原因。但,如果太子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那就……

    房门外忽有人高声呼喊“太子殿下”。

    楚衡愣了下,起身去看,只见赵笃清带着身边几个太监模样,满脸狼狈的男人站在外头。

    “赵世子,这是怎么了?”

    “殿下可在里头?”赵笃清问。

    楚衡点头,侧过身:“世子请往里走。”

    赵笃清进屋,身后的几个太监见到坐在桌旁,明显瘦了一大圈的太子,登时滚下泪来,跪行哭嚎。

    他们张口喊的,不是心疼太子,而是另一番叫楚衡和陆庭震得说不出话来的消息——

    “殿下!皇上……皇上驾崩了……”

百度搜索 将军,这剧情不对 天涯 将军,这剧情不对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将军,这剧情不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将军,这剧情不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