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最后的占有者 天涯 最后的占有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沅沅莫名惊醒的时候,窗外希维的天色是灰暗的。

    她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从床上爬下来拉开窗帘,她望见的依然是漫山遍野的白茫茫,仍然有雪在簌簌地下,像被扯开来的棉絮,轻悠悠地飘在空中。

    与这样一片刺目的雪白相反的,是希维的天空,昏暗无光的天幕仿佛被一块巨大、脏破的布,灰白与漆黑混合的颜色在头顶流动着,让人心生压抑。

    她睡不着、也无所谓时间,索性坐在窗边,身子靠在窗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场纷纷雪落。暗沉的天空就像被人不小心倾洒的墨汁,随着时间的推移,颜色由深及浅地蔓延开来。

    外头应该很冷,但她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不知道他关不关心她现在的处境。沅沅漫无目的地望着窗外阴沉的天,忽然疑惑,怎么有几个黑色的点在移动……

    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再次看了一遍,确实如此。

    沅沅心下一颤,意识瞬间清醒过来。不顾外面的温度,她打开窗户,雪花随即盘旋着飞了进来,她探出头定睛看去……

    没有错,绝对没有错……

    是战机战队……还有天空骤然被一大块阴影遮住……那是太空堡垒……是宇宙母舰……

    是谁……会有谁会没有任何征兆地攻打希维?甚至连一个最基本的战书都没有?

    沅沅来不及理清思绪,她随即穿好衣服匆忙地洗漱整理好自己……如果是她所猜想的那样……那她就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无论在希维宫中哪里,她都不能让他们找到……

    带上银白色的‘家伙’,精巧冰冷的手|枪被放入口袋中……沅沅神色微凛,阿曼达说过,再好的狙击手,训练得再多都比不上一次的实战……这次或许就是她最重要的考核了……带上它,她的心里好像有了底气……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地打开门。

    敌方直接攻到王都,宫内的人早就逃空了,现在连巡逻忙碌的宪兵队的影子都看不到,昏暗的天色将没有灯火的华美大殿笼上了一层荒凉的灰色,大殿空荡死寂,国未亡,却已呈现颓败的气息。

    沅沅甚至有过几秒的犹疑,她感到这里不像是她从前印象中的希维宫殿。不过,如果没有阻碍,那就好办了,她能够自己离开这里再去查看个究竟。

    心下稍稍放松了些,刚跨出一步,后脑勺蓦地被冰凉的金属抵住,沅沅浑身僵住,举起双手。她太清楚这种感觉了,曾经无数次在狙击课上,她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败给阿曼达的,后背是一个人最脆弱、没有防备的地方。

    她刚才太大意了,如果说这个宫殿所有人都为了保命逃走了,那一定有一个还会留下,垂死挣扎地留到最后一刻。

    “雷诺。”

    沅沅语气平静,“您这样做有用吗?”

    “你闭嘴。”撕去伪装,雷诺赤红着眼恼怒地喊道。

    大军压境,一切都迅速得无声无息,不可思议。母星的所有部队都被他调往了一千光年外之外的军事基地,仅仅留下的宪兵队的人数还无法凑齐一支舰队……直到战争真正开始时,他才发现,希维所有军队的大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里……

    派外的军队迟迟不回母星,宪兵队收到大军压境的信息后第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被他救出的那些希维皇族……也全部死了……全部遭遇暗杀……也是他动的手……他从来都不顾及敌方的死亡……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希维民众……只要碍了军队前行的道路,无一幸免……

    上一瞬还是天堂,这一秒就变成了地狱。

    他没有料到,他会如此之快,这般迫不及待地就杀入母星,与他合作的机械族那边甚至都来不及派出支援……

    不,不是来不及……是他们不愿意……是他们惧怕他……

    他现在明白了机械族执政官说的话了……他这样的人除非是亲眼所见他死了,否则而后等待着你的,就是长长的无尽的噩梦……

    他原本不清楚他的手段,想到奥姆还有数不尽的牺牲者……他总算是懂了……

    赫德,他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宇宙,更适合他的地方,是地狱。

    他更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竟然只做了一天的王……呵,一天的王,那还不如不做。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多么屈辱……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算计好了的是吗?

    他让他沦为希维历史的笑柄、变成无能的懦夫、无尽的荣耀与喜悦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这样的耻辱,他要他加倍奉还。

    他立马赶到这里,在庞大苍凉的希维宫殿中见到这个女人身影的第一眼,他就愈发确定了这样的想法。他要让他后悔,后悔这样对付他,这个女人是他的软肋,他不会不在意,他控制住她,不就是间接地掌控住了他吗?

    愤怒之火将他的理智、冷静燃烧殆尽,雷诺手臂死死扣住沅沅的脖颈,黑洞洞的枪口一直对准着她的太阳穴,不敢有丝毫松懈。

    这个人类太脆弱了,他只要一枪下去,她立即会死。

    沅沅受他牵制,脖颈被压住呼吸不畅,她双手也紧紧握住他的手臂,以此拉开一点点的距离让她呼吸。男人粗鲁地拖着她走到大殿外,他们站在希维宫殿之上,俯瞰着底下白雪皑皑,她的视线中是一片全然的白,只有头顶漆黑的天空,黑得发沉,好像有墨汁要滴下来。

    外面依然在落雪,她穿得不多,身上单薄,刚才被雷诺一路拖着过来,脚上的鞋子都不知道去哪了,双脚在冰天雪地中冻得通红,双手的骨节处也泛起了淡色的红,她每呼出的一口气,都是浮在空气中的白雾。

    太冷了,外头竟然这么冷。

    他在等什么,再这样下去,她会被冷死。

    几分钟后,沅沅下巴一痛,男人不知轻重,力道大得她眼泪差点掉下来,雷诺强硬地扶正她的下巴,他的声音隐隐有些不正常的兴奋,“瞧,谁来了?”

    她望去,世界的声音顿时消弭,安静到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没了。

    男人一身暗灰色的军装,正缓缓向这走来,压低的帽檐下,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和具体的面容,但她知道是他,一定是他。

    她太熟悉他了,乃至于他走路的方式和习惯,永远笔直挺拔的背脊跟修竹似的清冷。雪花好像在这一刻也变得温柔起来,下得缓慢而柔和地落在他肩头,很快就积了一层薄薄的白,她忍住给他拂去的冲动,就是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现在还是人质。

    可是她竟然想要走上前替他拂去肩上的雪。

    什么都不想问,她就只想这么做。

    如果能再抱一抱他,就更好了,看看这些天他过得怎么样,不过想了想,他好像也不会累,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能知道他的心累不累。

    赫德站在他们身前,中间隔着一定距离。

    沅沅张了张嘴,有好多话想说,但到了这一刻,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说的,她只是眼神专注地看着他,赫德也抬眸静静地望她,彼此间都没有说话,却仿佛已经说过了千言万语。

    雷诺冷哼了声,扣着沅沅向后退了几步。

    赫德点了点头,也不知是朝沅沅还是雷诺。只见他伸手将身上的枪和光剑拿了出来,扔到了身后的雪坑中,他对着雷诺无声地示意着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尽管如此,雷诺只是冷笑了声后,问沅沅,“想不想看看你所谓的丈夫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他没给她回答,举起枪就往赫德身上一阵扫射。沅沅心弦绷紧,慌乱无措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扫射过后,枪口仍然对准着她的太阳穴。

    所有的子弹都掉落在赫德的周身,带着鲜红的血,有几颗子弹划破了他的脸颊,血慢慢地在伤口处渗出。

    “赫德……”她徒劳地喊道。

    他只静静地望着她,对她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别怕。

    他不会感受到任何疼痛,他的身体中没有痛觉的存在。

    接下来,沅沅睁大眼睛地见到不可思议神奇的一幕。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愈合,皮肤完好无损,不止是这样,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他的血完全止住了,伤口以一种时间倒流的方式退回到原先完好如初的模样。

    “真是让人惊叹。”

    即便伤口愈合了,沅沅还是心下抽疼。

    “超金属的子弹击中身体,还能拥有这么可怕的恢复能力。”

    “不愧是机械族最年轻的王。”

    沅沅心下一动,果然……他的种族和她先前所预料的相符……但他的身份她确实猜不到……

    雷诺阴鸷地看着怀里的沅沅,忽然问他,“其实我很好奇,他那样连血液都是合成物冷冰冰的机械,竟然也会,”他故意顿了一下,似乎在咀嚼这两个字眼,“爱人?”

    赫德面无表情地听着,未置一语。

    “有几件事情,我想你一直都是被蒙在鼓里的吧?”

    沅沅怔了下。

    “知道那次殿下的生日宴会上的那些参加宴会的皇族吗?你知道他们的下场吗?你亲爱的丈夫先是把他们全部关在了希维宫殿的地下监狱里,囚禁了一个多月,几十个人被困在一间监狱里,你知道他们有多绝望吗?连自杀都不能,谁有这个念头,他就会尝到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这样反复,没有一个人敢自杀,所有的人都苟且地活着,当我成为希维的王的时候,把他们救出来,你知道他们的反应吗?”

    “几十个人竟然都往那个监狱跑,他们竟然不愿意离开那里。我本来还以为是他们出了问题,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想的是正确的,因为只有继续待在那里才可能活下去。不过你亲爱的丈夫就在今天,把他们全部杀了。”

    “一个不留。”

    沅沅看着他,抿了抿唇。

    “还记得希维的前任皇帝陛下吗?可笑的是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皇帝陛下早就死了,我们见到的那一位只是你丈夫的手下扮演的,你要知道机械族想改变自己的外貌做到与另一个人一模一样有多简单,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真正的皇帝陛下?也死了,但不是一下子死的,他是被你丈夫一点点折磨死的,被囚禁在深渊之所中终年不见天日,无法说话、没有眼睛、不能独立行动,苟延残喘地活着,还不如一只畜生。”

    “我现在才知道奥姆为什么那么害怕了,他宁愿吞枪自杀都不愿意落到他的手上。”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也必须要知道。”

    “知道为什么太阳的能源会骤然消失吗?还是你亲爱的丈夫,机械族掠夺走了那处星域几千光年内的星球资源,其中包括太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你是被他逼迫来的,如果你不答应,那今天你的母星就没了,你的亲人朋友包括你自己,都会死在那里。而他,不会伸出援手。你们一开始所谓的蜜月旅行,不过是他为了引出幕后者——杀了他的提前预知的计划。”

    “你以为他是乐善好施的王子殿下?”

    “他明明就是一堆冷酷残忍的金属机械,你指望这样的东西会有爱?”

    雷诺大笑。

    “你被骗了。从头到尾你是一个道具,你看,你自以为最爱的人最相信的人一直都在欺骗你。我可真为你感到难过。”

    假如赫德被最爱的人背叛、憎恨……该有多痛苦?

    就算他今天会死,他也要让这个男人一生后悔。

    她会恨他,他们之间会带着永远无法诉说的遗憾……多美……就让他这么地,送她上路吧……

    轻轻扣下扳机……雷诺弯起嘴角……

    然而下一秒的变故让他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

    禁锢住她的手受到撞击力骤然脱离她的身体,他冷不防感受到身体一阵难言的疼痛,下一刻,女孩举起枪抵住他的后脑勺声音冰冷地问,“说没说完?”

    雷诺呆住。

    面前的赫德笑了。

百度搜索 最后的占有者 天涯 最后的占有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最后的占有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最后的占有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