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满城都说该嫁了 天涯 满城都说该嫁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你还不知道吧?”见楼湛蹙眉不解,左清羽略带嘲讽地扬扬眉头,扭头看向窗外洒落的雪花,悠悠道,“萧凝和严远是青梅竹马。”

    严远一直都喜欢着萧凝,但萧凝当初对裴琛一见钟情,完全不顾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竹马,执拗地要嫁给裴琛。听左清羽在裴宛那儿套来的话,严远当初为了帮萧凝如愿,可花了不少力气。

    此人也是悲哀,他最喜欢的人对他不屑一顾,一心只有利用。二十年前利用他帮她嫁给裴琛,如今又利用他追杀她的仇人。

    楼湛忍不住摇了摇头,黑白分明的眸子安静地看着左清羽:“你同裴宛的婚约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裴宛求的。”左清羽笑得春风得意,“萧凝才刚害了我父亲,当然不肯答应。可是裴琛裴大人对我一向印象不错,约了我谈了场话,便放心地将他女儿交给我了。”

    所以,这门亲事是裴琛应下的。可萧凝又是心虚又是愤恨,自然不允诺,便同裴琛大吵大闹,几乎要掀了驸马府了。裴琛忍她二十余年,忍无可忍,当着府中众位下人的面放言和离。

    萧凝一听到“和离”二字,更是恼羞成怒,什么恶毒语言都咒了出来,最后只道和离不可能,她这辈子缠定裴琛了。

    裴琛气得两眼发黑,一拂袖直接搬出了驸马府,如今日夜都在尚书省办公处。前日宫宴里两人同座,其实也是好几个月来第一次碰面。

    楼湛不由再次摇头。裴琛也真是可怜,摊上了萧凝这种人,上半辈子被缠死了,下半辈子也不得安宁。

    “你答应裴宛的婚约,又是为何?”楼湛微微蹙眉,对那个在母亲嚣张气焰下的少女也有些同情。

    “自然是为了套话。”左清羽奇怪地看着楼湛,“还能为了什么?哦,对了,萧凝对这个小女儿也很是看中,还能气到萧凝。”

    “你既然不喜欢她,最好趁早解除了婚约。”楼湛冷淡地看着他,“你此行约我来,还有事吗?”

    “唔,看你的样子也不想同我联手。不过告诉你这些就够了……”左清羽眸光一转,笑得不怀好意。只要魏国公不出事,这件事忍忍也能过了,娶了裴宛还能为以后的安全做出保障,不必动手。可告诉了楼湛,楼湛就不得不有所行动了。

    他不想忍,也不想动手,就只能借楼湛之手了。

    楼湛瞬息间也明白了他的意图,蹙眉冷哼一声,起身离开。手刚碰到门,身后又响起左清羽的声音:

    “严远也不是那么无脑的人,你多留意一些,我怀疑他同其他什么人也有了牵扯……楼湛,你就不愿留下来叙叙旧?”

    楼湛推开门,头也不回:“我也早说过了,我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恩仇早断,你最好别再来招惹楼家。”

    ***

    楼湛到茶楼中听了一下午云京近来穿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回来时路过陈府,目光忍不住在朱红的大门上凝视许久。

    陈子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楼湛已经不知道了。

    春节时街上极是热闹,从街头到街尾挂满了彩灯,四处都是人潮。这样的地方虽然热闹,却也容易发生许多突发事件。楼湛不想再多做停留,天色擦黑时,回到了楼府。

    府门前蹲着三个人,远远地看到楼湛过来了,挨个站起来。楼湛走近一看,有些惊讶:“……你们在这儿守着做甚?”

    沈扇仪翻白眼:“出去会谁了?这么晚才回来。”

    楼息跟着翻白眼,神情同沈扇仪竟然有七八分相似:“从前是谁天天不准我出门,不准我晚归,否则就跪在祠堂里抄家训?我说楼湛,这大年初一的,你上哪儿去了?今晚是不是想跪在祠堂里抄家训了?”

    楼湛:“……”

    楼挽羞羞涩涩矜持一笑:“阿姐,大家都在等你……”

    楼湛有些哭笑不得,点点头,扇了楼息脑袋一巴掌,错身进门:“好的不学坏的学。跟着沈扇仪半年,没学到他一点优点,耍嘴皮子倒学了个十足。”

    顿了顿,她揉揉额角,“失策,沈扇仪……没有优点。”

    难得见楼湛开玩笑,沈扇仪顾不上生气,噗嗤一声笑了:“说谁嘴皮子厉害?分明是你。”

    楼湛只当没听见。

    外界虽然纷纷扰扰,乱成了一锅粥,楼府内却是安安稳稳,只要有楼湛在,上上下下似乎都有了主心骨。用沈扇仪的话来说,半年前愁云惨淡,现在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晚上正用着饭,崔公公又降临了。

    楼湛匆匆赶到前堂,瞥了眼身后跟过来看热闹的沈扇仪几人,当没看见他们,疑惑道:“公公此行是为了?”

    无论是银子药材还是其他的都陆陆续续送来了许多,萧淮托人送来的信也有小黄门专门送来。今夜崔公公是为何亲自跑这一趟?

    崔公公弯腰一笑,意喻不明地打量了楼湛几眼,才挺直身子,笑道:“打扰楼大人吃团圆饭了。不过今夜来,是奉陛下和太皇太后的命令,来送楼大人一份大礼。”

    大礼?

    崔公公道:“这份大礼是从并州加急而来,还望楼大人不要嫌弃。”

    从并州而来,莫非是萧淮派人送来的新年礼物?

    楼湛琢磨着,盯着崔公公,眼神疑惑。崔公公笑得诡异,指向门外:“大礼在门外哩,楼大人请看。”

    楼湛扭头一看。

    大堂外忽然转出一人,长发束冠,蓝衣玉带。五官清润,气质沉静。仿若珠玉在侧,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他抬脚走进大堂,微微一笑,张开手,眸中含着温和的笑意:

    “阿湛,这份大礼,你可喜欢?”

    楼湛怔住。

    愣愣地盯着门前的青年许久,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去,那人的的确确就在眼前,含笑看着她,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包容。

    似乎一瞬间眼前只剩下这个人,楼湛顿了顿,直接扑过去冲进了他的怀里。

    熟悉的越邻香混杂着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楼湛深深吸了口气,将头埋进他怀里,手怀着他的腰,不愿松开。

    萧淮微微闭着眼,笑着抱紧了楼湛。

    几个月的思念点点滴滴汇聚成海,在心头波涛汹涌,化到嘴边,却只有轻飘飘的几个字:“阿湛,好久不见。”

    楼湛慢慢抬起头,目光掠过精致如玉的下颔,同那双明亮温和的双眸对上,抿了抿唇,点点头。

    萧淮抚了抚她的头发:“还没告诉我,喜不喜欢这份大礼?”

    楼湛顿了片刻,低声道:“喜欢。”

    日夜思念,夜夜入梦的人就在眼前,如何能不喜欢。这几个月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到的笑容,嗅到的淡香如今化为实质,楼湛尚还有些分不清现实虚幻,就听到身后的崔公公道:“看来楼大人很喜欢这份大礼,那奴才便告退了。”

    萧淮从容点头:“劳烦崔公公可。”

    崔公公眯眼笑:“不敢,不敢。”

    随即便退去了。楼湛正想说话,忽然想起躲在边上偷偷摸摸窥视的沈扇仪和两个楼家小弟,猝然一惊,脸上飞上绯红,低声道:“放开我。”

    萧淮自然也注意到了有人在偷窥,闻言虽然有些遗憾,却还是放开了楼湛。

    沈扇仪这才冲出来,扑向萧淮就是一拳:“好哇萧临渊!你居然对阿湛下手了!”

    萧淮不躲不闪,微微一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难道还要等着别人下手了再动身。

    沈扇仪一拳自然没打上去,郁闷十足地拍上萧淮的肩膀,看了看楼湛,将他揽出门外,脸色一肃,冷声道:“你可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

    萧淮脸色不变:“知道。”

    “那你还要招惹阿湛?”

    萧淮沉默了一下,敛了笑容:“扇仪,你知道阿湛对我的意义。”顿了顿,他忽然露出一个略带狡黠意味的笑,凑到沈扇仪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沈扇仪猝然瞪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萧淮。良久,他才觉喉咙干涩,又惊又喜,却又有些莫名的失落:“……你说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萧淮颔首,如画的眉目间笑意浅淡,“好了,这么急着赶回来,就不浪费时间了。事关重大,你暂且保密。”

    沈扇仪肃然点头,脸上却是忍不住的惊喜笑意。

    一阵寒风吹来,他不由打了个冷颤,揽着萧淮走回大堂。见楼湛正在拉着两个弟弟低声解释着什么,沈扇仪眸子一转,心生一计,拉着萧淮凑近。

    “……所以。不必惊讶什么。”楼湛粗略地介绍了一下萧淮及其同萧淮在路途上遇到的事情,顺道轻描淡写地说了婚约。

    楼息和楼挽已经听得目瞪口呆,见沈扇仪搂着萧淮过来,皆咽了口唾沫,方才看到楼湛扑上去,那种突然生出的“养了十几年的姐姐被人抢了”的郁闷感也不翼而飞。

    毕竟这人……也是陪同楼湛经历许多风险,一直陪着楼湛的人。

    楼湛若是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一定会直接将两个一起提去祠堂罚跪。

    “阿息阿挽。”沈扇仪同楼息相处了半年,这几日又同楼挽日日混在一起,彼此都相熟,张口就是亲昵甜腻的称呼,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笑得更似繁华开遍了,“你们来说说,我和这个病秧子,哪个看起来更符合你们心目中姐夫的形象?”

    大堂里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楼息沉默良久,石破天惊地开口:“我一直想把阿姐嫁出去,但是又有些舍不得。我家阿姐的条件也不差,所以这些天一直想,阿姐应该能娶一个男人进门,我觉得要娶的话……”

    “闭嘴。”楼湛额上青筋跳了跳,冷声打断楼息的豪言壮语,随手将一块茶点塞进楼息嘴里,简洁明了地下令:

    “回去用饭。”

百度搜索 满城都说该嫁了 天涯 满城都说该嫁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满城都说该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满城都说该嫁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