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心术不正 天涯 心术不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哗啦!”

    陈沫被狗泼似的一盆凉水泼醒,她哐当蹬了几下睁开**的眼睛,就发现自己深处一处黑不溜丢的地方,像是在什么可怕的洞穴里,周围都是一言不发的黑衣保镖,而她的正对面,男人正坐在一条椅子上,长腿搭上椅子旁边的方桌,咬着烟,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中的zippo打火机。

    打火机明灭的火焰间,陈沫看着男人那张零死角的侧脸,森森打了个冷颤——呜,说好的小人渣陆小羽呢,为什么无故变成了大号的,差评。

    咕咚,陈沫脑袋一歪眼前一黑,又一次倒在了地板上。

    “老板,这……”

    “泼醒。”

    哗啦,又是一盆加冰的冷水淋上头,陆饶说:“下一盆,就是硫酸了。”

    陈沫一个鲤鱼打挺立起来,挣了挣手上的绳子,挣不开,紧张起来,骂道:“陆渣你是不是疯了?我什么时候又招你惹你了?你他妈都把我赶离锦绣星城了,我现在无家可归四处漂泊,你还疯狗一样死咬着我不放干什么——”

    陆饶收起打火机,面无表情地操起手边的茶壶就朝她砸过去,真是要砸死她的那种砸。

    陈沫吓白脸惨叫一声,使劲侧身闪躲,茶壶在她的脚侧碎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哗啦声。

    陈沫满头大汗,夹杂着水珠,瑟瑟发抖,主要是冷的,毕竟已经是初秋的天了,被这样几盆冰水从头淋下,想不瑟缩都困难,其次也是有点怕。

    陆饶此人,下手狠毒得像个疯子,陈沫是领教过的。这个疯子真的敢杀人的,而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身处哪个鬼地方,这里暗不见天日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中国,陈沫恨恨地咬牙瞪着不远处半隐在暗处的男人,心脏咕咚咕咚地跳。

    “把人带出来。”陆饶吩咐身边的王昭。

    咚。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被丢了进来,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小伙子一看到陈沫,立刻哇的一声哭出来,连滚带爬冲过来吊着她,大喊:“姐,姐你救救我啊,我没拿他的钱啊姐,就我一条命啊姐,你开口说句话!”

    “我、我——”

    陈沫深深咽了口口水,脸色煞白。

    此人名叫陈诚,是她的远房堂弟,原本被她招来做锦绣星城的一个小会计,后来她用计要挪走锦绣星城的钱,就找了这个堂弟做个借口,她给了他一笔钱送他出国,然后在对陆饶说自己错信亲人导致巨额公款亏空,如今无力回天。

    可是现在,陆饶究竟是怎么把陈诚找回来的?陈沫无从得知。

    “姐!姐你说句话啊!这一切都是你叫我做的、我没有亏走他的钱啊,姐你快开口啊,他们没人性的,真的会打死我的——”这两天,陈诚似乎真的被折磨坏了,现在十分恐惧,眼神惊恐地四处张望,他那一身的血迹,陈沫看了都触目惊心,想着今后的好多天肯定都得做恶梦了。

    “你明知道他没卷走公款还折磨他干什么。”看不下去,陈沫终于开了口,对陆饶说,“先把我手上绳子解开。”她说了句,然后补充道,“放心,你这里这么多人,我插翅难飞。”

    “给她解开。”

    陆饶发话,陈沫的双手终于得空,她活动了一下手腕,缓和了语气道:“不管陈诚的事,你打死他也没用,他没钱——放他走吧。”

    “走?我的损失你来赔?”陆饶侧过身来,神情阴戾,“陈沫,你何止狗胆包天呢,你简直都异想天开想撕碎了这个天,把我当成周存那个二百五,以为耍点可笑的手段都能从我这金蝉脱壳捞钱?”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陆饶冷笑了一声,沉默地点了烟,对身边的王昭说,“既然还不出钱,就先卸了那小子一只手臂。”

    “是,老板。”

    王昭亮出锋利的军刀,地上浑身伤痕累累的陈诚顿时惨叫起来,连滚带爬试图躲藏,藏不过两秒就被几名保镖按住,将右手扯了出来,压在地板上。

    “不要!”陈沫眼见着他是要动真的,也下白了脸,大声道,“你是不是疯了?他没钱你就是砍死他也一毛钱得不到!你、你不就是要钱吗?我、我来想办法!”

    陆饶伸手制止了手下下刀的动作,叼着烟,笑得毒滟:“是你,把竞技城的财务席卷一空的人,是你啊——你也不想要双手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是被骗了!”陈沫心知今天在劫难逃要遭罪,她重重咽了口口水,紧张地把双手藏在背后,生怕被拖出去宰掉,六神无主地说,“钱、钱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都是被周存那个王八蛋给蒙骗了,是他,是他唆使我亏空公款的——”

    “周存?”陆饶玩味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陈沫见他似乎不信,解释道:“我也是逼不得已,当时我只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主要还是心里不安稳,怕哪天你心中不爽将我扫地出锦绣星城,那个时候周存正好找上我,说他最近在着手组建一个新公司,公司是干什么的我具体不清楚,但他说手头资金紧张,只要我能投钱,他愿意分我一部分原始股权。”

    陆饶不置可否。

    陈沫摸不准他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心中不安,她舔了舔嘴唇补充道:“总、总之现在钱暂时是拿不回来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周存把钱退还给我的,最多半个月,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了,拜托你别砍我的手。”

    眼见着男人脸色越来越难看,陈沫才补充说明了后半截话,说话之后自己也觉得后背发凉,她看陆渣今日的架势,不拿到钱是绝对不可能放了她的,当下悲从中来,汪地一声哭了出来:“我现在真的一分钱没有哇你乱刀砍死我也得不到一分钱啊,只要你放过我这一次,我发誓一定给你把钱追回来,我发誓!”

    “我现在就要那笔钱应急,等不了那么久。”陆饶说。

    “那一周行不行?”

    “太长了。”

    陈沫真的无计可施了,瘫软在地上:“行了别说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杀了我吧。”

    陆饶捻熄了烟,走过来,蹲在她的面前,两个人近在咫尺,他用脚尖踢了踢她的光脚,缓缓凑得离她很近了,靠近她耳朵问了最后一遍:“你真的,还不出钱?”

    “嗯嗯!”陈沫眼眶含泪,点头。

    “丢她进海里喂鲨鱼!”

    陆饶话音刚落,两名保镖就冲上前来,一左一右架住陈沫,哗啦一声,这黑洞洞的空间窗户被打开,腥咸的海风灌进来,陈沫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船上,两保镖已经驾着她朝窗子走,真的要奉命将她丢进海里去。

    “啊啊啊不要哇救命哇——”

    陈沫撕心裂肺地惨叫,双手死死扒拉住窗框,吓得腿都软了。

    “不要?”

    一支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扭着她的脸,陆饶语气嘲讽地反问道:“怕死?你承认亏空了钱,也承认还不起,不以死谢罪,是喜欢吃牢饭些?可我最不喜欢那么漫长地耗着。”

    陈沫呜呜直哭,脸都被他的贱手给拧变形了。

    她都这样了,怕死怕得快吓尿,也没有说出当场还钱来,陆饶此刻其实心中已经有了数:多半她刚刚讲的话半真半假,周存是不是骗她投了钱他暂且不知,可她现在手上确实暂时拿不出钱来填补漏洞。

    弄死她也不解恨。

    陆饶冷哼一声,重重摔开了她。

    陈沫灰溜溜地靠在窗框上,一点点滑坐到地上。

    “既然你现在暂时拿不出钱,而我又十分需要钱,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以走了。”思虑良久,陆饶重新从烟盒中抖出一支烟,却没有急着点,他对陈沫说,“我可以允许你延后还钱,并且继续让你经营锦绣星城,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什么?”陈沫警惕地双手抱胸,防备地瞪着他。

    “结婚。”

    陈沫被原地炸成了雕像,黑不溜丢的那种,她以为自己耳朵聋了出现了幻觉,扯破喉咙重新问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没听清楚。”

    “我们结婚,在你把钱还上之前,我们都保持夫妻关系。”陆饶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陈沫满脸不服:我只是想着你的钱,你他妈却想着免费睡我,要点逼脸不?

    “你不愿意?”陆饶问。

    “……”

    “不愿意也没有关系,投海还是坐牢,二选一吧。”

    陈沫十分绝望,不得不问出了心中疑惑:“你爱我哪一点,明说,你要是爱我天使般的容颜,我马上毁容,你爱我甜美的声音我自愿饮硫酸,你要是爱我的大胸,那我,我,我只能忍痛将它们锤扁了呜呜呜——”

    见她这般,陆饶难得松懈了情绪,唇角几不可见地扬了扬,陈沫却只顾着哀嚎没有注意到,只听到他说:“陈小姐,你误会了,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你浑身上下,从内里道外在,对我一丝性吸引力也无;从基因遗传的角度来看,我也不打算跟你一起组合将我的基因传递下去。”

    “那你为什么逼婚——”

    “我需要一个已婚身份。”

    “结个婚而已,找你的真爱黑妞去呀!”

    哟呵,

    陈沫这下算是看出来了,陆渣似乎有难言之隐,确实必须地要她出钱or出人。

    既然现在有了谈判的筹码,那她为毛还要像个小老鼠一样畏畏缩缩的?想到此,她噌噌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幸灾乐祸道:“你一个堂堂上市公司大总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结个婚,为毛找我?别是有什么缺陷吧?我可不想白白牺牲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

    没说两句话她的眼睛就开始飘向男人下三路。

    陆饶脸色陡沉,拽过她的脸:“那些不是你该过问的事,现在你没得选择,要么领证,要么沉海,或坐牢。”

    “痛痛痛痛痛——”

    陈沫嗷嗷叫,心中飞快打算盘。

百度搜索 心术不正 天涯 心术不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心术不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心术不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