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书生难配 天涯 快穿书生难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皓祥身上的力道一卸,苏莫立即脱身,抿着嘴唇看着眼前还是一脸火气的人,还有身后拖着这个人的温老师。

    多隆一见皓祥这个样子,哪里还不知道这个人心软了,否则凭着温如墨怎么可能拉开皓祥,他心里气皓祥没出息,放不下,可是这次却没有说话,这三年的时间皓祥对于所有有关温如墨的消息高度重视,如今这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不知道又怎么折腾呢。

    看着几个人似乎都平静下来,温如墨松开了皓祥,看着苏莫满脸的青紫皱了皱眉头,这个小混蛋,尽朝人脸上招呼,他还以为三年的时间他能长大一些,结果还是这个样子。

    明明见不着的时候会牵挂,见到了之后却总是让人生气,温如墨看着气势汹汹的这几个人,再看了一眼苏莫,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拜见过了,就回去吧,好好看看院规,书院不允许私斗。”

    说着也不再管院子里的几个人,进了自己的屋子,苏莫跟在他身后,两个人的影子一前一后交叠起来,仿佛刺痛了谁的眼睛。

    皓祥看着温如墨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怔怔地,或许他早就不是他的子衿了,没有谁会永远在原地等着另一个人。

    从温如墨那里回来之后,皓祥整个人都很沉默,就好像又回到了三年之前的那个阴郁寡言的少年,那时候的皓祥真的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似乎从温如墨离开之后他的心也跟着走了。要不是后来因为皓祥和温如墨的事情,让翩翩夫人饱受侮辱,或许他还沉浸在过去,站不起来。

    多隆看着低着头坐在那里的皓祥,眼中闪过纠结,“你有点出息行吗,要是放不下,就去找人家,我打听过了,他还没成亲呢!”显然这货完全忘了他今天中午还要打人,这会儿又叫皓祥去找人家。

    “不过你成亲了,他会不会生气?”多隆皱着眉头问道,显然他这句话还是问到了点子上。

    皓祥的手一顿,他一定是生气的,怎么会不生气呢,温如墨这个人骄傲到了极致,所以哪怕后来他们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他也没有否认过。

    若是那时候,温如墨否认,其实传言也并不是圆不过去,只是他知道,他温如墨从来都不屑于遮遮掩掩。

    皓祥想明明在最初的时候,自己想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要一起面对,就像温如墨曾经说的那样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可是后来怎么就成了那样呢。

    其实他知道的,只是因为自己的自卑在作祟,就像他从来不知道温如墨为什么会喜欢他一样,明明那个时候他们刚刚认识不久,可是那个人对他很好很好,甚至是万分纵容。

    十六岁的少年人总是摆脱不了冲动暴躁的脾性,所以在看见兰馨送来的那幅画的时候,皓祥什么理智也没有了,就好像自己曾经的各种猜想都得到了解答。

    那是温如墨的亲笔画,皓祥当然认识,看见上面的题字,皓祥知道那是在温如墨认识自己之前画的,在看见画中人的时候,皓祥只觉得心被人狠狠的抽了一下,原来这就是温如墨喜欢自己的真相吗?

    那个画上的男人原来是叫阿颜,看见画上那个容貌艳丽,身姿风流的男子,皓祥觉得自己其实真的比不上,尤其是那双潋滟的凤眸,还有那个男人腰间那枚妖娆的红枫,皓祥仿佛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不是莫名其妙的喜欢,怪不得在两个人亲密的时候,温如墨总是爱极了自己腰间的枫叶,曾经有多少次,温如墨痴迷的亲吻那片枫叶,在现实面前都显得讽刺极了。

    所以那天,他翻墙出去,想要问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却看见娘亲苦苦哀求的样子,那时候他只觉得温如墨的心真硬,或许是不在乎自己,所以连自己的母亲也不在乎吧。

    那一天,皓祥觉得似乎不会思考了,曾经让自己坚持的信念似乎全都破碎,温如墨凭什么要喜欢自己这样的人,他以为自己的眼里揉不进沙子,所以他不愿意将就,不愿意那样自己欺欺人。

    “喂,我说话你听见了吗?你还真当自己被狐狸精勾过魂了。”多隆快被他气死了,感情自己这会儿说了半天,人家一句也没听见。

    “我有分寸,没事的。”皓祥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心思,看了看这个认识多年的好友,随即不再理会一旁的多隆,朝着今天去过的方向走去。

    多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骂了一声,狗拿耗子,气呼呼的睡觉去了。

    竹林的风一阵阵的吹过,皓祥觉得自己的脑子从来都没有像如今这么清醒过,他从没想过,一时冲动的不愿将就  ,就让那个人离开了自己。

    那时候的自己伤心过后,却是心里不甘的,回过神来又骂自己傻,温如墨占光了自己的便宜,让他走了自己岂不是吃亏。

    其实自己只是不舍得吧,哪怕用这样的理由来欺骗自己,而且仔细想想,温如墨那么傲的人怎么会欺负女人,他也知道自己是被愤怒迷了心,所以迁怒了而已……

    他一直在等温如墨来找他,有些话总要说清楚,可惜直到自己忍不住去找他时,却别人告知温如墨已经离开了京城,那时候的自己满是被抛弃的伤心还有讽刺,他原本觉得温如墨对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感情的,没想到他走的那么干脆利落。

    不远处的房间灯火隐隐的跳动,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皓祥知道那是温如墨,不管怎么样,三年了,他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也要给温如墨一个交代。

    皓祥的手,举起又落下,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不仅敲在门框上,也同样敲在皓祥的心上。

    看着打开的门,还有这个人丝毫不惊讶的表情,皓祥想像以前那样对他笑笑,却只能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温如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个人还带着露水的发丝皱了皱眉头,“进来吧!”说着让了一下身子,让皓祥进来。

    皓祥站在一边看着这人忙忙碌碌,终于将手下的东西写完,这才抬起头,心中却忍不住有些怀念,这个人对正事还是这么认真。曾经他们也是这样,他在一边画画,而他在旁边看他。

    “怎么,看够了?”温如墨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青年,还真是越长越好看了,不过这股子闹腾劲儿还是没一点长进。

    皓祥愣了愣,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看在温如墨眼里怎么看怎么可怜,温如墨叹了一口气,还真是没长大。

    转身从柜子里翻出一包姜片,放在茶壶里,却不想猛地被人从背后抱住,皓祥贪恋的呼吸着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三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难捱了,每天晚上夜深人静只剩下自己的时候,皓祥就更加的想温如墨。

    皓祥从见到温如墨的时候就一直在想,问清楚之后该怎么办,他们真的还能回到从前吗?可是就在刚刚,他想明白了,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至于那个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的阿颜,他总会让温如墨只惦记他皓祥的。

    而且温如墨对自己还是心疼的。

    温如墨的手一顿,将茶壶盖盖上,转过身就被这人搂住脖子,急不可耐的亲吻起来,温如墨的呼吸有一瞬间紊乱,随即又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笨家伙,永远只会这一招,不过他可不会这么轻易让他过关。

    温如墨可不会忘记了,他家里还摆了一位妻子呢,想到这家伙想了那么一个蠢办法来应对他娘,温如墨就一肚子气,这便宜爹当的,而且温如墨到现在还记着这个家伙让自己不要去找他的时候,那个狠心的劲儿。

    他就那么看着皓祥努力的取悦自己,不拒绝,也不接受,哪怕自己已经浑身冒火了,不过这个家伙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一如既往那个的开放。

    “子衿,子衿。”不知道什么身后两人已经滚到了床上,皓祥将人撩拨得满身火气,这会儿反而趴在温如墨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口中叫着温如墨的名字,满目痴迷,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温如墨的身下,帮他释放了满身的燥热。

    两个人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皓祥的手描摹着温如墨更加温和的眉眼。

    “对不起!”皓祥看着温如墨,眼中带着歉意,他知道温如墨有多小心眼儿,当初毕竟是自己先开口让温如墨走的,还是先示弱。

    温如墨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一手抚摸着皓祥的脊背,对于他最开始就轻言放弃,温如墨是生气的,只觉得自己的感情被人糟蹋了,可是后来他看着皓祥这三年里活得那么难过,就什么气也没有了,而且这三年,他也在不断的关注着自己的事,温如墨知道他其实也是放不下。

    皓祥和自己不一样,温如墨活了千年,他和阿彦又有几辈子的姻缘,所以他对他们的感情是无比的坚定的,他可以将皓祥看得比家族,比一切都重,只是因为他对家族的归属感不强罢了。

    可是皓祥呢,说起来他才只有十六岁,也许长这么大,和他相依为命的就是翩翩,而他与温如墨认识不过半年多而已,就算感情真的深了,可毕竟十六岁的少年自己也不会处理这些关系,温如墨不怪他,他有的是时间让皓祥将温如墨看得比一切都重。

    只是可惜,那时候爷爷知道自己因为皓祥手受伤了,所以他对皓祥厌恶到了极点,要知道手对一个作画的人有多么重要。

    但面对温如墨的坚持,爷爷也只能妥协,这就有了三年之约,三年之内,温如墨不能见皓祥,如果之后温如墨的想法依旧没有变,那他就不反对了,所以温如墨才忍着没去找他,而是密切的关注皓祥的生活。

百度搜索 快穿书生难配 天涯 快穿书生难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快穿书生难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快穿书生难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