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养鬼有风险 天涯 养鬼有风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虽然是面对面坐着,可邢战发现宋游玄魂不守舍,似乎还沉浸在与苍溟海的短短几语中,就连翡翠也好像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苍白的脸因为晒了太阳,泛出淡淡的青色,苍溟海毫不留恋的离去让宋游玄黯然伤神,虽然他脸上平静无波,但眼底的哀伤藏都藏不住。

    邢战为他泡了一杯茶,主动问道:“宋老板,你认识苍溟海?”

    听到了苍溟海的名字,宋游玄终于回神,苦涩的笑意浮现在嘴角:“是啊,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该不会你就是他口中的师兄吧?”

    宋游玄的眼中骤然爆发出夺目的光彩:“他说起过我?”

    “呃……”邢战尴尬地咳了几声,“是、是的。”

    宋游玄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掩饰情绪。

    “恐怕只是随口说起吧,不过……”他微笑,喜悦发自内心,虽然极淡,但给人一种幸福感。就好像沙漠中哪怕只有一滴水,都珍贵得要捧在手心里,哪怕从那人嘴里说出师兄两个字,就足以令他欣喜若狂。

    邢战不忍打扰,但又觉心酸,究竟他们是有怎样的矛盾,才会在历经生死后又风流云散,又是怎样一种感情,让宋游玄哪怕见不到人,也要远远相望?

    “苍泊找到一本记载鬼面的书,我就去询问他,他对我讲了他师门的事。”邢战道。

    痛苦瞬间涌上宋游玄的眉梢:“这么说你都知道了。”

    “差不多是知道了一些,你和苍溟海究竟是……怎么回事?”邢战话说一半,没好意思直接说苍溟海看上去根本不想见到你。

    “我大概知道你们找到的是哪本书。”宋游玄叹息,回忆过往,脸上还是笼着淡淡的幸福,“我与溟海幼年拜入师父门下,我比他早入山门半年,所以他叫我一声师兄,实则他是我们这一辈中天赋最高,修为最深的。我们年纪差不多,自幼一起修行,一块儿玩耍,同进同出,感情甚笃。直到我们二十来岁时,师门出了变故。”

    “既然你们共同经历了门派的覆灭,成为幸存者,应该感情更加深厚,为什么后来又……又……”分道扬镳?

    宋游玄黯然:“变故的具体细节我就不多说了,想必你们都已知晓。侥幸逃脱后,我们无依无靠,相依为命,那会儿感情确实非同一般,但很快我们就发现身上出现异常。”

    天谴之毒!邢战瞥了眼他的手背,虽然被衣袖盖住,可还是能从缝隙中看见溃烂的毒疮。

    察觉到了邢战的目光,宋游玄大方地撩开袖子:“没错,就是这个。手上的还好,主要是身上,毒疮遍布全身,数不胜数。”

    “那苍溟海他?”

    “也是一样的,但他修为比我深,应该把天谴之毒压制在体内,没有我这么严重。”

    “所以他戴着手套遮掩?”

    宋游玄又微微一笑,只要一想到与苍溟海有关的事,他都觉得美好:“我师弟相貌好,毒疮消退后难免留有疤痕,他不愿被人看到也是人之常情。”

    听上去极为普通的一句话,可由他嘴里说出来就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好像在说一件自家的宝贝,想要牢牢护着不让人触碰,又忍不住想要拿出来炫耀一下,绵绵的情意无意中流露。

    “可之前为什么都没见你发毒疮?”

    一问到这个问题,宋游玄脸色骤变,尴尬、痛苦、悔恨,各种复杂的表情糅杂在一起,他握紧拳头,手背上的毒疮因为这个动作而渗出脓液。

    水月人家渐渐多起来的客人,喧闹的人声给幽静的茶坊添了人气,他踌躇着,望着人间百态,长舒一口浊气:“这也是如今溟海对我恨之入骨的原因。”

    宋游玄娓娓道来:“我的修为不及他,天谴之毒发作时迟迟压制不住,毒疮疼痛难忍,多处溃烂深可见骨。我日日夜夜受其折磨,痛苦不堪,当时几乎徘徊在生死边缘。也许是我的心志不坚,最终不堪忍受,便寻了个偏门的法子。”

    “什么偏门的法子?”

    宋游玄的脸居然一红,迟疑了一下还是道:“说来也是惭愧,我在同道中,找了个女修,希望能通过双修之法压制天谴之毒。”

    邢战尴尬地咳嗽。

    “当然最后没能事成。在我欲行事时,被溟海知道闯了来,他大发雷霆,与我割袍断义,并留下一言,誓与我黄泉再见。”宋游玄后悔道,“后来我也有去求他原谅,但他性情刚烈,眼里容不下沙子,我便从此与他无缘。今天早上我看见他走进你茶坊,一时忍不住便站在了门口,总想着即使见不到他人,离他近一些也是好的。但站着站着便不想离去,再加我听到你们提及师父和鬼面,所以就这样了。”

    邢战不知道为什么,偷偷去瞄宫牧,宫牧则大大方方地扭过头来,让他看个够。

    “咳咳!”邢战又咳了几声,“可当时你天谴之毒发作,也算是情有可原吧,再说不也没成事嘛,难道就没有回转余地了?”

    说完这句话,邢战明显感觉到宫牧斜了他一眼。

    “终究是我心存邪念,有愧与他,一念之差,铸成大错。”宋游玄叹息。

    他人的事,邢战也不好多插手,只得感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你没成事,为什么也压制住毒素了?”

    “当年为了疗毒,服过大量丹药,溟海也为我寻了不少法子,很是辛苦,也许正因为此他才更恨我,认为我非但不信任他,反而还去找别人。可能是其中某一味药起了作用,暂时压住了天谴之毒,后来长年静修门派心法,极少施术,便没有再发作。”

    邢战了然地点头,可总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一时半会又想不清楚。

    “那现在是因为你这回出门?你刚才说要给我看什么?”

    “这便是我来找你的原因,这件东西我想你们很有必要看一下。”宋游玄拿出一个比手掌大一些的盒子,乌黑色的木盒还沾着尘土,没有任何花纹,金属合页已生锈发黑,他打开盒盖推到他们面前。

    邢战不看不要紧,一看倒抽一口冷气。

    盒子里面放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不是别的,正是鬼面!

    “这是……”

    “这就是当年我师父拿到的鬼面。”宋游玄神情肃穆悲痛。

    “可苍溟海不是说丢了吗?”

    “当年我们从门派里逃出来均身受重伤,调养恢复后溟海说想回去看看,我心里总有些放不下,于是找了个借口先去了趟门派,就找到了这个。”宋游玄虚指了下鬼面,“师父入魔后门中只剩师祖,其余人都死在师父手下,师祖见祖宗基业毁于一旦,心如死灰,决意殉派,救出溟海与我,命我们逃出去并启动护山大阵,由他阻拦师父。大阵启动后,门派连同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毁于一旦,包括师父和师祖。唯有藏书阁因为有另一套阵法保护,所以保存大半,溟海就是想去找回藏书,我提前去的时候,就看见这张面具躺在藏书阁门口。”

    邢战只觉不寒而栗,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摧毁了,唯独面具完好无损,就好像在等着他们去捡似的。它为何会出现在藏书阁门口,又是什么人摆放的呢?

    “师父得到鬼面后是随身携带的,那时师父为了追杀我们,被师祖拦在前山,与藏书阁足隔有一座山。”宋游玄也是面色沉如玄水,“我当时看到后惊恐不已,觉得这是不祥之物,不该存在于世,但是各种方法都无法将其毁坏,只得寻了个盒子,将其深埋。事后我怕影响到溟海身体,并没有告诉他,因此他并不知情。”

    望着躺在盒中的鬼面,邢战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这张面具的情形,咧开的嘴永远挂着讥讽的笑容,黑洞洞的眼眶似乎要将人吞噬。宫牧拧着眉头,眉心九瓣莲皱成一团,他强烈感受到面具里有股邪气在涌动,体内的灵气被引得激荡不止。

    宋游玄继续道:“我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那天在王春旭家看到了鬼面具。我还以为师父的面具被什么人无意中挖了出来,又在祸害人世。你们毁掉面具后,我还是放不下心,于是就回了趟门派。几十年过去了,面具上的邪佞之气始终未散,吸引了大量的游魂,滋生出许多邪物,我费了一番功夫才靠近当年的掩埋点,也因此动了真气,致使天谴之毒发作。挖出盒子后我发现面具还在里面,并未被人动过,考虑再三就取了回来。”

    宫牧啪的一声盖上盒盖,修长有力的手罩在盒子上:“这东西给我。”

    宋游玄缓缓点头:“往者不可谏,若能将鬼面人彻底毁灭,也算是了了师门覆灭一案。”

    宫牧收起盒子,若有所思,回想起每次与鬼面人照面时他的古怪话语,莫非鬼面人真与自己有关联?

百度搜索 养鬼有风险 天涯 养鬼有风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养鬼有风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养鬼有风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