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徐徐诱芷 天涯 徐徐诱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城墙上亮起的一道火龙实在刺眼,更是让人心惊。

    施俊为心跳漏了拍子,脑海里第一反应便是有诈,忙高喊往回撤,可为时已晚……

    冲出去的第一批匪军在离城墙不到七尺时,突然脚下踏空,紧接着便失重坠落。在他们惨叫还未收住时,明叔冷声道放箭。

    火箭燃烧如流星飒沓落入匪军坠落的土勾中,霎时熊熊烈火拔地而起,似是方才在城墙上的火龙由空中腾落到地面上,怒意冲天。

    凄厉惨叫与肉焦刺鼻的气味随着寒风扩散。

    施俊为看着那一道长长的火龙,脸色煞白。

    “等!”看着前边生了退意的兵,他忙下命令。

    那个勾里的火肯定不能持久,只要灭了再冲就是……而且,他们还有炮!

    千万不能在此时输了士气!

    “架炮!量好射程!先轰了城门!”

    随着他的命令,五门炮被推了出来,炮口直对城门。

    林威手骤然握紧,明叔看他一眼:“别急,按四爷的方法还能再挡一会,若是抵挡不住又还没有消息,你再领军出城。”

    林威只得深呼吸,继续站在暗处。

    明叔高喊‘拉’,便听得哗哗铁链声响,城墙上出现十组士兵,每组二十名,将一根手臂粗的铁链顺着墙沿拉起。

    离城门前的四尺之地开始尘土飞杨,一张铁网便从泥土中被斜斜拉起,城墙笼罩在其中。

    施俊为一众只听得响声,忙要属下递了千里镜,看到张密集的铁网倾斜挡在城墙周边,他已惊得连咬牙切齿都忘了。

    这个新任知府究竟是什么时候就开始准备这种东西?

    这么大的一张铁网,熔炼起来的时间得以月计数!

    施俊为阵阵心慌,额间便有汗滴落下来。

    不能慌!

    “开炮!”他色厉内荏大喊。

    一张烂网,他倒要看能抵挡多久!而且他们挡了网,城墙上便是有炮也不能朝已方攻击,这徐知府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火|药爆炸的巨响轰隆,震耳欲聋,明叔让城墙上众人都掩护趴下。一阵地动天摇过去,刺鼻的硝烟味蔓延,林威稳住身子去看那网,似乎……完好?

    晃动过后明叔亦直起身来观察,却突然发现极远的山峰处闪现红光!

    他心中激动起来,四爷与黄毅已经准备好了!

    “林威,下城楼,听到铁网降下去的声音就开城门领军冲出去!”

    林威听得心中凛然,转身便离去。

    施俊为红了眼,五门炮不停的连翻轰炸,眼见铁网终于绷出几处破损,前方长勾火光亦消了下去,大手一挥再让千人冲锋。

    只是他身后却突然传出一声巨响。

    似大地开裂的震感由脚下蔓延,他在摇晃间转身,眼前是慌乱逃窜的人,一股浓烟就在不远处升起,飞溅到半空的碎石沙土噼里啪啦砸他一头一脸。

    这种情形,他再熟悉不过……

    施俊为还在极度震惊中未缓神,又是一声巨响在附近炸响,身后还有震欲聋的呐喊声。先前经过他身边往前跑的人又都退了回来。

    他满身狼狈,目光有些茫然四处张望,连身边几名心腹拉扯他让冲出去都未有反应。

    乱糟糟的杂乱中,马蹄声越来越近,落在他耳中越来越清晰。

    他茫然的视线又有了聚焦,骑马冲锋为首之人衣袂翻飞,神色与寒风一般冷冽,手中的剑宛若游龙,银光所到之处便有轰然倒下的身躯……

    “大人!快……走。”施俊为心腹焦急着拉扯他,一句话未完,却已双目外凸,身子软了下去。他身边的人都大惊,忙将施俊为围在了中间。

    徐禹谦已勒停了马,居高临下看着他,剑尖有着鲜红的血液滴落。

    黄毅一众亦策马来到他身边,将施俊为几人团团围住,林威与守城军散开弧形包围圈,逐渐把散乱匪军重围。

    谁才是瓮中捉鳖……施俊为仰头去看那眉目如画的男子,明明是隽秀文雅之人,却似从天而降的战神,几乎是瞬息就掌控了整个局面。

    他…不明白。

    ——不明白为何会败得那么快!

    徐禹谦盯着施俊为看一会,确定是要的人,扯了扯缰绳。高大的黑马扬起了前蹄,看着竟是直接踏下去一般。

    施俊为身的心腹已被吓软,近在咫尺的铁蹄亦让他小腿软,面色死灰呼吸停滞之余就跌跪在地上。

    徐禹谦在最后时刻唇角扬起弧度一把勒紧缰绳,刚才因他动作燥动的黑马瞬间安静下来,在原地转打了个圈。

    他重新打量那跪在地上被颓色笼罩的败将,淡笑着道:“把腿断了,我倒要看看怎么跑第二回。”

    施俊为猛然打了个激灵,还未有准备黄毅几人已翻身下马。

    尖锐的惨叫划破夜空,伴随着一声降者不杀,乱窜逃亡的匪军都停下动作,面无人色弃了武器。林威带着士兵将俘虏挨个五花大绑。

    清理完南城门的战场,正是红日初升,徐禹谦立在城墙上远眺,心中记挂着其它几座州城。

    “传令下去继续戒严,不可放松,不许放任何一个人出城。”他沉声吩咐。

    青州是占了先机,却不知其他人是否与他一样,也抢了先机。

    林威领命而去。

    而两个时辰后的青州府衙,却是乱成一团,外边被穿着盔甲的重兵把守,将所有官员都困在当中。

    同知曹兆兴气得满脸通红。

    “徐大人再是掌一府之政,也无权一个人就调动满城兵马,还将我们都围困在府衙,这是要做什么!我们可是朝廷钦封的官员!莫不是他也想与匪军勾结?!”

    他异常不满,愤愤指责,其它官员却只是相视一眼,又垂眸不语。知府大人无声无息调动兵马,而他们的妻子儿女也那么巧被邀请,都在这府衙之内。这内中极有深意……总之他们不能有异动。

    只是当中隐在角落的官员,额头起了细密汗珠。

    外边的侍卫却是丝毫不动,只握紧刀,视正堂中又叫又跳的曹兆兴为无物。

    府衙后花园又是一番情景。

    梅林被围屏一分为二,梅枝间更是挂了白纱,以此分开了男宾与女眷所在区域。

    白纱随风轻扬,官夫人与闺秀们围聚,莺声笑语被风送到另一边,透过细纱能见着那方纤细身影,风姿绰约。与之同来的官员家公子少爷把酒言欢之余,亦能窥得一二,赏心悦目又生灵感,纷纷寻笔落书,只叹此宴好极。

    惋芷被众位官家太太围着,再是心中焦急也表现得温婉大方,进退有度,让本就有亲近心思的众人好感再生,欢声笑语一片。

    却是不知哪几家闺秀凑在另一边,低声讨论。

    “那位系团簇牡丹厚锦镶毛披风的便是知府夫人,听说只比我们大三两岁,长得真是好。”

    “颜色是好,听说是新任阁老的嫡女,她兄长还是上届榜眼,如今已升职去了六部。只是与知府大人成亲两年了都未有孩子。”

    “没有孩子傍身,颜色好如何,出身尊贵如何,占着正妻又如何。”一名闺秀嗤笑着打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知府大人又是那般风光霁月的人物……”说到这她就只抿嘴笑,看向惋芷那边的视线意味不明。

    其它闺秀都相互你看我,我看你,眼底有着被挑起的亮光。

    可不是,没有孩子的正妻,就算是正妻也没有什么可惧的。

    随着时间点点推移,惋芷也越发的焦心,已经用了午宴,再下来便是评比诗词。

    四爷那还未有消息送回来,再晚,就只能用强将人继续困着了。只是四爷那…到底情况如何了。

    她想着回头去看不远处带着护卫站岗的戚元,戚元竟然朝她点了点头。

    先前…先前她递去目光的时候,他都是面无表情的,那这个点头的意思是……她心头一跳,敛了神思又继续招呼着众人。

    徐禹谦已从城门那边回来,孟伟宣派人送来了八百里加急,几个州城在他前些日子的提醒下已揪出内奸。施俊为送的信悉数被拦截了下来,山东一场叛乱被再度压了下来。

    他如今只要再审了青州这边官员,此事就能告一段落。

    说起来,他还是要高看施俊为一眼,这人骨头挺硬,用了不少刑都未说出还潜伏在青州官员中的内线。倒是他的三个心腹弱了些,在施俊为恨得睚呲欲裂中招了。

    他手搭在剑柄上,唇边啜着讥讽的笑意,坐在正堂中看那被揪出来跪着的官员。

    施俊为心腹能招是因为他们知道不招就得立即见阎王,施俊为可是保不住他们任何一人,就不知道这眼下的人如何了。

    徐禹谦大刀阔斧坐那,身上早没了往日的儒雅温润,只有叫人看上一眼便脊背生寒的冷冽。

    一个文官,这种气势,委实叫所有人都心惊。

    “本官从来都极有耐性,且在刑部呆过些日子,知道怎么磨人叫他生不如死。招的,本官上报布政使大人,酌情减罚,被迫招的却是要祸及家人。”

    跪在堂中四人瑟瑟发抖,如风中落叶。

    曹兆兴看着其中一位属下,脸都绿了脚也在发抖发软,若不是被身边人暗扶一把非得跪在堂中。

百度搜索 徐徐诱芷 天涯 徐徐诱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徐徐诱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徐徐诱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