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之情敌是剑 天涯 修真之情敌是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79章蛟龙与鱼

    夜风萧瑟,吹拂过炉火遍地的神铸峰,盈盈间,自成一股飘飘直上的青烟异象。

    神山异境与普通的山脉风格迥异。

    没有参天的古树,也没有连成一片的碧色,只有满目剔透的紫晶,宛如丛生的灌木般,霸占着整个峰峦惹人称奇。

    不过,对于早已习惯了此处环境的铸剑师们来说,某处久久不息风骚至极的彩虹之光反而更有些新鲜。

    若是她们没记错的话,这七彩的虹光应是身为神铸峰三大主事之一的春秋楼主的独门功法。

    按说就算是今次她在神铸峰剑会上出展的那把神器,当初铸造的时候,这七彩的虹光也不过就只惊艳的出现了短短的一小会儿。

    可现在这虹光足足持续了有数个时辰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在持续……?

    难道说。

    鱼大人她是觉得剑会上,挑战她那把百代艳花的修士太少,输给了另外两位主事,准备大吐血再启天地炉!

    念及日后的撕逼奇景。

    成年累月打铁炼晶的炼器师们,平淡的生活中难得遇上这种事,几乎各个都生了些好奇的心思。

    甚至还有些比较年轻的活泼小弟子们,已经开始若无其事地装作要采集紫晶,一个个都奔着虹光照亮的峰头去围观了。

    而这样一来,可就更苦了虞非婧了。

    本来她在寂雪两股剑芒的折磨过后就已经很虚了,这会儿还要维持着纯粹以修为路的神虹之道。

    几乎都快累趴下的她。

    碍于面子问题还得装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模样,风姿灼灼地应付络绎不绝的往来弟子。

    真正是要了她一条老命啊……

    就在她如此抱怨的时候,更加大的麻烦也悄无声息的上门了。

    “楼主楼主!你又是发什么疯在这乱放光,害我还以为你终于肯认真做事!”

    一位身着浅灰布衣手持锻锤的小姑娘,噘着嘴对风雅地半倚在巨大紫晶上的虞非婧大声叫着。

    人偶般精致无缺的俏脸,尚未成熟就曲线客观的身材,还有眼角淡蓝色的鳞痕。

    除了穿着风格有些实在质朴,简直就像是缩小版的虞非婧一样。

    当然,那尾独身的大鱼自然是不可能有孩子的,这只可爱的小鱼是很久以前捡来的,算是她门下唯一的弟子吧。

    尽管原本只是用来打杂偷懒的。

    嗯?

    好歹是自家的孩子,不能再用闭目装高冷拌神秘打发掉。

    又是逞强地甩袖荡起层层仙雾,虞非婧缓缓地抬起眼,还未等说什么就先注意到她的衣服。

    眉头瞬间紧皱。

    她满脸嫌弃地遮住口鼻咂了咂嘴,娇娇地指着对方鼻子说道:“唉……鱼吃鱼,你怎能又穿成这样就出门,搞得我堂堂春秋楼总跟个打铁的一样。”

    真是受不了。

    明明都给她准备好了华丽的上等公主裙,还总穿成这幅土鳖乡下妹的模样。

    丢人!

    “……是欲螭玉。”

    无奈地白了这个奇葩师尊一眼。

    欲螭玉小手扶上额头,一字一句的说道:“这身春秋铸服可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正统装束,反而师尊你那又露大腿又露半个球,浑身蕾丝珠玉的卖唱女模样才该检讨自己吧?”

    “而且,按照做什么都必须投入铁质的习惯来说,我们春秋楼毫无疑问就是打铁的。”

    过,过分,这也太过分了!

    虽然她裙摆开叉是有那么一丢丢高,领口也因为身材太好显得低了。

    可怎么说在外人看来,这身用上十三种罕见料子的淡月裙,也该是美艳夺目、雍容华贵、古韵风雅、低调的奢华。

    好吧,也许没有最后的低调两字。

    但!是!

    “小畜生!”

    一手捂住那丰盈的胸口,一手颤巍巍地指着欲螭玉。

    只觉心口被狠狠插了数刀的楼主大人,忍不住就又一次咬着牙怒骂起来。

    “本楼主当年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教你铸剑,教你习武,更出手为你报仇,想不到……就换来你如此的欺师灭祖!”

    义正言辞,字字血泪。

    婉转悦耳地声音也因痛心疾首带上了几分冷冷的哀然。

    简直就像是被心爱的弟子背叛,崩溃地伤透了心只觉天地无情的可怜龙。

    若是不清楚这龙性格的人,也许还真会有被她骗过也说不定,可惜————

    站在她面前的是与她同居几百年的欲螭玉。

    “嗯,嗯,这个从小就被某尾龙抓走,强逼着练习铸剑和功法,不得不代替她,为快倒闭的春秋楼赚钱还账的小畜生又欺师灭祖了。”

    不动声色地一把抓住虞非婧颤抖的鱼翅……不,是不动声色地一把抓住虞非婧颤抖的龙爪。

    同样精纯的妖舞神虹之力温柔缓和的传递到体内。

    欲螭玉手中的银星锻锤沉沉地落在她的耳边,整个人凑到她身前,冷冰冰的紧紧盯住她飘忽地闪躲着的龙目。

    “那么,来给我讲讲吧?你放下才炼制一半的青墨无迹,颠颠地跑到这里开着神虹之道吹风,到·底·是·又·在·做·什·么。”

    修为几近透支,身体也是虚的可以。

    这只为了耍帅就会胡来的龙,真是一刻不跟着她的不行呢。

    “哈……哈哈哈,是正事,这次可真的是有正事啦!”虞非婧得她相助,总算缓了口气讪笑着说道,“之前有人找到了我藏在黑铁城的信号,我是去迎接她们来参加剑会啦。”

    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

    到底也是黑铁城部分的主负责人,这样的理由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

    欲螭玉将握手的姿势换成了十指相扣,几缕热风吹在虞非婧的耳边继续问下去:“所以,人呢?”

    有某种猜测径自跳上心头。

    不过还是疑惑这比谁都任性的家伙没道理会这么能忍,总觉得应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也许还有别的原因吧……?

    然而,事实还真就是与她想的一样。

    虞非婧稍稍侧开头,避开有些痒的耳垂,也没多想就照实回答:“唉,还没来呢,我这不就是正在等她么!”

    什么人傲慢到这个地步?!

    各门各派都是求着要参加剑会,居然还有让我家的铸造大师等那么久的?!

    敢让她累成这样!

    眼底冷芒一闪,不知为何有些不开心地欲螭玉翻掌便要印上神虹之道,意欲直接将之毁去。

    轰!

    两股同样华美的虹色冲击在一起。

    一边是十指紧扣,一边则是浩掌相接,是及时反应过来的虞非婧阻住了她的动作。

    “我最亲爱的师尊大人,你就算性格再差,就算混到再惨的地步,至少也还是我们楼主,春秋楼容不得别人如此无礼。”

    这孩子,虽然看起来是挺乖的,可一旦生气起来还真是吓人啊。

    明明她小时候是那么可爱的一尾鱼。

    心中暗叹几句,受了别人恩情的虞非婧还是义正言辞地开始为寂雪辩解起来。

    不过。

    她语气中的向往崇拜,她夸奖中的天花乱坠,她闪闪发光的一对眸子,还有……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和含糊不清的所谓解招过程。

    本该是劝解的话语却每说一个字都更让欲螭玉脸色黑沉。

    这是什么鬼情况?

    她家的老处龙居然被人撩了,而且看起来本人还很开心很娇羞?????

    一口邪火堵在心头怎么也下不去,欲螭玉刚要挣脱虞非婧的控制,毁了那出墙的神虹之道。

    突然。

    剑音敲响,有如清脆风铃。

    紫晶神铸之山,惊现漫天雪色纷飞,神虹开道之路,隐入半洒墨气晕染。

    就在虞非婧两人神色各异地灼灼目光中。

    一道傲意震天不畏神的清冷人影,脚踏无尽沉沦剑光,于层层风雪中,搀扶着腰酸腿软的红衣姑娘,漠然到来了!

    “就是她?”

    咬紧的唇间,滴下一抹朱红。

    眼底泛红的欲螭玉,顿时是元功饱提,腾空脚步轻盈连点如舞,手上锻锤随虹光一闪,已是化作一口优美华贵的长剑。

    “嗯?”

    白发沾雪靖天地,紫眸凝光慑鬼神。

    杀气四溢的一声冷哼落下。

    乍遭来人突袭。

    如雪的剑者不避不闪,甚至就连揽着南思弦腰肢的手也不松开,她唯一的动作就只是单手双指并作剑型,不缓不急地稳稳对天一点。

    刹那间。

    万千心魂之剑绽开如莲,半分雪色半抹墨痕沉冷含丧。

    天地禁声一瞬。

    恐怖的剑芒互相交缠引动无边地气自行成剑,顿时催动紫晶大地宛如剑雨之阵冲天而起。

    情绝,冷肃。

    本以为已近极限的剑道巅峰,未曾想竟还有这样的力量存在。

    出手匆匆的欲螭玉,怔怔地一愣神,虹光便已遭破,眼看正是身陷亡命险境。

    所幸就在这绝望的当口。

    天际七彩神虹再耀,一幕恢弘剑影之海,幽幽自一口华丽无双的龙影古剑锋芒之上奔涌降世。

    不生不灭,顿悟无间!

    霸道的蛟龙之剑,化螭之影护螭之身,是虞非婧临关急创之新招!

    “妖舞神虹,涛浪翻海现螭龙!”

    一声清脆娇喝,她眉目一敛附庸风雅之态尽褪,倒竖的龙之瞳只剩锋锐的剑色。

    认真无比的楼主跨步落在欲螭玉身前,以气御形,荡剑融合神虹横扫锐锋,螭龙之影过处,一昂首,一摆尾,谨守半步天地不退。

    上古蛟龙,剑界巅峰,至极的强者,在这一刻至极的交锋。

    唯见————

    墨色,谱寂寥哀然,龙影,啸磅礴澎湃。

    一尾凛然的螭龙,促促穿在遍地墨色剑花之中,翻涌起一幕剑光哀吟不绝的震颤。

    果然不枉她费心助其一臂之力。

    龙吟般的剑音在崩然交击间,靡靡不绝地印入剑者耳中心底。

    是继南思弦师徒、不开眼的佛者,与那只会吹笛的恼人仙者之后,此世又一道让她记挂的美妙。

    足够了。

    沉沦剑味的一双幽紫眸子缓缓地抬起。

    白皙到病态的手似驱虫般不耐地于空中半挥,荡去包括神虹螭龙在内一切的剑气剑芒,然后又在极限放缓的时间中缓缓收回。

    指尖勾起几缕散乱的碎发。

    疏冷傲然不改的寂雪,再度踏出的脚步落在松软的碎雪上,盯着喘息的虞非婧摇了摇头。

    “纯粹的剑音,纯粹的剑心,你,悟剑尚可,授业……却唯剩误人。”

百度搜索 修真之情敌是剑 天涯 修真之情敌是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之情敌是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修真之情敌是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