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胖娘娘 天涯 胖娘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杜阮阮第二日醒来时还觉腰上扣着一只大手搂得死紧,她一动就把她往怀里揣。边揣边摸头顺毛,一副梦里都怕她惊醒后爬起来将他怒而踹之般的模样。

    ……笑话!她看起来像是三两个摸头杀就能收买的人么!?

    累过头反而醒得奇早,满肚子起床气的小胖盯着面前男人熟睡时好看若仙人的脸,自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想起自己昨夜翻来覆去受的折腾,再看他一脸餍足睡得飞起,她果断伸手捏住了他挺直的鼻子。

    正在外头等陛下醒了上早朝的李公公若是看见这一幕,铁定会软着老腿哭出声。这世间敢有如此熊胆把睡熟的皇上弄醒的也只有被折腾一晚怨气十足的杜阮阮,故而男人测了测脑袋没挣开,眼珠子在眼皮下打了个转儿,竟困得没力气睁开,一头扎进她怀里将她搂得更紧了:“还早,再睡会儿。”

    “……”

    睡个蛋!起来嗨!小胖被他将醒未醒格外暗哑挠耳的嗓音一过,腰腿后知后觉地有点软。昨日他也是用这把挠人的音色在她耳边逗着她出声逗她跟上自己的节奏,更是在结束时拿这嗓音在她耳畔幽幽吐出一口气……杜阮阮一激灵麻了半边身子,瞧见他睫毛颤了颤有些要睁开的意思,怕对方待会清醒发现是她作恶再施惩罚,忙将双手并在两侧闭上眼装睡。

    她眼一闭,皇上跟着就醒了。

    哪儿睡得着呢,昨夜享用的大餐余韵犹在,如今又是温香软玉在怀,陛下不知费了多大的意志才压住晨间无意识的蓄势待发。他这姿势正对着杜阮阮,放眼望去雪白的耳朵根、细嫩的脖颈和中衣掩盖不住的雪色柔软皆收入眼底,更别提触手可及的地方还留着自己昨日情不自禁留下的痕迹……皇上眼神暗了暗,深呼吸一口气才强自控制着自己松开手。

    外头侍立的李荣海听见动静低声询问,他也不打算揭破床上人装睡之余都滴溜溜转悠的眸子。帮她盖好被子收好胳膊,圆润的下巴都陷进软软的被褥里了,这才轻手轻脚下床更衣。

    小胖胆小没敢从眼皮里看他,竖耳听着声音出去了许久才悄悄抬眼想换个姿势——眼神一晃正对上装束整齐的陛下含着笑意的眸子,而他亦毫无吃惊之色,躬身在她惊诧圆睁的眼皮上轻吻一记方道:“昨夜是我过分……你再睡会儿,等我回来。”

    “……”杜阮阮很想义正言辞地申明自己一点儿也不累!她的战斗力才没有那么弱鸡!但她红扑扑的脸蛋已经彻底出卖了自己。皇上弯唇一笑,不等她的回答便满脸写着“有点困但朕心甚悦”的字样悠然而去。十分欣慰的李荣海也跟着走了,留下芝麻汤圆再度红着脸以羞涩目光立在床边排排站地瞅着她问:“娘娘要起么?”

    “……不起!”

    愤怒的杜阮阮把脑袋往被子里一扎,蒙着头又睡了。

    ……

    这一觉睡到天光大亮,日头都升到了半空。

    皇上中途回来了一趟,一则公务繁忙二则舍不得打扰她酣眠,便没有惊动她,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杜阮阮梳洗时听芝麻汤圆提了这事,汤圆略迟钝些只觉着陛下待娘娘真好,芝麻正是青春懵懂情窦初开的时候。即便来华阳宫前被李公公提点许多次,此时说起陛下的举动时面上也不由带了些向往和艳羡。

    杜阮阮从镜子里打量了她一眼,觉察她似乎只是单纯羡慕这种“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的氛围,心底松了口气,不觉笑笑:“说起来你二人也到了这个岁数,哪天看上谁可千万别不好意思,大胆告诉本宫。只要人家没有婚配没有心上人,本宫即便再舍不得自家养得水灵灵的小白菜,也必然会替你们做主。”

    小白菜一号懵懵懂懂弯了眼傻笑谢恩,小白菜二号红着脸低下头,手上却下意识绞着衣角嗔道:“娘娘又说笑了,娘娘待奴婢们这么好,奴婢可还想再在娘娘身边留几年呢……”

    这模样,杜阮阮不禁挑挑眉笑问:“原来芝麻这么舍不得我呀?正好我也舍不得。我回头先把汤圆嫁出去,再将你多留几年留成老姑娘,看你那心上人还愿不愿意等你。”

    芝麻双颊酡红,汤圆却微微睁大眼问:“娘娘怎么知晓芝麻有心上人了?就是那个每日巡逻都经过唔……”

    说漏嘴的汤圆被面如桃粉的芝麻捂住嘴胖揍一顿,杜阮阮在旁一面围观一面煽风点火。笑闹完尚食局便送了早膳来,她美美地饱餐一顿后正想找些事做消消食,却听赵德福进来禀道:“陛下着人来问,道是安修仪松口说愿交代所有事情,但想见娘娘一面。陛下说此事已定罪,再无翻供可能。娘娘若是不愿,不去也无关系。”

    安修仪的事情其实已近尘埃落定。之前她本人一直不松口认罪,可搜查出的人证物证比杜阮阮那回板上钉钉得多。连赵明东等人都在重刑之下不得不吐露真相,交代出真正的证据。

    薛充媛求见杜阮阮却空手而归后,陛下允她见了一次安修仪。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听说安修仪自那日开始便意志消沉没了生志,薛充媛也闭门不出再无动静。如今突然想见她不知是为何,杜阮阮犹豫了一瞬,想起自己初次在芙蓉殿见到她时那个笑容温婉和善的女子,到底同意了。

    安修仪被关在关押重犯的天牢里。

    这里常年不见日光,听说陛下的宠妃要来,牢头领着狱卒特意将前后打扫一番,却还是禁不住牢房内那股潮湿晦涩、形容不出的味道。

    杜阮阮没带芝麻,皇上给她安排了一队精壮能打的侍卫,显得旁边跟着的赵德福特别獐头鼠目特别猥琐。杜阮阮领着这队人马下天牢,隔着一道栅栏看见里头的安贵仪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再看看自己这边孔武有力双目炯炯的一群汉子,简直觉得杀鸡焉用牛刀。

    旁人没有这等感觉。虽然安修仪……不,安素然身上已被多次检查过没有任何毒药锐物,牢房内也检查得无比透彻,陛下仍担心小胖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人都走到天牢门口了还问她要不要反悔现在回去也没关系。

    杜阮阮不理他。只是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听见她用一如既往、却在百般拷问中嘶哑如磨砂般的嗓音问她“你来了”时,她仍旧忍不住抿了抿唇,心头百般滋味莫衷一是。

    “听说你有话对我说?”

    杜阮阮站在栅栏外,为保安危,侍卫虽退开许多,却离得并不很远。

    从外表看,着实看不出勾结外臣买通上下设计陷害杜阮阮、谋害李嫔以及静妃之事等等都是面前这人做的。她如今已经被夺去封号贬为庶人,还有半月就要问斩,可她转过来的面上风轻云淡,尽管消瘦,但半点看不出懊悔失落之色:“我如今这幅模样,你难道没觉着有一丝的解气么?”

    毕竟她害过她许多次。比如她当初被李嫔“设计流产”后演了很久的失魂落魄,最后却在杜阮阮面前突然癫狂地叫她凶手,为的就是想探一探皇上的心思,验证自己最初的猜测。

    安素然从很早之前就觉得皇上对这个女人犹为特别,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她还没有成为众所皆知的“阮美人”时,她就已经知道她了。

    她这么问,杜阮阮很诚实地摇摇头:“我只是不太明白。”

    不明白她从一开始便为何针对自己。她明明并不喜欢皇上,所有的钟情都是假意为之。

    安素然却表现得很坦然:“你不用太明白。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很蠢。但有句话叫‘傻人有傻福’,兴许就是因为你这么蠢,比你复杂的人才会喜欢上你这般跟他截然不同的模样。我很羡慕你。方方面面都是。如果你硬要找出一个这样对你的理由,大概是我从第一眼见到就很讨厌你,仅此而已。”

    羡慕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无知无觉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跟自己喜欢的人终成眷属。

    讨厌她,也同样是因为这个理由。

    她没有明说,杜阮阮却听懂了。她后来曾私下打探过薛充媛和安修仪之间那段往事,听说二人从小就是十分要好的手帕交,后来却因为一男子有了龃龉。当时闹得厉害一度断交往来,安素然心灰意冷之下进了当时的皇子府,薛美仁却没嫁给那人,皇上登基前她以死相逼才被父母也送了进来。

    据说进宫后两人的关系也很僵,一度有薛美人在的场合安修仪扭头就走。后来不知怎么缓和起来,却也不见多么要好。脑洞很大的杜阮阮从中几乎能脑补出一部百合电视剧,却无法对这样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就要伤害过得好的人的行为表示赞同。

    她不由问:“你做这些觉得开心么?李嫔静妃她们并没有过得比你好,你为何也要……”

    安素然免得她的质问无动于衷:“从前无所谓,后来觉得不过如此。静妃只是顺水推舟,李嫔却和后来的你一样……且她曾多次利用权势威胁我替她做事。她若无害人之心也不会中计,如何算得无辜?”

    她意思是李嫔也见过她和薛美人……杜阮阮恍然大悟,难怪安素然明知道静妃给她下假孕药也安然受之,因为她知道李嫔一定会想方设法除了她,她也可以借此除掉握着自己把柄的人。只是很可能李嫔没有像她一样看得太清或想到此处,只认为二人是不为人知地交好,却不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事惹来祸端,终而失了性命。

    静妃是蓄意害人自作自受,李嫔同样如此。她是因为过得太好遭人嫉妒,加上又看见对方与薛充媛郎情妾意的一幕,而皇后则是无端牵连其中。

    如果不是杜阮阮背后站着条金大腿,如果不是金大腿始终如一十分坚定地护着她,恐怕她和安素然如今的位置就要调个个了。

    杜阮阮不觉暗叹一声。想通此处后她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便转而问她:“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安素然见她一副问完想走的架势,这才在她到后头回表现出紧张模样。她喉头滚动一下,目光殷切地站起身凝视她道:“我说了这么多,也愿意交代所有罪行,唯有一件事想求你。我知道你憎恶我看不起我,但她是无辜的,她和你一样直到今日才知道此事。待我去后……能不能请你帮我照顾她?”

    “……”

    她认得这眼神,同自己曾经昏迷不醒时陛下望着她的目光一模一样。杜阮阮心中落忍,又觉得安素然到了此时还惦记这薛美仁实在是情深意重。薛美仁果真是毫不知情,她蹙着眉略一点头算是应了,便见那人欢喜之下竟膝头一弯跪在地上要给她叩首。

    方才还那般冷淡,这般表现却是为了薛美仁。杜阮阮再待不下去,说着“你再这样我就反悔了”退出天牢,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般再也不敢多看一眼,生怕自己在她恳切目光下再度心软。

    走出去老远还听见安素然道谢的声音。旁人都道是她二人姐妹情深,唯有她知晓并为着这样的感情动容——却也仅此而已。

    事情已经定论,杜阮阮不可能再冲到皇上面前说自己原谅她了饶她不死巴拉巴拉。安素然不是一次两次想害她,唆使青蓉夜袭、让李嫔宫女推她下水、派人给她下毒全是她干的。小胖觉着自己离圣母还有许多距离做不了这些,于是也只能感慨一声罢了。

    陛下怕她出事,老早在华阳宫等她。杜阮阮回去的路上想了一路:皇上这宫里皇后喜欢别人宁可假死也要出宫,底下的一二三四小老婆喜欢权利喜欢脸喜欢丁丁不在意他本人,还有一对胆大包天进宫百合的妹子一直跃跃欲试想弄死他心上人……

    这么算起来皇上其实挺可怜的……

    回了华阳宫,瞅着对方那张笑得春暖花开阳光灿烂的脸,实则身后若有尾巴铁定已摇成了大风扇,容易心软的小胖搂着他弧度刚好的小蛮腰,不由心想:罢了,看在这人妹子缘实在太差的份上……以后还是对他好些吧。

    唉,心疼。

百度搜索 胖娘娘 天涯 胖娘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胖娘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胖娘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