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恩宠 天涯 恩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回京的日子安稳逍遥,怎么过都不够似的,皇帝虽没明言,可也算默许了楼襄回城,被发配的日子结束,可她人却不像从前那般迫切想要回归了。

    “西山多好,清净又凉快,咱们就在这儿呆下去,好不好?”

    她在纱窗下坐着,手握一杆狼毫,本要给母亲写封言辞诚恳的信,可任由那漆烟墨干了又润、润了又干,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字来。

    此时已入伏,窗纸是才更换的,薄薄一层幽绿,临窗而坐,像是置身在绿荫下,隔绝了外面酷热的暑气。

    慕容瓒又恢复了赋闲,陪她的时间比从前更多,俩人简直是焦不离孟。

    看她执笔沉思的模样,有种别样的娇憨,他一跃坐上书案,拈一颗湃在冰里,今年才下的荔枝,在她眼前溜溜一晃,待她张开嘴,又把手倏地向后撤去。

    一边嘴角吊着,是精致的调皮。那颗荔枝到底进了他的口,只不过是咬一半,留一半,身子往前凑去,一直凑到她嘴畔。

    他一副摇头晃脑,笑的满是痞气,这种**随时随地,他可不管白天晚上,只要兴致来了,自有无尽逗弄她的手段。

    真是新鲜,外头瞧着一本正经,最是沉稳冷静,言谈犀利,谁知道私底下竟是这幅模样,说出去简直像两个人似的。

    她笑看他一会儿,非等他摆弄够了,搔首弄姿惬意了,才慢悠悠迎上去,轻启朱唇含住那半颗露在外头的圆润荔枝。

    他得意的嚼着,换上斯斯文文的笑容,“你说怎么都好,不过该解决的还得解决。母女之间哪儿有隔夜仇,要不要我出马帮你哄好岳母大人?”

    她横了他一眼,“不必了,你才是那坏事的由头,还不好好韬光养晦,安分些罢。”

    他哦了声,饶有兴趣的点着头,“照你的意思,岳母大人原是在吃我的醋,觉得我抢走了她的爱女才这么意难平?”

    他明知故问,她一笑,只好就坡下驴,承认是母亲舍不得、放不下她,不然总不能说是不放心他罢?

    有些矛盾得靠时间慢慢淡化,等到了八月桂花飘香的时候,贺兰韵已能和她时常相见谈天说话,虽好像略有隔阂,但比之才回来那会儿已是有所好转。

    因藩王府有两棵桂花树,这个时节在树下煮酒烹茶最合宜,楼襄便提出先搬回去一阵。

    过得几日,藩王府头一回迎来贵客——贺兰韵登门,楼襄夫妇两个自是尽力款待。慕容瓒亦陪着奉了茶,说笑两句便有眼色的退了出来。

    “娘,”楼襄待人走了,才露出从前小女孩撒娇的情态,“您不生我气了?自打我回来,他都下帖子请了您多少回,好容易肯赏脸来这里,可见是原谅我那回的一时冲动了罢。”

    贺兰韵望着她,半晌笑了一声,“少贫嘴。”说着抓起她的手抚摸良久,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亲密,“你就是不让人省心。可话说回来,喜欢女婿再正常不过,我能有什么想头,你母亲我又不是不通人情,就只恨你做事前偏连我都瞒着。”

    楼襄讪讪点头,“说起来还得多谢您饶过端生,这事儿真不赖她,她原下劲儿劝过我的,可您也知道,我并不是那种能听话的人呐。”

    “嗯,知道就好。”她颇有深意的笑笑,真是恨铁不成钢,然而面对那张越来越酷肖自己的脸,血脉相连之下架不住还是纵容的。

    楼襄乖巧的笑着,斟酌片刻,试探问母亲,“说真的,您不是为我越来越偏向慕容瓒生气么?”

    贺兰韵眼角微微挑起,“你还算不傻么!”叹口气,复道,“罢了,那是从前的事了。你们成婚以来,我也多留心他一举一动,倒也没什么行差踏错的地方儿,加之这回平叛足见他是个好的,能一心为朝廷。我不瞒你,早前我是有些担心,慕容瓒会对调派他有怨怼,更担心他会借机撒气在你身上。”

    “娘,您这会儿不担心辽东有异心了?”楼襄小心问着,“您一向耳聪目明,倘若那边果真有异常,也必是骗不过您去的,是不是?”

    贺兰韵笑笑,“傻丫头,就是有什么,也得有明目才好追究不是?此事不与相干,你只管放心在京里呆着,他待你倒是用情,不然你绝不肯闹那么一出的。”抿一口茶,她笑问,“如何?这会子有没有信心留得住他?”

    她半开玩笑似的问,倒让楼襄窒了窒,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要说她有自信,可总觉得慕容瓒要是回去省亲,加之刚立下大功,连皇帝都不好断然拒绝的。即便回去了,难道就敢不顾皇上旨意,再不回来了?

    实在不想算计那么远的事,她含混其词道,“我尽力,这样人才当然是留在京里,供皇上驱使才好。”

    见时辰差不多,她笑着转口道,“母亲来了半日,且在这里用饭罢,诚润才让人预备了些江南膏蟹。早起我瞧了一眼,倒是肥的很,我让人再烫几壶好酒,今儿好好孝敬您一回。”

    气氛是难得的轻松,母女俩自在屋子里用饭说体己话,一直到暮色四合,贺兰韵才欲起身打道回府。不想外头忽有人来禀道,“长公主府遣内侍元成前来,说有要事请长公主示下。”

    贺兰韵露出一点惊讶,随即笑了笑,稍稍带了点埋怨道,“这个人,今儿原是着了风和我告假的,这会子偏又找了来,好像那府里有什么离不开我似的。”

    楼襄看了一眼母亲,那似嗔实喜的语调很微妙,于是才想起今天一整日没见过元成。一头思绪翻涌,一头瞥见他走进来,匆匆行过礼,脸上神色分明很焦灼,和以往温和平顺大不相同。

    贺兰韵也察觉到了,“怎么了?急成这样子,家里出什么事不成?”

    元成也不避讳,直言道,“是,后晌得总管派人来话,说有人发了道秘本奏辽东总兵杨怀礼有通敌之嫌。来人说道,皇上接奏报后震怒,下旨要严查此事,已着骁骑营的人紧急赶赴辽东,带去的旨意则是要革职查办,不日就要将大人先行押送回京。”

    贺兰韵听罢,砰地一声置下手中茶盏,“秘报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竟一点风儿都不闻。”再抬眼看天色,料想此刻进宫已不妥当,遂起身道,“回府,传司礼监的人来,我要问问清楚。”

    她一脸愠怒,正是为皇帝的态度,竟如此轻易听信谗言。禁不住狐疑地看向楼襄,见她那份紧张浑不似作伪,心里更是一阵纷乱,枕边夫婿眼看着已经动手,她人却尚被蒙在鼓里。

    贺兰韵匆匆而去,楼襄觉出事态不妙,怎么这般巧事涉辽东,母亲才说了两句信任慕容瓒的话,后脚就出了这样的乱子。

    她不安起来,慕容瓒却是云淡风轻,听她专转述完方露出一抹惊讶之色,“竟有这样的事,连我都没听父王提起过的,想是怕我忧心之故罢。”

    他沉吟着,面露一丝尴尬,“此事对长公主打击应当不小,毕竟朝中谁人不知,杨怀礼是长公主举荐的人。”

    一面说着,却好整以暇在银盆中盥洗净手,回身拿起案上的新鲜栗子,也不怕费事,一颗颗拨给她吃,且还是要拨出完整的一颗才肯放入她口中。

    “做什么愁眉不展,比我还担忧。”他捏她的脸,其后轻轻掬起,和颜笑说,“你只管放心,皇上自有圣断。何况皇上和长公主姐弟情深,为了长公主颜面也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绝不能无故冤屈一个好人。”

    所谓水落石出,半个月之后就见了分晓。贺兰韵期间几次进宫求见,都被皇帝以为各色理由阻挡在外,外面人看着,不免纷纷揣度起来,一向强势的长公主似乎在一夜之间失了君心。

    皇太后听闻此事也敦促皇帝查办,更要安抚长姐,奈何三十多年了,太后的话头一回像是石沉大海,皇帝铁了心两不相帮,就这样看着三司坐实了杨怀礼通敌的罪名。

    罪证落实,天心震怒,跟着以快刀斩乱麻下旨斩首,抄没家产,杨氏成年男子悉数充军,女眷则没入教坊司为官妓。

    事情过去三日,皇帝才想起该召见长公主。贺兰韵心情不佳,皇帝更是身心俱疲,强打精神哀致地劝说,“长姐不必自责,朕晓得你不过是一时不察。如今再看,那杨怀礼多年来考查之下没有升迁,可见其人还是有些问题,才会为上峰同僚所不喜。阿姐久不理政事,自然不会清楚他这些年变化,只当他还是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才俊。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回的事儿是朕的过错,朕用人不当,请阿姐不要动怒更不要太过介怀。”

    意思是不追责,甚至不指责她识人不明,借着替她找理由的功夫,一字一句都是宽慰她不要“自责”。

    好一个自责,皇帝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不会公然说是她的错,但这个黑锅总得有人来背。她不能天真的指望皇帝承认自己有过,那么自责还是要的,皇帝分明就是在等她一个主动的态度。

    所谓诛心之言不过如此,亲姐弟何至于算计至斯,若真要打压她,一纸圈禁也就罢了,可是他要好名声,要仁爱君主的美称,更要兄友弟恭的假象。何况此刻还不能做太绝,因为他要的东西并没有拿到手。

    贺兰韵看着皇帝忧伤的面孔,突然间明白过来,一直以来他也许都是在推波助澜,辽藩日后的一举一动就是他要挟自己的筹码,因为楼襄已嫁给了慕容瓒,成了慕容氏的人,更因为她已经爱上慕容瓒,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贺兰韵心头苦涩,姿态上仍做昂首状。事已至此那便看看,他究竟能不能要挟得到她,她爽性也跟他赌一把,血浓于水的亲情到底能不能胜男女之间那点子爱情。

百度搜索 恩宠 天涯 恩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恩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恩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