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唯妻是宠 天涯 唯妻是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来原文处支持,原文地址——http://www./onebook.phpnovelid=2645263

    燕京三月,物华明媚,风恬日朗。

    楚明昭靠在背后的珊枕上,往旁侧转了转目光。透过马车上的湘帘,可以隐约看到外头暄和若水的日光。

    她不由微微叹息,这样好的春光里,对着对面的人真是煞风景。

    “楚明昭你还不肯承认么?”楚明岚越发不耐,咄咄相逼道。

    “子虚乌有的事,要我如何承认呢,”楚明昭笑看着对面的堂姐,“五姐姐说了这半晌,口不干么?要不要来杯酸梅汤?”

    “少跟我这儿弄刺子,”楚明岚冷笑道,“谁是你五姐姐!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喊我五姐姐!”

    楚明昭笑道:“可三叔和三婶婶让我照着从前的喊啊。”

    楚明岚轻蔑地扫她一眼:“父皇和母后那是宽仁大度,给你们脸,你还当真了!”

    楚明昭笑了一笑,嘴上故意道:“那这样说来,咱们姐妹往日的情分也尽没了么?”

    听她说起这个,楚明岚立马咬牙道:“你给我闭嘴!”

    楚明岚最听不得有人在她跟前提起过去的事。她从前不过是西平侯府里一个不起眼的庶女,没人瞧得上她,现在虽然处境也不算太好,但好歹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往日被千捧万捧的这个隔房嫡妹,现在见了她也要行礼!楚明岚思及此,心里一阵快意,乜斜着眼睛讥笑道:“你不承认也没什么,只我劝你快些息了心思,循表哥和二姐姐才是一对,你休要妄想。”

    楚明昭闻言一下子笑了出来,就那种恶心东西?倒贴一车酥油蚫螺她都不要。

    “我说过多少回了,”楚明昭道,“上元节那天是他凑过来和我说话的。”

    “笑话!循表哥一心念着二姐姐,会去找你?我看循表哥当时脸色都黑了,分明是不喜被你纠缠!”

    “他脸色难看是因为我没理会他,转身走了,”楚明昭见她仍旧一脸不信,忍不住好笑道,“你一口咬定我对范循有意,我却不知我能瞧上他什么。”

    楚明岚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讥诮一笑:“满京城谁不知道循表哥文武双全,又是信国公府嫡子,还生得一等一的好相貌,你敢说你不想嫁他?”

    楚明昭觉得或许是因为她太厌恶范循,她实在没觉得范循长得多好看。不过她倒是想起一个人来,那人从容貌到气度都不知胜过范循多少倍,只是……也不知道那人现在长残没有。

    楚明昭笑了笑,道:“这句话应当我对五姐姐说吧,五姐姐不想嫁给范循么?”

    楚明岚一噎,瞬间憋红了脸。

    “横竖四姐姐现在也不在这里,五姐姐说这些四姐姐也听不见,”楚明昭掩口浅浅打了个哈欠,“在外头转了半日,五姐姐不乏么?”她说的四姐姐,就是楚明岚口中的二姐姐楚明玥。只因楚明岚不肯承认从前的序齿,所以管楚明玥叫二姐姐。

    楚明岚还想再说什么,就听身边贴身宫女春杏低声提醒道:“三公主,娘娘那头还等着您去回话。”

    楚明岚斟酌了一下,暂且将火气憋回去,冲楚明昭冷笑道:“我就不送你回侯府了。不过你可快些,莫让母后久等。”言罢,转身下了马车。

    等外面马车行进声渐渐远了,楚明昭往背后一靠,对旁边的丫鬟巧云道:“帮我倒一杯酸梅汤来。”

    巧云打量了一下自家小姐的脸色,见似乎没什么不妥,这才舒口气,一头取出一把金云鹤葫芦壶,一头轻声道:“姑娘莫往心里去,三公主不过是从前存了不忿,如今得了势,才这样针对姑娘。左右现下也不在一处住了……”

    楚明昭摆摆手,示意她不必说了:“我知道,我要是跟她合气,日子就不用过了。我就是觉得……”楚明昭顿了顿,叹息一声。

    她就是觉得他们都是没良心的,当初父亲和母亲半分没亏待过他们三房,现如今没落一句好不说,反倒还要被他们欺压,倒活像是他们从前在侯府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巧云将盛了酸梅汤的玉荷叶杯捧给楚明昭,笑道:“姑娘待会儿去宫里用了晚膳,今日就算是交差了,回到侯府就能松泛松泛了。”

    楚明昭揉了揉眉心:“回去还有娘念叨我。”

    巧云斟酌着道:“太太那也是为着姑娘好。”

    楚明昭想起自己那糟心的婚事,一时间一个头两个大,低头连喝了两口冰镇酸梅汤压火。

    她暂时不想回去,便没让车夫赶马。心中正自思量杂事时,忽闻外头传来一阵喧嚣的马蹄声。听动静,似乎是一队浩荡的人马正疾速往这边赶。

    楚明昭想起他们现在正停在道中央,当下便吩咐车夫往路边靠一靠。

    她原意是给后面那队人让道,却不想她的马车刚停好,对方也停了下来。

    她听了一会儿动静,心想不会遇上劫道的了吧?但很快又摇了摇头。这里是京畿的官道,城门在望,青天白日的,谁会选这里打劫。

    她不知道来者何人,心里打鼓又纳罕,将湘帘挑起一点点,悄悄往外看。

    “姑娘——”

    楚明昭冲巧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回头继续睃看。

    官道另一边整整齐齐地列着百来号骑兵,俱身着对襟罩甲、头戴红缨凤翅盔,赳赳昂昂,焕赫整饬。

    队伍最前头停着一辆高一丈一尺有奇的大车,三层红髹天轮上雕木贴金边耀叶板六十三片,间绘五彩云衬板六十三片,四周以黄铜装钉。大车前垂两条青绮络带,俱绣升龙五彩云纹。车前面的两根红髹行马架上有黄绒匾条,用抹金铜叶片装钉。

    楚明昭愣了愣,这是……亲王的象辂!

    只是似乎是为了行路方便,这象辂并未用大象驾车,而是代之以两匹高骏的红鬃马。

    原来已经有亲王来京了,到得好早。只是不知道这是哪位亲王的车驾。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关系。

    楚明昭揣度着他们大概是要在进城前休整一下。她往前扫了一眼,估摸着马车过去没问题,决定让车夫赶车离开这里。然而正当她要松手放下帘子时,象辂旁侧的帘幕突然被人从里面掀了起来。

    一个人的侧影倏然映入视线。

    楚明昭浑身一震,蓦地睁大眼睛,惊得险些失声喊出来!

    她一下子攥紧拳头,抬手就要将湘帘全部掀起来。

    她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巧云忙阻住她,低声道:“姑娘,不可。”

    楚明昭心神稍定,但仍旧撑着帘子不肯放下。她的目光一错不错地紧盯着那人的侧脸,一再确认。

    真的是他。虽然时隔五年,虽然眼下两人相隔并不近,但她不会认错。

    楚明昭嘴唇紧抿,气息有些不稳。五年前那件事再度涌上脑海,深埋心底的惶遽被重新翻搅上来,她紧攥起来的手心沁出了细汗。

    她凝望着象辂里的少年,四肢百骸里忽而沸腾起跳下去找他的冲动,她想去问明当年的真相,否则她会继续活在惶惶不安之中。

    就在楚明昭心里千回百转时,象辂的帘幕被放了下去。楚明昭脸上难掩失望,悻悻地松开了帘子。

    象辂里,裴琰看着重新靠回红锦靠背上的弟弟,谐谑道:“阿玑可看清楚了?觉得京师景色如何?”

    裴玑转头看了兄长一眼,慢条斯理道:“好得紧,想来不虚此行。”

    裴琰直想翻白眼,你是来看景的么!

    “京师不仅景美,人也美,”裴琰佯佯一笑,闲谈般道,“我听闻楚家姑娘个个美貌……”说着话就魆地里观察弟弟的神色。

    “哪个楚家?”

    裴琰心道你装得还挺像,脸上继续笑道:“自然是楚圭、楚慎那一家。只是楚家姑娘死的死、嫁的嫁,如今待字闺中的只有三个了。”裴琰说到这里又稍顿了顿,“其中四女端雅,五女娇憨,但容貌最盛的还要属楚家六女,听说西平侯的这个幺女姿容冠绝京华,长得天仙一样,又被西平侯教养得知书识礼……”

    裴琰见裴玑面上始终不见一丝波澜,不禁暗自咬牙,装,接着装!

    裴琰往前头瞥了一眼,冷笑道:“楚圭那焦尾巴梢子的龟孙子,女儿跟侄女儿们倒是个个出挑。”

    一直闭目养神的裴玑闻言睁开眼睛,觑着兄长道:“我们即刻要入城了,大哥说话行事都需注意些。一会儿还要面圣,收收火气。”

    裴琰听他说起这个,反倒一股怒火直往上窜,张口就骂:“面个鸟!他楚圭算个什么东西!”

    “面鸟,大哥想面哪只鸟,”裴玑调了个坐姿,又缓缓靠回靠背上,“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核桃近来十分想念你,总是念叨你,等入京安顿好了,我提溜着核桃去见大哥。”

    裴琰一听见“核桃”俩字,登时脸就绿了。

    什么念叨他,明明是骂他!

    他有一回趁裴玑不在,私自将那只鸟提走逗弄,不知教了多少裴玑的坏话它都不学,结果恰巧赶上父王过来教训他,那死鸟便把那套老子教训儿子的话学了个十足十,自此牢记不忘,见他一次骂他一次。

    “阿玑竟将那灰毛鸟带来了,”裴琰强笑道,“还是不必了,阿玑自己逗着玩儿吧。”

    “核桃太粘我,我怕我把它留在王府它会赌气咬毛自残,”裴玑说话间阖上眼帘,浅浅打了个哈欠,“咱们此番来京不知何时能回,我还带了些书卷廓填之类,大哥用时只管来找我要,临行时先生们交代说不要耽误了课业。”

    裴琰忍不住想,你可拉倒吧,宗学里哪个先生看见你不头疼!那些先生硬是被父王召来交代我们临行事项,自然只能憋出些不要耽搁功课的废话。

    想了一回,裴琰心里又是一阵忿忿,窝着火看向弟弟:“阿玑不怕我们进了京就回不去了么?”

    他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弟弟答话,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裴玑竟已经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裴琰嘴角抽了抽,这种时候还能睡着,心真大。

    裴琰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如果不是被裴玑带累,他哪里用得着把脑袋栓裤腰带上来蹚这浑水。父王也是偏心得不可思议,同样是儿子,他说千百句都抵不上裴玑说一句,就算要补偿他也不是这么个补偿法吧!

    裴琰想到自己这一去有没有命回去还是两说,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砸了一下身下的坐褥。

    都是裴玑出的馊主意!自己想死就罢了,还捎带上他!

    道旁马车里,楚明昭又等了片刻,见象辂那头迟迟没有动静,只得让车夫驾车回去。

    巧云没看到外头的具体情形,不知道自家小姐方才到底看到了什么,但小姐交代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她就听着。她眼下瞧着小姐心事重重的样子,以为还是因着亲事,但又不知道要从何劝起,只好叹口气,又倒了一杯酸梅汤捧给楚明昭。

    楚明昭在思量着她有没有可能跟那个少年说上话。

    如果那少年是亲王,那么他入城之后肯定要去朝见皇帝,而她待会儿也要入宫……

    但他就算入内廷,也是去乾清宫面圣,他们其实很难碰上。

    楚明昭长叹一息,或许她该尽力去试试,不然总是不甘心的。这样想着,便匆匆回侯府更衣拾掇去了。

    燕京三月,物华明媚,风恬日朗。

    楚明昭靠在背后的珊枕上,往旁侧转了转目光。透过马车上的湘帘,可以隐约看到外头暄和若水的日光。

    她不由微微叹息,这样好的春光里,对着对面的人真是煞风景。

    “楚明昭你还不肯承认么?”楚明岚越发不耐,咄咄相逼道。

    “子虚乌有的事,要我如何承认呢,”楚明昭笑看着对面的堂姐,“五姐姐说了这半晌,口不干么?要不要来杯酸梅汤?”

    “少跟我这儿弄刺子,”楚明岚冷笑道,“谁是你五姐姐!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喊我五姐姐!”

    楚明昭笑道:“可三叔和三婶婶让我照着从前的喊啊。”

    楚明岚轻蔑地扫她一眼:“父皇和母后那是宽仁大度,给你们脸,你还当真了!”

    楚明昭笑了一笑,嘴上故意道:“那这样说来,咱们姐妹往日的情分也尽没了么?”

    听她说起这个,楚明岚立马咬牙道:“你给我闭嘴!”

    楚明岚最听不得有人在她跟前提起过去的事。她从前不过是西平侯府里一个不起眼的庶女,没人瞧得上她,现在虽然处境也不算太好,但好歹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往日被千捧万捧的这个隔房嫡妹,现在见了她也要行礼!楚明岚思及此,心里一阵快意,乜斜着眼睛讥笑道:“你不承认也没什么,只我劝你快些息了心思,循表哥和二姐姐才是一对,你休要妄想。”

    一直闭目养神的裴玑闻言睁开眼睛,觑着兄长道:“我们即刻要入城了,大哥说话行事都需注意些。一会儿还要面圣,收收火气。”

    裴琰听他说起这个,反倒一股怒火直往上窜,张口就骂:“面个鸟!他楚圭算个什么东西!”

    “面鸟,大哥想面哪只鸟,”裴玑调了个坐姿,又缓缓靠回靠背上,“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核桃近来十分想念你,总是念叨你,等入京安顿好了,我提溜着核桃去见大哥。”

    裴琰一听见“核桃”俩字,登时脸就绿了。

    什么念叨他,明明是骂他!

    他有一回趁裴玑不在,私自将那只鸟提走逗弄,不知教了多少裴玑的坏话它都不学,结果恰巧赶上父王过来教训他,那死鸟便把那套老子教训儿子的话学了个十足十,自此牢记不忘,见他一次骂他一次。

    “阿玑竟将那灰毛鸟带来了,”裴琰强笑道,“还是不必了,阿玑自己逗着玩儿吧。”

    “核桃太粘我,我怕我把它留在王府它会赌气咬毛自残,”裴玑说话间阖上眼帘,浅浅打了个哈欠,“咱们此番来京不知何时能回,我还带了些书卷廓填之类,大哥用时只管来找我要,临行时先生们交代说不要耽误了课业。”

    裴琰忍不住想,你可拉倒吧,宗学里哪个先生看见你不头疼!那些先生硬是被父王召来交代我们临行事项,自然只能憋出些不要耽搁功课的废话。

    想了一回,裴琰心里又是一阵忿忿,窝着火看向弟弟:“阿玑不怕我们进了京就回不去了么?”

    他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弟弟答话,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裴玑竟已经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裴琰嘴角抽了抽,这种时候还能睡着,心真大。

    裴琰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如果不是被裴玑带累,他哪里用得着把脑袋栓裤腰带上来蹚这浑水。父王也是偏心得不可思议,同样是儿子,他说千百句都抵不上裴玑说一句,就算要补偿他也不是这么个补偿法吧!

    裴琰想到自己这一去有没有命回去还是两说,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砸了一下身下的坐褥。

    都是裴玑出的馊主意!自己想死就罢了,还捎带上他!

    道旁马车里,楚明昭又等了片刻,见象辂那头迟迟没有动静,只得让车夫驾车回去。

    巧云没看到外头的具体情形,不知道自家小姐方才到底看到了什么,但小姐交代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她就听着。她眼下瞧着小姐心事重重的样子,以为还是因着亲事,但又不知道要从何劝起,只好叹口气,又倒了一杯酸梅汤捧给楚明昭。

    楚明昭在思量着她有没有可能跟那个少年说上话。

    如果那少年是亲王,那么他入城之后肯定要去朝见皇帝,而她待会儿也要入宫……

    但他就算入内廷,也是去乾清宫面圣,他们其实很难碰上。

    楚明昭长叹一息,或许她该尽力去试试,不然总是不甘心的。这样想着,便匆匆回侯府更衣拾掇去了。

    燕京三月,物华明媚,风恬日朗。

    楚明昭靠在背后的珊枕上,往旁侧转了转目光。透过马车上的湘帘,可以隐约看到外头暄和若水的日光。

    她不由微微叹息,这样好的春光里,对着对面的人真是煞风景。

    “楚明昭你还不肯承认么?”楚明岚越发不耐,咄咄相逼道。

    “子虚乌有的事,要我如何承认呢,”楚明昭笑看着对面的堂姐,“五姐姐说了这半晌,口不干么?要不要来杯酸梅汤?”

    “少跟我这儿弄刺子,”楚明岚冷笑道,“谁是你五姐姐!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喊我五姐姐!”

    楚明昭笑道:“可三叔和三婶婶让我照着从前的喊啊。”

    楚明岚轻蔑地扫她一眼:“父皇和母后那是宽仁大度,给你们脸,你还当真了!”

    楚明昭笑了一笑,嘴上故意道:“那这样说来,咱们姐妹往日的情分也尽没了么?”

    听她说起这个,楚明岚立马咬牙道:“你给我闭嘴!”

    楚明岚最听不得有人在她跟前提起过去的事。她从前不过是西平侯府里一个不起眼的庶女,没人瞧得上她,现在虽然处境也不算太好,但好歹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往日被千捧万捧的这个隔房嫡妹,现在见了她也要行礼!楚明岚思及此,心里一阵快意,乜斜着眼睛讥笑道:“你不承认也没什么,只我劝你快些息了心思,循表哥和二姐姐才是一对,你休要妄想。”

    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来原文处支持,原文地址——http://www./onebook.phpnovelid=2645263

百度搜索 唯妻是宠 天涯 唯妻是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唯妻是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唯妻是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