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厂花男友 天涯 我的厂花男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放下手机,心中实在没了主意。看样子这个发信息来的人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就好像在旁边盯着看现场直播似的。假如他真是老圈的话,就算不能现身相见,也可以跟我说个明白啊,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呢?

    考虑再三之后,我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对方就是老圈。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去哪儿都不安全,还不如豁出去按照信息上的指示呆在原地,毕竟这个b区四排十四号的墓位是他亲自选的,说不定还真是什么风水福穴,能保平安。于是一咬牙一跺脚,便下定决心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天亮。

    关于这一夜是怎么过来的,不用赘述,反正我终于明白“煎熬”这两字究竟是什么含义了,而且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当然,如果哪位感兴趣想体验一下的话,也尽可以去试试,只不过想找这样的机会怕也没那么容易。庆幸的是,这一夜虽然脑子里那根弦儿始终绷得紧紧地,但果真没出什么意外。

    当我强睁着又酸又涩的眼睛好不容撑到天边泛白的时候,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整条命差不多去了半条。

    我松了口气,正准备回传达室去,那个号码又发来了第三个信息:不要着急,日出后再走,注意回去的时候千万不要跑,更不要回头看,必要时我会指示你下一步的行动。

    我叹了口气,只好耐住性子又等了一会儿。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日头升了起来,天光也大亮了。我看看也差不多了,就按照刚才那条信息上说的,起身往回走,一路上仍然战战兢兢,不敢走快,更不敢回头,一直到进了传达室,心情才稍稍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有人来,屋里一切也都跟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了,也就说从昨天傍晚开始,老子已经在山上的坟地里呆了将近十个小时!连我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

    这时候我早已精疲力尽,就算天塌下来也管不了了,往沙发上一躺,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沉,直到八点钟同事来接班的时候才硬把我叫醒。

    我昏沉着脑袋从公墓走出来,刚想到对面等车,却猛然想起自己已经无家可归,根本没有地方能去了。看来这些天也没得歇着了,总得赶快找个睡觉的地方吧。唉,真不知道老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本来好端端的竟然混到这步田地。

    我点了根烟,蹲在路旁,边抽边唉声叹气,却突然冷不丁的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我转头一看,只见站在身后的人竟是罗娜!

    我乍见罗娜,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女人昨晚不是已经清楚明白的说分手了吗?怎么才隔了一夜的工夫,就又来找我了呢?

    而且瞧她今天这身打扮,又穿着那件颇有点儿暴露的绛红色身连衣裙,妆看得出是精心画的,脸上也恢复了原先那种笑吟吟的妩媚风韵,浑不似昨晚失魂落魄、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不禁感叹,女人的变化可真够快的,简直让人琢磨不透。

    还没等我开口,罗娜就抢先问我一大清早的蹲在这里干什么?

    我哪里好意思说自己没地方住正发愁呢,于是便告诉她,刚下夜班,脑子还有点儿犯迷糊,所以先抽根儿烟提提神。

    罗娜看着我笑了笑说,走,姐请你去吃早饭,吃完就不困了。

    她说着就一把挽住我的胳膊向前推。我实在想不通这女人昨晚还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提出分手,怎么今天又若无其事的如此亲热,就跟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当下便说,娜姐,昨天晚上咱们不是已经说过……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接过去反问道,昨天?昨天我说什么了?

    我见她似笑非笑,狡黠的冲我眨了眨眼睛,故意摆出装傻充愣的样子,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了。总不能直眉瞪眼的来一句,哎,咱俩都分了,你还缠着我干啥,要不要脸吧?

    罗娜也不再多说,挽着我就向前走,一直来到大路边儿才停下。

    我看她那意思,像是要拦出租车,于是便好奇的问她为什么没开自己的车来。

    罗娜嘟着嘴说,别提了,昨天她开着那辆白色宝马回家时,半路上出了点儿状况,车已经被拖走修理去了,幸运的是她本人没什么事,否则就见不着我了。

    虽然罗娜说的很简略,但我见她抚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也能想像得出当时的危险情况,于是就安慰了她两句。

    我们上了出租车,很快来到市区一家颇有名气的老字号餐馆。据说最正宗的本地风味儿早点只有到这里才能吃的到,所以现在虽然已经过了吃早饭的高峰期,但门口还是排着一溜儿长长的队。

    不过罗娜倒是挺有本事,带我从侧门进了餐馆,然后又找到大堂经理,直接要了个相当雅致的小包间,咱不禁感叹真是有钱就有面子,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早点上来之后,罗娜一边不停地往我碗里夹,一边兴致勃勃的说着笑话逗我开心。

    可咱满腹心事,又疲惫不堪,根本没有什么食欲,当下又问她为什么突然之间来找我。

    罗娜放下筷子叹了口气,然后告诉我,昨晚她本来是打算彻底放弃的,可是出了事之后反而让她明白了一定要珍惜眼前人的道理。在考虑了一晚之后,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这段感情继续下去。

    我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心里还真有点儿感动,毕竟像她这样层次的人放低身段回头来找我是很不容易的。可问题是我们之间还有横着一道坎,就是坟头里那个的怨鬼,即使我不介意,罗娜又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吗?

    她似乎也看出我的担心,但却叫我不用怕,那件事她已经连夜详细咨询了一个“懂行”的师傅,算出那怨鬼日前已经被高人做法封住,不会再出来为害,我尽可以放心,同时也不要怀疑她对我的诚意。而关于那些照片背后的事情,她今后一定会找机会告诉我的。

    我听完很是诧异,老圈把那座荒坟封住的确是事实,可是从昨晚到现在并没有多长时间,罗娜在哪儿找到这么个神通广大的人呢?她不是一直对明一法师言听计从吗?怎么又换了,还是她找的本身就是明一?

    提起这尼姑,我不由得疑心更甚。老圈为什么要把那串菩提子念珠捏碎?如果那东西是有害的话,明一把她送给我究竟出于何种用意?罗娜对此又知不知情?这些都是我思索至今却还没找到答案的问题。

    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便故意说,不知道明一法师忙不忙,要不要再去找她问问。

    谁知罗娜竟说,她已经找过明一法师了,可是人不在,下面的小师傅说她前天突然离寺,不再做住持了,但谁也搞不清具体是什么原因。不过听说她任职这段时间,寺里的帐目好像有点儿不清不楚,没准儿是跑路了。所以那尼姑很可能就是个假高人真骗子,一直蒙了她这么久,而她昨天问起那串念珠,就是叫我千万不要再用了。

    虽然罗娜说得很合理,但我仍然将信将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可又找不到什么破绽,于是也就不再多说。心想这时候老圈怎么也不给我个指示呢?真是急死人。

    吃完早点之后,我本来打算告辞而去,可罗娜哪里肯放,上来挽住我的胳膊就出了餐馆,然后又说要带我去新的住处。

    说真的,尽管她如此殷勤,如此有诚意,但我实在不想再和这个捉摸不透的女人有什么瓜葛了。刚想开口拒绝她,手机的短信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浑身一震,赶忙掏出手机来看,果然是那个奇怪号码发来的。

    罗娜问怎么了,我赶紧扯谎说是同事发来的,可能找我有事。接着又以外面太吵为理由,说到旁边找个地方回电话。

    我故意转到旁边的巷子里,又回又头看了看,见罗娜还站在街边,并没有跟过来,这才打开短信查看,只见上面只有短短的七个字:不用怕,一切如常。

    我顿时糊涂了,难道老圈就在附近?那这个“不用怕”到底是说不会有危险,还是即使有危险也用不着担心?假如是后者的话,那岂不是等于让我送羊入虎口?

    犹豫了片刻之后,我最后还是决定按照指示去做,反正死活也就这样了,于是又走了回去。

    罗娜估计是见我回来迟了,便问我怎么打个电话那么久,还似真似假的逼问我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赶紧解释说,是同事找不到抽屉的钥匙,我帮忙想了半天,这才耽搁了。当时咱可真怕这女人会强行检查咱的手机,幸好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们拦了辆出租车,然后按照罗娜的指示又来到南部临湖的风景区,但这次当然不是“水岸名邸”,而是向东大约两公里外的一片将近五十层的超高住宅群。据说这里是全市最贵的楼盘,老子一年的工资能买大半个平方就不错了。

    下车之后,罗娜带我来到其中一栋的十一层。刚一进门我就被那种扑面而来的奢华惊呆了。

百度搜索 我的厂花男友 天涯 我的厂花男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厂花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我的厂花男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