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束手 天涯 束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第六百一十章以死明志

    时年朝中丞相官淳歌平定北王叛乱,当朝陛下即刻改年号安南为元和以纪念天下太平。元和元年,官淳歌押解北王一府进京,北王谋逆已成定论,在此番平乱中,出现了一支决定胜负的军队,相传那是数年前林拓谋逆时藏匿的林家军。就在官淳歌回京的哪一天,朝中颁下圣旨为林家正名,并对林家军论功行赏。

    而北王做的是灭九族的事儿,自然没有什么生还的余地,苏见豫亲自下旨斩杀,未曾想此时官淳歌却当堂求情,愿以功名换北王一脉不死,苏见豫虽百般不愿,奈何官淳歌的威望甚高,北方百姓请愿的甚多,无奈免去了北王的死罪,该为囚禁与天牢,至死方休。

    “你要做的究竟是什么?”北王一身囚衣却多了一份坦然,他原以为淳歌是以自己为踏板为林家平反,可现在事态的发展显然并不是那样的。林家乃是这一次战争中最大的受益者,可笑的确实没有人可以帮着林家分享这份荣誉。

    “当年你与皇上合谋骗我,这债北王府还清了。”淳歌将一个瓷瓶递给北王道:“天牢阴寒,此药可保王爷世子不受寒气所侵。”

    苏佑仁眼带疑惑,却还是接过这药,“淳歌,现今天下,只剩下一个你了,望你珍重。”苏佑仁还是很感谢淳歌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保住了北王府的血脉。

    “不劳诸位费心,告辞。”淳歌往后退了一步,却忍不住咳了起来,林方从他身后而出,赶忙将外衣给他披上,不一会儿两人便消失在天牢。

    望着淳歌蹒跚离去的背影,苏佑信忽然想到当年太医诊断淳歌性命不长之事,“父王,官淳歌曾被人断言早逝,他还要再做什么。”

    事实上,淳歌可以做的都完成了,所有人欠林家的帐,他都一笔一笔地讨回来了,不能讨的,他一辈子都讨不来,现在正是退隐明哲保身的时候,可官淳歌却没有丝毫退意。

    “他是聪明人,就怕他会做糊涂事。”北王隐约猜到了,又觉得不可能,依着官淳歌这性子,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只是众人口中的聪明人,却是一个病秧子,风一吹便随风倒去,再聪明的人,也挡不住命。

    “你在发抖。”林方搀着淳歌,明明不冷的天气,可淳歌却像身处腊月寒冬一般,连牙根都快颤起来了,“今日就让神医进京。”

    “不用,我扛得住。”让秋神医进京,那淳歌还不如辞官养病。

    林方拉住淳歌,将他护在怀中,“你撑不住了,我知道。”

    淳歌紧盯着林方的眼,这双眼与林洎当年是何其相似啊,“还有最后一步,棋差一招,我不能止步于此,我也不会。”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林方,径自上了马车。

    当夜官淳歌大病,命悬一线之时,下死令不得将京城消息外传一分,违令者赶出京城,此生不再重用。所有人只得在淳歌门外,靠着京城那些所谓的名医,门外更多的是林家旧人,若说当年他们恨不得淳歌早死投生,如今他们只求多给淳歌一些时日,好歹让他死在故乡,也好过客死他乡。

    “老夫能为官相做的不多,诸位还是备好后事的好。”最后一个大夫从淳歌的房中出来,背起药箱便走,所有大夫都没有留下一个药方。

    此言一出,多少人将要冲进去,林方却将身子一挡,异常笃定道:“莫要打扰他,我信他,我信他明日会亲自走出来的。”

    后半夜门内响起淳歌撕心裂肺的咳嗽,门前林方握手成拳死命克制自己想要进去的冲动,眼中通红全身紧绷,生怕连那似有若无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咚咚”天还未亮,却是早朝前的提示,门外的人一刻也不敢眨眼,只盼着门内那人一如往常从里头出来,哪怕只是和他们点点头都行。

    “咯吱”紧闭了一夜的门,终于打开了,只见淳歌一身官服,与往日无异,就是脸上的棱角更甚,血色全无,仅此而已。

    “别候在门前,都休息去吧,今日我不在府内用膳。”这次再回京师,大部分时间都是林方陪着淳歌的,但今日淳歌却让小旗子伴他左右。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林府,朱叔似乎见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少年,林方却明白淳歌的意思,只要他想,那便做。

    “许久没和你一起出门了。”淳歌指了指前头的早餐摊,也不介意路边小贩,要了两碗混沌。

    小旗子强忍下眼中的泪,笑道:“是啊,以为你有了林家的得力干将,都忘了我了。”

    “忘不了。”淳歌吃力地扯出一个笑,“你我的交情不必慕容他们少。”

    “那倒是。”小旗子的回答淹没在老板热情的招待之下,才眨眼功夫两碗热腾腾的馄饨便上来了。

    淳歌慢慢舀起一口汤,“我走之后,最放不下的是你。”这家的馄饨味道没变啊,所幸他还能常得出味道。

    小旗子握勺的那只手不由得一顿,将头埋得更低了,几滴泪和进了馄饨里,“我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你长年跟着我,与他们终究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最初的纪念倒是没什么,只怕等你年事高了,处境尴尬。”淳歌吃下了一个馄饨,一口下去,全身上下便暖洋洋的,“你与秋叶楼常联系,若云姑娘这些年一直帮着管理秋叶楼终究是个姑娘家,我知她志不在此,终归是我对不住她,过些日子你让她去过自己的生活,由你接手秋叶楼,若她不肯,今后你就去帮她吧,她是个好姑娘,就是出身差了些,你俩有个伴,我也安心些。”

    小旗子大口大口将馄饨吞进肚子,带着鼻音地嗯了一声,便背过身子抹去了那一脸的鼻涕眼泪,“我吃好了。”

    “那便走。”淳歌拢了拢衣裳,将饭前放在桌上,和老板打了个招呼才走。

    小旗子亲眼看着淳歌走进宫门,明明是命在朝夕,也不知淳歌是哪里来的力气将这一段路走完的。

    淳歌来得也算早,便在工作的地方休息一会。

    “咚咚咚”伴着几声敲窗户的声音,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大人”偷偷翻身进来的是当年保护淳歌的统卫之一吴峰,“大人这些日子可得小心一些,皇上他”

    “吴峰也过了不惑之年了。”淳歌倒是不在乎吴峰口中的小心。

    “大人”吴峰愣了愣。

    “那些事,我心中有数,当务之急是将你撤出京城,这个泥潭终究会把你拉下去,必须早作打算。”淳歌咳了几声,“你与吴语请命说要混进青山书院一探究竟,趁早离京。”

    “大人,你这意思”吴峰似是明白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莫非淳歌这是在安排后事。

    “就在这两三日,到了东南,自有人会帮你们安排。”淳歌说完便闭目养神去了。

    吴峰见淳歌态度坚硬,不好多说,作揖退下了。

    吴峰离开后,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吴语早早就候在哪里等着了。那一年他年少气盛,却遇见了那个天之骄子,官淳歌这三个字自然而然地便成了他最高处的仰望。

    “义父,你同官相说了吗?”吴语紧张问道。

    吴峰叹了口气,“官相不听,反倒是给我们安排了后路,就这两天下江南。”

    吴语当场就愣住了,“义父,皇上近几日一直在差官相的旧事,还让几个统卫秘密造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显然是要将官相置于死地啊,总是是他不听,可你怎能不说。”语音刚落吴语便要去找淳歌。

    “官相是何等人,想必早在他出征的时候,便想到了后果。”吴峰看淳歌那样子,分明是了然于胸的,明知皇上最终会对他出手,官相果然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看懂的。

    “皇上动手了”吴语脑海中浮现出许许多多曾经辉煌最后落寞的人,“那可是九死一生之境啊。”

    “是啊”吴峰望向不远处的大殿,“可他也不是寻常人,自打成名,他走过的路,哪一次又不是九死一生呢。”

    远处的大殿依旧金碧辉煌,这一天它迎来了重场戏,百官在列,帝王在位,下跪的却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官相,官淳歌。

    “好啊,朕信你至深,你终究是辜负了朕。”苏见豫拿着所谓的搜集来的证据,一甩手尽数跟在淳歌的身侧。

    贪污,以权谋私,卖官,杀人,一桩一件都显得那样的可恨,连淳歌自己都不知道他竟做过那些人,而且人证物证俱在。

    淳歌清澈的眼中没有一丝迷惘,那眼神淡淡的,只是淡淡的,“臣为官数载,无愧于天地君亲师,皇上今日言之凿凿,臣愿往天牢一遭,因为您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慢慢地淳歌颤着腿站了起来,“可臣如今只剩下这两袖的清风和这一世的清名。”

    淳歌的眼中闪过决绝,那神态也近于冷冽:“臣不容任何人诋毁,即便你是君。”

    “臣官淳歌。”淳歌望着高处的苏见豫,“愿以死明志”

    声音还来不及回响,淳歌这个病弱的人,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大殿金柱,没有一个人料到,也没有一个人来得及阻挡,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人便血溅金柱之上了,生死不知。(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束手 天涯 束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束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束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