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将军王后 天涯 将军王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趁搬迁之乱,瑞希乔装亲自将信送到宫门口,再以银两诱惑派人将信送到相府。

    管家听闻信件来路,速速将信送到钟鸿海手上。然而,钟鸿海在看完信后并未马上出发,也未向过往一样烧毁信件,而是将信折好收入囊中,换了朝服出行。

    “劳转达佟太后,钟鸿海求见。”宫门外,钟鸿海恭敬道。

    南楚王虽逝,钟家地位依旧,守门将士哪敢耽误,将守卫大任交给轮班将士,亲自奔走传话。消息传至槿央宫时,佟太后正在花园修剪花枝。

    浣湘和芙绣面面相觑,浣湘道:“太后,钟鸿海这时候见你怕是不安好心。”

    “兵来将挡。”佟太后笑,将手中剪子交到芙绣手上:“浣湘,泡上好茶。”

    钟太后没等到钟鸿海,而是等到对方觐见佟太后的消息,一时摸不着头脑。“可是佟太后传他觐见的?”她拉过瑞希追问,心下不安。

    “奴听说是丞相要求见佟太后的。”

    “兄长到底想做什么?”钟太后呢喃,两条柳眉打成结。

    槿央宫。

    “臣钟鸿海见过太后,佟太后吉祥。”钟鸿海恭恭敬敬地行礼,神态谦和。

    佟太后含笑地抬抬手:“丞相乃我朝重臣,无需多礼。”

    “谢太后恩惠。”钟鸿海道,这才直起背脊。

    一杯茶过半,钟鸿海抬起头,对上座上人的目光,开口道:“先王去的突然,新王又刚刚即位,边疆虎视眈眈,朝廷动荡,不知佟太后什么打算?”

    佟太后心里冷笑,心说这老狐狸就是最大的威胁,面上却装着诚然求教,问询道:“丞相有何看法?”

    “臣以为,现下边境威胁最大的莫过于猖平,而朝廷王兄弟颇多,难测狼子野心,不可不防。”

    “丞相说得在理。”佟太后颔首,顿了顿,却说:“不过丞相似乎找错人了,本宫一介女流,又是后宫中人,朝堂之事不宜介入。”

    “此言差矣,南楚谁人不知佟太后聪慧,虽身在后宫,但心系百姓。另外,臣有几个想法,想听听佟太后的意思。”

    “噢?说来听听。”

    钟鸿海笑,坐正身子:“一是猖平之乱,臣以为,猖平、北真、西成三族素来勇猛,现下猖平和西成联合,不如以狼对虎,让北真代我们对付那猖平蛮人?”

    佟太后皱眉:“北真和南楚联姻,宫中又有沈夫人,此举不当。”

    “佟太后,北真虽与我朝联姻,然心思难测,终是异族。”钟鸿海说,眼尾视线悄然注意佟太后脸上变化。

    “此事重大,容本宫和王商讨后再议。”佟太后却说,将事推到俞锦凡身上。

    钟鸿海早料到,眸光闪闪,突然双膝跪在地上:“恕臣多言,王颇为宠爱沈夫人,怕是会受影响,乱了决策。”

    佟太后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双眉立起:“丞相当王是什么?昏君吗?”

    “臣不敢!”钟鸿海惶恐地埋下头。

    佟太后盯着他颤抖的身子,嘲讽地眯起眸子,脸上很快恢复平和,道:“起来吧,本宫知你好意,丞相还有其他事吗?”言下之意,逐客离开。

    “臣还有一事。”钟鸿海却说,直起后背,双目再次对上佟太后的眼睛:“臣有一女,自小仰慕王,请太后成全,遂小女心愿。”

    目送钟鸿海离开,浣湘快步入厅,来到佟太后身侧,附身询问:“太后,走了。”

    佟太后闻言冷哼一声:“这个老狐狸!”

    “我们可要做什么?”浣湘问。

    佟太后沉思一番,吩咐道:“给本宫查查钟鸿海的女儿,另外,循他心意,将钟家女儿入宫的消息传出去,尤其是亥公子府上。”

    浣湘弄不明白,疑惑道:“太后明知钟鸿海背后诡计,为何还要如此顺他心意?”

    佟太后勾勾唇:“针扎在肉上哪怕不继续往里也是疼的,何不干干脆脆将它拔去!”

    浣湘顿时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犹豫片刻,她问:“钟太后那边”

    佟太后一记冷眼扫过去:“浣湘,做好自己的本份。”

    浣湘惶恐地垂下头:“是。”

    钟紫烟将入宫的消息很快传遍后宫,当然,也包括沈蕊和俞锦凡。

    “俞!锦!凡!”和俞锦凡生闷气多时的沈蕊闻言跳起,咬牙切齿地就要出门去寻俞锦凡。哪知脚还没踏出宫门,迎面就撞上浣湘。

    “沈夫人,佟太后有请。”

    沈蕊暴躁地想大喊:“老娘没空。”然而面对俞锦凡母亲的人,最终还是放弃地选择顺从,正好,他也有话想和太后谈谈!

    与此同时,作为当事人的俞锦凡知道的并不比沈蕊早,听到消息,连奏折都顾不上批阅,急冲冲地往沈蕊的千华宫去。

    自那日矛盾后,沈蕊便以搬迁繁忙为由将她拒之门外,如此消息传到她那儿,自己当真落入黄河也洗不清,当然,她也知晓此事恐怕出自佟太后之手,恼怒之余,又弄不明白母后为何会选择钟家女儿?

    但来不及她多想,等她来到千华宫,宫中只剩几个侍奉的宫人和蔓昭。见状,俞锦凡慌忙拉过蔓昭,询问道:“你家主子和碧町呢?”

    “佟太后命人传见,姐姐陪主子一同去了。”蔓昭解释,见俞锦凡脸色越发难看,迷惑道:“王,你这是怎么了?”

    “母后到底想做什么?”俞锦凡根本无心答她,自言自语后,转身便出了千华宫,往槿央宫跑去。

    “母后,钟家女儿入宫之事,可是你的意思?”厅上,沈蕊问得直接。

    领她进来的浣湘闻言,神情不郁:“沈夫人,你这是以下犯上!”

    沈蕊自然知道自己冲动,但她就是如此个性,入宫后她已经收敛许多,现下是他们逼的自己!如此想着,也是脑部生热,不顾其他地顶嘴道:“说到以下犯上,你小小宫人又有什么资格发难于我?”

    浣湘虽是宫人,但从来跟在佟太后左右,在宫中可谓受人敬重,哪怕是新王俞锦凡也未曾如此语气待她。“你——”主仆有别,心里再气,浣湘依然无言以对。

    “浣湘,你先退下。”这时,佟太后开口。

    浣湘不得不听令将宫门带上,让出空间给她与沈蕊独处。

    厅内一瞬安静,沈蕊最是讨厌这种气氛,心急地刚想开口质问——

    “稍安勿躁,喝了茶再说。”佟太后转过身子,端起桌边茶杯对她示意。

    沈蕊急得烦乱,又不好驳佟太后颜面,只好拿了手边茶杯,配合地喝了几口。

    “茶水可和心意?”佟太后问,脸上笑盈盈的。

    沈蕊暗翻白眼,她哪里还有心思品茶,随口应道:“好茶。”

    佟太后笑容更深,放下茶盏,神色温和地突然道:“沈夫人,你入宫多时了?”

    沈蕊被她问得莫名,呆了呆,答:“三月有余。”

    “时间过得真快,本宫还记得你刚入宫的场景。”佟太后说,走到她身侧,拉着她的手细细端详:“果然出落的好看,难过王心心念念惦记着你。”

    太后唱得哪一出?沈蕊云里雾里,别扭地抽回自己的手:“太后有话直言,无需如此。”拐弯抹角,着实让人难受。

    “北真人率真,果不其然。”佟太后笑,将自己的手收回,转动着手中戒指:“既然如此,本宫就直言了,王纳妃之事确实是本宫的意思,不过,这也是既定的事。”

    “王什么意思?”沈蕊问,双拳捏紧,若是太后说俞锦凡知道并认可这事,她一刀两断!

    “想必王刚刚知晓。”

    沈蕊高挑的心放下,一丝雀跃涌上。

    “王会同意的。”佟太后断然。

    沈蕊蹭地从刚坐下的椅子站起,横眉冷对:“俞锦凡不会。”

    佟太后收起脸上笑意,眼眸深眯:“是,或许俞锦凡不会,但是,南楚的王会。”仰高下颌,她冷酷又残忍地提醒:“沈夫人,你要明白,你口中的俞锦凡不仅仅是你的‘夫君’,也是南楚的王!她的身上肩负的远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那又如何,她照样是我沈蕊的爱人,是我信任的人,我相信她不会背弃我!”

    佟太后愣住,眼前人太像过去的自己,然而,也正是如此,她必须在悲剧没有发生前先行阻止!“这一切你说了不算。”她说,将一切掌握于掌心,沉声道:“今日本宫传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沈夫人,你只是北真和南楚联姻的工具,也只是王的小小夫人,宫中大事,王的决策,你都无权干预!”

    沈蕊讽笑:“如此说来,佟太后也不过只是先王的小小夫人,王的母后而已,宫中事宜,你又有何资格干预!”

    佟太后结舌,不怒反笑:“平日倒是没看出你嘴巴如此厉害。”

    “臣妾不仅仅是嘴巴厉害,耳边风吹的也是厉害。”

    “本宫心悦你如此信任王,本宫也相信王很在意你,不过——”佟太后眯起眼睛:“你说,人和情谊,王会更在意哪个?”

    沈蕊心生疑虑,刚想问她话中何意——

    “王驾到!”

    佟太后挑眉:“来得比我预想中还要快上一刻钟。”说罢,也不理沈蕊,出门去迎俞锦凡。

百度搜索 将军王后 天涯 将军王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将军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将军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