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综英美]没有黎明 天涯 [综英美]没有黎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格润从小就混蛋。

    这一点房承戎在学校的时候听说过无数次,耳朵都起茧子了。而重复这个话题的家伙是格润的亲哥哥,他的室友兼发小,格瑞。

    “我真是服了,你说我爸妈都是稳重的知识分子,好歹也跟书香门第擦得上边,怎么就养出了这种无耻的小王八犊子?!”

    格瑞双休日回家之后窝了一肚子火:“我跟你们说她非要吃肯德基不带她去就满地打滚,结果我带她去了回家转头就跟我爸妈说我是为了不做饭才带她去的!我爷爷专门打电话骂了我一顿啊操!”

    房承戎不讲话,而他上铺的王伦兴致勃勃地给格瑞出主意:“我说,要不你趁哪天看得不严的时候跑回家揍她一顿?不尊重哥哥再怎么也说不过去。”

    格瑞觉得这事情不太好办,推辞了一下,然后王伦自告奋勇。

    “要不然我替你去?”

    “你个王八蛋想打我家润润?!”格瑞立刻炸了毛:“我告诉你敢动润润一根头发咱们兄弟没得做!”

    “……”王伦翻了个大白眼:“我就不该理你这个死妹控。”

    房承戎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在一开始就没掺和——格家的小宝贝儿是格瑞爸妈在格瑞十岁的时候怀的,因为阿姨身体不好不能打,外加是骨干科研干部,所以研究所班子研究了一阵子决定特批留下来的孩子。

    “我妈好几个专利现在都给国家了。”格瑞当时愤愤不平地说:“这个小兔崽子哪儿那么值钱?”

    房承戎当时没说话,就等着格瑞自己打脸,果然等格润出声之后,格瑞在她能见风的那一天几乎抱着格润跑遍了他小伙伴的家里。

    “我妹妹,可爱吧?嘿嘿嘿。”房承戎当时还记得格瑞的脸有多欠揍,因为格瑞补了一句:“你没有~”

    妹妹这个物种当年在他们那群小伙伴里的确是个新鲜玩意儿,尤其对于一群半大不大的小伙子们来说,那种白白软软像是年糕一样的小东西有魔性。有妹妹的基本上也都不是同父同母的,而格润的出现让本来就是熊孩子头儿的格瑞在那个时候就开始一枝独秀起来。

    房承戎曾经被小伙伴们带着一起去围观格润,结果被酷暑之下热得头晕的格润吐了一身奶。这让他感觉有点糟,因为他回家还要麻烦勤务兵帮他洗衣服。

    而这件事要是被他爸知道了,他又得挨打。

    后来那件衣服是王伦他妈帮他洗的,还给了他件王伦的衣服让他暂时先穿着。他答应了下来,默默闻着衣服上特有的女性钟爱的洗涤剂的味道,心里有点羡慕。

    虽然王伦经常吐槽他妈把全家人弄得衣服上都很女人气,但是如果真让他一直用肥皂洗衣服的话他肯定不愿意。

    然而这是他母亲病逝之后,他一直在过的日子。

    关于格润小时候的事情,房承戎记得不多。他后来随着他爸去了别的地方读书,高中之后又因为家里老人的强烈意愿回去了。他刚回去的时候重心都在和之前的兄弟们回忆回忆感情上,而格润跳进他视线里则是因为格瑞的缺席。

    “哈哈哈我跟你讲,”王伦要笑疯了:“昨天格润润带着幼儿园小朋友围攻园长办公室,抗议伙食不好哈哈哈,还拿着生鸡蛋跟小朋友们一起说园长不答应多给肉吃就一起炮打司令台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哟我受不了了。”

    王伦拍桌子狂笑:“我操我跟你说,这已经不是格润润第一次闹幺蛾子了哈哈哈。”

    “……”房承戎眼皮跳了一下:“你不会跟我说,格瑞去收拾烂摊子了吧。”

    “不是他去还能是谁去?阿姨在研究所那边攻关克难,好几天没回家了,叔叔转业了之后去国企了,忙生意,最近在南方那边谈合作呢。”王伦感叹了一句:“你不在这几年,这格瑞养妹妹跟养女儿一样,简直了。我看他以后结婚要是也生了姑娘,分分钟带孩圣手,熟练工。”

    那次聚会格瑞没去,但房承戎以为王伦是开玩笑的。毕竟格瑞那个性格,让房承戎想象他在小孩儿屁股后面去给老师道歉。但事实是,格瑞回学校后每天下课都要往家里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家里的阿姨伺候好他们格家的这个小祖宗。

    “阿姨,昨天吃过炸鸡了今天就算她撒泼也不能给她吃。”格瑞愁得好像要掉头发:“我妈今天回来没?还没回来?行我知道了。晚上给她吃冬瓜,冬瓜降火的。我上次回家看她好像有点烂嘴角。对对对还有白菜汤,多放骨头少放肉,啃骨头吃不饱自然就去吃菜了。不吃?不吃打她!我回去打!”

    阿姨不知道说了什么,结果格瑞那张平时不可一世的脸立刻软下来了:“诶哟润润啊?哥哥在听呢。哥哥不打你,哥哥怎么舍得打你呢?嗯?哥哥想你,你在家乖乖的哥哥回家就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不哭不哭,哥哥周末就回家了。回家带你去吃肯德基,不哭不哭……嗯?不生气不生气,你再咬哥哥哥哥也不生气……咬出血也不生气,乖。”

    格瑞的语气太低了,低得让房承戎觉得他被下了降头。而下降头那位又软又尖的声音细细地钻进他的耳朵。房承戎觉得耳朵有点痒,自己掏了掏,然后王伦就捧着一堆照片出来了。

    “来来来咱们云养妹一下,”王伦说:“反正一会儿格瑞也要给你看,咱们就先预习一下。”

    “什么玩意?”

    房承戎有点不明白,王伦就眉飞色舞地开讲了:“这云呢,相当于在广域网或者局域网内将资源统一起来,实现数据的计算、储存、处理和共享的一种托管技术。当然你也听不懂,你就知道像我们这样没有妹妹的,在格瑞的无偿奉献之下,日常被分享养妹心得、偶尔提供养妹建议、偶尔可去逗逗他家妹妹、还享受妹妹成长照片实时更新和合影服务的一系列活动就叫云养妹就够了。”

    房承戎觉得没什么意思,并不打算接受这种免费服务。王伦则有点失望,挥着照片用一副接客的样子掐着声音喊:“爷,别走啊爷~先看看再说啊爷~我跟你讲你还会再回来哒爷~”

    房承戎:“……”

    房承戎是真的不感兴趣,他已经习惯一个人待着了,即便在寝室里热闹了些也没觉得自己会怎么改变。从之前在外面,每天他爸住在团部不回家到现在就算回来之后也和家里老人分开住,每到周末回到小时候住的房子,依旧也是一个人。王伦是每个周末基本都会有一个下午去格瑞家报到的,知道房承戎没事儿干之后蹿倒他也来。

    “这周末叔叔阿姨都在家,就当去蹭个饭好了。”王伦是这么说的:“叔叔谈成了一笔生意,高兴得很,到馆子里定了半只羊,还搞了好几箱可乐。走走走,打秋风去。”

    王伦不由分说把他带走了,直接打车去了格润他们新家。一路上王伦边安利格家的小霸王,一边说起格家现在的那个房子。

    “做燃气的现在可真挣钱,叔叔现在基本年薪百万跑不了了,再加上阿姨那专利,高产如母猪简直。啧啧,就那小区,市长在那儿也有一套。”

    司机看了他们一眼。

    进去还算容易,守门的登记了他们的身份证拍了照,指了个路就让他们自由漫步了。王伦带着房承戎走,絮絮叨叨说那个树有松鼠,这个花坛上次招了蜜蜂。

    迎面走来一个老太太,看到王伦就打了个招呼。

    “臭小子又来蹭饭呢?”

    王伦死皮赖脸地笑笑,挠挠脑袋:“格瑞非要我来,不来绝交,没办法。”

    “这小伙子挺俊呐,也是同学?”老太太眯起眼睛:“这孩子好,有福气。”

    “奶奶,我您怎么不说有福气啊?”王伦挡在房承戎面前:“我比他帅好吧?”

    “别说,你们这几个,就这孩子有福气。”

    老太太完全不管王伦怎么想,拄着拐棍走了。王伦也不生气,嘱咐一句注意安全之后继续在树荫下走。

    他们谁也没听到,老太太叹的那口气。

    还有那句话。

    “平安是福哟。”

    “要到了。”

    到了格瑞家门口,王伦先是从栅栏门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才摁了门铃。答应的声音房承戎也熟悉,就是那个软乎乎的小丫头。

    “谁呀?”

    “格润润,我是你王伦哥哥。”王伦说:“我又来蹭饭了。”

    格润笑得挺开心,给王伦开了门,然后没过多久门就开了。房承戎眼看着一坨红呼呼的圆形物体呼啸而来,然后一头撞在了……

    他怀里。

    “王伦哥哥!我哥欺负我!你帮我打他!”

    格润蹭了蹭抬起头,脸上的笑容还没退,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就呆住了:“诶?”

    “找错人了,你王伦哥哥在这儿呢。”

    王伦有点捉急,拍拍手:“宝贝儿来,往扑这儿扑。”

    “哦。”格润松开手,先跟房承戎道了个歉:“哥哥对不起,我扑错人了。”

    然后“呀!”地一声扑向王伦哥哥:“王伦哥哥我们去打我哥吧!”

    王伦抱着格润冲到房子里,也忘了自己还带着人。房承戎顺手将门关上,在铺好地砖的草坪上一路慢悠悠地走过去。房子里传来了笑嘻嘻的打闹声和尖叫,欢快得不行,让邻居家的金毛隔着灌木丛探头探脑。

    刚刚格润那一撞其实撞得房承戎有点腰疼,但是他忍不住想起,刚刚抬起头认错的小朋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其实也没那么讨人厌。

百度搜索 [综英美]没有黎明 天涯 [综英美]没有黎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综英美]没有黎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综英美]没有黎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