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皇家宠媳 天涯 皇家宠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青也算是纨绔一枚,和容貌才能出众的陆文廷、李玉之流当然不能比,可比起张涛来又不知好到哪里去了。他至少还算温和有礼,不会一言不合就对女人动粗,他虽然也有几个通房丫头,可却不至于把家里有点姿色的婢女淫个遍。

    陆清岚笑道:“原来五姐姐对赵青表哥早就芳心暗许了,那倒是正好。”

    陆清蓉大吃一惊,这小丫头察言观色的本领太强了吧。自己不过神色微微变化,就叫她瞧出了端倪,心下愈发对她敬畏起来。

    她此刻顾不得害羞,道:“可青表哥对四姐姐一往情深,恐怕一时半刻不会把我放在心上。”

    陆清岚道:“成就一段感情是极难的,可是破坏一段感情就简单多了。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陆清茵听说自己要嫁给赵青,怕是有些不满吧。”

    陆清蓉哂笑道:“可不是有些不满,她还一心想着要嫁给李玉呢。也不照照自己,她也配?”她现在恨透了陆清茵母女,自然嘴里没一句好话。

    陆清岚道:“上回上元节灯会上,四姐姐当众踹了赵青表哥的脚,赵青表哥回家之后又被马太太痛骂了一番,听说因为这件事,赵青对四姐姐已经有所不满。这回四姐姐受了这么大委屈,赵青表哥一定会上门安抚的,若是四姐姐再作出点过激的举动,你说赵青表哥会怎么想?”

    再好的感情也禁不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

    陆清蓉眼中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用言语挑起两人之间的关系?”

    陆清岚笑道:“那样虽有些作用,但不会立竿见影。”

    “那你的意思是?”

    陆清岚道:“你可知前些日子,广宁王府里出了一件趣事,他们家养的一条狗忽然疯了一般暴起伤人。一连咬伤了好几个护院,最后才被众人合力制住。”

    陆清蓉有点不明白她怎么会忽然转移话题,“六妹妹的意思是?”

    陆清岚笑道:“你可知道那条狗为何那般疯狂?”

    陆清蓉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便道耐着性子道:“为何?”

    陆清岚道:“因为那狗吃了丫鬟倒掉的药渣,那药渣里面有天生草和马蹄叶两种药草,若是按照一定的比例搭配,就能令狗儿陷入一种极端失常的疯狂之中。我问过周先生了,若是人误食了,也会一样陷入疯狂。”

    陆清蓉明白了陆清岚的意思,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要我给她下药?”

    陆清岚凉凉一笑道:“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陆清蓉点了点头:“我明白的。这个主意不是你告诉我的,而是我自己翻阅古书找到的方子。”她想了想,如今三太太对她心存愧疚,有意拉拢,陆清茵又是个拎不清的,她应该有不少机会可以下手。

    这么想着,她心里安定了不少。“天生草和马蹄叶,六妹妹这里可有?”

    陆清岚摊了摊手道:“我这里可没有那些东西。不过我娘在城南有一处草药铺子,五姐姐想要这两种草药的话,可以派你的贴身丫头去我娘的草药铺子里去买,我可以叫掌柜的给你优惠。”

    她说得轻描淡写,可陆清蓉却全身发寒,一旦她派人去纪氏的铺子里买了草药回来,那她的把柄就彻底掌握在陆清岚的手里,铁证如山。以后她也休想再和陆清岚对抗。

    可是事到如今,她也只有听从陆清岚的安排,才不至于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一咬牙道:“好,我立刻便派翠萍去二伯母的铺子里买药。”顿了顿又道:“六妹妹放心,不论如何,我是绝不会牵连六妹妹的。”

    陆清岚笑道:“这个我当然放心,五姐姐就是想牵连我,又能牵连我什么呢,我什么都没说没做。何况从前咱们姐妹可不算和睦,老太爷老太太会相信我帮你出主意吗?”陆清蓉手里没有丝毫证据,的确是拿她没有办法。

    陆清蓉把一些细节又想了一遍,见陆清岚不肯再提点她,也就起身告辞。当天下午就派了翠萍出府,买了两味药材回来。

    她也是个谨慎的性子,找了医书来反复查阅,确定这两种药吃了之后不会把人给毒死,这才敢用。她是怕陆清岚是借了他的手把陆清茵给毒死,到时候她找谁说理去?

    赵青来的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快,第二天他就到了。

    其实陆清茵刚刚出事那天,三太太就派人去给娘家送信了。结果全被陆清岚派人给拦下来了。这次不同,老太太亲自派了许嬷嬷去平凉侯府送信,陆清岚想拦都拦不住。

    陆清茵落水被救这件事,经过有心人的宣扬,早就满京城人尽皆知了。不过赵青是真不知道。

    原因很简单,马氏顶顶讨厌陆清茵这个外甥女,因此将赵青关在房间里读书,不让他出门,所以赵青一无所知。

    后来许嬷嬷将三太太的信送到,王氏才知道原来三太太和陆清茵已经一败涂地。这般的计谋她也有份谋划,在她看来有七八成把握的计谋没想到居然也会失败,她也有些难以置信。

    她立即就叫了马氏和赵青进来,将事情的大概情况说了一遍,最后对母子二人道:“四丫头遭贼人陷害,落得如此地步,实在可怜。那鄂国公府的夫妻俩,又是一对泼皮无赖不要脸的,贪图侯府的富贵权势,一心想把四丫头娶进公府里去。咱们身为四丫头的外家,理该想法子拉她一把。”三个女儿中,她最疼爱赵氏这个长女,爱屋及乌对陆清茵也颇为宠溺。

    马氏迟疑道:“事到如今,四丫头名声尽毁,除了嫁给张涛,咱们还能怎么帮?”

    王氏看了马氏一眼,冷哼道:“别以为我不知你心里是什么想头?四丫头的确是脾气有些不好,可她性子不坏,都是被她娘骄纵坏了。将来进了侯府,咱们好生提点调.教,她会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她顿了顿,又道:“菁儿已经写信给我,求我将四丫头许配给青哥儿……”

    马氏听了这话,只觉得脑子里“轰隆”一声,急急插话道:“这怎么行?四丫头如今闺誉全毁,整个京城都将她传为笑柄,咱们侯府怎可娶这样的姑娘进门?”

    王氏不悦道:“我不是说了,四丫头是被人所害。嫂溺叔救,为礼教所容也。况且四丫头又不是和那张涛有了什么首尾,怎就如你所言,成了低三下四的人了?”她霸道地说道:“这个家现在还是我说了算,青儿的婚事自该也由我做主。”

    说着她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脸焦急的赵青,道:“青儿,我问你,你可愿娶四丫头为妻?”

    赵青道:“孙儿从小喜欢四表妹,至今未曾改变,自然是愿意的。”

    王氏脸色和缓了几分,对马氏道:“你这个做母亲的,该当学一学青儿这等心胸。”见马氏还是有几分不忿,才又安抚道:“你放心,等将来青儿娶了四丫头,你做了她的婆婆,我自会想法子补偿你们这一房和青儿的。”

    赵青不是嫡长孙,承爵是没有可能的。但哪怕分家的时候多分给赵青一份,他也会受益良多。

    马氏这才不说话了。

    赵青道:“祖母,孙儿想去长兴侯府瞧瞧四表妹,请祖母允准。”

    王氏自然不会拒绝:“你去看看她也好。她现在不知怎样生气烦躁呢,你去多陪陪她,帮她开解开解。”

    赵青心急火燎地来到长兴侯府,进了二门不久,正好碰见陆清蓉从另一个方向走过里。

    陆清蓉是专门在这里等着赵青的,她派了一个丫头守在二门附近,赵青一出现,她立刻就过来了。

    “六表哥。”陆清蓉柔柔地向着赵青行了一礼。

    赵青见她穿着素色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串珊瑚珠花,打扮的虽然简单,但愈发衬得小姑娘如同出水芙蓉般楚楚动人。陆清蓉今年十五岁了,早就来了月事,胸脯发育得鼓鼓囊囊的,赵青是经过人事的人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陆清蓉瞧见他**辣的目光,心里微微一喜。

    赵青对这个五表妹的印象很好。

    尤其是上次上元节灯会的时候,陆清茵当众给他没脸,是这个小姑娘多方安慰开解她,又替陆清茵向他赔礼道歉,赵青一直记在心里。

    赵青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端着一个瓦瓮的翠萍,问她:“表妹这是要去哪里?”

    陆清蓉回道:“我亲自下厨炖了文蛤豆腐汤,打算送去给四姐姐。”

    赵青:“我也正要去瞧四表妹,咱们正好一道。”又问:“这汤是你自己下厨做的?”

    陆清蓉点了点头道:“是的。”

    赵青又看了看她,夸道:“五表妹真是贤惠。”

    陆清蓉有些羞涩地低头道:“我不像表哥一样,要习武制艺,镇日没什么事情做,也只能绣绣花做做饭,倒叫表哥笑话了。”

    两人闲话了几句,陆清蓉忽然道:“四姐姐如今……脾气不大好,等会若是冲撞了表哥,还请表哥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赵青有些诧异道:“四表妹不是一向如此,我早已习惯了!”他对她那样好,他却从来不肯对他假以辞色,一心只想着李玉,赵青说起来真有些伤心。

    他又看了陆清蓉一眼。印象里,似乎每一次陆清茵惹他生气,都是这个小表妹替他从中转圜。

    陆清蓉期期艾艾道:“这一次,四姐姐……她……”说到这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就此停住了。

    赵青心里也有些烦躁:“她这次有什么不同吗?不就是脾气暴躁吗?”

    陆清蓉点了点头:“是……是有些脾气暴躁,可和从前还是不一样。”这时一阵风吹来,将她的头发吹得散开来,赵青看见她左脸上有一个淡淡的巴掌印,登时吃了一惊,指着那个巴掌印道:“这是四表妹打的吧?”

    陆清蓉慌慌张张地用手拂乱了头发。“是我不小心摔的,和四姐姐没关系。”

    摔跤能摔出巴掌印来?赵青还是头回听说。“你不要为她遮掩了!”他愤然道:“四表妹实在太不像话了,你待她这般好,她却这样欺负你。”

    陆清蓉忙道:“表哥快别说了,叫人听到了传到四姐姐的耳朵里,我又要挨打!”

    赵青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家里也有嫡女庶女,可没见过这般欺负庶女的:“她怎么可以这样?”

    陆清蓉眼眶红了,低着头道:“还不是因为我是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她声音低低的道:“这都是我的命,我认命。我也不恨四姐姐,只盼她度过平平顺顺度过这次劫难……四姐姐这次受了无妄之灾,也着实可怜。”

    赵青见她这般委屈求全,陆清茵那般欺负她,她还在为陆清茵说话,越发觉得她是个极好的女人。怜惜道:“以后若她再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出头。”

    “谢谢表哥!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我不求表哥为我出头。”

    赵青见她如此懂事,愈发觉得她乖巧可人。

    两人边走边说,陆清茵的院子就在眼前,两人正要进去,就听见里头歘来一声尖锐高亢的声音:“滚,都给我滚出去!”紧接着传来一声惨呼,就见一个丫鬟捂着脑袋跑了出来,额头上鲜血涔涔而下,正是陆清茵的贴身丫鬟宝贞。

    陆清蓉见宝贞额头上多了一个血窟窿,吓了一跳:“宝贞,你这是怎么了?”

    宝贞道:“小姐她她疯了,要杀了我们!”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宝玲还在里头,五姑娘、表少爷求你们救救她。”

    赵青不由皱了皱眉,从前陆清茵虽然暴躁,但是远未到这样疯狂的程度,这般动辄伤人,以后谁还敢近身伺候她?

    他心里有些不快,只觉陆清茵越来越不知所谓。尤其是和温柔可人的陆清蓉一对比,越发显得她胡搅蛮缠不懂事。

    陆清蓉心里一喜,这阵子她一直偷偷地在陆清茵的饮食中下药,果然见效了。她佯作震惊地道:“你们都是四姐姐的贴身丫鬟,她为何要这般对你们?”

    宝贞看了赵青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们是奉了太太的命令,来劝小姐答应表少爷的婚事,才说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忽然大发脾气,用茶碗砸伤了我的脑袋,并且拿着一支簪子,满院子追着宝玲说是要杀了她。”

    赵青听得脸色立刻就黑了。他把人家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人家却因为不想嫁给他,连贴身丫鬟都差点给打杀了。

    这对比太叫人心寒了。

    赵青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伤害,拔脚就往院子里走去。

    陆清蓉忙叫了一声:“表哥,你不要怪四姐姐,她不是有意的。”又转头骂了宝贞一句:“表少爷在此,你胡吣什么!”追着进去了。

    赵青一进门,就看见陆清茵披头散发,像是一个疯婆子一般,手里擎着一支金簪,追着宝玲满院子乱跑,嘴里喊道:“贱婢,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杀了你个贱婢!”

    她杀气腾腾,眼中闪着疯狂的光芒,看那架势是真的要杀了宝玲。宝玲吓得哭都不敢哭。

    赵青还是头回见一个大家小姐像她这般疯狂蛮横,此前他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再见她披头散发,整个人状如疯虎,没来由地心里竟然升起一股厌恶之情。

    赵青大声喝道:“陆清茵,你在干什么?你疯了不成?”

    陆清茵情绪激动,根本就没注意到院子里多了两个人,也没听到赵青喝止她的声音。

    赵青见她对自己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心下愈发有几分恼怒。眼看着她追上了宝玲,举起簪子就向她的脑袋上扎去,宝玲吓得闭上了眼睛,尖声而叫。赵青吓了一跳,他不能眼看着陆清茵在自己的院子里杀人,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陆清茵,你瞧瞧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到底在做什么?”

    陆清茵看了赵青一眼,迟钝了片刻,像是才认出他一般,尖声叫道:“赵青,你终于来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嫁给你的,要嫁我也只会嫁给李玉!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就你那德行,还想娶我,没门!”

    赵青最烦的就是听见“李玉”这两个字,陆清茵这样说,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怒吼道:“李玉就是再好,可惜人看不上你!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个什么德行,你名声都毁了,除了我不介意,愿意接受你,哪个大家公子愿意娶你?”

    陆清茵本来就情绪不稳定,最受不得刺激,立刻尖叫道:“我什么样子也不用你管,你不要装出一副可怜我的样子来。我就是喜欢李玉,就是喜欢他,你不愿意见我就立刻给我滚出长兴侯府去!”

    赵青被她这样无情的话语气得全身发抖。

    陆清蓉还嫌场面不够混乱,又来添一把柴,上前劝道:“四姐姐,六表哥对你一往情深,待你如珠似宝,你怎地说这样的话戳他的心窝子?”

    陆清茵见了她愈发暴躁:“你个小贱人,别以为我不知你那点龌龊心思,你不就是看上了六表哥吗,既然你喜欢他,尽管嫁给他好了,何必在我这里假惺惺地扮好人?”

    她越说越激动,挥舞起簪子就向陆清蓉刺去。

    赵青吓了一跳,“够了!”他觉得实在无法忍受陆清茵了,抡起巴掌甩了她一个嘴巴。他用的力气不小,陆清茵登时被他打翻在地,簪子也掉在了一旁的地上。

    陆清蓉上前去扶陆清茵:“四姐姐,你没事吧?”却被陆清茵一把推开。

    陆清茵指着赵青:“你打我,为了一个小妇养的,你竟然打我!我跟你拼了。”说着捡起地上的簪子向着赵青冲了过去。

    赵青正俯身拉陆清蓉起来,没想到陆清茵竟疯狂至此。陆清茵本来是向他的脖子刺去的,赵青侧身一让,那簪子深深刺入他的肩膀上,鲜血汩汩而出,立刻濡湿了他的道袍。

    赵青回身,难以置信地看着陆清茵。只觉得这么多年的痴心全都喂了狗,他的肩膀剧痛,可是他的心比伤口还要痛得多得多。

    “为了那个李玉,你真的要杀了我?”他目光直直地看着陆清茵。

    陆清茵闹腾了一阵子,药效渐渐去了,心智也恢复了不少。看见自己手里握着的簪子深深插在赵青肩膀上的肉里,一时间没搞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松开了握那支簪子的手,后退了一步。

    赵青气得眼前发黑,他也是侯府嫡子,被羞辱到这个份儿上,这一瞬间是真想熄了对陆清茵的那点念头。“好,好,既然你这般不愿意嫁入赵家,那我便成全你。咱们的婚事,就此作罢!咱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从今以后,一笔勾销!”他用力将簪子拔出来,狠狠摔在地上。也顾不得疼痛,捂着伤口大踏步出了陆清茵的院子。

    “表哥!”陆清蓉叫了一声,匆匆追了出去。

    赵青气得全身打颤,长兴侯府这鬼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呆了,便打算直接返回平凉侯府。

    听见后头陆清蓉“表哥!表哥!”的呼唤声,他也不搭理。

    陆清蓉心里一急,若是就赵青这般走了,固然他和陆清茵的婚事是不成了,可是她怕是也没机会嫁入平凉侯府了。

    赵青忽然听见后头的陆清蓉哎呦一声,紧接着传来断断续续的呼痛声音。赵青到底心软,停下步子回头一看,只见陆亲蓉跌倒在地上,一只手抚着右脚踝,口中嘶嘶抽气。

    赵青便转身走了回来,蹲下身子,见她脚踝高高肿起,道:“五表妹,可是扭到脚了?”

    陆清蓉含着泪点了点头,却不说自己的事:“表哥,你身上有伤呢,动作太过剧烈容易将伤口扯开,还是赶紧找个大夫给你处置一下伤口要紧。”

    赵青见她对自己关怀备至,心里有一丝小感动:“先不要管我,你的脚要不要紧?”说着伸出那只未曾受伤的手,扶着陆清蓉起来。

    陆清蓉右脚一沾地就叫了起来,赵青皱了皱眉:“你的脚怕是走不了路了。”

    这时丫鬟翠萍也赶了过来,刚好陆清蓉的院子就离这不远,两人便扶着陆清蓉进了她的院子。

    陆清蓉在椅子上坐下,一面吩咐翠萍去请大夫,一面道:“表哥,先处理好伤口再走好吗?”

    赵青见她眼泪汪汪的,满眼都是哀求,硬不下心肠反对,终于点头答应了。

    不一会儿大夫就来了,陆清蓉让他先给赵青包扎了伤口,再处置了她的脚踝。待大夫走后,陆清蓉才试探着问道:“表哥,你有什么打算?”

    赵青这时神色也平静不少,忍不住长叹了一声:“四表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何至于闹到现在这般田地。我和她怕是……”

百度搜索 皇家宠媳 天涯 皇家宠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皇家宠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皇家宠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