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天涯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昨天把李纤阿和李世民的一段戏分镜给画了,你看,根据你的剧本,就是这几句台词的时候他们的站位……”

    饭刚吃完还没等方十一打个嗝儿,导演米子明就已经带着他厚厚的分镜本来堵人了。

    方十一想说自己现在看见米子明这张脸就有点想吐了,剧本已经捋了一遍了,因为整个的故事结构跟原著小说差不多,所以在情节认同上方十一和米子明很快就能达成一致,就是那些细枝末节的地方,方十一快要受不了米子明的仔细劲儿了。

    这么一个大男人,恨不能把剧本里每一个道具的摆放方向都琢磨明白,作为原作者方十一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开心,可是……可是……“你要琢磨你就别问我了啊!我只是个编剧啊!我不负责具体的场景安排啊!”

    ——这是方十一心中的怒吼声。

    “李纤阿和李世民的对手戏?”

    刚好吃完了饭的池迟左手举着一个大桃子右手牵着小嫌弃走了过来,看见米子明和方十一在讨论分镜,很自觉地拿过来了本子开始看。

    “渭北相会的那一幕?”池迟看剧本是出了名的仔细,一看见两边都是用不同颜色代表的兵马,中间两个有点扭曲的小人儿是李纤阿和李世民,她大概就猜到了这是哪一场戏。

    说起来,米子明导演的这个画工……还真是随性啊。

    “我打算用三百人以上的群演,就在黄河边上拍这场戏,踩点是早就踩过了。”

    一边说着,米子明把一张踩点时候拍的照片拿了出来,一边全是树,一边就是黄河。

    “这边都是枫树,咱们秋天的时候去拍这个地方,一定美极了……”显摆完了自己做的功课,米子明把话题扯回到了剧本上,“可是如果这么拍的话,剧本上的这种轻松态度就不太合适了。”

    “台词是:李世民帐下校尉喊‘对面何人’,马三保要回话,被李纤阿拦下了,李纤阿自己说的是

    ‘祖承陇西,父起晋阳,历代所出豪杰不可胜数,上有英魂庇佑,下有父兄扶持,吾不过李氏门中——一闲人罢了。’”

    李纤阿的这句话在原文中是有一些和李世民开玩笑的意思,因为在方十一的想象中,是两边各带着几十个人意思一下就行了,可是米子明显然要把这个场景做大做美,在这个时候……这句话的语境,就显得有点轻薄了。

    米子明想了半天,脑海中都是一个女子对着李世民含笑说话的样子。

    方十一眨了眨眼睛,还没等她完全理解米子明的意思,耳边就传来了池迟啃桃子的声音,这个桃子挺脆,咬在嘴里的声音咔嚓咔嚓的,米子明和方十一都看着那个啃桃子的家伙,略觉得她有点烦。

    “这段词儿,也可以表现的不那么轻松吧。”

    池迟明白,米子明之所以觉得这段话轻松,是因为这段话是整个剧开端的时候李世民对李纤阿说的,当时大哥建成已经授官,李纤阿守完了母孝即将嫁给豪族之子柴绍,几层事务相加,李世民心里不舒服,才对着李纤阿说自己是李氏门中的一个闲人。

    清风明月一样的少女,略带痞气的二哥,这样的对话就是带着一种亲昵的。

    咽掉了了嘴里的桃子,池迟清了一下嗓子。

    “祖——承陇西……”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字正腔圆的第一个字儿出来,米子明就觉得自己想要的感觉这是有了。

    李纤阿和李世民说这句话就应该是不一样的,当时的李世民不过是个胸怀大志但是只能与街头游侠儿相交的不受宠的二儿子,李纤阿此时已经成了统领七万人马可以与长安守军相持许久的一方豪杰。

    他们的气势和气概,就应该是不一样的。

    “吾……”

    女孩儿的唇角一勾,双目轻移,直直地看向前方,仿佛那里就站着她的兄长,她与他亲昵无间,她也要告诉对方,现在的自己因为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感到快乐。

    “不过李氏门中一闲人罢了。”

    这一把嗓子清亮舒展,在抑扬顿挫中带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味道,整个餐厅吃饭的送饭的听了她第一句之后之后都停了一下动作等她说完了,才又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嗯……层次感顿时有了。”

    米子明是个功夫都花在细处的人,比如说他知道了自己要跟池迟合作,就先去把池迟的一些作品大体看了看,都不用看全,去有弹幕的网站搜“池迟剪辑”都能搜到一堆在观众眼中不错的素材。

    虽然池迟的素材似乎是比别人多了一点儿,但是这不妨碍米子明用了两天的时间就自以为自己确定了池迟的表演风格。

    沉、稳、收放有度、内心戏丰富,一举一动都能带出戏来……这些都是池迟的优点,在电影里池迟的这些特质能够让电影的层次感更加丰富,却也让米子明过早地把“李纤阿”定位成了一个居于玲珑和申九之间的角色,清新美好,也沉稳执着,在这个中间进行把握,对于米子明所想要呈现的作品已经绰绰有余了。

    现在池迟的表现,却又让米子明心中的李纤阿有了不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潇洒”,就像河中水天上云,无形无拘,又天然存在。

    “这样行么?”小嫌弃已经在这边呆烦了,蹭了好几下想要去餐厅外头遛遛,池迟又啃了一口桃儿,打算去遛狗兼消食儿了。

    “等会儿啊。”沉思了许久的米导翻出了第六本剧本,哗啦哗啦开始翻,“自己请缨守卫辽州关隘那里,那段词儿……”

    “今,儿臣请缨于此,非为军功爵禄,实为此时父皇所需之人,非我莫属。”

    还没等米子明找到那段台词呢,吞下了桃子的池迟已经开始了那段“请缨。”

    “长兄建成抗匪于洺州,二兄世民剿贼于秦州,元吉体弱难负行军之苦,幼弟……皆没。

    二位叔父已居功甚伟,身负旧疾,不堪为用。

    一干将领正是兵将调换之机,新兵未成,旧部难使。

    儿臣身为李家子,此时胸中尚有热血,手亦有余兵,刘匪猖獗,我不去……”

    李纤阿此时刚刚小产,身体还有些虚弱,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气不那么足,却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柴绍跟着李世民在秦州打薛举,李纤阿有孕又小产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李纤阿也不希望他知道。

    因为在李纤阿的心里,她永远都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所以她的表情有一点惨淡,却为了让自己的父亲放心让自己领兵驻守而撑起了一片战意滔天的气场。

    “又有何人能去?我不战,又有何人能战?”

    这种气势啊……米子明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是兴奋的啊!

    池迟明明穿着黑t恤、白短裤,脚上夹着人字拖,在米子明的眼里,她就成了那个一身银甲红衣的女将军,不败,不退,不管怎样的散兵游勇到了她的手里都会变成精兵强将,因为她是李三娘子,因为她是李纤阿。那个病床上请战,轻描淡写说出此时李渊内忧外患的绝世奇女子。

    “你这是把台词都背过了?”

    “算是吧,就光看了自己的,别人和我的对词儿肯定还得再等等。”毕竟现在真正进组的演员也就她自己而已。

    “那你记不记得最后的四段诀别词啊?”

    能一秒钟就切换了中前期和中后期的李纤阿,米子明非常想看看池迟表现最后那段李纤阿之死的时候会有怎样让他惊喜的阐释。

    池迟眨了眨眼睛,整了整自己头上的棒球帽,又举了举自己手上牵着的狗绳儿,才说:“米导,咱们要是再在屋里耽搁,我家小嫌弃就得尿在餐厅里了。”

    对戏对得再认真那也得尊重狗的撒尿权啊。

    趴在餐桌下面一脸绝望的小嫌弃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猛地就窜出来往池迟的腿上扑。

    “哦,哦,你还得遛狗,没事儿,我和你一块儿遛狗,顺便咱俩聊聊。”

    米子明笑呵呵地弯腰拍了拍小嫌弃的狗头,就跟着女孩儿往餐厅外面走了。

    坐在餐椅上已经被所有人遗忘了的方十一听见了她最害怕的“聊聊”两个字儿,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可是看着那两人要离开餐厅了,她还是从桌子上跳了起来小快步跟了出去。

    米导随便指一段儿池迟就能演一段,这也实在太牛了!这样的热闹要是错过了,方十一觉得以后自己一定会后悔到吞电脑自尽。

    池迟和米子明这种“你点我演”的玩法确实刺激,偷偷摸摸跟着的人也不止方十一一个,什么副导演啊,什么场记啊都浩浩荡荡跟在后头看表演,就连负责剧组内勤的c娱乐工作人员都悄悄混进来凑热闹。

    天气正是热的时候,一群人在山中林间缓步穿行,说着千百年前的戏,谈着千百年前的人,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一抹芳魂,她应该如何存在,今人该如何将她的魂灵重现……在这样一个悠悠然的下午,这不再是某个人的想法,而是很多人的目的。

    池迟的隐居生活渺渺然若山中仙,别人却还要在俗世中摸爬滚打。

    比如,池迟的经纪人,窦宝佳。

    她似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封烁脱离瑞欣。

    前一段时间,业内盛传蒂华要收购世纪星耀,蒂华的股票价格节节攀升,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抢筹蒂华的股份,只等着蒂华兼并了世纪星耀之后他们能跟着新成立的娱乐王朝分一杯羹。

    这其中就包括了瑞欣,瑞欣几乎把自己能够融到的资金都投了进去,其中包括应该给股东们的中期分成。

    结果,近来一直业绩不佳的世纪星耀突然有了神秘资方的资助,中止了向蒂华的靠拢,蒂华那个快要上天的股价就立刻从悬崖上飞奔而下,连带着整个影视娱乐版块的股票都跟着一蹶不振。

    瑞欣筹集的钱是不少,那要看跟谁比,把蒂华六七块钱的股价在三四个月内抬升到了三十多块,其中滚入的资金量是巨量的,现在每个人都想出来,在蒂华宣布兼并失败停牌又复牌之后,股票就连续吃了好几个跌停。

    资本市场从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瑞欣这条小鱼想要借势吃点虾米却被大鱼打在了地上啃了好几口,那真是每分每秒都在疼的。

    身为股东,兼公司的经纪人和艺人,窦宝佳和封烁有权对公司侵害他们权益的做法作出反应——比如,解约。

    瑞欣理亏,就算走上法庭封烁要付的解约金也会比正常情况下少好多,窦宝佳对这样的局面很满意。

    只要封烁安安静静地拍戏别出任何问题,在金色的九月,她就可以跟封烁合伙成立工作室了。

    站在走廊里,窦宝佳能听见身后的董事长办公室传来的摔打声,就在一分钟之前李奇让她这个“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小人”滚出来,她就轻松愉快地出来了。

    说她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窦宝佳觉得这些事儿她都能干得出来,但是在瑞欣,真正这么干的人可不是她。

    封烁这也是红了足足两年的人了,人气一直居高不下,手上的代言多达三十多个,这些都是她窦宝佳拉来的资源,那些人看重的是封烁而不是瑞欣这个其他整个艺人部门加起来身价都不如封烁三分之一的草台班子。

    趁着封烁拍瑞欣自己电视剧的时候,瑞欣以封烁为噱头推出一连串的周边和影音娱乐项目都没给过封烁代言费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他家合作的演员蹭封烁的代言、蹭封烁的封面,借着封烁的人气给别人抬轿子,窦宝佳那是说什么都忍不了的。

    对于作为经纪人的她来说,封烁等于钱,池迟等于给钱的爸爸,那都是神圣不可侵犯!

    谁碰了她的钱,那就活该去死。

    能够离开瑞欣,封烁自己并没有什么意见,老董事长的“恩情”他这两年也算是还清了,瑞欣能够给他提供的发展空间几乎已经到了极限,他想要真正成为一个好演员必须去接触更高层次和水平的电影电视制作班底,而瑞欣更希望能靠着他的“人气”圈钱,这其中隐含的冲突更让封烁坚定了离开的念头。

    他希望能够走自己想走的路,不被别人限制在他们自以为是的框子里。现在的他生命中的框子已经太多了,能甩脱一个是一个吧。

    窦宝佳在劝封烁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煽动人心的话,只用一句话就获得了封烁的首肯。

    “你想想你和池迟之间的差距,是不是越来越大了。”

    为了防止自己把瑞欣逼得太紧了瑞欣对着封烁使出什么下作手段,窦宝佳从池迟那里把陈方和于缘都借走调给了封烁。

    连娄蓝雨她都用上了,为的是对所有的鬼蜮伎俩都防范于未然。

    说起来……c娱乐的陈经理为什么会早早提醒她不要去掺和蒂华的事儿呢?

    大步走出瑞欣的窦宝佳顿了一下,挑了一下唇角,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儿。

    大鱼啊吃小鱼,她这个虾米看着就好。

    要是能大树底下好乘凉,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这么一想,要是没有池迟,她就搭不上c娱乐,要是没搭上c娱乐说不定她也会头脑一热去买蒂华的股票,哎呀,池迟不止是她的爸爸,还是她的福星啊!

百度搜索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天涯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还你六十年(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