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宠成婚 天涯 独宠成婚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陶然看着手机屏幕,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愧疚感莫名的涌出。

    她思忖片刻,回了宋子墨一条微信,【昨晚手机不小心调了静音,刚刚看到你的电话。】

    没想到宋子墨很快回来,【没事。刚起来?吃饭没?】

    这种问候好像有点男女朋友间的关心。

    可是她今天要怎么跟他说清楚?

    那本该死的书啊。

    该死的季扬啊。

    她抓心挠肺的看着信息,想死的心都有。

    她回宋子墨,【在吃。下午放学再和你聊。】

    【好。】

    今天陶然莫名的期待不要放学,最好时间可以永远停止在中午,停止在她和慕时丰一起吃饭的时候。

    既可以不用残忍的拒绝慕时丰,又可以和大慕慕天荒地老。

    吃过早饭,司机将她送去学校。

    下车后,慕时丰在校门口等她。

    已经亲密无间过,反而再看到他时,不如平时那般自在。

    脑海里都是昨晚他们亲密的画面。

    慕时丰倒是一脸平静,跟以前一样漫不经心里带着小不正经,把保温杯递给她,“今天我就不去学校,中午在家等你吃饭,记得给中午回去吃饭时给我买苹果吃啊。”

    又特意强调,“要比给宋子墨的苹果大。”

    “”陶然把保温杯装进书包,岔开话题,“今天要去公司?”

    “不去。”慕时丰的表情说不出的暧昧,“回家补睡眠,确切的说是补充体力,要不晚上怎么哄你开心?”

    他加重了哄你开心这几个字。

    “!!”陶然想啐他一脸的心都有了,不满的对他瞪眼,忍了又忍,平复好思绪后问他,“昨晚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家的?”

    慕时丰打了个哈欠,“不到十二点半就把你送到了别墅那边。睡的跟死猪一样,把你卖屠宰场你都不知道。”

    但他回到公寓,躺在她睡过的床,一夜无眠。

    回神后,跟她摆摆手,“进去吧,我回家还要继续做项目。这周末要完成测试,时间都不够用。”

    陶然彻底无语。

    原来以为他一早过来是要上课。

    到了学校门口都不愿踏进校园,每天进了校园就只为给她送牛奶,这样的奇葩学生,大概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放眼全国,估计也就他独一份。

    她又多啰嗦了一句:“你成天不去上课,你们班主任没意见?”

    慕时丰眉心略皱,像是认真思考。

    “我要是成天都去,才是他的灾难。班级二十多个女生大概就不用学习,眼睛就全部长我身上了,明年高考,他还有升学率可言?”

    这是有多自恋。

    以为长得帅,全世界女人都要爱他不要又不要。

    你怎么不叫慕自负?

    到了教室,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陶然放下书包,走到季扬座位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揪着他的耳朵,将他扯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

    季扬不敢大声吵吵,小声威胁她,“陶然,你再不放手,小心我把你幼儿园的毕业照发到我们学校的论坛上,让他们见识一下校花的童年风采。”

    陶然哼了一声,“有种你就放上去!”

    松开他的耳朵后,季扬嘴里还发出嘶嘶的抽疼声,“姑奶奶,你一大清早就吃了枪药?”

    陶然也不跟他废话,“季扬,你竟敢耍我玩,打着我的旗号去表白宋子墨,你活腻歪了是吧?”

    季扬哦了一声,尾音拉长又上扬。

    随即邪魅一笑,“是不是宋子墨跟你表白了?我就知道他对你也肯定有意思,怎么样,要怎么谢我?”

    见陶然阴着脸,他自以为是的理解为,“其实谁像表白谁都无所谓,以后宋子墨还不得老老实实归你领导。”

    陶然直接踹了他一脚,压低声音,“你特么哪只眼看到我喜欢宋子墨?”

    恩?

    不喜欢宋子墨?

    季扬懵逼,不可能呀。

    他疑惑的看着她,“你暗恋他,我做个助攻替你表白,你该高兴才是,干嘛要打我?”

    陶然忍着胸口那口要吐出来的老血,“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暗恋他了?我之前都没见过他,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怎么暗恋?穿越时空?”

    “”季扬现在是很迷茫。

    于是将所有的事和盘托出。

    初一下学期,有次他和陶然去吃自助,她喝了几罐啤酒,有点晕乎,在他跟前说漏嘴。

    说是暗恋高中部的一个男生,还把那个男生可了劲儿的花痴一番。

    根据她的口头描述,身高在183左右,又长得帅,品味气质都好,当时又有女朋友的,他找人打听了,就只有宋子墨符合条件。

    他这两年一直关注着宋子墨,好不容易等到他和初恋女友分手,他就寻了个机会,让陶然把书送给宋子墨,借此表白。

    至于书的扉页上的那些字,那首《终于等到你》的歌词,也是他让陶然写的。

    当时他瞎编了个理由,说是想追一个小女生,自己的字拿不出手,就让陶然帮忙,她满口答应。

    不过扉页上有四个字是他模仿她的字体写的,就是开头的‘子墨’,还有结束时的‘陶然’。

    而那本书是文学类的书,他料定陶然不会去翻看,她躲避跟语文有关的书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再去翻看。

    所以计划就这么完美的实施了。

    陶然听完后,两眼一黑,真想从四楼跳下去。

    这一天,很煎熬,可时间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到了放学。

    陶然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办公楼。

    她要怎么残忍的去跟宋子墨说这只是闹了个乌龙,她不喜欢他?

    这不是明白耍人玩么。

    看到宋子墨那刻,她的眼神都不知要往哪里搁,他温暖的眼睛里倒映着一个行径恶劣的她。

    她今天是没法静下心来补课了,也或许这是她跟宋子墨最后的相处时间。如果她一旦说破,他们再无相安无事的可能。

    宋子墨笑着,“陶然,上课时,你还是把我当成辅导老师,不用这么拘谨自己。”

    我不是拘谨,是害怕,害怕我亲手毁了你原本单纯的感情。

    陶然鼓起勇气,与他对视,“宋子墨,今天我们不上课,说点别的,行吗?”

    宋子墨点头,“好吧,只能纵容今天一天,其他时间你都必须好好上课。”

    陶然在心底叹了口气,不会再有其他时间了。

    她小心翼翼的说着每个字:“宋子墨,之前我送你的那本书,其实不是我本人要送的,是我一个同学,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男闺蜜,他以为我”

    接下来的声音,缥缈发颤,好几次她都差点没说下去。

    太过残忍。

    终于,她把大概意思都说给了宋子墨。

    说完后,她侧脸看向窗外,再无勇气去看他。

    静静等待着他的宣判。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沉默。

    陶然不知道宋子墨是什么表情,什么眼神。

    她亲手给他编织了一个美梦,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她又残忍的将那个梦打破,这是何其残忍。

    像是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宋子墨终于开口,“陶然,你转过来。”

    陶然眯了眯眼,硬着头皮,再次与他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平静,深邃的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宋子墨声音沉静,没有任何的不满,“陶然,你没必要自责。这事谁都不怪,要说有点影响那就是,你可能不再喜欢我,但跟我喜欢你,好像也不冲突。”

    “”

    他又说:“我没女朋友,不过的确有个女生和我走的很近,那也只是初中同学,后来高中又分到一个班,所以就比其他同学处的要好一些。同学都说我们是一对,我们也没管,因为说了也没人信。后来她随着家人移民到国外,可能你好闺蜜,觉得我和她分手了。”

    陶然:“”我不关心你有没有女友,你真不用跟我报备的这么详细。

    宋子墨没再多说,自己动手把她的语文课本和练习册拿出,“做题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既然都开诚布公,以后也没必要再为这事烦恼。”

    陶然还是愣着。

    不可思议。

    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然后就就过去了?

    看她还傻傻的发怔,宋子墨又多说了几句,“既然你对我还没有好感,证明我不够努力,那我就好好追你,追到你喜欢我为止。”

    “什么?你要追我?”陶然不再是简单的惊吓,而是惊悚到魂都丢了。

    宋子墨认真的又说了遍,“你没听错,我要追你。”

    陶然不由咽了下口水,“可可我家里人不许我早恋。”

    宋子墨的语气依然轻松,什么事到了他那里就像喝水那么简单,“没事啊,我也不急,你还小,我等你。等你到高中,或是大学,都行。”

    拒绝不成,反而招来一个忠实追求者。

    这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大概慕时丰会砍了她。

    *

    下课后,陶然就直奔慕时丰的小窝。

    校门口,沈凌的车张扬霸道的横在人行道上。

    今天他自己驾车,车窗降下,左手很随意的搭在车外。

    她走近,“三哥,今天怎么有时间接我?”

    沈凌眼神示意她上车。

    陶然纵然再不愿意,也无奈的磨磨蹭蹭坐上了副驾,把书包丢在后排,又重复了遍:“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接我?”

    沈凌发动引擎,驶向主干道。

    看了眼倒车镜才回答她:“我以后每天都有时间,不用万年冰块的司机来接你。”

    陶然闷闷哼了一声,手肘抵在车玻璃上,看着繁华的街头,心底是落寞的。

    明明二十二号给她过圣诞的那晚,对她和慕时丰的恋情几乎已经是默认,可今天好像又吃错了药,亲自来接她下课,这摆明了是不给她多余的时间去赴约。

    他不是会出尔反尔的人,不知道中间哪个环节又出了差错。

    车水马龙,人潮涌动,所有的喧嚣被挡在汽车外面,狭仄的车内安静,压抑。

    她沉默,沈凌也没说话。

    她歪头望向沈凌,“今晚舅舅就回来了,你确定还要去别墅?”

    沈凌像是想到了什么,冷哼声。

    打开车载小提琴曲,戏谑道:“蒋小四是不是看中了哪个空姐,一共去瑞士四天,待在飞机上的时间就是三天,你说要不是因为女人,他哪来的那么大动力。”

    陶然被呛的咳嗽了声,调侃道:“三哥,你这是吃空姐的醋了?这所以眼巴巴的赶去别墅等蒋小四,刷存在感求安慰呢?”

    “你特么的”沈凌没忍住低低骂了一句她,还不解气,伸手握住她的脖子,狠狠揉搓了一番。

    陶然求饶后沈凌才松手,不满的又对着她的脑袋来了一巴掌,“你成天跟着蒋小四好的没有学到,这些恶习倒是沾染不少!”

    陶然揉揉脑袋,心道,我这些恶习是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沾染的,你怎么不把自己往狠里揍?

    她死性不改,这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

    等红灯时,她凑近沈凌,双手抱着他的右臂,下巴搁在他肩头,“三哥,我平日里最爱看的小说可就是耽美,所以你懂的。”

    沈凌斜睨她一眼,眉峰轻挑,“什么耽美?”

    陶然耐心解释了一番,最后总结了下,就是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恋爱的小说,很有爱,分强攻和强受,当然可也可互攻。

    沈凌莫名的感觉胃里翻滚的厉害,不是没见过同性恋,可陶然描述的太过详细,他现在脑海里都是一个男人压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的情景。

    他手掌落在她的脸上,将她粗鲁的推回副驾,“陶然,你要是学语文有这样十分之一的用心,你语文至于烂成这鬼样子吗!”

    陶然咯咯咯笑个不停,“三哥,我觉得你在舅舅那里,适合做小受。”

    沈凌猛的一个急刹车,还好她系了安全带,就是这样,也差点撞到。

    沈凌已经是忍无可忍,“陶然,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后面鸣笛声一波高过一波,后车的司机头探出来催他们,大概是碍于他的车和车牌照,才没有肆意的骂他一句傻叉。

    沈凌抑制住胸口的起伏,看了眼倒车镜,才缓缓发动汽车离开。

    陶然看着他精彩纷呈的脸色,内心闪过报复的快感。

    他故意不让她去跟慕时丰约会,她自然也不会让他心里痛快。

    慕时丰信息进来,【下课这么久你就是爬也爬到了。】

    她微微叹息,【我在沈凌车上,他今天不知为何又亲自来接我,该不会是他知道我和你在外面租了房子吧?】

    发完后她自己都一身冷汗,要是沈凌知道她半夜三更还留在出租屋,又和大慕慕差点擦枪走火,一定会毫不犹豫挖坑将她埋掉。

    慕时丰:【应该知道了,没想到这房子的房东是沈凌的司机。】

    陶然看完信息,一下子像泄了气的气球,帝都这么大,房子那么多,怎么偏偏就租了沈凌司机的房子?

    她现在都可以想象,以后她跟慕时丰单独相处的机会是有多难。

    她觑了一眼沈凌,他正漫不经心的握着方向盘,视线直对前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用心在看路。

    他既然不问,她就会装聋作哑。

    到了别墅,蒋慕承已经回来。

    陶然给了蒋慕承一个热情的拥抱,“舅舅,我想你了。”

    蒋慕承打趣:“想我不要回来是吗?”

    陶然蹙眉,对他的说辞显然十分不满。

    蒋慕承晃晃她的脑袋,“这几天还乖吗?”

    陶然拼命点头。

    蒋慕承见沈凌也进来了,眉心微蹙,拍拍陶然的后背,“上楼写作业去。”

    陶然看了眼沈凌,总觉得他此行目的不单纯。

    到厨房拿了些水果,便上楼去。

    沈凌像是在自己家,给自己倒了杯温水,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时不时瞅两眼蒋慕承。

    蒋慕承不轻不重的呵了一声,戏谑之意满满。

    沈凌双腿交叠,思忖着要怎么开口。

    蒋慕承知道沈凌有事,且不是小事,还跟他有关,他就假装不知,等着沈凌主动说出,不管对谁,他从来都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

    沈凌忽的笑了,笑的有些莫名其名。

    蒋慕承扫了他一眼,低头看手机。

    沈凌揉揉太阳穴,漫不经心的语气,“我这几天都在别墅住的,想必管家已经跟你报备过。”

    蒋慕承没有任何反应。

    “管家知道我住这里,可是我住哪个房间他好像不知道。”沈凌故意停顿了下,问蒋慕承,“不想知道我睡在哪个房间,哪张床上吗?”他嘴角的笑意加深。

    蒋慕承缓缓抬头,“沈凌,你特么的放屁不能一次性?”

    沈凌哈哈笑了两声,“蒋小四,你就装吧,其实你都心知肚明,还搁这里装无所谓。”

    沈凌终于激怒蒋慕承,蒋慕承把手机丢在茶几上,发出闷闷的撞击声,他凛冽的视线扫向沈凌,“沈凌,你有病吧,客房那么多,你非要住我房间?!”

    沈凌喝了几口温水,低低笑出了声,肩膀微颤。

    挑眉望着蒋慕承:“我一直都有恶趣味,蒋四哥又不是不知。再说咱俩小时候也在一张床上睡过,我都没嫌弃你,你的讲究还怪多。”

    蒋慕承抄起手边的杂志砸向他,又喊来管家,“现在就命人把我房间里的床给换掉,所有东西都换掉!”

    管家发愣,看看沈凌,还是一脸茫然,这好好的,换的什么床?

    蒋慕承有些不耐,“要我再重复遍?”

    管家赶紧摇头,退下去找人去搬床,不仅要搬,卧室里的东西都要重新买,大晚上的,要去买家具,还真是扯淡。

    沈凌喝着杯里的温开水,有着淡淡的甜,沁人心脾,就像他现在的心情。

    看着佣人忙里忙外,把床沙发什么的都搬下来,再看着蒋慕承那张快要拧出水来的脸,他莫名的想笑。

    蒋慕承有洁癖,他比蒋慕承更甚。

    一直以来,不管交了几个女友,也不管多晚,他从来都不在外留宿,不会住别人的床,当然,他的床也是不会忍受别人躺上去。

    蒋慕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早已疲惫不堪,现在心情无比糟糕,他揉着眉心,开始下逐客令,“沈小三,你过来若是专程为了恶心我,那你做到了,现在可以滚了。”

    沈凌不跟他计较,说起正事,“你知道然宝和慕时丰在校外租房子这事吗?”

    蒋慕承的手微滞,看向沈凌,“租房子?”

    看来蒋慕承还真不知道,派了那么多人跟着陶然,那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陪她过圣诞的那晚,他的心软了下来,其实他和蒋慕承的初衷并不相悖,都是希望她快乐。

    想着她总要长大,总要面对人生里的那些不得已,最终他算是默许了她的早恋。

    可谁想到现在的小孩子竟然都这么胆大开放。

    他把租房子的事情简单跟蒋慕承说了下,问他:“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了我们的预料,你还真打算放之任之?”

    蒋慕承手指无节奏的敲打着膝盖,并没有马上回应沈凌。

    沈凌撂下句话:“如果这样,蒋慕承,我不介意跟你翻脸!”将茶杯重重置于茶几上,起身离开。

百度搜索 独宠成婚 天涯 独宠成婚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独宠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独宠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