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凤戏游龙 天涯 凤戏游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九。

    李明远隐约记得,小的时候,似乎是谁家有个孩子,他们都叫他小九。

    不是李明遥。

    那小子从小就傻了吧唧的,傻兮兮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的的”,话都说不清,还经常冒着鼻涕泡,根本不像王府的二世子,倒像路边儿捡回来的野孩子。

    而那个小九,却自带着天地毓秀的灵气,像是九天仙人遗落凡间的童子,天生带着精气来为祸人间的。

    只是后来,这个名字,随着李明远的长大,渐渐消失在了京城里。

    少年的记忆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

    很多事都是模模糊糊的,像是隔雾看花,朦朦胧胧平白透了几分阴森可怖。

    世子爷糊涂倒账,天生记吃不记打,对于这种琐事,自带耗子属性——撂爪就忘。

    也许很多人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像那先帝时盛极一时的晁家,到如今已经渐渐没人提起;四皇子母妃的娘家林家,如今只剩下一个冷宫里的妇人;至于那数不清的周吴郑王家,都已经只是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了,就连李明远这一辈儿的堂兄弟们,有些都不知莫名其妙的散落去了何方。

    天家富贵,侯门深重,宦潮如海,每一个朱漆大门之后掩藏的都是几辈子人的起伏兴衰,戏文一样。

    年少时,总是不明白,有些人为何就永远不会登门了,有些人为何就再无人提起了,有些人为何就永堕红尘了。

    后来,李明远长大了一点儿,隐隐约约懂得了一个词,叫做“坏了事儿”。

    一个词,含蓄而直白的解释了无数过往,掩盖了多少人的不见。

    再后来,李明远模模糊糊地想,什么时候会轮到肃亲王府呢?

    很多人很多事,就这样再无人提及了,即使有人说起,也都是遮遮掩掩的,多说几句,就要有人诚惶诚恐地摆手,仿佛几个字就会招来杀身灭门之祸一般。

    而这个小九,却是不一样的。

    依稀记得那一年宫宴,雪掩重门,窗寒灯明,云淡光寒。

    那一年,满目都是萧索肃穆的白,平阳公主与驸马长安侯在年前相继而去。

    皇帝坐在高高的座椅上,不胜寒一般地缓了缓呼吸,眼神透出些与铁血帝王不相符的温情。他一一看向座下的臣子,最终把目光落在了肃亲王李熹身上,似是叹息,似是倾诉,又似是自语:“小九若是还在……平阳夫妇也不至于……”

    九五至尊的话没有说完,歌舞之声已至,丝竹之声骤起。

    盛世天下,新春之吉,红火锦簇瑞雪丰年之间无可置疑的天下太平。

    李明远记得,他的父王,肃亲王李熹忙调度出了一个装傻充愣的表情恭贺圣上新年,只是那深入骨髓的淡漠,转瞬间就盈满了李熹的眼底。

    那一年除夕夜大雪飞扬,冰封了山河万里。

    那时李明远幼年众多纷乱庞杂的记忆中,最后一次听到“小九”这个名字。

    ——————————————————————————————————————

    “九爷。”

    背后的人来的无声无息,开口的瞬间把世子爷吓了一跳。

    这要是平时,李明远准能暴跳如雷的一蹦三尺高,骂人找茬耍威风一气呵成。

    奈何如今的世子爷身残志也不坚,只能捂着腰窝在椅子里,残花败柳一样的歪着,全然没有撸胳膊挽袖子和人理论的气势。

    昨天晚上风寒,李明远不知怎么闪到了腰,大夫也不肯瞧,只嘟噜着一张脸,仿佛是遭遇了天下最丧心病狂的负心汉一般哀怨。

    秦风瞧了李明远好几眼,越瞧眼中笑意越深,桃花眼里的风光全然盖过了绿杨阴外的晓寒,像是红杏枝头那闹的倾心的的春意一般鲜明。

    世子爷终于在他这有如实质的目光下恼羞成怒:“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秦风勾勾唇角,一笑璀然,眼里的深意像是要把人吸入虚空的千里桃花:“我不能看?那你准备让谁看?”

    李明远没声儿了。

    秦风一个眼神就制服了李明远这虚张声势的纸老虎,终于淡笑着优雅看向了来人:“陈安,什么事。”

    最能干的影卫陈安见到眼前之景恨不得自戳双目,然而家国未清明壮志未酬,陈安觉得他还不能瞎,他自认还需要在抢救一下,此时只好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目不斜视地对秦风道:“蓝老板托人来信,说他想见您,请您去一趟。”

    李明远根本没听出主次,闻言颇为不高兴地皱了皱眉:“谁?蓝采?江陵的破事儿我还没跟他算账,他倒是有脸来!”

    世子爷对蓝老板那一言不合就翻白眼儿的傲慢颇为恼火,此时更加得理不饶人地开始矫情。

    然而还没等世子爷带伤上阵地去和人叽叽歪歪,就被秦风一手按回了椅子里,笑道:“你怎么这么大气性,腰不疼了?”

    李明远被他看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终”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站在一边儿脸都不敢抬的陈安此刻觉得他可能不需要在抢救一下了——如今自己不仅可以瞎,最好还可以聋。

    然而秦风没给他机会。

    “放他进吴州。”秦风道,“让蓝田玉作陪就够了,其他人就不必了。”

    陈安得了指令,应了一声,后面有鬼追着一样飞速走了,倒把世子爷弄得莫名其妙:“陈安怎么了?吃十全大补丸了吗跑这么快!”

    “他倒是不需要。”秦风笑笑,“你倒是该补补。”

    李明远:“……”

    ——————————————————————————————

    世子爷怒发冲冠地解释了无数遍他是真的受寒而不是肾虚,终于换来秦风漫不经心的一个点头,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别的。

    李明远:“刚才陈安说谁要来?蓝采吗?还是景异?”

    蓝老板年前未在京中露面,就火急火燎的赶回了江陵,李明远原本以为他勾结乱党导致心虚,如今看来,倒是他低估了蓝老板作奸犯科的心理强度——蓝老板不仅不心虚,此刻还敢送上门来。

    秦风却摇摇头,笑道:“不是景异。”

    再多一句话却也没有。

    李明远觉得奇怪,再问却也没问出来。

    没从秦风嘴里套出话来的世子爷十分不甘心,秦风出门的时候,捂着那要断的腰哼哼唧唧地要撒泼打滚。

    秦风磨不过这么一个耍赖的大人,只好带他一起去。

    ————————————————————————————————

    一轮新月挂梢头,江南的天气愈暖,花香袭人,暖阁里的温度更是让李明远鼻尖冒汗。

    而同样坐在身边的秦风却对这温暖全然无知觉,春衫薄透,宽袍广袖间赫然一节白皙消瘦的腕骨,秀美而分明。

    李明远没从他面上瞧出所以然,倒是听见了身后帘动的声音,里面钻出来一只随时都像要翻白眼鄙视旁人的蓝老板。

    蓝老板皱皱眉,又摇摇头:“你进去看看吧。”

    秦风一点头,起身而入。

    李明远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暖阁内的床榻九重纱幔,严丝合缝的不透一点风。

    蓝采小心翼翼地牵开纱幔一角儿,终于露出了床上人的真容——那是个很老的老人。

    如果单看他的骨架,他应该原本很高大,只是如今消瘦地厉害,满面皱纹,形容枯槁,一头白发即使整齐的抿去了身后,可依然透出颓然的稀松。

    他露在锦被外面的手上有着苍老异常的皮肤,苍老的几乎盖过那手掌指尖分明的老茧——那是习武之人才会留下的印记。

    他那处变不惊、能够直面泰山崩于前的架势还在,他那由岁月浸润出来的威严气势还在,甚至于他那终年居上位而冷肃漠然的姿态也还在,可这一切的气质都再也掩盖不住早已老去的事实。

    他的眼珠浑浊,一张一合仿佛都耗费了好大的力气。只剩下一缕气息支持他最后残留的那点决然的坚持。

    李明远见到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英雄末路”。

    秦风站在几步之外看着他,笑容像是从来没有更改过,而李明远却能看出那其中努力粉饰过的太平。

    “你要见我,现在已经见到了。”秦风笑着说,“回去吧。”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太冷漠了一点。

    可是没有人觉得不对。

    蓝采站在一边,不动声色。

    床上的老人试了几次,依然语不成声,却挣扎着从枕下,掏出了一枚印信,哆嗦着想要递给秦风。

    李明远眼尖,分明瞧见了上面凤凰的图腾。

    秦风却没有接,看见那枚印信,仿佛只是看见了别人一厢情愿的给予,而那给予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

    他看了那印信半晌,却是笑了:“不必了,你害过我一次,却救过我一命;我背叛过你一次,而我最初答应你的,也已经做到了,你不欠我什么,我更不欠你,不必如此。”

    榻上的老人皱了皱眉,终于支持不住,颓然垂下了手。

    那枚印信随着手下垂的动作失落半空,在砸到地面之前,被蓝采眼疾手快地捞住,原样奉回了老人的手中。

    “是我对不起你。”老人的声音从喉咙深处传出,不复昔年的中气十足,反而带着空洞的虚弱,一如破败的风箱,“小九儿,可是……”

    老人的可是并没有说完,却被秦风打断了。

    “我和你的交情,没有到如此称呼的程度。”秦风笑道,“那件事我不会答应,你不必浪费口舌。”

    老人一顿,浑浊的眼中那最后一丝光彩也黯淡了下去。

    秦风笑着点点头,想要告辞,却发现老人仍然不死心一样的望着他。

    秦风顿了一顿,转身回来:“我不想替你挑那不堪的重负,也不想替你守那虚无的江湖。我们两不相欠,此后莫问,生死不见吧。”

    秦风说完,笑意不变,退后一步,再无一言一语地走出了暖阁。

    李明远追了出来,一抹额间的汗,侧目见秦风的笑容中带出一丝还没褪尽的落寞,心里立刻觉得不舒服,追问道:“那是谁?”

    秦风瞧了他一眼,落寞少了,笑意深了,坦然问道:“世子可听说过,江南凤凰楼?”

    李明远一怔。

    江湖圣地,如雷贯耳,正要说些什么,却听秦风接到:“他是凤凰楼栖梧老人。”

    原来是凤凰楼主。

    李明远想起方才那印信上凤凰的图腾,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皱了皱眉:“他想将凤凰楼传给你?他是你什么人?”

    无功不受禄,江湖中人人想要掌握的凤凰楼,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累赘的负担。

    更何况……那有他最不想回首的少年。

    人不能去追究过往,到底只有一往直前。

    秦风想了想,避重就轻道:“故人。”

    李明远却不依不饶:“那我呢?我又是什么人?”

    秦风笑:“世子爷自然也是故人。”

    此故非彼故,可是无故,也可是亲故。

    “皆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你自然比他们故的更多一点。”秦风倏忽之间笑的更深了几分,“说起来,世子小时候,似乎也总喜欢叫我小九儿。”

    世子爷还完全没来得及没从这句话里咋摸出什么滋味儿来。

    秦风瞧得分明,也懒得去挑那若有似无的一层朦胧纱,含笑说罢,再不管李明远的一头雾水,转身而去,引得李明远连忙跟上。

    身后的一阵微风吹过,清扫而尽的是江南晦暗不明的春雾。

    一别经年,离恨与天涯皆已远。

百度搜索 凤戏游龙 天涯 凤戏游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凤戏游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凤戏游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