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表哥玉树临风 天涯 表哥玉树临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防盗章,一小时后替换,么么哒。

    这面无惧色,直直走过来的黑袍男人正是寒楚让。

    他眼见着凶兽远处的冷无霜和白疏身上已然是鲜血淋漓,心内悔恨不已。

    本来他早该来的。

    夜里听完了隔壁的动静之后,再回到床榻上,自是辗转难眠,夜不能寐,思绪纷杂又酸又苦,想一遍心里就痛一遍,像被千刀万剐了一样。

    之后实在是太痛苦,便施了个法术逼着自己昏睡过去。

    再醒过来,已然是被外头那渗人的凶兽嚎叫给吵醒的。

    声音极大,以至于客栈里的房客都被惊醒,楼上楼下皆是杂乱匆忙的脚步声,急匆匆又杂沓,夹杂了几句惊慌的呼喊。

    心中不安稳,寒楚让引出灵力查探冷无霜房中的情况,却发现隔壁烛火还在烧着,却已然空无一人。

    此时,在楼上歇息的孟长老也匆忙地赶了下来,神情不安。

    “魔主,此次的妖兽怕是不太好斩杀,老朽方才用‘鉴妖天书’鉴别那妖兽的妖力波动,结果结果它”

    寒楚让神情不耐,心头又着急,语气亦是不善。

    “何故婆婆妈妈的?结果到底如何?”

    “老老朽的天书一瞬之间化成了碎末,连半页纸都没给老朽留下啊!”

    寒楚让皱眉。

    “什么意思?”

    孟长老诚惶诚恐。

    “老朽这天书囊括大陆之中的所有妖物,如今‘鉴妖天书’自毁,说明外头这妖物连天书都鉴不出来,外头这东西根本不是妖兽!依老朽所见,那物身上煞气极重,毫无半点祥瑞之气,也不可能是神兽,既是如此,那只可能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魔主,你可千万莫要去犯险,待那凶兽吃够了人”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孟长老眼前一闪,方才还站在眼前的魔主已然不见踪影。

    眼前的凶兽长了一副怪模样,威压却极重,眼睛都变得赤红,似是怒极了的模样。

    它一步步朝着寒楚让走去,也让冷无霜歇了一口气,他瘫软在地,全身的冷汗都浸透了衣裳,手脚冰凉发抖,身后白疏的身子一下子变回了正常狗儿的大小,踉跄跑过来用鼻子蹭着冷无霜的脸,气若游丝道:“师父那个男人长得好像二师兄啊。”

    冷无霜的身子一僵,手掌撑着地面站起,远目望去,那人黑衣黑袍,面上是素有的挑衅与吊儿郎当,不是寒楚让还能是谁?

    他是知道寒楚让的修为的,虽比白疏要厉害得多,但是对上这凶兽也只有被吃的份儿。

    气血攻心,冷无霜捂住胸口怒斥道:“你已非我门下弟子,谁要你来救我?快给我滚开。”

    夜色沉沉,火光照耀之下,寒楚让眸中闪动,神情专注地向冷无霜勾了勾嘴唇,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手臂微抬,手掌向上一拢,身上金光大闪,天边轰鸣,空中聚起滚滚乌云,其中电闪雷鸣,似有一场大风大雨要落下。

    风雷声大作之中,孟长老惊恐万分的声音传来。

    “魔主快停下!御魔之术可不能胡乱用啊!”

    寒楚让没有理会,翻云覆雨之间,他腾空而起,只是一瞬,地面之上、废墟之中,接二连三的破土碎石的声音响起,再抬眼看去,只见方圆百里的地方黑气冲天,凝神一看,里头竟站了几百多个黑衣黑袍、手拄权杖的虚影。

    浩浩荡荡,无面无足,周身黑气萦绕,浮在半空之中,迅速向着凶兽穷奇身边聚拢。

    御魔之术,唯有统御魔界的主人才能催动,此术法一旦结成,必有百十来个相当于金丹期修士的魔人出现助战,雷霆万钧,其势难挡。

    那穷奇果然被激得狂怒,口中喷出烈火想要烧掉这些魔人,却不知这些手拄权杖的魔人皆是无形无体的虚影,火焰压根伤不着他们。

    魔人聚得更近,权杖之中亮起细微红光,待接近穷奇身侧,几百个魔人不约而同将权杖举过头顶,一刹那之间,权杖之中的细微红光纷纷浮出聚在一起,霎时间红光大盛,聚成了巨大的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穷奇冲去。

    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重重烟火之中,那可憎可恶的凶兽被炸断了一条兽腿,皮肉鲜血四溅,寒楚让还待驱动众魔,那穷奇已然发了狂,转了身猛地向着冷无霜扑去。

    瞳孔骤缩,寒楚让想也未想,瞬间移了过去挡在了冷无霜身前,猛烈的撞击让他五脏六腑几乎移位,血液都凝固一般。

    脑中昏昏沉沉,眼前一阵阵发黑,喉间腥甜,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此时此刻,冷无霜身后的空间诡异般的被撕开了一道裂缝,紧接着,一个身着青衣,容貌美艳男人从里头落了下来,待站稳了之后,见到身负重伤的冷无霜师徒三人,面露悔恨。

    “我来晚了,你们现在如何?可能撑得住?”

    见寒楚让为自己挡了穷奇那极其凶猛的一击,冷无霜惊慌失措将他扶起查探,探出他身体之中灵脉近乎断绝,丹田也震荡,大恸之间要将所剩无几的灵力传入他体内,被寒楚让一把握住了传输灵力的手放在胸前。

    “莫要浪费灵力了,我也早该死了。”

    冷无霜忍着哀意怒斥道:“胡说什么。”

    那厢凶兽穷奇还要扑过来,被姗姗来迟的胡言之化了力道,一掌甩到了一边。

    “阿言小心,这是凶兽穷奇!”

    胡言之偏头笑道:“霜霜你忘了,我有东西能对抗它的。”

    冷无霜愣怔一下,随即惊道:“千万不可!”

    胡言之面上仍是笑着的,只是言语之中哀意浓重,他头颅微抬,目光落在天外,火光憧憧,将他的面庞映得更加艳丽不可方物。

    “他让我等他,但是一直到如今他还未出现,整整一千三百个年头,我想他多半是不会活过来了,既然如此,我留着这东西又有何用,你莫要再多说,我心意已决。”说着,他浑身一颤,化作一只身长八尺多余的烈焰凤凰,朝天长鸣,周身五光十色的光芒流转,耀眼美丽的羽翼上下扇动腾空而起。

    他朝着穷奇喷出一口炙热滚烫的烈焰,那凶兽竟被灼得全身漆黑,哀声凄凄,四处冲撞。

    凤凰振翅追着,仰天长啸,口中吐出一颗银白色的精致圆珠子,羽翼一挥,那珠子便朝着穷奇打去,甫一触及它的身体便有冰霜从它足下往上结起,直到那穷奇被冻实了,停顿在原地,再也不能犯下恶行,凤凰又是一口烈焰喷出,将那穷奇连带着冰层都烧了个一干二净。

    一场恶战终于结束,可冷无霜师徒三人亦是损失惨重,此时玄天也终于赶到,见此情景,双目充血,踉跄跑去扶起离他最近的白疏。

    寒楚让还吊着一口气,扯住冷无霜的衣袖虚弱道:“以往在灵云派犯下的那些事都是我不对,不该惹师父生气,如今徒儿将死,还望求得师父原谅。”

    “好,我原谅,莫要再多话,先让为师带你去医治。”

    寒楚让凄然一笑。

    “已经来不及了,我快死了,临死之前能求得师父原谅已是我之大幸,如今唯有一桩心事希望师父答应,师父你喜欢我好不好?只喜欢我一个。”

    冷无霜先是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眸,待回过神来,弄清楚寒楚让的意思,面露赧然,垂着头默然不答,神思纷乱矛盾,紧紧捏住了自己的手指。

    见冷无霜实在纠结,又担心自己还没撑到他说出那句话自己就一命呜呼了,寒楚让咬咬牙,还是退了一步,做出一副柔弱的模样,嘀嘀咕咕道:“既是如此,师父亲我一下我也能安息的。”

    冷无霜见他脸色发白,眉头痛苦地皱着,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心内哀恸不已,俯首覆唇而上,送上去一个湿热的吻。

    他眼睫贴着下眼皮颤着,微微发着红,不多时,那眼睫就变得湿漉漉的,顺着睫毛淌下晶莹的泪珠子,温热地落在寒楚让脸上。

    寒楚让伸手拭去冷无霜面上的泪水,随后顺着他的脸摸下,捏住了他的下巴把自己的舌一探,交缠着他的湿软小舌亲了个够,满足喟叹一声之后,手伸进怀里摸出来一个精致长嘴瓷瓶,拔出木塞,仰头将里头的药丸一口吞进了肚子里,直起身子舔了舔嘴唇,笑道:“师父亲了亲就好多了,好了,我们回灵云吧。”

    冷无霜:

    胡言之:

    玄天:

    白疏:

    防盗章,一小时后替换,记得来看。

百度搜索 表哥玉树临风 天涯 表哥玉树临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表哥玉树临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表哥玉树临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