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举手摘星 天涯 举手摘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这个时候,方桔也没心思再计较陈之瑆当初对自己做的那些缺德事,毕竟性命攸关。若是没有他来相救,她和乔煜被扔在黑灯瞎火的异国他乡,虽然手上缴了两把枪,但这是人家的地盘,指不定走不出多远,就被人给灭了。

    陈之瑆刚刚傲娇地说完那话,忽然空出一只手捂住胸口猛咳了几声,车子随之打了个偏,差点撞上路旁的树。好在他及时踩住了刹车。

    方桔吓了一跳,扶住他道:“你怎么了?”

    陈之瑆咳了好一阵才缓下来,喘着气道:“我有点不舒服,你开车吧!”

    方桔赶紧和他换了位子,又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陈之瑆挥挥手:“我没事,你快开车吧!早点离开这边才安全。”

    方桔点头嗯了一声,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哗啦狂飙在上路上。

    陈之瑆倒还显得平静,后面的乔煜却有点忍不住了:“小桔,你能不能开慢点?有点晕。”

    方桔道:“你忍忍啊!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咱们得赶紧开出去。”

    三个时候后,一行人终于回到仰光。

    看到城市的光芒,方桔找了地方停下车,总算是松了口气。

    她看了看陈之瑆,他正闭目养神,脸色虽然有点苍白,但看不出大问题,又转头看了眼后座的两人。乔煜已经恢复如常,而一脸血的老钟,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大师,这个人怎么办?”

    陈之瑆缓缓睁开眼睛,朝后面的老钟看了眼:“打电话给七爷吧!”

    老钟看了看他,轻笑了一声:“六年前是七爷让人暗算的你,不过你想找他报仇,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这里是缅甸,他要弄死你比掐指蚂蚁还简单。”

    陈之瑆笑:“报什么仇?我是想跟他做笔生意而已。他不是在找双面玉佛么?现在就在我手上。你就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

    老钟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那头很久才接起。

    老钟毕恭毕敬道:“七爷,您是不是在找双面玉佛?陈之瑆现在在缅甸,说玉佛在他手里。”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老钟连连嗯了几声。

    挂了电话,他朝陈之瑆道:“七爷答应和你见面,在缅北,让我带你去。”

    陈之瑆点头:“行,我们先睡一觉,明天出发。”

    到了酒店门口,陈之瑆让乔煜把老钟解开。

    乔煜有些犹豫:“他跑了怎么办?”

    陈之瑆笑:“放心吧,七爷让他带我去见面,他不会跑的。”

    方桔看到老钟得了自由,很是不爽,没忍住又将人给暴揍了一顿,还是陈之瑆看着老钟扛不住,把她拉开:“好了好了,这人我会帮你收拾的,现在我还有用,你别给打坏了。”

    方桔这才悻悻收了手。

    惊心动魄了这么一天,方桔竟然还一觉睡到大天亮,到了隔日早上,有人敲门才醒来。

    外头站着心急如焚的乔煜:“小桔,陈大师和老钟走了!”

    “什么?”

    “他让我们俩回国,我没拉住他。”

    方桔瞬间清醒:“你说他一个人去缅北见那个什么七爷?”

    乔煜点头:“他肯定不是去做什么生意去的,我觉得他有事瞒着我们。”

    方桔道:“傻子也知道他不是去做生意的。”她脸也不洗,抓了行李包就往外头跑:“小乔,你先回去吧,我去追他。”

    她匆匆跑到楼下的停车场,但哪里还有那辆悍马的影子。

    她傻愣愣站了一会儿,乔煜气喘吁吁跟上来:“他们应该还没出市区,我们打车去追,应该还追得上。”

    方桔忙不迭点头。

    上了出租车后,乔煜拿出地图给司机指了指线路,让他快点开。

    到底是本土司机,对路况熟悉,开得十分快,眼见着建筑和车辆慢慢变少,一辆悍马出现在前方。

    方桔连比带划让司机超车,那司机也挺配合,一踩油门飙到了前面。

    方桔探出个脑袋,朝悍马招手。

    陈之瑆本来闭着眼睛坐在车后座,让老钟开车,隐约听到熟悉的声音,睁眼移开,果然看到面前一辆出租里,方桔边跟他挥手,边做出半截身子伸到外面的危险动作。

    他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让老钟停了车。

    前面的出租也停了下来,方桔朝乔煜道:“你回去吧,也不知大师要去干什么,我怕会有危险。”

    乔煜给了司机钱,道:“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涉险,而且那七爷也是我们家的仇人。不管陈大师要去做什么,我都要助他一臂之力。”

    方桔心道,你能助个啥?要是真有危险,只有拖后腿的份。不过这种时候,让他一个人离开,估计他心里是过意不去的。

    两人下了车朝悍马走过去,陈之瑆黑着脸从窗户里看着两人,斥责道:“不是让你们回国么?跟过来干什?”

    方桔掏了掏耳朵像是没听到一般,示意老钟开了车门,坐进了后排座。

    陈之瑆冷眼看着她,轻喝道:“我问你话呢!?”

    方桔指着窗外的蓝天:“看!灰机!”

    陈之瑆软下声音:“乔煜小桔,我是去做正事,你们别凑热闹!”

    乔煜笑着道:“我和乔煜不打算坐飞机,准备从北边口岸入境云南,反正大师要去那边,我们就搭个顺风车。”

    方桔连连点头:“对,顺风车!”

    陈之瑆默了片刻,终于低声朝老钟开口道:“开车吧!”

    方桔斜了他一眼,试探问:“大师,你到底要去干什么?不会真的要去报仇吧?”

    陈之瑆不置可否,神色却难得严肃:“我要去果敢和七爷见面,那边局势很乱,你和乔煜直接从那边去云南。”

    乔煜道:“陈大师,我和小桔跟你一起快吧,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陈之瑆冷笑,鄙薄道:“我们能有什么照应?!”

    方桔哼了一声:“不去就不去,我和小乔去了那边自己玩儿。”

    快傍晚时,抵达了果敢老街,陈之瑆就把方桔和乔煜赶下车了,那悍马一溜烟开走了。

    这里虽然局势乱,还能到处看到带着枪的人,但有个好处,这里大部分是华人,街上都是中文,看起来跟国内落后小镇差不多。

    方桔和乔煜也算是松了口气。

    “小桔,我们要不要走?”

    “当然不走!”方桔想了想,“老钟既然都能杀人灭口,他的老大七爷肯定更加危险,选在这种地方跟大师见面,估计就是觉得没有警察管。”

    乔煜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方桔道:“先找到大师见面的地方再说。”

    这厢的陈之瑆则已经在老钟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隐蔽的茶楼。

    “陈先生,久仰!”

    “七爷,久闻大名!”

    这位七爷四十来岁,很普通的华人模样,普通话说得也十分标准。

    七爷打量了他一番:“陈先生很厉害,知道我对双面玉佛感兴趣。”

    陈之瑆笑:“不小心有所耳闻罢了,正好这东西在我手上。”

    七爷看着他笑得意味不明:“怎么?陈先生不在意六年前的事了?”

    陈之瑆道:“当时年轻气盛,是我做得不对,就不用再提了,毕竟做生意最重要。”

    七爷哈哈大笑,伸出手:“那陈先生就把东西拿出来,让我过过目吧。如果是我要的东西,咱们都当回爽快人,立马银货两讫。”

    陈之瑆拿出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正是一尊晶莹剔透的双面玉佛。

    七爷眼睛一亮:“好好好……”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匆匆跑进来道:“七爷,不好了,这里被人包围了。”

    “什么?”

    “好像是附近的武装分子。”

    七爷眉头一皱,拿出一把枪抵在陈之瑆额头:“陈先生胆子很大么?敢找武装分子对付我。”

    陈之瑆无奈笑道:“地点是你昨晚才定下来的,你觉得我有时间去请动这里的雇佣兵?”他思忖片刻,“应该是有人听到风声,想要我们的东西。”

    七爷皱眉:“我们走!”

    陈之瑆道:“如果七爷听我一句,不如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去云南。这边枪支泛滥,不宜久留,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入中国。”

    七爷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马上入云南。”

    陈之瑆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

    天色渐黑,方桔和乔煜骑着摩托车跟了一路,直到看到陈之瑆和老钟还有一个陌生男人往山里走去,她不得不停下来犯嘀咕:“大师到底在干什么?”

    乔煜看着前方黑漆漆的森林,忐忑道:“还要不要跟?”

    方桔点头:“当然要跟。”说完又问,“你是不是害怕?”

    乔煜点点头又摇摇头:“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方桔顿时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拍拍胸口:“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走走停停到后半夜,乔煜才意识到:“小桔,我觉得他们应该是要翻山去云南。”

    方桔咦了一声:“为什么不从口岸,要这么大费周章?”

    乔煜道:“应该是那个七爷身份的问题,照陈大师所说,可能早就上了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

    方桔点头:“难怪!但是大师跟他们一起干什么?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虽然不是什么原始森林,但大晚上的穿行,也是十分吓人。两人跟在后头,又不能让人发现。

    途中遇到好几次蛇,乔煜吓得差点叫出来,最后都生生忍住。尤其是看到方桔徒手抓了一条小蟒蛇之后,更加没好意思叫。

    天亮的时候,不仅方桔和乔煜累成狗,前面的那三人也快不行。

    七爷躺在地上,骂了句在脏话:“要不是国际刑警正在跟仰光警方合作找我的麻烦,我才不用跑到这种破地方交易。”

    陈之瑆掉:“无妨,再走最多半个小时,就过了边境,到了中国,咱们就安全了。”

    七爷点头:“还是在中国好,法治社会。”说完又笑了笑,“不过法治社会不好赚钱啊!”

    陈之瑆但笑不语。

    歇了片刻,三人再次赶路。

    进入云南境内后,陈之瑆暗暗舒了口气,快要走出林子时,他开口道:“我方便一下,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七爷和老钟没有在意,继续往林子外走。

    但不出片刻,上空忽然响起马达声,片刻之后有喇叭开始喊话:“林家东,你已经被包围了,请马上放下武器!”

    老钟大惊:“七爷,怎么回事?”

    七爷啐了一口:“是陈之瑆故意把我们引入境,这边早就埋伏了中国的警察。”

    他边说边往后跑,葱郁的树木是天然的屏障。

    还在云里雾里的方桔和乔煜,遥遥看到两个往回跑的人,一下愣在原地。

    而老钟已经拿起枪对准两人。

    “小心!”不知从来冒出来的陈之瑆,飞身将两人扑倒。

    碰碰的两声枪响,一颗射在旁边的树上,没入了树干,一颗射入了陈之瑆的小腿。

    方桔和乔煜吓得脸都白了。

    陈之瑆忍着剧痛喝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而这时的方桔和乔煜也终于反应过来。

    看着陈之瑆流血的腿,又听到脚步声传来,方桔一咬牙,利落滚开,没入了旁边的草丛。

    七爷和老钟走过来,看到受伤的陈之瑆和乔煜,笑道:“有这两人做人质,不怕退不回缅甸境内。”

    说罢,他和老钟拿枪抵着两人,一人抓起一个。

    老钟道:“还有一个女人呢?”

    七爷道:“别管了,有两个人质就足够。”

    地面的警察此时也赶了过来,拿着冲锋枪对着两人喊话:“不要伤害人质!”

    七爷和老钟拖着两人往后走:“都不许动,谁要动一下,我就先杀掉一个。”

    警察只得举着枪留在原地。

    陈之瑆的腿血流不止,在地上流下了蜿蜒的痕迹。他喘着气道:“不能让他们回到缅甸境内。”

    一旦回到缅甸境内,中国警察就没有抓捕的权利。

    两人挟持着人质,走得很慢。他们一心注意着前方的警察,并没有发现匍匐在不远处的方桔,渐渐超过他们。

    就在她准备悄悄站起身时,前面忽然出现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她一咬牙快速伸手掐住那蛇的颈部,猛地站起来扔向背对着她的七爷。

    那蛇竟然一口咬住了他,只听得大叫一声,七爷伸手将蛇丢开,看到是毒蛇之后,大惊失色,发狂一般朝那蛇开了两枪。

    老钟也吓了一跳:“七爷!”

    方桔趁两人乱了阵脚,迅速上前踢掉老钟手中的枪,又在七爷朝她开枪时,将老钟朝他推去,那枪打在了老钟的肩膀。

    本来还在怔忡中的乔煜,终于英勇了一回,扑上去夺七爷手中的枪,四个人滚作一团。

    砰砰砰的几声打在了地上。

    最终出乎意料的,竟然让乔煜抢夺成功。

    他抖着手,声音更加颤抖:“不……不许动!”

    七爷和老钟见大势已去,只得颓败地束手就擒。

    七爷道:“快救我!”

    看起来是蛇毒开始发作。

    几个警察跑过来,抓人的抓人,疗伤的疗伤。

    一个警察按住陈之瑆的腿给他止血:“陈先生,我们马上带你去医院。”

    而就在这时,乔煜忽然栽倒在地。

    “小乔……你怎么了?”方桔上前去扶他,忽然感觉到手上一阵湿热,抬起一看,竟是血红一片。

    “他中枪了,上直升飞机,马上去医院。”

百度搜索 举手摘星 天涯 举手摘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举手摘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举手摘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