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 天涯 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神秘老板,黑色书籍,诡异事件,平凡店员。以己之魂,渡你前尘……

    这里是七号当铺,正发生着一个个奇妙的故事。

    嘘,准备好听我说了吗?

    渡·业火红莲

    (一)

    如果有一天,地狱阎罗突然为了前世恋人来到人间,会是如何?你没有想错,事情就那样发生了,诡异无比,却又凄美非常……

    在此之前,赵冬笙不过是个普通的店员,在一家名叫“七号当铺”的书店里工作。

    不止这店名诡异,还有很多其他怪异的地方。

    明明只是个破书店,竟然开在市区最繁华的地段,租金贵得吓人,还得按月支付水电气。

    按道理来说这么个好位置理应生意兴隆,却往往一整天都没几个客人。

    老板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头,整天裹着件黑袍子,皱巴巴的脸活像橘子皮。

    店里偶尔会出现些衣着怪异的客人,径直走进那间完全封闭起来的诡异房间。

    老板时常会摩挲一本黑色封皮的厚书,封面上是把镰刀……

    不过,这些都跟赵冬笙这么个平民百姓没关系,对他来说,只要有工资拿就好了。

    赵冬笙每天过着朝九晚五,两点一线的规律生活,无父无母,连女朋友也没有,真真正正是个穷困潦倒的落魄青年。

    然而,却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在七月十五那天静悄悄发生了,赵冬笙回想起来是痛并快乐着,也许他骨子里就是那么一个不安分的人。

    七月半,鬼门大开。

    相传,每年从七月一日起阎王就下令大开地狱之门,让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所以人们称七月为鬼月。

    “冬笙,今天可是鬼节,不吉利的日子,你可小心别沾上什么脏东西。”

    店员莫小米走的时候神秘兮兮凑到赵冬笙耳边,还硬塞给他一张叠成三角状的黄色符纸。

    其实夜班本来是莫小米值,可她说害怕,求着跟赵冬笙换了班,赵冬笙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可能推脱。

    况且,鬼节这样的传说,赵冬笙的爷爷在世时不知道跟他念叨了多少次,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也没见着一个鬼,哪里还信。

    “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赵冬笙结完账,送走最后一个客人。

    收银台上还摆着那张莫小米留下来的符纸,据说是某得道高僧开过光的,还花了好几十。

    也就莫小米那傻姑娘信,准是个江湖骗子,赵冬笙有些无语地笑笑,本来是要随手扔掉,可转念一想到底是花钱买的,于是塞进了兜里。

    书店的玻璃门上挂着串风铃,被风吹得哗啦哗啦响。门突然一开,一股刺骨的冷风刮进来,隐约响起几声清脆的铃铛声,夹杂着女子的轻笑。

    赵冬笙不由一哆嗦,拿起外套披上,暗骂自己胡思乱想。

    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的东西,把书店的门锁上就打算回家了。

    他在离工作地点很远的地方租了间屋子,虽然偏僻,但水电气全包,价格又便宜,对于赵冬笙这么个单身汉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九点,说晚也不晚,要是以往,夜生活才刚开始。可今天偏偏是个不吉利的日子,以至于赵冬笙站路边打了半天的士也没见个车屁股。

    面前突然停下一辆公交,75路,正好是赵冬笙回家的那条线,车身似乎刚刷了新漆,是特别鲜艳的绿色。

    赵冬笙有些错愕地愣在原地,看了眼背后,原来自己竟然站在公交站台前面。

    “年轻人,你还上不上车的?”坐在第一排的老太太探出个头对着赵冬笙喊。

    “就是啊,赶紧的,别傻站着了!”车厢里又陆陆续续响起几个声音催促他。赵冬笙来不及多想,赶紧从前门上去,往自动售票机里扔了个硬币。

    硬币落下去发出“啪嗒”一声,驾驶座上的司机突然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盯着赵冬笙看,在昏暗路灯的映衬下显得尤为诡异,赵冬笙甚至看见那个中年司机扯着嘴角对他笑了一下。

    赵冬笙顿时起了身鸡皮疙瘩,暗挫挫地搓了搓胳膊,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公交摇摇晃晃启动了,沿着笔直的柏油马路往前开,车厢里黑沉沉的,赵冬笙索性扭头盯着窗外。

    两旁的景物缓缓后退,他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倦意,头一点一点的,靠在椅背,眼睛慢慢闭上……

    “诶,你说他真睡着了吗?好不容易开次鬼门,我可还想尝尝新鲜人肉呢。”一个很稚嫩的孩童声音,清清脆脆。

    赵冬笙感觉有什么东西戳在他脸上,只可惜眼皮上仿佛压着铅块,半天睁不开。

    “你这小妮子,说的什么话,鬼婆的催眠术什么时候失效过。”随之响起的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调子柔和,就跟江南歌女一样动听。

    “都别闹了,我老远就闻到了,这小子身上有天师的血脉,这可是大补之物……”苍老沙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垂涎。赵冬笙很容易就听出来这是之前招呼他上车的那个老太。

    他们话里的内容千奇百怪,一会是天师鬼怪,一会又扯到新上任的阎罗,似乎是觉得赵冬笙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并不急着享用。

    赵冬笙费了半天劲,甚至默念好几遍清心咒,才终于强撑开眼皮。

    这哪里还在什么公车上,入眼,是片荒芜的黄土地,到处散落着枯骨,天边挂了轮血红色的月亮,一条宽阔的河流静静流淌,水面浑浊,黄沙翻腾。岸边长着艳红的花朵,花开不见叶,赵冬笙隐约觉得那便是地狱之花,所谓的厄运花曼珠沙华。

    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她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她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赵冬笙好不容易文艺这么一回,猛然间,一张鲜血淋漓的脸嬉笑着凑到他跟前。皮肉翻卷,可见内里的森森白骨,眼珠子凹在外面,滴溜溜转动。赵冬笙死死捂住了唇,才没有丢脸地尖叫出声。

    “小朝,别吓到他,那样肉就不好吃了。”满脸慈祥的老太拿拐杖轻轻敲了敲七八岁模样的女童,语气严肃无比。

    喂喂喂,当着我本人讨论这种事真的好吗?赵冬笙脸一黑,险些骂出声来,还好控制住了。

    “知道了,婆婆。”女童捂着唇咯咯笑起来,脸蛋肉呼呼粉嫩嫩的,扎了个朝天髻,显得尤其可爱。赵冬笙却不敢往她脸上瞧,天知道会不会又变成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

    “好好享用我们的大餐吧。”老太神色诡异地低语了一句,赵冬笙只看见无数缺胳膊少腿,面目狰狞的鬼怪向他扑过来,像是浪潮一样将他整个人淹没,脖颈上甚至传来牙齿撕咬的剧痛。

    猛然,从赵冬笙的衣兜里射出一道刺眼的金光将诸多鬼影弹开,有的躲闪不及,被重重撞到了玻璃上,发出哀嚎。

    赵冬笙听到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厉喝“大胆,尔等还不速速散去。”脑门一疼,赵冬笙陡然清醒过来,公车已经停在路边。

    赵冬笙定睛一看,车厢里空落落的,驾驶室的位置上更是空无一人,原本的75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715路。

    715路?拆开来看可不就是7月15吗?赵冬笙冷汗直冒,跌跌撞撞跑下车。抖着手摸索了半天,掏出来一枚三角形的黄色小物什,正是之前莫小米塞给他的符纸。

    赵冬笙不由庆幸,还好自己没随手把这东西扔了,要不然可就真成了鬼怪的盘中餐。

    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回,赵冬笙是彻底信了鬼节的传说,早知道就算被那吝啬老板扣了全勤也不值这趟夜班。

    正发愁怎么回家,面前突然停下辆黑色奥拓,车窗摇下,是老同学于大海,似乎刚参加完聚会回来,一股子酒气扑鼻而来。

    “冬笙,怎么大晚上一个人在这游荡?这鬼节可不好打车,我顺路送你吧。”赵冬笙一看是熟面孔,顿时放下点心,可一想起来鬼片里播的那些什么鬼上身,到底还是心里发虚。

    赵冬笙一路忐忑,于大海倒是很自在,车里放着歌,他一边摇头晃脑一边跟赵冬笙说些高中时候的趣事儿。

    也就半小时不到,车子停在了巷口,赵冬笙跟于大海道完谢,几乎是逃一般飞快蹿上楼。

    车窗缓缓升起,坐在位子上的于大海突然身躯一抖,脑袋软软搭在方向盘上。

    一团青烟从他身上剥离,缓缓聚成个女子模样,飘飘忽忽追着赵冬笙而去。

    过了几分钟,于大海坐直身子,拍了拍昏沉的头,透过车窗玻璃四下一打量,颇有些莫名其妙地嘀咕,“我怎么到这来了?这不是赵冬笙那家伙的住处吗?”

    车子缓缓启动,很快便消失在街角……

    (二)

    赵冬笙进了屋就开始翻箱倒柜,好半天才从沙发下扒拉出来爷爷去世时候留给他的东西。

    那是个做工精致的木匣子,虽然积了层厚厚的灰,但还是可以看见上面雕刻着的花纹藤蔓。

    赵冬笙想起来爷爷临终时递给他这个木匣子,口吻慎重,“冬子,你一定得好好保管着,说不定以后还能救你命。”

    就像那鬼老太说的,赵冬笙的爷爷是个天师,还是个挺有名的天师。

    赵冬笙隐约记得爷爷说过他是茅山派第89代传人,不过那时候赵冬笙已经上小学了,科技社会,哪能信这些,左耳进右耳出的。

    木匣子一打开,赵冬笙就被那股霉味呛得直咳嗽,眯眼看过去,里面东西很少。就一封叠得四四方方的信,还有个奇怪的坠子,赵冬笙拿起来湊近了看,那坠子是黑红色的,形状像一颗眼睛。

    “冬子,当你打开这封信,就说明你已经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这坠子叫冥眼,是有灵之物……爷爷会在地下保佑你的。”赵冬笙一目十行看完那封信,不由有些哽咽,自从自己上学以后就跟爷爷疏远了,压根不想让同学知道自己家里有个茅山道士,甚至觉得丢人。

    赵冬笙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才仔细地把坠子贴身戴好,那坠子接触到肌肤一下凉飕飕的。

    夏天的衣服本来就轻薄,加上刚刚出了身冷汗,黏腻难受,赵冬笙找了条短裤打算先冲个凉。

    正好肚子咕咕叫,索性撕开包装,泡了碗泡面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转身朝着浴室走过去。

    在他背后,一个虚影慢慢成形。

    瓜子脸,皮肤白得近乎透明,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眼尾上挑,嘴唇很薄,艳红的颜色。

    很明显,这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特别漂亮的女人,尤其她还穿了身古装一样的火红长裙,裙边绣着精美花纹,衬得身形更加窈窕婀娜。

    赵冬笙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坐在桌子前面,哧溜哧溜吸面条,热气熏得她面容模糊。

    他眨巴了下眼睛,本来在擦头发的手顿时僵住了。

百度搜索 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 天涯 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炮灰才是真绝色[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