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所有人都暗恋我 天涯 所有人都暗恋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几名长老人未至声先到,面色严肃,剑光划破天际,循着魔气消失的方位横扫一圈。

    林知之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同迦殊二人是唯一的目击者(?),定然要被抓来盘问一番——由于海皇陛下的身份,应该只是轻风细雨的询问。

    如果迦殊全盘告诉长老,那么他本人尚且不谈,整个苏家或许都会受到牵连……

    想到这里,林家小少爷有些站不住。他用指头捏紧那银边袖口,看着那圈精美银丝,犹豫着要不要向迦殊开口——可自己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

    一旁站着的金发男人叹了口气,走上前牵住了他的手,被吓了一跳的林知之猛地甩开。迦殊面对少年已经全然不复对苏驭的敌意,蓝眸像一汪温泉,叫人放下戒备:“我不会告诉他们的。”

    ——他虽然不太了解那入魔少年同林知之的关系,但也能从对话里猜到几分。对方入魔的原因骗得了林知之,骗不了他,分明是一副只为情故的模样。若是真让长老知道真相,去整治相关人员,林知之定然会愧疚。

    他不想要喜欢的人对其他人有感情波动。

    之前林知之因为苏驭而生气的样子,虽说含着怒气的眸子熠熠生辉,比起平井无波要动人许多,但原因却令他嫉妒。

    ——能够令林知之这样的人,一定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低。

    不过是早几年遇到他罢了……

    能够看到这个人小时候是什么样子,陪同他一起长大,真是让人发了疯一样的嫉妒。

    迦殊面上无碍,只有渐深的眸色透露出他的内心想法。

    林知之抿抿唇:“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我之间谈什么人情?”迦殊头顶【95】的好感度,很有风度地挥手。

    林家小少爷没办法看见自己的好感度,但他知道自己对迦殊还远远不到那个等级。就算一开始被破了元阳,也接受了同性道侣,可比起“真爱”还是差的太远。想了想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林知之开口道:“你我之间……是什么关系?”

    金发男人浓密又纤长的睫毛抖了抖:“未来道侣的关系。”

    “…………不,是比普通人略近一点的关系。”

    “…………………但是我们已经——”

    “那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少年冷淡地回答,“而且一开始也只是因为体质的关系……”

    他这般清冷的样子,却说出很是不堪的话,两者对比起来,叫人很想就此将他剥/光了丢在床上,看看被日上高/潮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一样的态度。

    而这无损他的魅力。

    迦殊像只委屈的大金毛,破廉耻地拉下脸:“可是我在意,我是第一次……”

    “…………”

    这剧本不对啊!!!

    你是应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并不)的海皇啊!理应是一个大渣攻,每天的任务就是繁殖繁殖再繁殖,努力给海族留下强壮貌美的后代才对!才不是像现在这样跪求夺走你第一次的人负责。

    系统想起自己的任务,非常开心地在林知之耳边转圈圈:“加油,就差五点好感度了!又一个好感度极点,好开森,幸好当初我高瞻远瞩,认识了你!对了,还有那只小凤凰,你也加油!”

    林知之一下子没忍住,脑内怒回复:“他还是个孩子!”

    “不不不,他的年纪跟你一样大,只是生长速度缓慢。”

    “尼奏凯!”

    系统:“……”

    林知之同系统的对话全通过神识交谈,迦殊只能眼巴巴地看到少年面色微动,有些生气的样子,心道自己方才是不是做戏做的有些过了。他正想再说些什么打破僵局,只听耳边几声长啸,五名人族长老已经纷纷悬空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知之两人方才的反应说起来很长,但其实也就弹指一瞬间,从长老们出来,放出庞大的神识探寻魔族踪迹到过来,总共不超过六十秒。

    “陛下。”表面上的礼节还是要做,长老们纷纷抱拳敬礼,接着迫不及待地问道,“方才发生了什么?怎会有魔族入侵?”

    迦殊面对这些人族长老时沉下神色,稳如泰山,恰到好处地夹杂着凝重的疑惑:“我方才同林知之一起出海巡游,结果刚回来就看见魔族之人逃离。说来惭愧,没能留下他。”

    在听见第一句话的时候,长老们都有着八卦之心地竖起耳朵。与其他门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凡是剑宗长老,都有些不悦。

    ——林知之可是剑宗年轻一辈最有天赋的弟子,若是就这么轻易地同海族结为道侣,岂不是人间界的巨大损失?!况且他的师尊还没回来,道尊大人若是知道有人敢打他家小徒弟的注意,也许会再掀起一次种族大战吧——

    这些念头转瞬即逝,现在来说还是魔族更为重要。

    “能让陛下也束手无策的,可是魔族八大尊者之一?”剑宗大长老胡须飘飘,用一只手捻住,吃惊道。

    迦殊沉吟了一会:“确是点燃了魔火,不似我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位尊者。”

    其余门派的长老也议论纷纷。剑宗长老的眼神飘了一圈,最终落在了黑发少年身上,不动声色地扬手把林知之招来身前问道:“知之,你看到了什么?”

    黑发少年低下头,那轮缓缓升起的太阳在他柔亮的头发上留下了一轮光晕,看上去乖巧又沉稳,叫人恨不得上去揉上一把:“我看见了那圈魔气跟秘境中的很相似,只是气息强大了许多,像是卷了什么东西匆匆离开,攻击了也不还手。”

    长老对于他的话还是很信服的。虽说曾经有着苍仑作为魔修混入正道的例子,但他是散修,而林知之知根知底,是世家弟子。

    “他来这边作甚?这里不是什么海族重地,只是我们暂且歇息的地方……”长老的声音突然顿卡,立刻冲回岸边,放出元婴期的神识,笼罩了整个岛屿,很快就发现了有几人不在。

    “涂严、苏驭、胡萍在哪里?”他的声音里夹了灵力,掀起滚滚海浪,朝四周扩开。

    所有的弟子都被惊醒,炸开了锅似的,跑了出来。

    在迦殊同长老的齐心协力下,找出了消失的两人。涂严作为剑痴,去了某位同样喜欢用剑的奇葩海族那里一起比剑,一夜未归;而胡萍则是女弟子,因为即将突破境界,连夜借用了海族闭关之所……

    苏驭则不见踪影。

    天隐门的长老最为焦急,跟着海族大军寻了半天,又传信回门派最终通过生死命牌发觉他已经去了一个无法探测的地方。

    最有可能的便是被魔族尊者掳走了。以这样定案,倒是没有牵连到整个苏家,只是平白多了许多为苏驭担心的人。

    当时间再久一些,便也淹没在了一波接一波的洪流中。苏驭终究只是一个“未来的希望”,有可能性功成大能,而不是已经成名的实力元婴。在魔族的进攻之下,他始终未曾出现,多数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了。

    这个消息被长老下了封口令,谁也不允许说出去。他们开始频繁地同海皇接洽,商谈是否要将原定的“带着精英弟子感受魔族的强大”提上日程,亦或者为了保险起见,先行打道回府。

    在他们进行激烈的言语斗争时,林知之正一脸郁卒的待在房中。

    这几日,他的心情都相当差,苏驭入魔的事就像一座大山压着他。他不知道自己隐瞒下事实究竟是错是对,可眼睁睁看着无辜的苏家父母因此遭受大难,也不是他想要的。

    林家小少爷素来洒脱,甚少有这般纠结的时候。苏驭的地位,在他心中终究是不同的。

    凤钦一直陪着他。

    小凤凰现在特别可爱特别乖巧,简直就是一只贴心小棉袄。面团子看出了少年的心情不好,也知道消失的苏驭是心上人的挚友——根据父亲大人追妻守则第十一条,在未来道侣不开心的时候,那作为男人,一定要让妻子开心起来!

    于是凤钦每日都会想着法儿来逗林知之开心,甚至不惜拿出自己的童年趣事。技能一路从烤鸡点到了烤鱼,搞得有灵性的小鱼见到他就摇着尾巴能游多快游多快。

    一身纯白的剑宗校服裹着凤钦的身体,他捧着一杯茶坐在椅子上,看着黑发少年沉静打坐的样子,心满意足地等待着。直到林知之睁开眼睛,才喜悦又带点忐忑地道:“你要修炼,我这样是不是会打扰到你?”

百度搜索 所有人都暗恋我 天涯 所有人都暗恋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所有人都暗恋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所有人都暗恋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