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酷吏家的小娇妻 天涯 酷吏家的小娇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妍洁被文渊一问,完全懵了,她还以为只把孩子送过去自己任务就算完成,不由看向文渊问道:“我去与他周璇吗?难道不该是我送去了孩童,而后你因为‘儿子被绑’去与他谈判?”

    没等文渊开口,妍冰就琢磨着答道:“那是后一步吧?一开始渊郎还不能马上过去,送孩子是为了换出奚姨娘,你得先把姨娘弄出来而不是走进店铺自投罗网,可不能你俩都陷进去了。”

    “你们先商量商量,我得出去一会儿再回来。”文渊见着此刻已过未时,便说要去西市先看看地形,还得与孙将军商议后布置一下人手。

    “好的,你去吧。”妍冰起身送了他出门,神情平静而淡定——她虽对自己等人能商量出什么来没什么底气,但对丈夫却是信心满满。

    文渊先是寻了一辆普普通通没任何标志物的马车,去绸缎铺子四周兜了一圈,悄悄查看,确认了那铺子确实像是有人躲藏,这才向负责缉拿一事的孙挺汇报了此事,商议各种布置。

    随后便陆陆续续有人伪装成伙计、掌柜、顾客等在绸缎铺周围布控。同时,文渊赶回家,众人草草用了便饭又继续讨论串好词。

    转眼便到了黄昏时,天阴沉沉的又有漫天雪花飘扬,冷风肆虐之下路上行人渐少,西市店铺也陆续开始打烊。

    毛坤铭在绸缎铺三楼困兽似的转圈跺脚,时而骂骂咧咧,时而又急吼吼凑到窗口查看。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是在等官兵,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期盼舒妍洁真的弄来婴童。

    无辜遭难的奚氏被人用麻绳五花大绑扔在墙角,无人照看。她双手背在身后的悄悄掰断了一枚金戒指,一面用断口慢慢磨着绳索,一面观察着室内众人举动。

    只见一穿着短袄的络腮胡大汉冲毛坤铭抱怨道:“你妻子究竟会不会管她老娘?若她真的绑来荣文渊的儿子,他会偷偷放我们出城?我总觉得那人心冷手黑邪门得很,不见得会心疼儿子——反正他有两个一模一样的,顶多被偷走一个。”

    他话音一落,又有另一黑衣游侠唉声叹气道:“是啊,还真不如当天就冲出城去,绑个老娘们有什么用?!”

    “你们知道个屁,荣文渊顾家得很,只要有他儿子在手肯定能行。天承军可都是在他养父手下讨食的,出城肯定不会被查。”毛坤铭斩钉截铁的说着,既劝说同伴稍安勿躁又仿佛是在安抚自己。

    其实他此刻心里反倒是对妍洁更没底,一会儿觉得她没本事从荣家偷孩子,一会儿又推己及人,觉得她肯定不会为一个让自己从小丢尽脸的奴婢娘冒风险。

    与之同时,努力磨绳子的奚氏心里也是无比矛盾,既希望女儿来救自己又盼着她别来冒风险。她虽努力自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解开绳索能有何用,只是满眼空茫的看着地板,手指一点一点蹭着。

    正在此时,蹲守窗前观望的络腮胡忽然瞧见一辆马车逆着人流缓缓驶来,他不由呢喃道:“车马行的简易租赁车……是不是啊?停在对门茶铺了,阿铭快来看看!”

    瞧见马车上由婢女扶下来一面戴帷帽抱婴孩的妇人,络腮胡赶紧唤毛坤铭来看,而后齐声乐道:“是,是她!嘿,真搞来了呢!”

    闻言奚氏猛然抬头,正心焦着却又见那几个人刚笑罢又开始怒骂:“妈了个巴的,居然不过来!”

    妍洁就站在对门茶肆避风处,抱了小孩对着绸缎铺张望,而后派了军中细作伪装的婢女走过来,满脸惶恐的对掌柜投了一团纸后转身就跑。

    这掌柜的早就换成了毛坤铭手下,他随即打开一看,从楼上吆喝道:“郎君,娘子说——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这意思很明显:一个换一个。不见着奚氏她是不会把孩子抱进来的。

    “弄门口去给她看看,这娘们真是麻烦!”毛坤铭一脸急躁的让人拎起了奚氏,夹着她下楼。甚至,他自己也来到了大堂,虽并未出门,可也露了痕迹。

    殊不知,带着一队天承军从后门绕至茶肆内的兴益,此刻正左手拎弓右手握箭,躲在对面看不见的角落悄悄观察绸缎铺的动静,指导着妍洁的一举一动。

    同时再三对其叮嘱:“总之你不能进去,最好是站在街中央交换。你看他急成这样,马上就得出来了。一冒头我就赏他一箭!”

    毛坤铭又让人遥遥吆喝,让妍洁把襁褓打开给他看看婴儿的脸,见到确实像是荣文渊的种,四周似乎又没有官兵出现甚至都不见围观路人,他顿时心头大安。

    “去换,就街中间换,把孩子抢过来,老太婆可以不要我女人别放了,一起拉过来!”毛坤铭支使着两名手下推了奚氏出门,自己则躲在门板之后张望。

    只见妍洁交出婴孩给黑衣人,又扶了奚氏正准备离开,旁边络腮胡忽然出尔反尔伸手拉她,幸好那细作小丫头力气大得厉害,立即挡住了他与之拼打起来。

    黑衣人赶紧腾出一只手来帮忙,本被绑住胳膊的奚氏见女儿被拉扯,忽然就挣脱了绳索也与之推搡起来。

    正在此时,文渊忽然骑马从远处奔来,满脸黑沉怒气,遥遥便大喝道:“毒妇,快还我儿子来!”

    糟糕,亲爹赶来救人了!

    毛坤铭见着文渊只带着两名亲随出现,还当他刚发现儿子丢失,没来得及报官,又见那端呈现三比二劣势,奚氏为了女儿就跟吃了大力丸似的燃烧生命,迸发火热激情抓得黑衣人披头散发……

    他急匆匆想要控制人质在手,一时间又根本指望不了年迈的掌柜救场,来不及喊楼上的另外两位同党,索性亲自快步出了门。

    毛坤铭就这么没头脑的直接冲至街中央,将奚氏让给同伴处置,自己一把抱住婴儿,举起匕首便比划在了他脸上,狰狞而笑:“文渊兄来得正巧,弄辆马车来送我出京吧,不然,哼哼!”

    话音刚落,就见荣文渊一拉缰绳停在原地,而后他抬臂以两根手指入口吹出一声呼哨,顷刻间便有无数弓箭手从四周冒出头来。

    “你,你居然设了埋伏!你不想要你儿子的命了?!”毛坤铭完全不敢相信荣文渊当真冷血至此。

    反问之后,却见对方板着脸并不作答,只冷声道:“毛坤铭,束手就擒吧,别再垂死挣扎。”

    毛坤铭仓皇环顾左右,只见同党已有一人被殴至倒地翻滚,奚氏母女正在小婢女的保护下慢慢后退。

    想着自己竟傻乎乎被人步步为营诱出而擒,真是悲从中来好不甘心,不由高举匕首嘶吼一声道:“我死也要有人垫背!射啊,大家都射箭!”

    他话音未落便将匕首刺向怀中婴儿,同时绸缎铺中剩余的两名毛家部曲也垂死挣扎似的射出了箭矢来。

    一箭瞄准端坐马背上的荣文渊,一箭射向害自己郎君陷入危境的舒妍洁……

百度搜索 酷吏家的小娇妻 天涯 酷吏家的小娇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酷吏家的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酷吏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