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 天涯 [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晋|江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

    李莫愁带着何沅君回去之前她和楚歌叶归程投宿的客栈,见楚歌还未回来,不由盯着何沅君发愁——凭她对出楚歌的了解,总觉得人是由她带回来的,楚歌肯定也要让她安置。毕竟她也知道,这姓何的有个对她图谋不轨的养父,肯定不能随便扔下的。

    ——也是因为这个,她才听了楚歌的话,闹一场后就离开了陆家庄,何沅君的那位养父师承一灯大师,她还真没把握赢了对方。

    可是她自己要之后怎样还没着落呢,怎么安置这家伙?难不成还能带回古墓?

    李莫愁撑着下巴,兀自纠结。

    不过等了许久,没等到楚歌,倒是听何沅君□□了一声,先醒转了过来。

    她慢慢睁开眼,看到李莫愁之后脸色大变,手忙脚乱地往床角退去,警惕地环视一周,发现再没了旁人,面露惶恐,道:“你要做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陆郎、你把陆郎怎么了?”

    “怎么是我把陆展元如何了?不是你自己甩了他一巴掌吗?”李莫愁反问道。

    何沅君面露茫然,恍恍惚惚道:“我……我甩了陆郎一巴掌?”

    “怎么你不记得了?”李莫愁奇怪,想了想方才的事,又道:“话说之前倒是我小瞧你了。本来瞧着你娇娇弱弱的,没想到还能二话不说甩陆展元一个巴掌,当真大快人心!若非那和尚护得严密,我倒也想上前揍他一番。”

    何沅君根本不记得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见李莫愁脸上神色不似作伪,又仔细想了想,朦朦胧胧似乎真的有个自己扇了陆展元巴掌的画面,心里顿时便有些慌,一面想着自己回去跟陆展元道歉,陆展元会不会接受,一面又想着若是陆展元不原谅她,她又该去哪里……难道要回去大理找养父?

    一想到这个可能,何沅君不由打了个激灵,摇头自言自语道:“不、不,绝对不能回去,不能回去……”

    何沅君长得娇小清纯,皮肤很白,巴掌大的小脸染上恐惧,泪水涟涟,分外惹人怜惜。

    李莫愁登时有些无措——她现在对何沅君已经有了几分好感,自然不能吓唬她让她别哭,但安慰人这种事她又从未做过。

    正尴尬着时,客栈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楚歌走进来,听到何沅君的语无伦次的低语,接口道:“你当然不能回去!”

    何沅君抬头看楚歌,对这个长得几乎没有一点危险性的女孩,她莫名生出一丝恐惧,又往后缩了缩,直到后背抵住墙壁方才停下。

    “回来了?”楚歌一回来了,李莫愁终于觉得有机会扔掉这个烫手的山芋了,忙不迭地迎上去。

    楚歌摇摇头,然后看向何沅君。

    李莫愁立刻道:“叶公子是去了城外阻拦武三通了是吗?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的。”

    楚歌本想说归程一人足够应付武三通了,但是李莫愁想出去的心思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了,也无所谓她到底是留在这里还是出去浪,便摆了摆手,任由她了。

    李莫愁十分高兴,挥了挥手,直接从窗口跳出去。

    李莫愁一走,屋里只剩楚歌和何沅君。

    “你……”

    楚歌才开了个头,何沅君便控制不住地瑟瑟发起抖来。

    楚歌歪了歪头,很快便想明白了,笑道:“你不必这般害怕。方才我不过是用琴音控制了你一下。你该知道,内力高深的人,用内力去迷惑内力低微之人,控制她做些她从未想过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何沅君害怕是因为未知,如今被楚歌这么一解释,这才放松下来,讷讷道:“你控制我做什么?”

    “甩了渣男一巴掌。”楚歌无所谓道,“顺带让你跟渣男一刀两断了。”

    何沅君一怔,眼泪又扑簌簌地落下。

    楚歌皱眉,不耐道:“哭什么?!”

    何沅君还是有些怕楚歌,强自忍下眼泪。

    “跟陆展元这种渣男一刀两断有什么不好?”楚歌道:“他有负于莫愁,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就算是你,我也不许他拜天地成亲。所以你又何必跟他纠缠?”

    何沅君忍不住打断她的话:“可我跟陆郎是不一样的,就算不成亲……就算不成亲……只要在一起,也好。”

    “陆展元那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每个遇到他的女人都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殊不知……哼。”楚歌摆手,冷哼道:“他看似多情,长相见识都不错,惯会说些甜言蜜语,可一旦遇着事,翻脸不认人还是轻的。便像今日这事,他那颠倒黑白的本事才更让人佩服……当年他和莫愁从嘉兴一路到大理,在一起了大半年,海誓山盟也说了一箩筐,临到了,还不是给她扣了顶痴缠于他的帽子?你当着天下人的面甩了他巴掌,他心里定然堵着口气呢。在他心里,女人只不过是他的附属物,为了名声,都是可以舍弃的。”

    何沅君怔怔地看着她,突然又滚下一串眼泪,又用力擦了,哽咽道:“我无父无母,养母是个好人,可是养父……不提也罢!我只有陆郎了,离了陆郎,这天下之大,又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处呢?”

    楚歌心里一软,掏出帕子给她擦掉泪痕,“如今这世道,女子在世总是格外困难的。男人在外建功立业,可女子却只能安安分分留在家里相夫教子。若是遇人不淑,便是被人抛弃了也无处说理去,便是遇到好人……呵,这世道,能把老婆当成一个平等的人而非附属品的好男人,实在少的可怜。”

    何沅君抬头看她,眼神清澈且柔软。

    楚歌微微一笑,放软了声音,又摸了摸她的脸,道:“所以,你定要自己立起来——至于武三通,你也不必担心,已经有人去城外拦他了。以那人的武功修为,就算顾忌着一灯大师得面子,也不会让他好过了。”

    李莫愁出来客栈,一路踩着屋脊直往西城门而去。

    叶归程的武功其实她从未见识过,但是一灯大师名下“渔、樵、耕、读”四位高徒的名声她出来闯荡江湖后也多有耳闻,武三通身为其中之一的“耕”,武功自然不容小觑。

    她当然一点也不怀疑叶归程武功修为,不过这两人打架,应该还是有些看点的,就是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赶上……正想着,她已经一脚踏上城墙,顺着墙壁一路直上,跃过墙头,便来到城外的一片密林中。

    城外十分宽阔,李莫愁环视了四周一眼,正犹豫着该往哪个方向而去,突然感觉到一阵微弱却又凌厉的剑气,仔细辨别了一番,向西南角急掠而去。

    一路上这股剑气依旧微弱得几乎察觉不了,却在抵达某处时,突然大盛,就连肌肤都被割痛。李莫愁下意识后退,避其锋芒,却察觉不过退了半寸,那股剑气便又微弱到不可察觉。

    李莫愁大为惊讶,这般细微的操作,非对剑气真气掌握得炉火纯青根本不可能做到。

    所以叶公子的修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李莫愁思索着,提着真气轻飘飘地落在一旁的树上,这才往下看去。

    正好看到叶归程嘴角一挑,举起手里重剑,重重地往一个大概四五十岁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大叔头上拍去。

    这大叔想来便是那个叫武三通的了。李莫愁这样想着,就见武三通抬手,似乎想要运气内力抵挡,却还是被狠狠地拍飞了出去,整个身子砸到一棵树上,将整棵都撞断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尚还没找到方向,叶归程便已经提着重剑追了上来。

    李莫愁也看不懂他这轻身的身法,虽然手里提了一把看着就不轻的重剑,身形已经迅捷犹如鬼魅,他一追上武三通,趁着他晕晕乎乎之际,手腕翻转,重剑在空中划出一圈绚烂的金光,狠狠地拍到武三通脸上。

    李莫愁这才注意到武三通此时身上并无什么致命伤,但是鼻青脸肿,分外狼狈。

    叶归程这时却又收了剑,也不管他身上脏兮兮的,一把拎起他的衣领,笑吟吟地问道:“怎么样,想清楚了吗?你是什么人?来做什么?家里什么情况?你这辈子最大的目标是什么?”

    武三通努力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我、我叫武三通,乃是一灯大师四个亲传弟子中的农夫,我此次是来抓偷跑……不是不是,我女儿今儿成亲,我来给她贺喜。家里情况……我有个女儿,阿沅特别漂亮特别可爱特别听话的女儿……”

    叶归程:“还有呢?”

    武三通:“还有……还有两个儿子……”

    叶归程:“嗯,还有呢?”

    “还有?”武三通瞪大眼睛:“没了,什么都没了,只有女儿……阿沅我的乖女儿,你怎么舍得抛下父亲……”说着,滚下两行清泪。

    叶归程脸色一沉,拿重剑轻拍了他的脸颊,不耐烦道:“那你儿子怎么出来的?”

    武三通又迷糊了一阵,过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道:“哦……我还有个婆娘……又丑又凶,我不喜欢她,当她不存在就好,不过是个婆娘罢了……”

    “不对。”叶归程摇头,拿重剑一边拍着他的脸,一边带着些蛊惑般幽幽地低声道:“你说的不对。你的女儿何沅君已经出嫁了,你不过是她的养父,今后便无太大干系,该放手让她拥有自己的人生了。你的两个儿子是你的骨血,你对他们爱若至宝,打算好好培养他们,将他们培养成江湖上人人称颂的大侠,还有你的老婆,她为你生儿育女,你对她十分敬重,两人相互扶持,白首终老……记住了吗?”

    武三通被他拍的脑袋一鼓一涨的,自从何沅君跟着陆展元跑了之后他便有些神智不清楚,被叶归程拍得脑子更是混沌得仿佛一盆浆糊,什么都想不到,只能点着头重复道:“我敬重我的老婆,要跟她白首终老,我们俩的儿子我也要好好培养,让他们成为江湖大侠,我的养女阿沅已经出嫁,我该放手……

百度搜索 [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 天涯 [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综武侠+剑三]专业剧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