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杀死暴君[星际] 天涯 杀死暴君[星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番外一

    梅耶抱着巫辛踉踉跄跄向岸边走去,正是水草繁茂的季节,一不小心便被绊住了脚,噗通一声,两人再次跌倒浅水里。

    梅耶没有抱紧,导致巫辛面朝下摔了下去,他闷哼一声,紧接着哇的喷出一口黑色的污血!

    梅耶顿时吓得胆战心惊,慌忙把巫辛从水中抱起。

    巫辛颤颤巍巍睁眼,但因多年不曾发声,很长时间内仅嘴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梅耶将他额前的湿发拨开,“不急,不急,慢慢说。”

    姿势的改变,让巫辛胸口更是憋闷异常,再也忍受不住,哇的又是一口污血奔了出来,尽数呕到了梅耶身上。

    巫辛的气息这才顺畅许多。他靠在梅耶怀中半晌,才发现他还坐在水中,而梅耶半跪在他身侧,两人身上皆湿透了。

    巫辛的视线也只能看到梅耶形状优美的下巴不断的淌下透明的水滴,他恍恍惚惚根本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巫辛嗓子火辣辣的疼,仿佛血肉活生生裂开了似的,用力咽了咽口水,才发出嘶哑不似人声的破碎语调。

    梅耶扶着巫辛的手臂又紧了紧,“还难受吗?好些了吗?说不出话就不要说,点一点头我就明白了。”

    巫辛抬眸呆呆的望着梅耶,只见梅耶俊脸上也不断有水珠滴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在他温柔目光的注视下,巫辛渐渐不争气的脸红了起来,紧接着将脸埋在了梅耶胸口。

    而梅耶此时可没什么旖旎的心思,误以为巫辛的动作是因他身上发冷,所以才缩在自己胸口,便道:“我抱你上岸。”

    巫辛忙摇头,抱住梅耶的腰,沙哑不甚清晰的说:“别……你别走……”

    梅耶道:“我不走,我们上岸,我担心你着凉。”

    巫辛却像个孩子似的,死死抱住梅耶就是不让动,嗓音太过暗哑,他说的话,过了十几秒梅耶才反应过来,他在说:

    “……做梦……真好……”

    梅耶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巫辛似乎是糊涂了,他也许根本没有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梅耶抬起巫辛尖尖的下巴,让他的眸子看着自己,“宝贝,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

    巫辛眸底闪过几分疑惑,似乎不明白梅耶为什么会这样问,清澈的眸子定定的看了梅耶数秒,哑着嗓子道:“大王子?”说完,脸上露出了小心而害羞的神色。

    巫辛大概是真的记忆混乱了,他从未这样叫过梅耶。

    梅耶想到两人相识初期,他对巫辛态度很差,干出的也尽是阳奉阴违的事,此刻看到巫辛纯真且恋慕的表情,内心顿时酸涩难言,揉了揉巫辛的发顶,温声道:“是我,我不会走的,别怕。”

    巫辛这才安心的靠在梅耶胸膛,梅耶此时也不忍心拂他的意,便也坐在了水中,两人静静的在水天一色的圣湖中拥在一起。

    巫辛身体仍旧非常虚弱,支撑不了多久,便在梅耶怀中再次昏睡过去。

    梅耶这才把人从水中抱出,启动金乌,化作一架飞艇停在湖边。

    两人身上湿透了,担心巫辛着凉,梅耶先在浴室放好热水,把巫辛放了进去。

    许是温度的变化刺激到了巫辛,他歪在洁白的浴缸边,又半睁开了双眼,见到梅耶坐在浴缸边,他羞涩的笑了笑,疑惑的又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梅耶知道他现在脑子不大好使,随口哄道:“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呀。”

    巫辛信以为真,高兴的双眼发亮,紧接着才发现他身上没有穿衣服,而梅耶的手正伸进水里,揉-搓着他腰-侧的软肉,巫辛吓得顿时整个人都缩了起来,“你你你你……”

    巫辛结结巴巴话都不会说了,梅耶觉得这个模样的巫辛格外可爱,但又怕吓坏了他,忍了又忍,才摆起道貌岸然的面孔:“怎么了?我替你搓搓背而已。”

    巫辛整个人呈现一种风中凌乱的呆滞状态,梅耶心下好笑,特别充满正义感的把人全身上下洗白白,然后抱上了床。

    巫辛像木乃伊似的挺在床上,梅耶道:“你保持这个姿势不难受吗?靠过来一点,睡得舒服。”

    巫辛迅速斜眼看了梅耶一眼,紧接着闭上眼睛,道:“我……我睡了。”也不知他是强调自己已经睡着,还是就要睡着,总之像只小鸵鸟似的把自己缩起来。

    巫辛死死抓住被角,指尖都泛白了,梅耶不再逗他,伸手默默关灯,本想留下,但黑暗中听到巫辛急促而紧张的呼吸,顿了片刻,便退出卧室,让金乌探出精神带随时探查巫辛的情况。

    等到金乌报告巫辛已彻底睡着后,才再次回到卧室,打开小夜灯,莹润的光芒下,巫辛呼吸平缓,手仍旧攥紧被角,梅耶静静看了许久,才轻轻将被角从他手中抽出,将他睡得绵软的身体轻轻揽进怀中。

    次日清晨,梅耶早早起床。

    既然巫辛从长眠中苏醒,那早上就能做粥给他喝了,担心他肠胃抵受不住,也不敢用太多材料,只把封存的精米,煮熟打浆,为了利于消化,又放入了山楂和山药略微提味,闻着倒十分香甜。

    梅耶本想等巫辛自然睡醒,可到了中午,巫辛仍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梅耶的心不住的下沉,控制不住的想,巫辛该不会又要沉睡不醒吧?

    巨大的恐慌压迫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梅耶奔回卧室,看着巫辛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忍了忍,还是出声叫道:“宝贝?巫辛?小辛?起床了。”

    可没有任何反应,梅耶顿时慌了,掀开巫辛的被子就开始晃他的肩膀,“巫辛!巫辛!”

    巫辛不满的哼了一声,半睁开晕着朦胧睡意的双眼,嗓音仍旧带着沙哑:“做什么?”

    梅耶眨眨眼,愣了两秒,道:“饿了吗?我做好饭了。”

    巫辛翻身又把自己用被子卷了起来,嘟囔道:“不饿,想睡。”

    梅耶不禁心想,睡了这么多年,难道是得了嗜睡症?但也不再折腾巫辛,从背后连人带被子的抱住,柔声哄道:“睡吧,不闹你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夕阳西下,巫辛才彻底清醒过来。

    他揉了揉双眼,眸中仍残留着睡意,双眼发怔的望着躺在他身侧的梅耶。

    梅耶以手支颐,嘴角噙着一丝浅笑,他眉目近距离的看,更是惊人的英俊无匹,幽深的双眸定定的望着巫辛。

    巫辛简直无力招架,瞬间看呆了。

    梅耶对巫辛的反应感到很有趣,因为两人以前,虽说确立了正式的关系,但因为不甚美好的开端,让巫辛总以回避的姿态面对他,虽然梅耶也知道巫辛心底有他,但巫辛真的很少给过他好脸色,大多数时候,都是把自己的感情深深藏起来。

    现在这样单纯而直接的反应,梅耶也是首次看到,简直让他心尖发烫。梅耶不禁想,如果两人像正常恋人那样,有一个简单而美好的开始,没有任何尔虞我诈的阴谋和阴差阳错的别离,巫辛一定会永远拥有这单纯而热烈的眼神。

    梅耶心中发颤,奔腾的爱意泄洪般无法阻挡,他将巫辛环在双臂间,以极缓慢而又坚定的速度靠近那双樱色的唇,巫辛双眼慢慢睁大,仿佛如临大敌似的整个人都僵住了。

    却在几乎亲上去的前一刻,梅耶骤然停住,巫辛反而双眸疑惑的望着梅耶,紧接着,他的双唇就被狠狠碾压。

    巫辛瞬间瞪圆了眼睛,瞳孔深处,清晰的倒影着梅耶带笑的眼眸。

    梅耶扣住巫辛后脑,霸道的加深了这个吻,手也不老实的从被角伸进去,在巫辛的腻-滑的肌-肤上游-走。

    直到巫辛快要喘不过气,梅耶才舍得放开巫辛的唇,分开的那刻,两人唇间还连着一线暧昧的银丝。

    巫辛面红耳赤的立即用手背擦干净。脑子嗡嗡作响,乱糟糟一团,一开口就是软绵绵毫无威胁的质问:“你……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梅耶虽然知道现在巫辛记忆不甚清醒,但防着巫辛日后想起来又找他算账,不敢把人欺负的太狠,所以当下装作吃惊的瞪大双眼,心碎的惊呼道:“宝贝,你不记得我了吗?”

    巫辛又被闹了个大红脸,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没有,我记得。”

    梅耶伤心道:“你记得什么?”

    在梅耶哀怨又充满控诉的眼神下,巫辛顿时说不出话了。

    梅耶道:“你忘记我了?”

    巫辛道:“没有!”

    梅耶道:“那你为什么会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巫辛自暴自弃,道:“好吧,我不记得你了。”

    梅耶长长的叹气,脑袋窝在巫辛颈侧,伤心欲绝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特别入戏。

    巫辛被他骗的死死的,内疚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多事情想不起来。”

    梅耶霍然抬头,双目深情的望着巫辛,坚定道:“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

    ——“我是你老公啊,亲爱的。”

    巫辛:“………”

    为什么总有浓浓的受骗感?

    梅耶道:“叫老公。”

    巫辛无情拒绝,“不叫。”

    他明明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想不起来,想多了,脑子反而一阵阵的发疼,不禁用力揉着额角。

    梅耶道:“怎么了?”

    巫辛道:“疼……”

    梅耶顿时没了玩闹的心思,把巫辛扶着躺好,“你不舒服,还需要好好休息。”

    自此,梅耶每日照顾的无微不至,巫辛苍白瘦削的脸颊,才渐渐浮现健康的红润光泽。

    最初两月,巫辛一天内几乎清醒不了几次,时间长了之后,梅耶才发现更严重的情况,巫辛记忆停滞的时间点甚至都不一样,梅耶还要根据巫辛的只言片语推断出他在说些什么,然后小心的陪着说话,生怕他一不顺心,反而折腾的身体更差。

    就这样过了足有三月,巫辛在某一日骤然清醒。

    头脑清醒的那刻,巫辛深陷在柔软的床褥间,他甚至有种不真实的巨大错觉,不断的想,他原本该是死了的,为什么又会睁开眼睛呢?

    梅耶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巫辛顶着一头乱发,呆愣愣的歪在床头的情景。

    梅耶照旧把汤碗放下,摸了摸巫辛乌黑的发丝,问:“怎么了?今天醒的这么早?”

    巫辛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似的,喃喃道:“我死了吗?”

    梅耶心中一跳,一时不明白巫辛为什么这样问。道:“没有死,不要胡说。”

    巫辛歪头观察了梅耶半晌,双目迷茫道:“你骗我,你和我一起死了,对不对?”

    梅耶想,差点儿和你一起死了,可是却不敢对着巫辛讲。执起巫辛的手抚摸自己脸颊,道:“没有,我们都没有死。不信你摸摸。”

    巫辛触到手中温热的肌肤,脑子生锈了似的,转了老半天,才道:“为什么我没有死?”

    梅耶道:“因为老天看我可怜,不忍心让你抛下我,所以把你救活了。”

    巫辛直觉得梅耶说的好像哪里不对,而梅耶已经端起碗,舀起一勺粥送到了巫辛唇边,巫辛习惯性的张嘴就吃了,吃饱了又想睡,也来不及细细思考前尘旧事,缩在梅耶怀中,被轻轻拍着,就慢慢睡着了。

    次日醒来后,梅耶已经不在身边,巫辛迷迷糊糊回忆起这段日子过得实在太过糜烂,起身想要自己出去,掀被下床,双脚刚站到地毯上,紧接着双腿一软,已经跪倒在地,嘭的一声撞上了柜子。

    梅耶闻声忙赶了过来,将巫辛从地上抱起,“撞哪儿了?疼不疼?”

    巫辛仍旧不在状况,有点儿被撞傻了,“为什么我站不起来?”

    巫辛的双腿腻白细长,膝盖已经被撞的泛起青紫,梅耶心疼的轻轻揉捏,道:“要慢慢来的,不能急,你想下床走走了,应该叫我,我扶着你。”

    巫辛却惨然道:“我不会变成瘸子了吧?”

    梅耶好笑道:“不会的,只是你昏迷的时间太长了,总要给身体恢复的时间,是不是?”

    巫辛这才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梅耶知道巫辛长时间呆在这里心情肯定不能舒畅,为了哄他开心,道:“我抱你去晒晒太阳好不好?”

    巫辛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梅耶便拿出衣服给巫辛换了,又替他穿上鞋,打横抱着出了船舱。

    刚走到阳光下的那刻,巫辛被夺目的亮光刺的睁不开双眼,用手挡了好一会儿才渐渐适应。

    待看清周围的景色,巫辛瞬间瞪大了双眼,“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梅耶道:“这里怎么了?”

    巫辛道:“这是是我家啊。”

    梅耶同样一脸迷茫,过去巫辛一直问他为什么会在他家,他以为巫辛脑子不清楚,所以并没有在意。

    如今听巫辛再这样说,看来这里就是巫辛嘴里常说的祝云沼,电光火石间,也想到了应付巫辛的说辞,“兰迪告诉我的,然后就来了这里,”

    巫辛却又依稀想起两个人一起坠在湖底的光景,道:“那我们怎么一起坠水了?”

    梅耶不敢说实话引巫辛伤心,道:“那个时候你根本不能照顾自己,只好我抱着你去湖边洗澡,不小心就滑了进去。”

    巫辛点点头,似是接受了这番说辞。

    梅耶将巫辛放在了湖边的一块巨石上,巫辛望着面前波光粼粼的圣湖,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掉进去呢?”

    梅耶全当没听见,拥着巫辛道:“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好不好?”

    巫辛顿时把疑窦抛开,开心道:“好啊,以前我就想带你来,可惜总是没有机会提出来。”

    他的双眸闪闪发亮,仿佛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梅耶心酸道:“以后你想做什么,都要告诉我,我一定满足你。”

    巫辛歪头望着梅耶,异常专注,突然伸手拂过梅耶的眼角,道:“你这里为什么会有皱纹?”虽然只有浅浅的一丝,但巫辛却记得梅耶的皮肤光滑紧致,像是会闪光似的充满年轻的朝气。而不像此刻,沉淀了岁月的沧桑与风霜。

    梅耶顿了片刻,道:“年纪大了,当然要长皱纹。”又觉得既然巫辛醒了,肯定会想着见兰迪的,终究隐瞒不住,道:“你足足睡了快十年。”

    巫辛顿时睁大了双眼,“什么!?”满脸的不可置信,愣了好久,继而想到如果是真的,那梅耶照顾了他十年,面对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梅耶到底是如何撑下来的?

    然而巫辛紧接着想到,他年纪比梅耶大了不止三两年,忙用双手捂住脸,闷声道:“那我不是已经满脸皱纹,难看死了!”

    梅耶好笑道:“没有,不信你照着湖水看看。”

    巫辛坚持道:“不看,我一定特别丑,你快别看我。”

    梅耶把巫辛一把搂到怀里,却遭到了剧烈的挣扎,但巫辛现在身体尚未恢复,哪里挣的过梅耶,他被梅耶硬掰开双手,抱着凑到了清亮的湖水边。

    巫辛死死闭上眼睛,梅耶又柔声哄了许久,巫辛才将信将疑的睁开双眼,首先撞入眼帘的,便是粼粼的湖水中,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倒影,再仔细看,巫辛仍旧是许多年前的模样,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此刻,他正像只慵懒的猫儿似的依偎在梅耶怀中。

    梅耶在巫辛耳边低声道:“我的王后永远那么漂亮,是不是?”

    一阵风拂过,吹皱了一湖春水,水中的倒影也瞬间被打散,但那相拥的身影,却久久没有分开。

百度搜索 杀死暴君[星际] 天涯 杀死暴君[星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杀死暴君[星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杀死暴君[星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