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秦娇 天涯 秦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太子脸上和眼中变幻莫测的神色,宇文怡一分一毫都没有错过。太子如今的模样太张狂了,眼中的狂妄都忘记遮拦一二,他一边笑着一边吩咐宫女“快找些碟子盘子呈上来,本王要同太子殿下一同赏味!”说着不由分说地便伸手去拉太子的胳膊,眼瞅着太子大夏天的穿着阔袖的道袍,低头轻轻一嗅就能闻见若隐若现的血腥味。

    臭豆腐的味道太冲,别人自然不会闻到,只不过他为了做这道臭豆腐,不惜亲自腌豆腐,一道道工序下来,他早已对这臭味没什么感觉了,反而太子衣袖中的血腥味,显得更加明晰起来。

    太子躲闪不及,宇文怡伸手乱抓的,正是他受了重伤的那支胳膊,他不由得疼的龇牙咧嘴。

    于是殿中众人瞧见太子的神色突然惊慌了起来。太子的心里也的确是惊慌失措的,宇文怡贵为孝王,若是发现他身上有伤,自然会大呼去请太医,太医请来了,免不得有人要问伤,有母后坐镇后宫,他向来不在意太医院的那群人,可如今母后眼看着势力削弱,淑妃的势力反而大了起来……

    太子的眼神突然变得晦涩幽暗了起来,宇文怡和淑妃这对母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纷纷夺得了父皇的信任和宠爱?

    可惜他还来不及想出对策,宇文怡已经惊叫了起来:“皇兄的手腕子上,怎的渗出了血?”

    而后回身叮嘱随身的小太监,“快去传太医!”

    太子眼中发狠,递给旁边人一个眼神,立时便有人去拦那要出门的小太监,只不过宇文怡早有备而来,好暇以整往旁边撩起了衣裳下摆,端端正正地往太师椅上一坐,眼神中似是光芒大作,声音却听起来还是那般的吊儿郎当:“太子殿下这是要做什么?可万万不能作践自己的身体,皇后娘娘可要担心坏了呢。”

    “既然太子殿下让人拦你,那你便回来伺候我们兄弟用膳吧,横竖太医不过两刻便会过来。”

    这话说出口、声音传到太子耳中的时候,宇文怡已经捻起筷子夹了一块臭豆腐放入口中,细嚼慢咽似是人间极品,扬了扬眉毛问太子:“怎得,臣弟亲自借用了一间厨房,腌制这豆腐可是有一阵子的,味道确实好极。只是怕哥哥锦衣玉食惯了吃不了这乡间野味,万一吐了泄了可该如何?这才在来的路上叫人去请太医来请个平安脉,太子殿下怎的用这样的眼神瞧臣弟?”

    太子眼神愤怒地几欲喷出火来,咬牙切齿道:“宇文怡!你敢算计孤!”

    “殿下何出此言?”宇文怡筷子不停,眉头蹙在一起,似是不明白他说话的意思,却还不忘往太子面前的小碟中送上一块,瞧他吃的开怀,太子死死皱着眉问,“你到底想怎样?!”

    宇文怡慢条斯理地放下了牙箸,愣愣盯着太子的胳膊,面色瞧着极其地…怪异,道:“昨个儿我手底下人瞧见了殿下身边的常阵常公公,啧啧,采买了一堆女人用的东西,胭脂水粉都是上品,还不乏宫中赏下的贡品,我那手下人惯是好吃爱八卦的,还当是常阵自个儿养了女人在宫外,没想到——竟在西城杏子胡同瞧见一个僻静小院,瞧常阵那恭恭敬敬的模样这哪儿难猜?”

    太子眼神闪烁,心道这宇文怡,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也是个聪明人,听宇文怡这般描述,便想将胳膊上的伤口成因改头换面一番。

    宇文怡笑嘻嘻地打趣道:“太子殿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什么样的女子只要想要,便能弄到宫里来,何必安置在杏子胡同里?难不成要学拿起子惧内的酸人‘金屋藏娇’不成?”

    太子这是心里已经信了宇文怡只是无意间查到了常阵安排迷烟的事情,于是面露难色,将身边的太监丫鬟散到门口,离两人远远的,这才开口道,“你也知道了我胳膊上有伤——实在是,房中趣事,有意思的紧,又在太子妃孝中,我哪里敢将人带到宫里来?”

    宇文怡奇道:“难道太子不知父皇有意为殿下选妃之事?”

    太子顿时一愣,他才将将回京,哪里会知道这事情?

    “不是……四弟要选妃吗?”

    宇文怡抚掌,“是我要选正妃没错,不过父皇念东宫无人照料殿下起居,便让母妃多下了些帖子,不拘家世背景,只选上一二侧妃抬进东宫。”

    太子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突然想起来宇文怡方才说,来的路上请了太医过来。

    太医医术高明,自然是能看的出来他胳膊上的伤是利器所谓,而非他所说的闺阁趣事,既然这样……

    “难不成便是今日?淑妃娘娘在玉堂宫设宴?出了为四弟选正妃,便也是为了选出太子侧妃来?”太子喃喃问道。

    “不错,我过来东宫之前还是去给母妃请了安的——不如殿下随我一同去瞧瞧?等过了午膳时间,年轻女子们便在玉堂宫中赏花游玩,殿下不如提前看看,可有相中的女子?”

    宇文怡一副风光霁月、很是为他考虑的样子。

    太子挑眉,“这岂不是不合规矩?”

    宇文怡低声道:“倒不是不合规矩,只不过臣弟担心母妃不知殿下喜好,若是选出来的太子殿下不喜欢——臣弟实在是想替母妃分忧呀。”

    他说的情真意切,太子早已经不疑有他,又担心那太医随时会到,便匆匆要起身随他同去,口中还低声嘱咐道:“你既已知道我这臂伤原委,便不用请太医来瞧了”。

    宇文怡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挥手打发了身边的一个小内监出去,太子便以为太医这事情便了解了,胳膊上的伤口虽然刺痛,可若是遂着宇文怡的意思往玉堂宫里走一趟,横竖选正妃的正主是他宇文怡,他作为太子,全了礼数便可以早早地全身而退了。

    到时候再请母后安排个太医院的学徒来给他处理伤口便是。

    母后如今的权势,太医恐怕是轻易动不得,可处理个学徒,想来还是能够游刃有余。

    两人心里各藏心事,便要往玉堂宫走去。

    只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有三四个内监步履匆匆地从玉堂宫往皇极殿赶去,显见的是面带喜色。(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秦娇 天涯 秦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秦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秦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