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据说王爷暗恋朕 天涯 据说王爷暗恋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回去路上,凤景若与凤景泽同骑一匹,沈幻单独骑马跟在他们身旁。

    看到凤景若与凤景泽亲密无间的互动,沈幻的心情异常复杂。他不由地想到曾经好几次撞见凤景若与凤景泽睡在一块的情景。

    以前凤景若还小,与凤景泽同睡一张床倒也没什么,但如今凤景若已经十九岁了,这个年纪很多人都娶妻生子了。

    更别提凤景泽已经二十六了,与他同岁的凤景沐,都已经有小皇子出生了。

    而凤景泽至今一个人。

    据说明妃给他找的女孩,都被他拒绝了。

    身旁传来凤景若的笑声,沈幻转头看了过去,看到凤景泽搂着凤景若的腰,一脸温柔,而凤景若仰头看向凤景泽,满脸笑容。

    沈幻心头的不祥预感愈发的强烈。

    他隐隐有个念头,凤景若与凤景泽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般,尤其两人之间那种旁人怎么都插不进去的感觉,更是暧昧不清。

    然而,他们是兄弟。

    沈幻只好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太多,凤景若只不过是太过依赖凤景泽,两人才会这般好。

    “师父,父皇要我们现在回去,是要二哥出兵助邻国一臂之力吗?”凤景若问道。

    沈幻忙调整好情绪,将脑中那些不着边际的念头甩出脑袋,说道:“我也不太清楚。皇上让你们回去,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凤景若若有所思道:“如果父皇让二哥去打战,我要跟二哥一块去。”

    沈幻皱眉,刚想劝说一番,就听到凤景泽的话:“团子,你好好呆在皇宫里,不准跟我出去打战。”

    沈幻忙附和着他的话,说道:“若儿,二皇子说的对,你待在皇宫里就好。”

    凤景若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到了皇宫,三人进殿面见皇上。

    殿内,凤辕坐在龙椅上,下面站着凤景沐、凤景善以及云简和楼子仁。

    还有几位身着异服的男人,凤景若猜测应该他们就是邻国的使者。

    “若儿,泽儿你们回来了,快过来。”凤辕对他们说道。

    凤景若与凤景泽走过去,行了行礼,凤辕指着这几位陌生男人说道:“这是我们凤国邻近国家虞国的使者,他们的国主派他们过来向我们求救。不知泽儿你们对此有何看法?”

    凤景泽看向使者们,这些使者面容平静着装整齐,单从面上看不出他们的国家正遭受着外侵内乱。

    而他们中间,有一位使者气势不凡,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

    “父皇,我赞同派兵支援。”凤景泽缓缓说道,“虞国与我们相邻,从地形上来说虞国可以算是我们凤国的屏障,如果虞国破,于我们有害无益。但一旦出兵,必定会有伤亡,我们大可不必如此大动干戈,除非虞国国主开出让我们满意的条件。”

    “如果凤国能解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中,以后我们将永世臣服凤国。”其中一名使者站出来说道。

    凤景泽淡淡地说道:“虞国善制兵器,从此以后,只要凤国有需求,你们就必须提供给我们的兵器。”

    “我们国主说过,只要你们能帮我们驱除外敌平定内乱,你们的任何要求我们都能满足。”

    凤景泽点点头,对凤辕说道:“父皇,儿臣要问的就是这些,还请父皇定夺。”

    凤辕哈哈大笑,说道:“泽儿,你问的正是朕想要问的!既然如此,我们凤国就派兵支援。”

    “父皇,儿臣觉得应该要向虞国要一名人质。”

    “泽儿所言有理。”

    凤景泽走到这些使者的跟前,一个一个看过去,目光最后停留在那名身着墨兰锦袍的男子身上。

    “木图兰王子,不如就请你留在我们凤国参观一下凤国的风景。”凤景泽说道。

    这名男子真是虞国现任国主的小儿子木图兰。

    他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但随即镇定下来,说道:“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王子。”

    “木图兰王子,生平喜好吟诗作赋,不善骑射,在你们国主心里,你大概就是一名只知舞文弄墨的文人。然而,你的母妃却甚得国主宠爱,据说你的母妃天生一双湛蓝色的眼眸,异常美丽。而你,遗传了你母亲的双眸。”凤景泽说道,“虞国国主派你过来,大概是想万一虞国被破,还有你留在凤国,能保住皇室血脉。而你的哥哥们,哥哥骁勇善战,国主要他们站在前线保卫国家。木图兰王子,不知我说的可有道理?”

    木图兰握拳,说道:“为何你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凤景泽笑了笑,说道:“我曾在边关十年,对于周边小国略有了解。”

    木图兰眼眶有点红,他紧紧地握住拳头,压抑住内心的情绪翻涌,说道:“我也想去打战,然而父皇说我手无缚鸡之力,若去前线的话,只会给他们制造麻烦。”

    “无妨,你留在凤国当人质,比他们去前线更有功劳。”凤景泽说道,“因为你留在这儿,我们才会放心地派兵支援你们国家。”

    当晚,御书房内。

    凤辕:“沈将军,对于这次出兵的将领,不知你有何建议?”

    沈幻说道:“皇上,臣可领兵。”

    凤辕摇头:“不行,你要留在凤国。朕的意思是,让云简带兵去虞国,你觉得如何?”

    沈幻与云简情同手足,云简的本事他知道的最清楚,但这次领兵出征必定有很大的风险,他思考一番后,说道:“皇上,云简才回皇城一年左右时间,我想云妃大概舍不得让他带兵出征,而且现在云家也需要他作为主心骨来振兴。而我,单身一人,没有什么牵挂。”

    凤辕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说道:“说起这个,为何这么多年来,你始终单身一人?难道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入得了你的眼里吗?”

    沈幻面色不改,平静道:“臣常年带兵,娶妻生子只会让他们整天担忧。自从皇上让我去交若儿武功学识后,有了他的陪伴,虽然我依旧只身一人,倒也没有觉得太过孤单。”

    凤辕摇摇头,说道:“若儿现今已经长大了,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你,你还是要找一个人陪陪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只要你看中的,朕都会帮你。”

    “皇上,臣还是愿意一个人过日子。”沈幻委婉拒绝。

    凤辕打量了他一番,说道:“这么多年了,朕自认为已经很了解你了,然而这方面,朕真的是看不清你的心思。你这么多年来坚持一个人生活,莫非……是已经心有所属?你中意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沈幻的眼神有点飘忽,他看向前方,说道:“没有,臣并没有中意的人。”

    他中意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得到。

    这次君臣夜谈,最后商议下来沈幻领兵出征,云简留在皇城,与楼子仁一文一武保卫凤国。

    沈幻离开后,凤景泽来到御书房。

    “泽儿,怎么这么晚过来?”凤辕不解。

    凤景泽撩起长袍,单膝跪下,仰头看向凤辕,说道:“父皇,儿臣愿意带兵出征。”

    “你要带兵出征?”凤辕惊讶道,“你从边关回来才一年多时间,难道不想留在皇城多陪陪父皇与母妃吗?”

    凤景泽说道:“儿臣很想一直留在父皇与母妃身边,但能为父皇分忧,才是儿臣最愿意做的。”

    凤辕颇感欣慰。

    四个儿子中,他觉得最对不起的是凤景若,因为那道预言他把凤景若仍在天和寺十八年,所以在凤景若回宫后,他对他百般宠爱,对云妃也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而凤景泽,凤辕却从未有过明显的疼爱。

    因为凤景泽的母妃顾明柳只是一名身份低贱的丫鬟,所以凤景泽出生后,凤辕对他的关爱就仅仅停留在知道有这个儿子的份上。这么多年来,凤景泽几乎也是自生自灭地成长,然而,他却成长的异常强大。

    这让凤辕震惊之余,颇感欣慰。

    对比太子凤景沐,凤景泽几乎没有任何缺点,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母妃身份拿不出台面。这也是为什么凤景泽已经战功赫赫,而凤景沐却整日游走在花丛中,凤辕却始终没有动过换太子的原因。

    太子,必须是嫡长子,必须是皇后所出。

    如今,听到凤景泽自动请缨要前往虞国支援,凤辕既欣慰又愧疚。

    他对这个儿子,从未有过父亲应有的关心。

    凤辕说道:“皇儿,你有这份心意,父皇很开心。但你在边关十年已经经历了各种艰辛,父皇想让你在皇城过安稳的生活,再说你的母妃也会担心你。沈将军刚才已经与父皇商议好了,由他领兵出征。”

    凤景泽并没有打消念头,而是说道:“儿臣愿意与沈将军一同前往虞国,往父皇成全。”

    “泽儿……”

    凤景泽异常坚持,说道:“父皇,就算你不同意,儿臣也会跟着沈将军出发。”

    凤辕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为何如此坚持要带兵打仗?”

    凤景泽:“为父皇分忧,是儿臣应尽的责任。”

    从御书房出来后,凤景泽没有立即回寝宫,而是朝御花园走去。

    他的心思有些乱,这次自动请缨带兵出征,是他几经挣扎才下定的决心。

    自从知道他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凤景泽就一直想逃离这个皇城,如今有机会去虞国打战,他自然就去跟凤辕提要求。

    他心中对凤辕有着愧疚。

    毕竟,一国之主,却被人莫名其妙地带了绿帽子还不自知,虽然这不是凤景泽的错,但母妃犯下的错,凤景泽决心来承担。

    然而,去虞国支援,就意味着他要与凤景若分开。

    而且,这一分开,不知要多久才能相聚。

    两人感情正热,想到要与凤景若分开这么久的时间,凤景泽就心烦意乱。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带凤景若一起出去。

    然而,打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不能冒这个险。

    凤景泽在御花园的石凳上坐下,抬头看了会儿夜空。

    今晚的夜空很美,繁星璀璨,月亮也很圆,照着这片御花园异常美丽。

    凤景泽靠在石桌上,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带一壶酒过来,如此良辰美景,若有佳酿在手,该是多么美好。

    当然,如果凤景若也在这儿,那就算是没有美酒,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凤景泽想着凤景若,想着现在他应该已经睡着了,也不知今晚没有陪他睡觉,会不会半夜醒过来找他?

    正想着,身后竟传来一声二哥的喊声。

    凤景泽还以为是他思念凤景若思念太盛,出现了幻觉。

    “二哥……”又是一声二哥。

    凤景泽转头看过去,看到了凤景若。

    月光下,凤景若身上随便地套了一件外套,站在离他十步之外的距离看着他。

    凤景泽立即站起身走过去,拉住他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有点凉,忙脱下身上的外袍罩在他的身上,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你也没睡。”凤景若说道。

    凤景泽敏锐地察觉出凤景若话语里有些不高兴。

    “团子,生气了?”凤景泽拉着他往回走,说道。

    凤景若却站着不动,说道:“没有,我就是想来御花园看看,据说御花园的夜色特别美,我却从来没有来见过。今晚我看月色正好,就过来了。只是没想到二哥也好兴致。”

    凤景泽:“……”

    这一听就是不高兴了。

    凤景泽想了想,低下头去亲他的嘴巴,却被凤景若偏开脑袋躲开了。

    凤景若:“二哥,夜色如此美好,我们应该坐在石凳上欣赏夜色。而且,我刚才看二哥看这月色看的也挺入迷,不如跟我一块儿看看。”

    凤景泽:“……团子,是二哥错了,二哥不该这么晚了还在御花园里闲逛。”

    凤景若睁大眼睛,说道:“二哥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二哥来御花园看夜景,我也不准吗?”

    凤景泽:“……”

    凤景若继续说道:“不过平常倒没看出二哥还有赏花望月的好兴致,是我的错,没能更好地了解二哥的兴趣。”

    凤景泽:“……”

    见凤景若还要说话,凤景泽索性搂住他,扣住他的脸狠狠堵住他的嘴唇。

    凤景若死劲挣扎,但凤景泽力气比他大上许多,他这点挣扎对凤景泽来说就像是挠痒痒。在凤景泽的猛烈攻势下,凤景若没一会儿就软了下来。

    凤景泽吻了好一会儿才停止,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见凤景若脸色通红双眼迷离带着湿意的模样,心知这会儿应该不会再说些气话,便说道:“团子,二哥错了,以后来御花园一定会带你一起来。”

    凤景若哼道:“我才不是因……”说到这儿,凤景若突然闭上了嘴巴。

    凤景泽:“嗯?因为什么?”

    凤景若:“就是因为你独自出来赏花。”

    凤景泽却觉得有点奇怪,刚才凤景若明明要说别的原因,却为何突然将话咽了回去?

    而且凤景若性格一向温和,不会因为他来御花园就跟他生气,今晚生这么大的气,必定是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

    凤景泽猜测,莫非他去御书房找皇上要求带兵的事情被凤景若知道了?

    但如果凤景若知道的话,一定会质问他,或者说要跟他一同前往,为何现在什么都不问?

    “二哥,我有点冷,想回去了。”凤景若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说道。

    凤景泽摸了摸他的脸,确实有点凉,当下就拉着他的手,带他回去。

    这一夜,两人同塌而眠。

    很快就到了领兵出征的那天。

    当凤辕宣布由沈幻与凤景泽一通带兵这个消息后,群臣议论纷纷。

    凤辕:“各位爱卿,有好的意见不如统一提出来,这般闹哄哄,是准备将朝堂当做菜市场吗?”

    群臣立即闭上了嘴巴。

    云简出列,说道:“皇上,臣愿意代替沈将军领兵出征。”

    凤辕笑道:“云将军,你可以与沈将军商量,你们两人的能力,朕深有了解,不管你们谁出征,必定会打一个大胜仗回来。”

    楼子仁出列,说道:“皇上,臣以为,澜王刚从边关回来,应该在皇城休息,而不是再次去出征。”

    “楼相所言极是,只是泽儿一心想要去打战,朕觉得让他再出去历练历练也是好事。”凤辕扫视了一圈众人,说道,“若各位爱卿无事启奏,那就散了吧。”

    退朝后,云简追上了沈幻。

    “沈幻!沈幻!”他急声喊道。

    沈幻站住脚步,转过身看向他,说道:“何事?”

    “我去虞国,你留在这儿。”云简言简意赅地说道。

    沈幻笑了笑,说道:“云简,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应该我出征。”

    “为何?”

    沈幻抬头向天空。

    今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天很蓝,云很白。

    他说道:“为了我的梦。”

    云简全身一震,他看向沈幻,沈幻的眼里慢慢地溢出一抹忧伤。这样的沈幻,云简只见过一次。

    二十年前,云兮被选入宫中,成为皇上的云妃。

    那个时候,云简从沈幻的眼里看到了悲伤与难过。

    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那个时候脆弱的不堪一击。云简亲眼看到他喝酒买醉,深夜流落街头,仿佛只要再来一个重击,就能彻底击垮这个男人。

    而这一次,他又从沈幻的眼里看到了这种悲伤。

    沈幻说道:“云简,我的梦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夭折了。”

    “沈幻……”

    “我知道,都是我痴心妄想,但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沈幻缓缓地说道,“皇上视我如兄弟,云兮视我为大哥,若儿把我当成最亲的师父,虽然我的梦夭折了,但我过的很好。我有兄弟,有徒弟,还有你。你看,我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然而上天给了我们重新相聚的机会。我感激上天,虽然有些人我无法拥有,但我只要看着她幸福就好。”

    云简喉头涌上一股酸涩,他知道沈幻压抑着的感情,听到沈幻这般说,他拍了拍沈幻的肩头,说道:“兄弟,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个女人,让你爱上他。”

    沈幻笑了笑,说道:“多谢了,只不过,无需费心。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

    “可是……”

    看到云简一脸担心的模样,沈幻说道:“你别担心,有些执念我早已放下。只是,这次出征必须要我去,因为你才回到皇城不久,你与云兮兄妹相聚才如此短的时间,我不能让你带兵出征,她会担心。云简,你留在皇城,保护她,也替我保护若儿。他是我唯一的徒弟,我不想他出事。”

    云简:“所以你说为了你的梦,是不想让她担心吗?!”

    沈幻没有回答,转身往前走去,抬起手对着他随意挥了挥,说道:“兄弟,祝我好运吧。希望我们能尽快再次相聚。”

    待到沈幻走远了,云简终于大声吼道:“沈幻,你一定要给我好好地活着回来。”

    沈幻站住脚步,转头望云简的方向看去,最后笑了笑,说道:“那是当然。别忘了,我才是凤国的不败将军。”

    凤景若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茶杯,正小口小口品尝着。

    凤景泽站在他身旁,看着他,见他久久不说话,只好开口说道:“团子,我会平安回来的。你看,在边关十年我都没事,就虞国这么个小国,我与沈将军一块去,几乎就是手到擒来的事。”

    凤景若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相信二哥。”

    凤景泽深觉诧异。

    早朝之后,他就担心凤景若的反应,下了早朝就赶紧赶过来。

    然而,凤景若表现的异常冷静。

    没有生气,也没有大吵大闹,而是端着茶颇有兴致地品茗。

    凤景泽总觉得凤景若在策划者什么,但凤景若的表情太镇定了,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凤景泽想了想,说道:“团子,你应该相信你师父,他是凤国的不败将军,从未打过败仗。我跟他一起出征,肯定顺利。”

    凤景若依旧点头,说道:“嗯,我相信师父。”

    凤景泽:“……”

    凤景若终于放下了茶杯,站起来看向凤景泽。

    两人面对面站着,凤景若眼神平静,他看着凤景泽,缓缓说道:“二哥,十年前,你去边关的时候,送了我一块平安扣,如今,你要去虞国支援,我也送你一件东西。”

    凤景泽等着他的礼物。

    凤景若从怀里掏出一个珊瑚豆。

    红艳艳的豆子,很小,看着却异常精致。

    凤景泽认识这个东西。

    这是凤景若回宫后,凤辕赏给他的东西。据说这枚珊瑚豆价值连城,因为它能保平安。

    凤景若拉起凤景泽的手,将珊瑚豆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握住他的手,说道:“二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凤景泽猛地抱住他,两人紧紧相拥,凤景泽在他的耳边说道:“二哥一定会平安回来。”声音低哑,但却异常的坚定。

    “嗯。”凤景若小声说道,“二哥,你想不想……想不想……”

    凤景泽没等他说完,弯下腰打横抱起他往卧房走去。

    将他压在床上的时候,凤景泽目光暗沉,说道:“很想,团子,二哥想把你融到骨子里,或者装进口袋里,这样二哥走到哪儿,都能带着你。”

    凤景若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说道:“我也想被你装进口袋里。二哥,我舍不得你。”

    铺天盖地的亲吻袭来,凤景泽暗哑着声音说道:“团子,我爱你。”

    凤景若紧紧闭着眼,眼角有些湿意,他回应着凤景泽的亲吻,说道:“二哥,我也爱你。很爱你。”

    两人一夜缠绵。

    两日后,沈幻与凤景泽带兵出征。

    凤辕亲自把他们送到城门口,为他们践行。

    “沈将军,朕相信你又会给朕带来一个完美的胜仗。”凤辕说道。

    沈幻:“臣定不辜负皇上的厚望。”

    凤辕走到凤景泽跟前,看着他,眼里情绪复杂,说道:“泽儿,朕的好皇儿,一定要平安回来。”

    “父皇,儿臣一定会完好地回来,父皇无需担心。”凤景泽说道。

    “嗯,也别让你的母妃担心。”凤辕说道,“自从知道你要出征,明妃就一直担心,她甚至说要随你一块儿出征。”

    凤景泽看向皇城里。

    那里面,不仅有他的母妃,还有凤景若。

    凤景若今天没来。

    昨晚他们抵死缠绵,到最后,凤景若几乎晕了过去。

    凤景泽是故意的。他想让凤景若身体疲累到今天起不来。

    如果凤景若过来送行,他真的会忍不住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他亲吻他。

    凤辕也发现了凤景若没有过来,有些诧异,说道:“若儿去哪儿了?”

    凤景泽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凤景若应该还躺在床上。

    凤景善走过来,对凤景泽说道:“二哥,你是我最敬佩的二哥,我相信你一定会平安无事。”

    凤景泽笑了笑,说道:“多谢三弟。”

    “我也会帮你照顾若儿的。”凤景善小声说了句。

    凤景泽扬眉,笑道:“还是三弟了解我。”

    凤景沐一直没有过来,自从听到凤景泽要带兵出征,他就一直跟皇后说他也要出去。

    然而,皇后却对他说,留在皇城才是最好的选择。

    今日,见到凤景泽战袍加身,与沈幻站在一起,接受着众人的景仰,凤景沐心里破不是滋味。

    他不太懂为何皇后坚持一定要留在皇城,还说过几日自会有分晓。

    号角响起,众人出发。

    凤景泽回头再看了一眼皇城,闭了闭眼,眼前闪过凤景若的眉目,他的脸上慢慢地扬起一抹笑容。

    团子,等我,我会很快回来。

    半日后,凤景泽一行人已经离开皇城有很长的距离了,沈幻过来说让人马休息一下。

    “二皇子,这是虞国的地图,我把其中几个重要的战略点标了出来,你看一下。”沈幻拿着地图给凤景泽。

    凤景泽接过来,说道:“我这儿也有虞国的地图,沈将军我们正好讨论一下作战方案。”

    “嗯,我建议我们到时候兵分两路,你带着一部分兵将潜入城中……”

    “报告!”沈幻正说着,突然被人打断了话语。

    两人扭头看过去,见是一名哨兵。

    “何事?”沈幻皱眉。

    “报告沈将军,外面有人求见。”

    “谁?”

    “他不肯说出身份,只说沈将军和澜王见到他,自然就清楚了。”

    沈幻与凤景泽对视一眼,沈幻嘀咕道莫非云简那家伙追过来了?

    因为这样的事情,二十多年前也发生过,所以沈幻第一反应是云简过来了。

    待到两人看到面前站着的人,两人全都愣住了。

    面前这人,身形异常熟悉,然而脸却是陌生的。

    “团子?”

    来人笑眯眯地瞅着凤景泽,不说话。

    凤景泽却更加笃定这人就是凤景若。

    他走上前,抬起手在这人脸上摸了摸,然后撕下一张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下,是凤景若那张精致无双的脸。

    凤景泽抬手抚了抚额,看着凤景若那笑嘻嘻的脸庞,颇为无奈。

    他怎么就没想到,以凤景若这犯起执拗的性子,怎么可能会乖乖地留在皇城中等他回去。

    沈幻也颇惊讶,但更多的是担心,说道:“若儿,你这样跑出来,皇上与云妃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凤景若说道:“师父,我给父皇和母妃留了张纸条,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知道我跑来与你们会合了。”

    沈幻叹了口气,他自然也知道凤景若的性子,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沈将军,我有些事要与团子说。”凤景泽一直紧紧盯着凤景若的脸,对沈幻说道。

    沈幻点头,往外面走,说道:“既然若儿来了,那么等你们说完了事情,我们三人一起讨论一下作战方案,让若儿实地学习一下。”

    “谢谢师父。”凤景若高兴地说道。

    沈幻曲指弹了弹他的额头,说道:“师父最希望你现在回去。”

    凤景若瘪瘪嘴,说道:“师父,我不会回去的,你以前教我武功与三韬六略的时候,问过我愿不愿意成为战场上的英雄。我当时就说我想要当一个真正的英雄,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沈幻又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

    等到帐篷里只剩下凤景泽与凤景若两人时,凤景泽一把拉过凤景若的手把他拉到跟前来,盯着他的脸,说道:“团子,那晚在御花园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去找过父皇了?”

    凤景若笑眯眯地说道:“对啊。”

    “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在御书房的外面,自然知道你去找父皇了。”凤景若依旧笑眯眯,说道,“二哥,我早就猜到你会去跟父皇请缨要带兵出征。原本我也想去找父皇,说要随兵出征,但我想了想,父皇肯定不会同意。因为我前面十八年都在天和寺,父皇终于把我接回了宫,对我百般宠爱,那么肯定是不会同意我出来打战的。所以我只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借机溜了出来。”

    凤景泽:“所以你送我珊瑚豆,也都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

    凤景若点头,一脸无辜道:“不把戏做足,二哥你肯定会怀疑我。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没有一点儿反应,这不是太反常了么。”

    凤景泽真是满脸无奈,尤其看到凤景若满是狡黠的眼神,更是心生无力。

    他真是没有想到,凤景若会计划的如此周全,那晚在御花园遇见的时候,凤景若明明已经生气了,却在马上要说出真正原因的时候,及时住了嘴。

    然后,又送他珊瑚豆,又表示出不开心,一步一步麻痹他的警惕。

    就连昨晚两人在床上缠绵的时候,凤景若也表现的异常热情,就好像离别前的眷念一般。

    “团子,你真是……真不愧是沈将军的徒弟。”凤景泽感慨道。

    他早就应该知道,作为沈幻唯一的徒弟,凤景若绝对不会像他的长相那样人畜无害。

    凤景若眨巴着大眼睛,笑道:“二哥,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一枚团子。”

    凤景泽摇摇头,见他眨巴着眼睛异常可爱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道:“是二哥错了,二哥还以为你真的能让我就这样走了。”

    凤景若:“我舍不得与你分开嘛,二哥,十年前我太小了,才会让你远走边关,这一次,我已经长大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凤景泽搂过他的身体,抱紧他,久久没有说话。

    凤景若能感受到他现在激动的心情,抬手环住他的后背,小声说道:“二哥,我爱你啊,自然不想跟你分开的。你不要生气,我计划这么多,都是想要跟你时时刻刻在一起。”

    凤景泽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说道:“我没有生气。团子,我很开心,你能为我做这么多,二哥真的很开心。”

    两人相拥许久,凤景若提醒道:“二哥,师父还在等我们……”

    凤景泽松开了手,想起以后一路上都会有沈幻跟在身旁,不免有些担忧万一被沈幻发现他们之间的事情,可怎么办。

    凤景若也明白这一点,沈幻是他的师父,他非常了解沈幻,自然也知道沈幻有多厉害。

    他甚至可以肯定,只要他们在一起十来天,沈幻就一定会发现他们之间的感情。

百度搜索 据说王爷暗恋朕 天涯 据说王爷暗恋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据说王爷暗恋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据说王爷暗恋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