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宠妻撩人 天涯 宠妻撩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满,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处理些事,待会儿回来陪你用晚膳。”

    齐铮抚着苏箬芸的发髻说道。

    苏箬芸点头,乖巧的靠在了引枕上:“你去吧,我等你。”

    齐铮心头微暖,俯身在她唇边辗转片刻,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刚刚苏箬芸坚持要把事情解决了再回来,让人去查的时候顺着楚棠这条线索查出了定国公府有人将他们这些天的行踪透露了出去。

    虽然他们的行踪原本也并没有刻意保密的意思,但府中下人将自家主子的消息当做赚钱的渠道私下贩卖,仍旧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他必须去处理。

    苏箬芸从最初接到关于齐铮身上那枚玉佩的生意时,就知道定国公府有些不安分的下人。

    但她那时是个外人,不好说什么。现在也才嫁给齐铮没多久,不好一上来就惩治这些人,弄得好像自己之前一直在监视着齐家似的。

    今日借着顾琴和楚棠的事把定国公府这些该清理的人清一清,倒也挺好。

    “直接把之前查出来的名单给他不就好了,省得他一个个去审问,多麻烦。”

    小满一边啃着梨子一边说道。

    苏箬芸将身上的衣裳解开,褪下了外衫,随手搭在一旁:“我家阿铮又不是那无能之辈,什么都要我做好了交到他手上才行。”

    她知道齐铮并不会误解她在监视齐家,但也不想他认为在她眼里他一无是处,什么事情都需要她出手帮忙。

    上次弥山刺客的事情就已经让他自责许久,认为是他自己消息太过闭塞,才会让她身处险境。

    但若非小雅与沧朔有着那般不同寻常的关系,她又怎么会关注那些事情。

    汇满楼纵然眼线遍布,却也没有敏锐到能将所有消息都提前探知的地步。

    若真是如此,那与未卜先知也没什么区别了。

    小雅耸了耸肩,觉得她很无聊的样子,走出去让人给她打水去了。

    …………………………

    因为打了满满两桶热水的缘故,净房里有些氤氲的水汽。

    苏箬芸泡在浴桶里,头发全部披散在桶外,整个人靠在桶上放松的闭着眼睛。

    陈郡的盐井生意已经拿下,四娘前些日子刚刚报来了捷迅,说是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又将有一比丰厚的收入入帐。

    常州那边既然自己今后不打算回去了,有些生意也可以适当的放一放了,没必要一直抓在手里。

    还有大梁与沧朔的那条商路,估计最晚明年就会打通,那自己现在就应该准备起来了,把握了先机也就能把握更多的利益……

    苏箬芸胡乱却又清晰的在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耳边忽然听到一阵极轻的脚步声。

    能够毫无阻碍的进入这间屋子,还走到这么近的地方才被自己发现的,除了齐铮不会再有别人。

    她笑着睁开了眼,同时口中柔声说道:“怎么这么快就……”

    男子阴沉的面色让她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心头一紧,两手往前一伸抓住了桶沿,身子也跟着贴了过去,从靠在桶壁的姿势变成了跪坐在浴桶里。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有些紧张的问道。

    齐铮看着她露在水面上的圆润肩头,白皙的肌肤因泡在热水里而隐隐有些泛红,乌黑的长发随着刚刚的动作漂上了水面,在水波中轻柔晃动。

    他脸色依旧铁青,握紧的拳却缓缓松开,伸手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裳。

    苏箬芸见状一楞,下意识的又往后一退,回到了刚刚靠在桶壁上的姿势,但神情却再也不见之前的放松,整个身子都紧紧的绷起。

    “我洗好了!你慢慢洗。”

    她说着猛地从浴桶里站了起来,带起一阵哗啦的水声。

    纤腿还没来得及迈出去,一只有力的手掌却紧紧按住了她的肩头。

    苏箬芸侧身借着巧劲儿错开,齐铮的另一只手却追了上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儿,同时长腿一抬,转眼就挤进了浴桶之中。

    “阿铮你怎么了?”

    挤进了两个人的浴桶空间狭小,苏箬芸挣脱不得,反被齐铮抱在怀里一同沉入水中,细长的腿被他握着缠在了自己的腰上。

    齐铮一边用身体压着她不让她挣脱,一边扯下最后一件贴身的中衣扔了出去,腾出手后一手困住她,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你当初抢我的玉佩,是想要做什么?”

    他绷着脸紧紧地盯着苏箬芸的眼睛。

    苏箬芸心头一噎,向来沉着冷静从不见一丝慌乱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一丝裂痕。

    “我……”

    “你想把它给谁?”

    齐铮打断她继续问道。

    苏箬芸两眼望天,暗恼自己刚刚怎么没想起这件事情。

    她尴尬的神情让齐铮更为恼火,低头凑过去在她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下。

    “你还想给为夫做媒?嗯?”

    “没有,”苏箬芸吃痛,向后闪躲,“我那时候……不是还不认识你吗。”

    “所以?就想把我打发给别人?”

    他将她再次拉了回来,一只手紧紧地按住她的后背,不再给她闪躲的机会。

    苏箬芸心知躲不过去,索性主动伸手拥住了他,在他耳边似撒娇般的轻喃:“我知道阿铮不会真的因为一块儿玉佩就娶谁为妻的,也就那些傻子才信。”

    女子娇软的身体与自己紧紧相贴,细滑的柔软在胸前轻轻扫过,齐铮闷哼一声,明知她是故意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却还是忍不住心生旖旎。

    他强自克制着心头的欲.念,哑声道:“我娶不娶是一回事,你明知那玉佩的意义却还想把它抢去交给别人是另一回事,休想糊弄过去!”

    “可我们也正是因此结缘的不是吗?”

    苏箬芸贴着他的耳畔柔声笑道:“若不是因为这单生意,我跟阿铮说不定就不认识了,又怎么会走到一起?”

    她说话时还在他怀里微不可察的蹭了蹭,最后又轻轻含住了他的耳垂,在他耳边柔声道:“阿铮,抱我去床上好不好……”

    齐铮喉中咕哝一声,眼中蒙上一层水色,声音低哑:“好。”

    苏箬芸的身子被他稍稍抱起,心中刚刚松了口气,男子滚烫的唇却毫无征兆的噙住了她一侧娇软,轻轻啮咬**。

    “唔……”

    她身子一颤,两手紧紧抓在了齐铮肩头。

    “阿铮,你……”

    齐铮喘息着放开了在他舌尖儿绽放的红樱,勾唇轻笑:“等水凉了,我们就去床上。”

    说着再次袭向了另一侧,待她彻底软在他怀里再也无力挣扎的时候,才惩罚般的狠狠挤进了那香滑的窄道,握着她的腰在水中征战驰骋。

    苏箬芸之前也曾被他缠着在净房里亲热过一番,那时便知他在这种环境下更加容易冲动,闹得她浑身骨头都好像散了架,直到第二日还有些酸痛,所以从那之后无论他如何央求,也不再答应他在净房亲近的想法,甚至连跟他共浴的时候都很少。

    今日被他抓住以前的把柄,怕是一时半刻都不得善了,只得认命的闭上了眼,随着他在水波中起伏喘息。

    日头西落,齐铮餍足后传了晚膳,苏箬芸却已累的什么都不想吃,坐在床上闭着眼睛理也不理他。

    齐铮知道自己刚刚闹得很了,此时也是有些后悔,把她抱到怀里柔声哄着:“是我不好,小满你别生气,我保证今晚再也不闹你了,好不好?”

    苏箬芸气结,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什么叫今晚再也不闹了?难道他之前还打算吃完饭继续的吗?

    齐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要生气也先吃完饭在生气,不然没力气。”

    苏箬芸差点儿没忍住翻个白眼儿,这个榆木疙瘩除了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会胡言乱语的说一堆乱七八糟的情话,平时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

    “我明天要去千清湖钓鱼。”

    苏箬芸闷声说道。

    齐铮闻言立刻点头:“好啊,正好我们可以在附近的果园里摘些葡萄,听说那边的葡萄很好吃,最近正是适合采摘的时候。”

    苏箬芸嗯了一声,又道:“带上安儿。”

    齐铮刚刚还和颜悦色的脸上转眼就阴云密布,黑如锅底。

    他在成亲之后曾经入过一次宫,向顺帝进言,说徐季安年纪已经不小,京城世家子弟如他一般年纪的都已开始进学,他也应当如此才是。

    顺帝沉吟片刻,略作犹豫后还是接纳了他的提议,让徐季安入宫与宫中年幼的皇子一起进学,每隔五日才能休息一日。

    徐季安因此每日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就会被接到宫里去,傍晚时分才能回来,再也不能像往常那样肆意玩耍,自然也就不能再整日跟在苏箬芸身后,只有休沐的时候才能跑来找她。

    而齐铮则总是在他入宫进学的时候带苏箬芸出门,等他休沐的时候就跟苏箬芸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徐季安曾经来找过他们两次,门房的人得了齐铮的令,两次都告诉他苏箬芸已经出门了,去的地方还很远。

    徐季安傻傻的按照门房说的地方跑了过去,结果两次都跑了个空。

    头一次他还以为是自己去晚了错过了,第二次就发觉自己可能是被骗了,回来后在定国公府门外哭了好久。

    苏箬芸知道的时候已经入夜,徐季安早已哭累了被人抱了回去,她就算想把他接进府里安抚一番也已经来不及。

    齐铮好不容易才甩开那个小滑头过了段安生日子,根本不想在新婚燕尔的时候看到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又像个跟屁虫一样黏在苏箬芸身后,所以听到她这个要求顿时就沉下了脸。

    可他心中虽然不愿意,却也不想直接违逆了苏箬芸,惹得她不高兴,便试探着说道:“瑄郡王近来才刚刚开始进学,怕正是忙碌的时候,不然咱们过些日子再带他一起出门吧,免得耽误了他的课业。”

    苏箬芸哦了一声,眸光微敛,倒也没有反驳。

    齐铮以为她答应了,心中一喜,便要抱她去桌边吃饭。

    苏箬芸这个时候却再次摇了摇头,道:“真的累了,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齐铮身子一僵,哪里还不明白,她这根本就不是答应了,而是他不答应带上徐季安她就不肯吃饭。

    他轻叹一声无奈的抵着她的额头:“好,我明日一早就让人去瑄郡王府找他,带上他一起去,好不好?”

    苏箬芸这才笑着点了点头,从他怀中起身自己向桌边走去。

    齐铮看着她的背影,忽而上前两步从身后再次环住了她,把脸埋在她的脖颈,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小满,我真是拿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苏箬芸挑眉,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适才刚刚换过被褥的床榻,意有所指的道:“你刚才不是还很有办法吗?”

    抱着她的男子一怔,旋即失笑,蹭了蹭她的面颊,无奈的吐出两个字:“你啊……”

百度搜索 宠妻撩人 天涯 宠妻撩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宠妻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宠妻撩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