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开着外挂来篡位 天涯 开着外挂来篡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对于江梨而言,接受暗卫这种生物存在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她活了四辈子,四辈子都没出过京城的地界,第五次在易北的带领下,好歹出了城见过了市面,但最远也只见过山贼,而且还是不入流的山贼。

    至于江湖,那就是个概念,听说过这个词,但从来没见过里面的人。

    如今陡然告诉她,她已经身处江湖里,而且见到的第一个江湖人,居然长得还很像个读书人,简直就是要颠覆三观。

    江梨咬着帕子,弱弱发问。

    "明天会打起来么?"

    易北不置可否。

    "唔,大概吧,我也说不准。"

    江梨继续咬帕子。

    "侍卫们都会水么?"

    易北想了想。

    "许都和孟陵应该会,其他人不知道。"

    毕竟京城不会涨洪水,最大的河也是护城河,水深及腰,对于侍卫是否熟识水性没有要求。

    江梨锲而不舍的咬帕子。

    "那个漕帮的帮主武功很厉害么,会在天上飞然后杀人不见血?"

    看着那么斯文的人竟然有可能是传说中摘叶飞花都能杀人的武林高手,想一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不知道许都和孟陵捆在一块儿能不能打过人家一个手指头啊。

    易北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武功应该不错,陆上不及孟陵和许都,但漕帮的重点是在水上,所以他水性不错,在水里打的话,胜负难说。"

    江梨依旧不肯放弃那块倒霉催的帕子。

    "其实上次你说要和那位曹帮主见面,我还特意去寻了一对羊脂白玉瓶来给你当见面礼,现在就放在房里,到时候打完你还要送么?"

    易北终于没能忍住,打了个哈欠。

    "到时候再说吧,不过瓶子不太好,他最恨别人说他是花瓶,中看不中用,困死了,睡觉。"

    江梨丢了帕子,恨恨在易北胳膊上轻轻咬了一口。

    "明天就要到白虎滩了,你都不会安慰我一下么,办完事了只知道睡觉。"

    易北翻过身来,伸手拍拍江梨脑袋。

    "乖。"

    江梨无语凝噎。

    不管再怎么紧张,第二天的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该来抢劫的还是要来。

    江梨起了一个大早,穿戴整齐,所有贵重首饰都收进妆匣里放好,脑袋上只留了最便宜的一枚金簪和一把银质雕花插梳,外带把自己的王妃金印仔细拿油布包好,收进怀里,唯恐不牢,还拿了细线牢牢把金印绑在衣带上。

    万一真的不幸落水,脑袋上的插梳可以卖了换钱,王妃金印在报官时可以拿出来当作虎皮作大旗,其余万一沉河了是肯定没人会捞的,如果是被抢走了,说不好将来秋后算账还能找回来。

    易北心大,所以江梨想得很开。

    不就是被抢么,又不是第一回了,留得命在比什么都强。

    于是,当惊慌失措的陈管事,急匆匆的推门来报说几艘来历不明的船把自家王爷的船团团包围时,见到的,就是一脸淡定穿戴整齐的江梨,和满脸大写着慌个毛还有我的易北。

    "王公子起来了么,没起来的话,去敲敲门,告诉他早饭好了。"

    陈管事扭头看看舱门方向,再看看自家主子,含泪领命而去。

    他还没找皇后报仇,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河里啊。

    易北携了江梨的手,一路拉着她去甲板坐下,边走还边吩咐人,搬来桌椅摆上点心,他要和王公子一块儿边吃早饭边共赏滩险浪急的江景。

    如丧考妣的陈管事,领着白衣飘然堪比仙人的王公子,一路奕奕然走到了清晨到朝阳之下。

    易北很是开心的举起一只爪子,招呼王公子。

    "过来坐吧。"

    周围,满船的河盗,就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顺从无比的真的跑去了易北对面,坐了下来。

    "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杨公子胆识过人,只怕不是一般的生意人吧。"

    皇商中间没有姓杨的,出门在外,傻子才会报真名,但曹仝是真的没猜出来易北的身份,只是他带的东西全是有钱都未必能买到的珍品,若是商人,只有皇商才能做到如此财力。

    易北笑着指了指隔壁船。

    "曹帮主还是让兄弟们收一收刀子吧,拙荆胆小,见不得血。"

    江梨趁人不备,狠狠剜了易北一眼。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挤兑自己。

    曹仝果真挥了挥手,让周围人不要那么紧张。

    "既然杨兄已经知道在下身份了,那么……"

    易北笑眯眯打断曹仝的话。

    "知道,老规矩么,船上物品你七我三,你保证不杀我全家,我保证上岸之后不报官,都是出来在江湖上混的,最讲究的就是信义二字,我若不守信用真的报官,你回头就会来血洗我全家么,是这样吧。"

    第二世时曹仝没少和他科普自己的江湖抢劫经,易北都快把台词全背下来了。

    曹仝:"……"

    话都被你说了,我还说些啥!

    半晌,打扮的如出尘仙人,但表情已经彻底出卖了自己心情漕帮帮主,默默吐出一句话。

    "你怎么比我还狠。"

    他原本只是想四六的,结果易北张口就是三七,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啊!

    易北招招手,叫来等在一边强撑着镇定的陈管事,很是痛快的让他把船上所有物品清单拿过来,铺到曹仝面前,随他自己划。

    "看中什么就划什么,千万别客气。"

    曹仝捏着被强行塞过来的笔,只觉得很是挫败。

    明明肉票都这么配合了,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呢。

    尤其在易北殷勤的催促他赶紧选,并且还十分上道的告诉他哪些好卖哪些成色好哪些中看不中用的喋喋不休中,这种憋闷感就越发明显。

    "你不是行商的吧。"

    终于,曹仝决定听从自己内心的直觉,丢了笔,看看在一边坐老僧入定状的江梨,又看看目光殷勤只恨不得他把所有东西都拿光的易北,问出了他这个早上最想问的问题。

    就算是皇商也没有这么大方的,看看易北夫人通身的打扮,就连脑袋上唯二的银簪子,用的都不是普通的雕花工艺。

    易北看看面前没划几道的清单,很是大方的扭头吩咐陈管事。

    "对着单子,除了曹帮主划掉的这几样东西,其他的全让人搬去隔壁船上。"

    曹仝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杨兄怎么称呼?"

    对方已经一口叫出了自己的身份,现在他开口问对方的真实身份也不算过分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收了人家这么多东西,即便自己是来打劫的,但现在也真下不了手去给人揍个鼻青脸肿。

    要是每个肉票都能有这么自觉……

    曹仝很用力的摇摇脑袋,把这种不靠谱的想法狠狠从自己脑袋里甩出去。

    易北看着曹仝,笑得十分真诚。

    "在下要去安乐郡,不知曹帮主是否和在下同路?"

    曹仝满口答应。

    "同,怎么不同,再走三日水路,转陆路两天就到了。"

    是有求于自己,所以拿银钱开路,还是怕一路上不太平,想借着自己的声势来给他保驾?

    不管怎么说,易北现在好歹是开了口,曹仝也很好奇,易北到底在打自己什么主意。

    "不过在下也只能送兄弟三天了。"

    易北热情相邀。

    "安乐郡富庶,不如帮主也去那儿玩玩?"

    顺便把该收的账都收一收,各家的上贡这个时候也该算一算了。

    曹仝皱起眉头。

    "杨兄去安乐郡投奔亲戚?"

    易北理所当然的摇摇头。

    "受家父所托,去安乐郡做点盐生意,只是不知该如何下手,所以才出此下策,想请曹帮主指点一二。"

    有明确要求总比丝毫不露口风要好得多,曹仝稍稍放下心来。

    江梨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

    好意思,朝廷想要收回盐权被你说成是一点盐生意。

    易北表情十分真挚诚恳。

    "如今盐产全把控在几大世家手中,在下思来想去,实在不值该怎么办。"'

    曹仝给出的建议便也十分保守。

    "那就要看看,杨兄想要把生意做得多大了。"

    世家控制盐权已久,不愿在这一条上多得罪人,若易北野心不大,大概世家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理。

    易北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中白瓷茶杯,目光落在滚滚江水上。

    "这样说吧,若是能做成,今后所有盐多净利润,问分你半成,如何?"

    曹仝差点喷了口里多茶。

    如果是这样,他愿意所有盐权都归易北啊!

    天上怎么会有这么掉馅饼的事儿!

    "杨兄真是说笑了,半成有多大,杨兄不会不知道吧。"

    易北很随意的唔了一声。

    "曹兄是明白人,在下也愿意和明白人说话,有漕运这么大个帮在这里,难不成曹兄还怕我到时候赖不成?"

    实在怕赖你来杀我全家嘛。

    黑帮惯用招数,易北清楚得很。

    这种事情本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得成的,多拉一个帮手是一个,他不介意拿着老爹的钱先给人面前吊根胡萝卜再说。

百度搜索 开着外挂来篡位 天涯 开着外挂来篡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